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十七章 欲哭無淚

第十七章 欲哭無淚

  “哞!”

  黃牛一聲低吼,它的動作竟然非常靈活,一點也沒有尋21常牛的那種笨拙感,直接就躲開了。

  “牛魔王,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嗎?!”楚風磨牙,臉色黑黑的,再次向前沖去。

  不過,這一次他的目標是通訊器,得先將這個奪回來,看一看黃牛到底都和什么人通過話,回頭好好跟人解釋一番。

  不然的話,別人會怎么想?莫名通話后,結果就聽到他這邊不斷發出哞哞聲。

  這個畫面……只要想一想,楚風就想吐血,他恨不得殺了這頭黃牛,真是太丟人了!

  即便去解釋,讓他怎么說,誰又能相信?楚風感覺一陣頭大!

  難道讓他告訴別人,有一頭金色小牛在用他的通訊器跟他們通話?換作是他會相信嗎,簡直越描越黑。

  黃牛很不配合,依舊在躲。

  并且,它在以兩只后腿著地,直立著身子,而兩只前蹄抱著通訊器,跟他在院中兜圈,左躲右閃。

  “快給我!”楚風喊道。

  黃牛比人類還靈巧,跟只金色的大猴子一般,又竄又跳,繞著石桌,同他周旋。

  它抱著通訊器不肯松開,并且不時對著通訊器哞哞叫幾聲。

  楚風的臉都快綠了,這貨還在跟人通話?

  “牛魔王,我要殺了你!”他大叫著,真快被氣暈了,這頭可惡的牛死不悔改,到現在還在作惡。

  黃牛表示不屑,帶著鄙夷之色。

  “壞事做盡,你還敢挑釁?!”楚風追不上它,將院中的雜物撿起,不斷向它拋去,進行干擾。

  這對他來說絕對是一場煎熬,每讓黃牛多抱著通訊器一秒鐘,他就感覺臉上多一分火辣辣。

  最終,黃牛停下,將通訊器放在石桌上。

  此時,楚風腦門發黑,一臉憤懣之色,真是欲哭無淚。

  顯然,黃牛對通訊器非常好奇,甚是喜愛,即便放下了,還在用一對靈活的牛蹄在上面戳了又戳,那雙前蹄散發淡金光澤。

  楚風瞪著它,有些無力的坐下,他看向通訊器,又看向黃牛,一會兒究竟怎么和人解釋?他覺得無比頭大。

  他輕嘆一口氣,將通訊器拿起,真的沒有什么辦法,就如實說吧。

  “記住,一會兒你要給我作證,在我說話的同時,你跟著哞幾聲。”楚風叮囑它。

  黃牛心虛的點了點頭,似乎打算配合。

  當楚風看向通訊器時,面色頓時僵在那里,通訊記錄呢,怎么沒有了?!

  他徹底傻眼,哪里去了?

  楚風瞬間回想到,最后關頭黃牛似乎在上面戳了又戳,全都清除干凈了?!

  “黃牛,牛魔王,你干的好事,啊啊啊啊!”

  楚風大叫,剛才還在想著怎么補救呢,現在卻發現根本就不用了。

  “你都跟誰通話了?”他大聲斥問道,早先時依稀看到有林諾依,這是他最不希望的,還有誰?

  黃牛搖了搖頭,露出一副憨憨的樣子,那意思是說它也不知道。

  “你怎么戳進通訊錄的?”楚風實在有些抓狂,不過,當他按住那對可恨的金色牛蹄時,感受到上面的溫度,瞬間明了!

  “你還笑,等哪天我聯系一個大廚,趁你睡著時做一場全牛宴!”楚風憤憤的威脅道。

  這時,通訊器閃爍,是周全在找他。

  當接通后,周胖子的大嗓門立刻傳了過來,吼道:“牛魔王,你個牛犢子,真是成精了,居然敢接連騷擾我!”

  “是我。”楚風回應。

  “啊,謝天謝地,終于回到你手上了,你們家那頭牛成精了,它剛才可著勁對我騷擾,掛斷后還接著撥過來,哞哞哞個不停……”

  通話結束后,楚風臉色發僵,可以想象,這頭蠢牛都干了什么,它還接連騷擾過誰?

  周胖子還好說,畢竟見到過這頭牛,不用解釋。

  悅耳的鈴聲響起,通訊器再次響了,楚風抓起,看到是大學同學葉軒。

  “楚風,你沒事吧?”葉軒問道。

  “我很好,你聽我說,剛才真不是我……”楚風一邊通話一邊向黃牛做手勢讓它配合。

  但是,這死牛一動不動,就那么干瞪著他,任他怎么示意,它都老神在在,一聲都帶不吭的。

  “理解,我明白,你剛跟林諾依分手,心情不好,不過過量飲酒傷身啊,少喝點,沒事我就掛了。”葉軒結束通話。

  “我喝什么酒啊?”楚風聽著那一端的嘟嘟聲,郁悶而無奈,真是解釋不清了。

  “死牛,你給我過來,不是說好的嗎,替我作證!”楚風瞪著它。

  通訊器再響,依舊是大學同學,蘇靈溪,一個很漂亮的女生。

  楚風頓時明白了,黃牛騷擾完周全后,多半就點開了他的同學錄。

  “蘇靈溪,你聽我解釋。”他這次攥著黃牛的一根金色犄角,說什么也要讓它將功補過,而且他準備開啟視訊。

  可是蘇靈溪沒用他多解釋,直接笑了,道:“你是不是要告訴我,在你身邊有一頭牛,一切都是它做的,然后你還準備拍張照片傳給我?好,我相信了。不過,楚風這可不像你啊,你平日不是很灑脫嗎,跟林諾依分手就分手,至于買醉嗎?對了,最近各地都不安寧,你少喝點酒,多注意身體,保護好自己。好,不多說了,我這邊有些重要的事要處理,再見。”

  楚風發呆,通話已結束。

  這就是蘇靈溪的風格,人非常漂亮,或許也可以稱得上帥氣,做什么事都干凈利落,十分灑脫。

  好長時間后,楚風才盯著黃牛,道:“死牛,你把我害慘了!”

  黃牛一臉無辜的樣子,那意思是,它準備將功補過的,可惜沒給它機會。

  楚風等了很長時間,總算沒有人找他了。

  “應該就這幾個人吧。”他長出了一口氣。

  旁邊,黃牛果斷點頭,一副很肯定的樣子,表示沒麻煩了,就這么幾個人。

  “你亂點什么頭,分明還有一個,讓我怎么跟她開口?”

  楚風確信,林諾依曾被通話,因為他回來時正好看到。

  他安靜了片刻,一把推開黃牛湊到近前的頭,而后準備同林諾依通話。

  通訊器接通了,那邊有非常舒緩的音樂聲,楚風沒有立刻說話,對于林諾依他不想鄭重的去解釋。

  或許,她也應該明白,他不會那么無聊。

  通訊器那一邊沒有聲音,林諾依也不說話,兩人陷入安靜中,隱約間都能聽到彼此的呼吸聲。

  就這樣持續了半分鐘。

  突然,黃牛昂著頭,直接沖到近前,對著通訊器哞的一聲大吼,震的楚風雙耳嗡嗡作響。

  牛魔王!

  楚風徹底抓狂了,他雖然沒有想刻意去解釋,但是卻也未料到是這個結果。

  早先讓它配合時,它不理睬,老神在在,現在不用它了,它卻一頭撞過來,發出這么一聲震天巨吼。

  楚風清晰的聽到,通訊器那一端有高腳酒杯墜地的聲音,顯然林諾依也被驚嚇了一跳,接著對面直接掛斷通訊器。

  好長時間,楚風都僵在那里,一動不動,直到后來他一聲大吼:“死牛,我要將你大卸八塊!”

  黃牛一臉無辜之相,那意思是,不是你早先叮囑我要配合嗎?

  院中人喊牛吼,跟雞飛狗跳有的一拼,無法寧靜下來。

  直到最后,楚風精疲力竭,直接跑回房間睡覺,他不管那些了,愛怎樣就怎樣吧。

  一覺醒來,天色擦黑。

  楚風準備了一頓豐盛的晚飯,犒勞自己,這是他的優點,遇上什么心煩的事,大吃一頓就好了。

  早先雖然恨不得將那頭牛給剁了,但現在火氣消退,他還是為它準備了青草與一些鮮果。

  晚間,楚風觀看各種報道,他非常關注各地異變的進程。

  突然間,無論是電視還是通訊器都一陣不穩,信號模糊,這讓他心中頓時略沉,他知道太空中的衛星多半在遭受攻擊。

  最終,干擾消失。

  網絡上沸騰。

  因為,一些半官方的消息傳出,太空中的可怕植物被清理了一遍,幾乎全部除掉了。

  楚風沉思,真的清干凈了嗎?

  夜色漸深,當看到另外一些報道后,他有些擔憂,不認為大功告成。

  因為,許多區域開始全面劇變。

  有人發出清晰的照片,那家人的門口外多了數十座大山,巍峨磅礴,高聳入云,如同神話般,突兀出現。

  另有報道,一個年輕人想要到十里外的鄰鎮去,結果足足開車百里,才最終到達。

  此時,不僅限于嵩山、王屋山、太行山這些地方,很多地方都浮現了無法理解的異象,巨山成百上千座,銀瀑高掛。

  “天啊,發生了什么,武夷山為何壯大了很多倍,多了一些莫名的區域!”

  “華山主峰直通天穹,發出萬丈光輝,這塊區域放大了數倍,出現數不清的陡峭山峰,流淌赤霞。”

  這是各地傳到網絡上的訊息,還有更多。

  劇變仿佛一步到位,不限于一些特殊之地,各地名山大川都變了,氤氳蒸騰,靈氣洶涌,兇禽怪獸隱現,變得無比危險。

  地裂,斷電,通訊失敗,建筑倒塌等,在伴著發生,情況極度嚴峻。

  深夜,楚風一個人安靜的坐在房間中,他知道該來的終究要來了,最為激烈之異變到了。

  咚!

  門響了,黃牛發出哞聲。

  楚風開門,金色小牛示意他跟著,隨它一同到院中。

  隨后,黃牛兩條后腿盤坐,仰頭面對漫天星斗,開始進行那種特別的呼吸法,讓他也跟著進行。

  楚風訝然,黃牛在督促他。

  他平靜下來,按照那種古怪的節奏進行呼吸,感受到漫天蓬勃的生命精氣。

  月光柔和,素淡朦朧,仿佛在被接引一般,普照在他的身上,越來越濃,到了最后形成一團蒙蒙白光,圣潔無比。

  除此之外,繁星無數,也在灑落精華,化作無數細小的河流,緩緩淌來。

  楚風一動不動,被月華包裹著,那里朦朦朧朧。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