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章 驚悚
  第九章驚悚

  雖然接近黎明,但天色依舊發黑,尤其是罕見的大霧彌漫,覆蓋山林,白茫茫,什么都看不到。

  這本就是一種令人緊張的氣氛,那個年輕人突然一聲大叫,在這個時刻直接讓人們繃緊的神經有些承受不住了。

  “啊……”

  一同來到車廂外的幾人,其中兩個被嚇得倒退,差點坐在地上,忍不住跟著大叫出聲,帶著恐懼。

  “你鬼叫什么,想嚇死人嗎?!”周全怒視,他也被嚇的不輕,脖子上的寒毛都炸立了。

  “你看到了什么?”楚風問道,他與周全走在一起,離那幾人還有一小段距離,大霧彌漫,數米外就看不見人。

  “咯咯……咯咯……”那人的牙齒在打顫,嚇到嘴唇哆嗦,指著半空,他雙腿都不聽使喚了,想倒退卻僵在那里。

  “有一團黑影,在那里,我看到了!”

  “那是什么?”

  早先被驚嚇住的兩人,此時也抬頭,跟那人一般聲音發顫,接著身體踉蹌著,快速向后倒退,被嚇到渾身發抖。

  這一刻,車中無法寧靜了,人們聽到了外面的聲音,一些女人頓時尖叫出聲,一片慌亂。

  這里本就是一處古戰場,據傳當年死過不少人,現在又籠罩大霧,而且通訊器莫名跟外界失去聯系,怎不讓人發瘆?

  一些人因恐懼而驚叫。

  “還沒有看清,叫什么,有什么可怕的!”楚風喊道。

  他與周全一同走了過去,模糊間看到一團黑影,吊在半空中,很朦朧,被霧靄所阻,看不清楚。

  “啊!”

  早先那人再次大叫,他離半空中的黑影最近,就在垂直的下方,他不受控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連滾帶爬,像是受到了最恐怖的驚嚇。

  “血,血啊,我看到了他!”

  他早先雙腿發僵,現在受到劇烈刺激,終于是能動了,滾爬著,逃離那里。

  “天啊,你臉上有血!”

  他不遠處的那兩人看到他臉上帶著血,跟著恐懼,這里極其詭異,讓他們的頭皮都發麻到快要裂開了。

  “不是我的,是那里,是他身上滴落下來的!”受驚過度的那個人臉上寫滿驚恐,指著半空中。

  “真有血腥味!”周全低語。

  楚風幾大步就沖了過去,看到了半空中的黑影,像是有一個人被吊在那里,黑乎乎,有血在淌落。

  “厲鬼,空中吊著一頭厲鬼啊!”

  被嚴重驚嚇了的那個人大喊著,無比驚懼,他爬起來,轉身就向車廂沖去,而另外兩人也跟著他一同逃離。

  周胖子感覺后背在冒涼氣,他硬著頭皮來到楚風近前,并沒有跟著逃走,倒也有些膽子。

  “真有一個人死在這里了,這是謀殺嗎?”周全仰頭向上望。

  地上有一灘血,半空中那道黑影被吊著,隨風而晃蕩,那是一具尸體,現在還向下流淌血液呢。

  “他怎么能被吊在半空中?”楚風覺得有些發冷,即便他膽子很大,此時遇到這事情也感覺到陣陣寒氣。

  “是啊,這里離樹木還有段距離呢,他怎么懸在半空中的!?”周全瞪大眼睛,接著蹬蹬蹬向后倒退,他也有些毛了。

  車上的人聽到他們的對話,就更加害怕了,有女人驚懼的尖叫聲,也有懦弱的哭泣聲,一片惶恐。

  “厲鬼……半空中吊著一頭厲鬼!”最先逃上車的那個年輕人面色慘白,在那里喃喃著,尤其是他臉上還有被滴落的血水呢,看起來很猙獰。

  他導致車上的恐懼氣氛更重了!

  列車停在山地中,這里曾經死過很多人,眼下大霧彌漫,如此的詭異,怎不讓人驚慌?

  “別害怕,只是一具尸體而已,哪里有什么厲鬼!”楚風開口,聲音很大,穩定眾人的情緒。

  周全也鎮定下來,因為站在這里,并沒有發生什么危險,他膽氣略壯,喝道:“他再亂叫,在那里嚇人的話,你們直接將他扔下來。”

  事實上,楚風與周全心中也無底。

  因為,那吊在半空中的尸體,頭發很長也很濃密,遮蓋了整張面部,隨風在那里晃蕩,景象實在令人毛骨悚然。

  “下來幾個壯小伙,我們一起把他弄下來,看一看他到底怎么死的,不就是一具尸體嘛,有什么可怕的。”周全嚷道。

  其實,他自己也發怵,多叫一些人下來是為了壯膽。

  人們見到他們兩個這么鎮定,毫不害怕,頓時也跟著心靜了不少,沒有那么驚恐了。

  時間不長,還真有幾個高壯的青年下車,跟兩人站在一起,打量吊在半空中的神秘黑影。

  楚風攀上車頂,這里能夠看的更清楚一些,同時如果想將那尸體弄下來的話,這里也是唯一能夠勉強伸手的地方。

  當站在這里后,楚風心中咯噔一下,因為那個人的穿著服飾等跟現代格格不入,怎么看都像是一個古人!

  再加上那一頭濃密的長發,遮住了這顆頭顱,就愈發顯得驚悚了。

  還真要發生妖異之事不成?他心中有些顧忌。

  周全也跟著攀了上來,雖然是個胖子,但體能卻相當的好,沒有讓人感覺到笨拙,幾下就上來了。

  后面的幾個壯小伙見狀,膽子變大,人多在一起,覺得不怕了,先后跟著上來。

  “這是……在拍戲嗎,他穿的是什么玩意?!”周胖子看清那人后,嚇得差點罵出臟話來。

  “他……什么人啊,怎么穿成那樣?!”一個年輕的小伙子神情不自然。

  “我怎么覺得這是古人啊,該不會是埋在這處戰場下的吧,他……怎么吊在半空中?”另一人說道。

  這些話一出,車頂上的幾人都覺得涼颼颼,渾身籠罩上一層寒氣,這片區域都有些冷冽了。

  “他身上的是……鐵鏈子嗎?怎么是從高空中垂落下來的,這不應該不可能啊!”

  周胖子也不能鎮定了,他扯了扯楚風的袖子,低聲道:“兄弟,這事咱惹不起,遇上了解釋不清的東西,趕緊走!”

  霧靄濃重,一切都看不清。

  半空中,影影綽綽,疑似有一條又一條手臂粗的鐵鏈子垂落下來,那尸體被吊著,讓人覺得頭皮發麻,像是地獄酷刑的情景。

  其他幾人聽到周胖子的話,面色頓時變了,轉身就想跳下車去,這地方讓人不安,讓他們覺得發毛。

  “沒事,是藤蔓,不是鐵鏈子。”

  楚風適時開口,讓幾人都是一震。

  “山藤,怎么長到這里來了?”周胖子狐疑,他仔細看了又看,霧靄中,在那鐵鏈上似乎有些葉片一般的東西。

  “好像真是藤蔓。”有人點頭,至此長出了一口氣。

  “估計這人是從山上掉下來的吧,這些拍戲的也真夠拼的,將命都搭上了。”一個高大的青年搖頭說道。

  楚風脫下上衣,抓住一條袖子,而后猛力一甩,纏在一條藤蔓上,他用力一拉,將它扯了過來。

  那尸體頓時跟著晃蕩,搖動而至。

  “啊……”有兩人嚇的不輕。

  “我說兄弟,你膽子也太了,就這么動手了?”周胖子嚇了一跳,還好很快又鎮定了,趕緊幫忙。

  “趕緊過來,都搭把手!”周全招呼另外幾人。

  那幾人硬著頭皮走來,真不愿意觸動那死尸。

  楚風一怔,因為將藤蔓扯過來的同時,他看到一件器物,古樸而又驚人。

  那是一柄短劍,通體烏黑,沒有燦燦光澤,像是黑金鑄成,被那尸體握在手中,至死都沒有松開。

  他們將纏繞的藤蔓弄開,把尸體放了下來。

  “還有一把劍?”幾人都很吃驚。

  楚風將那人的手掰開,將黑金短劍拿到手中,心中相當的吃驚,這劍不過一尺多長,但卻很重。

  “我看看,誒!”周胖子接過去,手一抖,差點讓黑色劍體墜落,他驚叫道:“怎么會這么重?”

  另外幾人有點嫌棄,不愿碰那劍,他們正在觀看尸體。

  “將他放到地面上去吧。”周全將短劍遞給楚風,然后招呼另外幾人,一同搬尸體。

  不久后,車廂中的一些人出來了,圍著地上的尸體,都感覺陣陣心驚肉跳,同時帶著不解之色。

  這是一個高大的男子,服飾與這個時代格格不入,同時他的傷口非常致命,胸口那里有一個前后透亮的血洞,足有拳頭那么大,血水滴滴答答,至今還沒有干涸呢。

  “這像是被粗大的利器貫穿的,連被觸及到的胸骨都整齊的斷開了,留下一個很可怖的血洞。”有人低語道。

  太慘烈,車上的女人根本不敢看。

  “兄弟,你怎么還不下來?”周全疑惑,沖著車頂的楚風喊道。

  楚風沖他招手,示意他上去。

  周胖子再次來到車頂,而后跟在楚風后面,沿著車頂向前走。

  “你看!”楚風用手指去。

  半空中,有一條又一條手腕粗的藤蔓垂掛著,稍微一伸手就能夠到。

  “怎么有這么多山藤,都長到這里來了,再這么下去,列車都沒法從這里經過了。”周全咕噥。

  “這不像是山藤,因為,昨天列車停下的時候,我看到兩邊的山體離這里還有很遠一段距離呢,山藤不可能這么垂落下來。”楚風說道,他仰望天穹。

  周全頓時睜大眼睛,一臉吃驚的神色,道:“不是山藤,難道還是從天上垂落下來的?!”

  他猛的抬頭,跟楚風一樣向上看。

  可是,大霧太濃了,白蒙蒙,什么都看不到。

  楚風提著那口黑金短劍,撥開垂落過低的藤蔓,踩著車頂,繼續向前走。

  驀地,他停下了腳步,身體有些發僵,瞳孔急驟收縮,他極度震驚,神經直接就繃緊了。

  “怎么不走了?”周胖子在后面說道,邁步跟到近前。

  一剎那,他近乎石化,身子僵在那里,最后更是忍不住爆出粗口,說出臟話。

  “我草!后半夜時,不會就是它砸在車頂上引起的劇震吧?!”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跟楚風一樣,無比震撼,而后發呆。

  那東西被藤蔓纏著,垂落在車頂上。

  周全仰起頭,如同夢囈般,道:“這是……一顆衛星啊,被藤蔓纏著,從天穹上垂落了下來!?”

  他難以置信,有些無法接受。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