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十五章 神秘呼吸法

第十五章 神秘呼吸法

  這種呼吸法節奏古怪,時而粗重,時而微弱,忽快忽慢,有些復雜。

  楚風雖然很聰敏,但初時依舊不適應,幾次忽重忽輕的吐氣、吸氣,他如同被嗆水,劇烈咳嗽。

  金色小牛睜開眼,見到這一幕,頓時咧開嘴在那里笑個不停。

  “笑什么!”楚風瞪它,終于能體會到周全的心情,被一頭牛犢子嘲笑,的確想揍它。

  朝霞燦爛,帶著蓬勃的精氣,金色小牛盤坐在那里,相當的穩,吐納精氣,口鼻間有一團帶著芬芳的白霧。

  隨著它的吐納,那些潔白霧氣在口鼻間進進出出,跟朝霞混在一起,正在采集日月之精。

  可以看到,在進行這種特別的呼吸時,它的身上流光溢彩,通體如同黃金鑄成,越發顯得非凡。

  “哞!”

  隨著它一聲低吼,口鼻間噴吐一股白氣,在空中爆鳴,如同一道悶雷似的,震耳欲聾,十分驚人。

  突兀的聲響讓楚風嚇了一跳,那股白氣要是噴在人身上,估計會被撞的橫飛出去,至于身體會不會破爛,就不得而知了。

  “這么厲害?!”

  楚風頗感神奇,這只是金色小牛吐出的一口氣而已,就具有如此殺傷力。

  “這呼吸法我能學嗎?”他眼神火熱,無比向往。

  金色小牛得意洋洋,昂著頭,像是無比的自信與驕傲。

  楚風本能的覺察到,這頭小牛似乎對它所掌握的呼吸法有一種超乎想象的自負,他覺得應該是了不得的東西。

  “這呼吸法頗有來頭?”楚風問道,一頭小牛而已,才一米高,肯定不是它自己摸索出的。

  金色小牛頓時有些緊張,一副無比警惕的樣子。

  楚風驚訝,難道比他想象的還要神秘,連對外說都有顧忌?

  “我能跟你學嗎?”他希冀的問道。

  他心有隱憂,希望日后可以自保。

  各地在劇變,出現種種異象,一些人類變異,擁有了超自然的能力,究竟會發展成什么樣子,現在誰也說不清。

  可以想象,除卻人類外,多半還會有其他物種在進化,比如那株懸在天穹上、將衛星扯下來的巨藤。

  日后,危險無處不在。

  除此之外,更有一些名山大川,比如太行山脈深處,莫名浮現成百上千座巍峨山體,伴著兇禽怪獸。

  而這些或許還只是冰山的一角!

  所以,楚風有種緊迫感,他想自保,在這天地不斷的變化中,可以活下去。金色小牛很神奇,讓他看到希望。

  金色小牛有些糾結,盤坐在那里一動不動,似乎在考慮。

  “你知道,我見過青銅山上的奇異小樹,日后可以帶你去找。”楚風微笑,進行誘惑,又補充道:“前提是我能活下去。”

  “哞!”

  金色小牛像是作出決斷,發出一聲低吼,鄭重點了點頭。

  楚風喜悅,沒有想到竟然這么順利。

  他還真怕金色小牛犯所謂的牛脾氣,一根筋,對他不理會。

  金色小牛用一只前蹄指了指太陽,又示意楚風跟它一般,面對東方,迎著朝霞,開始進行那種古怪的呼吸法。

  楚風學什么都很快,這一次也不列外,他模仿小牛的呼吸節奏,似模似樣,時而粗重,時而微弱無聲。

  在一般人看來,這已經很到位,模仿的非常像。

  然而,楚風卻沒有什么舒暢的感覺,幾次險些嗆到自己,胸中像是憋了一口悶氣,有些頭昏腦漲。

  這明顯不正常,因為,他看到金色小牛隨著呼吸而發出舒服的鼾聲,閉著眼睛,都快睡著了,且散發出一股清香。

  一頭小牛而已,因為在吐納,身體自然散發清香,實在奇異。

  楚風皺眉,停了下來,他意識到一個嚴重的問題,這種呼吸法或許很非凡,但卻不一定適合人類。

  金色小牛有所感應,睜開了眼睛,帶著疑惑,像是在問他為何停下來。

  楚風很直接,道:“我有點擔心,人族是否能適應這種呼吸節奏。”

  出乎他的意料,金色小牛想都沒想,直接點頭,給了他一個非常肯定的答案。

  這讓楚風驚詫,再三確認,問道:“真的沒有問題,這到底是什么呼吸法,其他種族也都能進行?”

  金色小牛帶著高傲之色,提到這種法,它咧著嘴,高昂著頭,像是自負到極致,那姿態很明顯,仿佛這是天下第一呼吸法。

  “非常了不起的呼吸法?”楚風狐疑。

  金色小牛盤坐在那里,兩只前蹄揚起,一只蹄子指天,一只蹄子指地,口中接連發聲:“哞,哞,哞……”

  “行,行,行,我知道了,天上地下,惟你獨尊。”楚風趕緊說道,生怕它哞出一段佛經來。

  他坐下來,再次嘗試,跟金色小牛的呼吸節奏一致,但依舊效果甚微,沒有感覺到什么奇妙之處。

  楚風堅持,沒有放棄。

  盡管這種呼吸法很復雜,節奏古怪,但他還是硬記下來了,感覺沒有任何出入,但就是不見效。

  直至突然間,一聲雷鳴響起,那自顧吐納的小牛,發出一聲振聾發聵的哞音,像是蘊含著某種奇異的力量。

  在這一刻,這里的一切都在跟著共鳴。

  淡淡清香彌漫,一團潔白色的霧氣將這里籠罩,轟鳴不絕。

  楚風感覺雙耳嗡嗡作響,接著自身像是在共鳴,其他什么聲音都聽不到了,耳畔只有一種呼吸聲。

  那是金色小牛的呼聲節奏,精準到極致。

  他早先所模仿的只是形,而現在才感應到“神”。

  甚至,他聽到了金色小牛體內血液流動的聲響,跟這呼吸節奏和鳴,如此作用在一起,才有了非凡之能。

  楚風懂了,他先學到了形,現在又得到了“神”!

  呼吸法的“神”,是金色小牛以一種非常特別的手段給他的,稱得上秘傳,不然的話僅得“形”沒有用。

  哞音,雷鳴,白霧,一齊出現,神蘊含在當中,最終被他所清晰感知,得了傳承。

  楚風睜開眼,白霧散開了,歸于金色小牛體內,他鄭重點頭,對它表示感謝。

  他開始安心進行這種呼吸法,一切都不一樣了,竟有立竿見影的效果,面對初升的太陽,隨著他的呼吸,體會到了蓬勃的生命精氣。

  在這清晨,他前所未有的放松,渾身舒泰,所有毛孔都舒張開了,有一股熱流在涌動。

  漸漸的,楚風一動不動,全身心的投入進去,金色朝霞灑落在身上,他的面部有了一層淡金色光澤。

  金色小牛張開嘴,略有驚訝,盯著他看了好長一會兒。

  當楚風再次睜開眼睛時,日頭已經升起很高,他覺得渾身充滿力量,神清氣爽,哪怕夜里只睡了兩三個小時,現在也感覺前所未有的好。

  “還真是神奇!”楚風驚嘆。

  他覺得太舒服了,舉手投足間,虎虎生風,肉身竟帶著一點通透的光澤,精力充沛之極,有著用不完的力量。

  他還想繼續,因為覺得這樣做是一種享受。

  但是,金色小牛將他阻止了,示意他可以了。

  “一天僅按這種呼吸法進行這么一會兒就可以了?”楚風驚訝。

  金色小牛點頭。

  這對楚風來說,頗為意外。

  接下來,楚風將很久沒有住的房屋打掃了一遍,而后出門,進行了一次大采購。

  超市中竟有些空空蕩蕩,他走了幾個地方,竭盡所能,才買到一些生活必需品,夠維持一段日子。

  顯然,最近這幾日,各種報道導致人心惶惶,差點將各大賣場搬空。

  “周胖子說的有道理,該為你起個名字,不然平日我怎么稱呼你?”楚風倒是想問金色小牛原本的名字,但它只哞哞了幾聲,根本聽不懂。

  “其實牛魔王這個名字很不錯。”他也這樣建議。

  可是才一提起,金色小牛就露出不屑的神色,因為,它總覺得那胖子很白癡,不想要他胡亂起的名字。

  最后沒有辦法,楚風只得隨意說了幾個名字,結果無意間說出的黃牛二字,頗受金色小牛喜歡。

  楚風愕然,張了張嘴,想要說什么,結果金色小牛就認準這個名字了。

  楚風神色怪異,當下次再見到周全時,不知道胖子會是什么表情,他費盡心力為金色小牛起了霸氣的名字——牛魔王,結果它不要,只要這個黃牛。

  “要不咱換一個吧?”楚風跟它商量。

  “哞!”黃牛瞪眼,有些不滿了。

  它一身金黃,引以為傲,楚風猜測,難道有什么隱情?比如是所謂的黃金血脈,所以它頗為喜歡黃牛二字?

  午時,楚風為黃牛準備了一些鮮草,還有一些梨與蘋果,他自己也簡單吃了一些食物。

  隨后,他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個石盒,三寸高,四四方方,古樸而平淡無奇。

  黃牛看到這個石盒,眼中露出異色,悄無聲息的湊了過來。

  “別動,這個可千萬不能吃!”楚風告誡。

  黃牛盯著那三粒種子,一顆黑乎乎,一顆壓扁了,一顆皺巴巴,它頓時露出不屑的神色,很是鄙夷。

  “你別小覷它們,我告訴你,這可不是一般的種子。”楚風故意神叨叨。

  他知道,越是如此黃牛越可能不在意,不然的話,他還真怕它吭哧一口都給吞下去吃了。

  “哞!”

  黃牛搖頭,咧嘴在那里嘲笑。

  楚風在院中挖土,道:“我告訴你,這第一顆種子我準備種出西王母,第二顆種子我準備種出九天玄女,第三顆嘛,容我再想一想。”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