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十一章 到家
  周全面色古怪,似乎有些糾結,有些扭捏,碰了碰楚風,小聲道:“你說那人長出一對銀翅,能否翱翔于天穹上?”

  “有可能。”楚風點頭,而后覺得有些好笑,道:“又不是你長了翅膀,你扭捏什么?”

  “我不是也有一顆鮮紅的果實嗎?”周胖子小心翼翼,將背包打開,早先挖到的那株草還在,以透明的袋子裹著,從而也隔絕了香氣彌漫。

  在那株草上,結有一顆通紅的果實,拳頭那么大,晶瑩如紅瑪瑙似的,稍微打開袋子,頓時溢出濃郁的芬芳。

  “你說,我如果吃掉的話,會不會也長出什么?”胖子懷疑,非常糾結。

  這一次,楚風沒有笑,而是神色鄭重,早先如果不知道也就罷了,現在看來這種異變的植物生出的果實非同尋常。

  “你先等一等,看看那個生出銀色翅膀的人是否還會被報道。”楚風說道。

  “怎么會這樣香,你們拿的是什么果實?”開車的中年大叔一副很驚奇的樣子。

  車速極快,遠離那座小城,沿著道路駛向地平線盡頭。

  “一枚野果,不知道什么種類,不太敢吃。”周胖子說道。

  他的確不敢亂吃,萬一長出的不是翅膀,而是一根犄角,或者一條尾巴,那樣的話他都沒地方去哭。

  “不了解就別亂吃,萬一中毒就麻煩了。”中年大叔好心提醒,隨后他嘆了一口氣,在擔心家人。

  他僅是在身后那座小城工作而已,家人不在那里,在另一座小鎮,離這里數百里遠,他不知道家中怎樣了。

  一夜間,不少地方出現異象,特別是親身經歷后,讓他很害怕,希望早點到家,所以這一路上可謂風馳電掣。

  不得不說,中年大叔的車技很高,無比驚險的超車,來回顛簸與搖動,讓周胖子差點吐了。

  “服,大叔,我算服了!”周全開始時還覺得刺激呢,可到后來直接萎靡,就差口吐白沫了。

  車窗外,道路兩旁的樹木極速而退,就是楚風都有些眼暈,真擔心這樣的飆車會出現危險事故。

  他向后望去,那株巨大的藤蔓青碧翠綠,籠罩天空,遮擋著太陽,現在依舊清晰可見,還沒有離開它所在的范圍呢。

  它懸浮在半空,其主體遠離地面,如同一座與天齊高的綠色巨城,又像是起伏的山峰,壯闊無邊。

  這得有多么巨大?不過想一想也釋然了,不然怎么能將人造衛星扯下來。

  中年大叔一口氣飆出去足有上百里,進入另一座小城時,這才減速,因為車輛比較多了。

  “有后續報道,你看,那個長有銀色翅膀的人,真能飛到半空中,而且通體繚繞銀光,這也太驚人了,不過,看著……很神武啊!”

  周全指給楚風看,在通訊器上,那個人的照片很清晰。

  這是一個年輕男子,很英俊,身體散發銀光時,瞳孔亦燦燦,有銀芒綻放,甚至連發絲都變得雪亮。

  楚風動容,這天地在劇變,有些事越來越無法理解了,一些超自然現象,用世界原有的規律解釋不清。

  “怎么不多報道一些,讓那個人自己說一說到底有什么感受。”周全抱怨,十分不滿。

  他不斷搜索,終于再次查到一篇新的報道。

  “這個人被天神生物集團的人請走了,這可是一家大公司啊,會幫他全面檢測各項生命體征。”周全說道。

  楚風聞言,微微蹙眉,天神生物屬于林家,主營生物醫藥,早先他并不知道,跟林諾依分手后,他才漸漸知曉。

  天生生物這個名字還真是……楚風思忖著,以前只是覺得林家的掌舵者意氣風發,所以起了這樣一個名字。

  現在看來,或許意有所指。因為通過林諾依的表現,他知道該族了解一些真相,早已預感到天地將異變。

  自從了解到林家的底蘊后,他就明白了,為何他畢業時他想去送一送林諾依,她的家人都表現的那么冷漠,致使他只能遠遠的揮手,而后離開。

  “怎么了兄弟,發什么呆?”周全見他出神,這樣問道。

  “想到了前女友。”楚風隨口說道

  “你先跟她分手的?現在后悔了?”周全笑道。

  “不,是她跟我分手的。”楚風坦言,這種事沒什么不可說,他并不覺得丟人,原本就該揭過了。

  “這么快就放下了?”周全驚訝,而后哀嚎,他的初戀讓他足足傷心了兩年,到現在還沒有釋懷呢。這一次,他去藏區旅行,可謂故地重游,同時也是為了進行最后的忘記。

  楚風說道:“她跟我一直很平淡,一起并肩而行的次數都不算很多,平淡如水的開始,也在平淡中落幕。”

  “什么情況啊?”周全好奇的問道。

  楚風搖了搖頭,雖然已經放下,但是卻也不愿多說。

  終于,開出去數百里后,中年大叔快到家了,楚風與周全沒有辦法再搭順風車,只能提前下車。

  “看不到那株巨藤了!”周全回頭,那天穹碧藍,沒有被遮蔽,他如釋重負,長出了一口氣。

  在那片區域,他總覺得有一股說不出的壓抑。

  半個小時后,他們進入相鄰的那座大城,來到長途汽車站,這里有行駛向北方太行山的車次。

  順利發車后,兩人都覺得一陣輕松,早先時就怕在目前這種處境下不發車。

  “好像這片區域沒什么事,只有我們經歷的那段路顯得奇詭?都是那株巨藤鬧的吧!”周全憤憤。

  這輛長途客車的終點站是北方的一座巨城,那里號稱六朝古都。

  途中,它會經過太行山腳下,事實上,楚風與周全的家也算是太上山最北端了,緊鄰那座六朝古都。

  “如果沒有意外,太陽落山前我們就能到太行山下了。”楚風說道。

  這里距離北方那座巨城八百里,即便有堵車的情況下,依照長途客車的速度,太陽落山前也肯定能達到。

  現在各地出現異常之事,現在到了車上,談論最多的也就是這些。

  “據聞,已經動用導彈,想將太空中的一些東西轟落下來。”

  “嗯,我也聽聞了,不過卻沒有見到報道啊,不知道真假!”

  車上的聲音很雜,各種議論聲都有。

  楚風與周全兩人面面相覷,他們想到了類似于那株巨藤一般的懸空植物,真的有必要立刻打掉!

  時間流逝,客車平穩前行。

  周全嘆氣,他在通訊器上搜索,可找來找去,也只發現最后一張圖,生出銀色翅膀的年輕人被天神生物的人接走。

  那是最后一張照片,此后就沒有他的任何后續報道了。

  “這真是接去做檢查嗎,怎么看像是迎接新貴啊。”周全不滿的咕噥,因為都是頂級豪車開道,去接那年輕人,且有林家高層親自到場。

  楚風看了一眼照片,沒有說話。

  如今,各種報道都有,讓人心中惴惴不安,不斷有異常之事被報出來。

  楚風大略瀏覽后便不再關注了,他在車上吃了一些食物喝了一些水,開始閉目養神,漸漸睡著。

  “兄弟,醒一醒,出問題了。”周全叫他。

  楚風被推醒,睜開眼時已是下午,太陽離落山都不遠了。

  “怎么了?”他問道。

  “司機有些發毛了,他說都已經開了一千多里地,結果還沒有到,而且看路標,似乎還要幾百里。”周全告知。

  楚風徹底驚醒,跟藤蔓籠罩的那塊區域一樣?大地在擴張,像是被拉伸開了?

  有人覺得司機走錯路了,但他自己發誓,這條路他都跑了五六年了,絕不會有錯。

  車子還在行駛,沿著所有人都認可的路標所指示的方向前進。

  “我不走了,真是見鬼了,這肯定跟報道出的那些異常事件有關,我還想活,不想死!”司機也是個急脾氣,當又聽到有人抱怨他先前可能走錯路時,徹底撂挑子了。

  “嗯?!”有人抬頭看向左前方。

  那里有一座大山,高大巍峨,聳入云端,竟是突兀出現的,就在道路旁,差點就堵死了路。

  “這山剛才還沒有呢,怎么回事?”

  “司機師傅,您快點開吧,趕緊離開這里!”

  車上傳來一片驚叫聲。

  司機二話沒說,油門踩到底,風馳電掣,因為他著實嚇的不輕,他親眼看到那座大山莫名浮現而出。

  “我真不該出遠門啊!”他一路后悔自責,面色慘白,一路猛提速。

  車上,很多人都心中恐慌。

  楚風與周全經歷過這樣的事,還能鎮定。

  不過,最后周胖子還是忍不住祈禱,口中低語:“老天保佑,讓我們平安回家!”

  這輛車被開的如同瘋了一般,一路沖擊,數次險些出車禍。

  事實上,明顯能感覺到,其他車輛也都提速了,顯然那些車輛上的人也在路途中受過驚嚇。

  “謝天謝地,總算回來了。”

  當繁星浮現時,周全長出一口氣,他見到了熟悉的景物,看到了遠方連綿不絕的太行山脈。

  楚風也漸漸放松,離家也就幾十里路了,此時就是下車也能走回去。

  然而,再次行駛出去數里后,大客車緊急剎車,許多人都撞在前排座位上,一片痛呼聲。

  “怎么開車的?!”有人怒道。

  然而,很快人們就沒有了聲音。

  繁星點點,月光如水,前方有一個大湖,騰起陣陣薄煙,跟月光交融,如同遮蓋著一層輕紗。

  湖泊很大,在星輝與月光下,發出淡淡的光澤,帶著一股說不出的靈氣與秀美。

  它的確很美,澄凈如同仙湖,吸收著日月精華。

  “什么情況,路斷了,怎么莫名出現一座大湖?”周全愕然,離他家不遠了,他自小在這塊區域長大,從來就沒有見到過這個大湖。

  路到這里就沒有了!

  “還發愣什么,下車繞過去!”楚風催促。

  湖泊突兀出現,在楚風看來,跟早先看到的大山突然矗立近前,大同小異,這大地在擴張,在劇變。

  一些在過去不被世人所了解的山川地貌正在浮現,展露出來!

  車上的人分成兩批,有人想繞過去,也有人想等在原地,天亮再說。

  楚風與周全跋涉足有數十里,才繞過這座大湖,一直走到深夜,終于看到遠方的一座小城。

  那是SP縣城,周胖子的家就在那里。

  而楚風的家則還要遠上十幾里。

  “終于到家了!”周胖子無比喜悅,徹底放心了。

  “嗯,那是什么?!”楚風看向太行山脈,突然間,那里隆隆聲不絕于耳,一些高聳入云的巨大山體突兀出現。

  太磅礴了,足有數千米,甚至上萬米高,連綿不絕,一口氣就浮現了數百上千座,原先的山脈和它們比較起來,顯得太低矮了。

  并且,那里流光溢彩,神圣無比!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