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五章 花開
  山頂附近陷入寂靜,沒有了聲音。

  三頭生物沒有理會楚風,像是將他忽略了。

  楚風明白,他現在離山頂較遠,而且它們可能覺得他不具備威脅,所以并不在意,任他站在下方。

  這是三頭有靈性的非凡生物。

  “趁現在離開!”

  楚風決定下山,雖然他對那株扎根在青銅山上的小樹非常好奇,渴望了解,但是這里對于他來說太危險,隨時會丟掉性命。

  香氣變濃郁了,從青銅山上傳來。

  那頭獒動了,快如閃電,幾個起落間,便穿過亂石堆,而后沿著那陡峭的山體,徑直沖上了山巔。

  一丈多長的黑色牦牛,周身烏黑光亮,頭上粗大的犄角很懾人,它邁開蹄子,不緊不慢的跟在后方。

  它走的很穩,沿著有土石的那一側,居然也登上了險峻的青銅山。

  半空中的那頭兇禽跟黃金澆鑄似的,羽翼越發璀璨,瞳孔閃動金光,它降低高度,臨近山崖,注視著小樹。

  在楚風準備退走時,那股香氣濃郁了數倍不止,花蕾即將綻放。

  “啵!”

  雖然隔著有段距離呢,但是楚風清晰的聽到花開的聲音,小樹頂端那拳頭大的銀白花骨朵綻放了一瓣。

  花開有音!

  花香襲人,比剛才又濃郁很多,它像是有一股特殊的魔性,令人迷醉。

  一剎那,三頭生物沖到山崖邊,到了近前,緊張的注視著,而且開始猛力地嗅那花香,像是在大口吞咽著芬芳。

  楚風回頭,恰好看到這一幕,它們那怪異的舉動讓他驚愕不已。

  三頭生物快忍不住了,都想攻擊對方,將展現出可怕的野性。

  接連的輕響聲傳來,銀白花瓣不斷綻放,帶著蒙蒙白霧,還有陣陣晶瑩,花開有聲,芬芳濃郁十倍不止!

  楚風著實心驚,這是什么花,這種香氣太誘人了,令他都忍不住想轉身回去,沖向那山頂。

  三尺高的小樹頂端,拳頭大的銀白花朵徹底綻放,白霧散出,在青銅山崖彌漫,令那里宛若仙境般。

  那花瓣上帶著金色的斑點,此時一齊發光,在白霧中,斑斑金色光粒如同星斗閃耀,熠熠生輝。

  這景象有些瑰麗,很迷人。

  三頭生物等的就是這一刻,待它成熟!

  它們爭奪,劇烈撞擊,利爪橫空,這是原始野性的釋放,無比瘋狂,都想將那朵奇花獨占為己有。

  那烏黑的牦牛踏足時,震的山頂都在輕顫,力大無窮。

  當!

  半空中,金色的兇禽張開大爪子,跟那粗糙的牛角撞在一起,響聲震耳。

  那頭獒在低吼,聲音沉悶,猶如雷鳴。

  三頭生物在廝殺,彼此攻擊,爭奪盛開的花朵。

  在這個過程中它們也在猛嗅,不顧一切的攫取花香。

  青銅山頂白霧裊裊,朦朧間,金色斑痕搖動,像是有一小片星海在霧靄中發光,那里極其神秘與美麗。

  砰!

  它們觸及到綠瑩瑩的小樹,那頭獒的一只大爪子擦中花朵。

  大風鼓蕩,金色兇禽俯沖,硬撼那頭獒,鋒利的爪子落下,想要將那頭獒撕裂開來。

  早先它們彼此不動手,因為相互忌憚,而現在花朵綻開后,它們為了爭奪,不惜拼命,不管不顧了!

  在那頭金色兇禽雙翅扇動時,幾片花瓣從那頭獒的大爪子下凋落,隨著狂風飄落向青銅山下。

  這地方山勢極陡,裹著白霧的花瓣很快落向楚風那里。

  他抬手就接住一片,香氣濃郁的化不開,讓他險些醉倒在這里,仔細看,帶著金色斑點的花瓣內壁還有一層晶瑩。

  “花粉!”

  在上面粘上了一層花粉,流淌著光澤。

  楚風伸手,先后將四片花瓣接在手中,其中兩片香氣略淡,因為只粘了少許花粉,另外兩片則馥郁芬芳,上面晶瑩密布,香氣濃郁的化不開。

  青銅山頂的三頭生物都向下看了一眼,眼神冷冽,而后又開始激烈搏殺,爭奪未曾墜落的花瓣。

  楚風見狀,攥緊花瓣。

  但是,他很快發現異常,手心的花瓣不再溫潤,竟有一種枯萎感,他攤開手掌,發現四片花瓣上的晶瑩消失了,花瓣也干枯!

  一剎那而已,它們失去了光澤,沒有了活性,變得枯黃。

  這是怎么回事?

  稍微一用力,其中一片花瓣化成碎屑。

  楚風驚愕,他將剩余的三片干枯花瓣拋下,沖著山頂喊道:“還給你們。”

  隨后,他果斷轉身,不再理會這些,一路向大山下沖去。

  雖然急于逃離,但一路上他還是忍不住思忖,那四片花瓣為什么在他手中剎那枯萎了?這變化很古怪!

  路過銅屋、青銅碑時,他沒有停留,一心想快速下山,后面的路程山勢漸漸趨于平緩,速度可以加快了。

  耗時很久,當楚風趕到山腳下時,紅日都已西墜。

  慶幸的是,那三頭非同一般的生物沒有追下來,還在山頂爭斗呢。

  楚風滿身都是汗水,在如此高的大山上進行這么劇烈的運動,哪怕他體質再好也覺得精疲力竭。

  實在過于疲乏,他坐在山腳下大口的喘氣,很長時間后還能聽到自己心臟劇跳的聲響,他咕咚咕咚向嘴里倒水。

  回望身后的大山,當真像是迷一樣。

  西王銅碑,神秘銅屋,還有銅山,巍峨大山內部真為銅質的嗎?

  如果有可能,他真想剝開這座大山的土層,仔細看一看內部究竟怎樣。

  這座山體僅是昆侖山脈其中的一座,這片區域到底藏著什么秘密?

  “得趕緊離開,萬一那三頭生物沖下來,將會無比危險。”

  數日前,曾發生過地震,山體上有不少大裂縫,山腳下這里也不例外,楚風落足時小心的避開。

  無意間,他在一道地縫中看到一塊石頭,三寸多高,四四方方,竟具有很規則的形狀,倒也少見。

  楚風隨手撿起,繼續上路。

  不知道是否為錯覺,一路上楚風總覺得體內有些異樣,很微妙,偶爾會觸到一絲暖流,在血肉中流淌。

  仔細去體會,它又消失了,不去管它,則又在不經意間出現。

  錯覺,還是身體過敏?

  他一陣懷疑,自己的感知紊亂了嗎?

  “是從這只手開始的。”

  他攤開左手,最早有所覺察時,正是左掌心部位,可那里并沒有什么。

  “四片花瓣曾在我左手中莫名干枯。”

  楚風一邊趕路,一邊琢磨這件事,他覺得沒那么簡單,這事有些古怪,讓他很不放心。

  那花瓣曾散發白霧,還有斑斑光點,無論怎么看都詭異。

  身后的那座青銅昆侖山,今日著實沖擊了他原有的觀念,具有顛覆性,讓他不得不多想。

  “那三頭生物都不普通,它們在爭奪樹上那朵花,應該無害。”

  雖然有所顧慮,但是楚風覺得,這花朵應該對身體無害,不然的話怎么會引發罕見的兇獸廝殺,拼死爭搶。

  他搖了搖頭,暫時不想這些了,大步向著有牧民居住區趕去。

  夜幕下,無垠的高原上格外的安靜,偶爾遠方傳來一聲獸吼,則更平添了一種空曠與蒼涼之感。

  楚風借宿在牧民家中,他決定明日就踏上回程。

  夜里,他靜靜的看書,同時體會早先時的那絲暖流,可是不可捉摸,似有似無,不知道是否會有什么變化。

  良久,他輕嘆:“順其自然吧。”

  因為,百般嘗試,他發現越是在意,去關注,越是察覺不到,相反不去理會反而能模糊的體會到。

  “花粉,觸媒。”楚風輕輕念出這幾個字,他忽然想到一件事。

  畢業離校時,林諾依的家人曾派車去接她,隱約間曾提到這些字,只是有些遠,他未能聽的清晰。

  雖然分手了,但他那時還是想送一送她,不過看到林家人略有冷漠,平淡的看向他,楚風當時只揮了揮手便走了。

  略微出神,他不經意間看到身邊的一塊石頭。

  “這石頭的形狀居然這么有規則。”

  他在帳篷中掂量這塊石頭,雖然是正方體,但邊沿部分無棱角,略微光滑,就像是打磨過,有些圓潤。

  仔細看,石塊上竟有模糊的紋絡,這是天然形成的嗎?

  紋絡很暗淡,不細看的話很容易就會忽略掉。

  “是人為的痕跡嗎?”

  在昆侖山山腳下時,他根本就沒在意,只是覺得它很規則,順手撿了起來,一路上想著銅山的事,心不在焉的在手中拋著,便帶了回來。

  現在,他突然發現,這石塊有些特別。

  楚風將石塊洗凈,在燈火下仔細觀察。

  石塊三寸高,呈灰褐色,有一些很模糊的紋絡環繞著它,像是藤蔓,又像是自然形成的斑痕,十分陳舊。

  是否為遠古部落留下的舊石器?他這般猜測。

  楚風翻過來掉過去的看,撫向那些痕跡,突然間,喀嚓一聲輕響,在這寧靜的夜間略有刺耳。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