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二十九章 野性回歸

第二十九章 野性回歸

  楚風大叫,向前沖去。

  在這個過程中,其腎上腺激素激增,心臟劇跳,快了數倍不止,血液流動速度不斷提升!

  作為一個現代人,哪里見到過這些,這是他生平第一次面對巨獸,身體為了適應這種緊張危險的氣氛,在快速調節。

  “嗷……”

  六米長的兇獸,形似白虎,撲到眼前,那鋒利的大爪子張開后,跟雪亮的鐮刀一般,直接就揮落下來。

  楚風避過,在沒有了解這頭巨獸的實力前,沒敢硬碰,身體一躍,擦著大爪子的邊沿,向前翻了過去。

  喀!

  獸爪落在地上,火星四濺,那里有一片山石,直接被劃出幾道很深的溝痕,可以想象多么的鋒銳,且力道極大。

  如果是一般的人,被這么大的爪子抓到,肯定要攔腰截為兩段,沒有什么活路。

  嗡!

  空氣爆鳴,三條粗大的尾巴橫掃,力量強悍無比,巨獸的尾輪動起來后,繃的筆直,簡直跟鐵棍一般!

  楚風再次躲避,喀嚓一聲,旁邊一株尺許粗的大樹,就這么被抽斷,轟然一聲倒在地面,落葉亂飛。

  楚風眼睛發直,作為一個現代人,何曾見到過這種可怖的怪物?

  即便現在天地劇變了,可是,看到了各種異象,但是他并未親身經歷過眼前這些,真正在面對兇猛的巨獸。

  這種兇獸名為三尾獸,是巨虎中的一個變種,擁有三條尾巴,體形龐大,一般都在六七米以上。

  巨虎所擁有的能力,它都具備,且三條尾巴硬如堅鐵般,可以輕易劈開山壁,掃斷敵手的軀體。

  “吼!”

  獸吼震天,林地都在亂顫。

  三尾獸撲了過來,張開血盆大口,足以將成年人整個吞下去,那獠牙能有兩尺多長,雪白帶著冷冽光芒。

  楚風再退,若非他速度夠快,三尾獸這么一撲之下,便將他吞下去了。

  “哞!”

  遠處,黃牛發出低吼,催促楚風進攻,不要畏懼。

  “誰怕誰,拼!”楚風豁出去了,他也跟野獸一般,大聲吼著,讓林木都在輕微顫動。

  此前他數次躲避,看出三尾獸的力量,不見得比他大,只是血盆巨口還有鋒利的大爪子,實在夠嚇人。

  現在,他都沖過來了,還怕什么?

  大力牛魔拳第一式,他已經擺開,拳頭上頓時被包裹上一層神秘的力量,一聲怒吼,他向前轟去。

  在他的背后浮現出一頭莽牛,黑色的軀體,流動烏光,帶著洪荒的氣息,體格健壯,瞳孔怒睜,巨大的犄角對著蒼穹,仿佛從太古踏來!

  “哞!”

  一聲牛吼,山林亂顫,無數的葉子簌簌墜落,漫天飛舞。

  三尾獸受驚,渾身雪白皮毛炸立,它弓起了身子,嚴陣以待,也要發出最凌厲的一擊。

  咚!

  楚風的那一拳砸到,隨著他拳印綻放,他身后那頭黑色的莽牛,昂著頭,仰著巨大的犄角,流動黑色烏光,向前奔去。

  三尾獸張開血盆大口,且大爪子向前拍擊,全力以赴,多方面下手。

  轟隆一聲,地面輕顫,而后這個地方劇烈搖晃,一人一獸雖然體形差距頗大,但是實力卻不是以身體大小而論。

  “嗷……”

  三尾獸痛吼,它居然被打的負傷,踉蹌倒退,而后摔倒。

  巨大的莽牛沖撞,將它給掀翻了。

  烏光散盡時,石昊的一拳崩開三尾獸的大爪子,砸斷了它一根兩尺多長的雪白獠牙,鮮血流淌。

  牛魔拳第一式,也被作終極神形,莽牛顯形,力量龐大無邊,更大過三尾獸。

  地上血淋淋,一根斷牙落在那里,跟雪亮的刀鋒一般。

  三尾獸嘴里淌血,一骨碌從地上翻身而起,這一刻它的神色變了,不再囂張,失去了那種狂霸之態。

  “這么厲害,可以擊斃巨獸!”楚風喃喃,低頭看著拳頭,感覺像是在做夢一般。

  他不是出生在大荒中,哪里經過這種流血搏斗,剛才動輒就要面對森森巨齒,這個結果對他沖擊著實很大。

  “我練的拳印能將青石打成粉末,自然不怕它,來,怪物,陪我練拳!”楚風喊道。

  經歷過最開始時的緊張,甚至懼怕,現在他漸漸穩定下來,慢慢適應了這種洪荒大山中的野性釋放。

  三尾獸眼中兇光閃爍,它弓著身子,藏著利爪,呲著雪白的獠牙,這不是畏縮,而是在積蓄力量。

  這種兇獸有白虎的部分的血統,屬于巨虎的一種,天生兇殘,一般情況下很少會低頭服輸,跟人搏殺,不死不休。

  “來,練拳!”

  楚風無畏,主動出擊,揮動拳印,沖了上去。

  砰砰砰……

  山林中,響聲密集,楚風不斷出拳,跟三尾獸激戰在一起,他將大力牛魔拳從第一式一直施展到第八式。

  在實戰中,他越發的嫻熟,漸漸放松。

  如果下殺手的話,三尾獸已經被他擊斃了,但為了磨礪拳法,他一直有所保留。

  砰!

  三尾獸的鐵尾再次掃來,結果被石昊一拳主動迎擊,砸了上去,當場有一條巨尾斷落,血液噴濺。

  他皺眉,向后倒退。

  盡管實力不凡,但是,他還是有些不適應這種血腥,身為現代人,不太適合殺戮。

  然而,三尾獸兇性上來,不會管他是否留情,吼聲震天,激烈反撲,大爪子還有血盆巨口一下子就到了眼前。

  楚風眼睛發出寒光,他險而又險的避過,那大爪子擦著他的臉膛劃過,就差一點,便將他撕開了。

  他一聲咆哮,釋放原始野性,一躍而起,猛力轟殺。

  砰砰砰!

  最終,接連三拳,楚風將三尾獸的巨爪擊斷,將它的頭顱震裂,將它的胸部擊穿出一個血淋淋的大洞。

  戰斗結束了,六米長的巨獸轟然一聲摔倒在那里,鮮血噴涌。

  這一次,楚風沒有躲避,任滾熱的獸血濺在身上,他很平靜,心中空明,宛若受到了某種洗禮。

  不是猙獰,不是兇殘,也不是血的祭禮,而是一種生存的本能,在此時開啟,漸漸升華。

  楚風感受到了遠古先民的過往,站在洪荒大地上,生存環境惡劣,需要與天斗,與兇禽怪獸搏殺,沐浴神血,只為了活下來。

  好長時間,他才回過神。

  黃牛已經到了近前,讓他趕緊拖走這頭巨獸。

  楚風知道,此地不能久留,血腥氣味太重,很容易招來其他兇獸,他拖著這頭三尾獸,沿著原路快速奔跑。

  即便如此,沿途他們也遭遇獵殺。

  血腥味引來各種獵食者,原始森林中一雙又一雙恐怖的眼睛睜開,朝這個方向望來,而后瘋狂追擊。

  一路戰斗!

  還好,這里還算是在外圍,不在深山間,沒有遇到特別恐怖的存在。

  直到他們快離開時,才發生危險,一只黑乎乎的大手,從天而降,足有三間房屋那么大,猛力拍擊下來。

  咚的一聲,整片山林都在劇烈顫抖,如同大地震!

  同時,楚風拖著的那頭三尾獸,大半截軀體被拍中,化成爛泥,血液迸濺開來,場面相當的恐怖。

  “哞!”

  黃牛撒開蹄子,直接沖到大山外。

  楚風手中還剩下小半截獸軀,被濺的滿身是血,也翻滾出去,到了山口外。

  很幸運,剛才距離山外只有那么幾米遠,他們險而又險的避過了那只黑色的大手。

  再回頭,楚風渾身寒毛倒豎,那是怎樣的一頭怪物?

  它跟一座山體似的,特別的龐大,具有人形體魄,通體漆黑,毛發都長達五六尺長,就連那黑色的大手上也不例外,黑毛瘆人。

  剛才它是撲過來的,一巴掌砸落,差點就將楚風還有黃牛都給拍在下方。

  它早已站了起來,龐大的軀體足有一二百米高,如同一座黑色的山體,眼眸冷冽,凝視著外邊。

  不過,它沒有硬闖出來,看了片刻,緩緩退走,山林在搖動,亂葉簌簌墜落。

  楚風看的清楚,它消失在這座大山的后方,走進了更深處,那里有更多的洪荒巨山。

  很長時間后,楚風還在望著,他身上滿是獸血,還有冷汗。

  最后,他低頭看了看,拖出來的三尾獸,只剩下兩條后腿,還有少許軀干,大部分都在剛在那驚天一擊中化成血泥。

  “這是什么怪物?只差一點,我們也化成了肉泥。”他有些感慨,覺得現在身體還有些冰涼呢。

  “黑神猿。”黃牛寫出這三個字,隨后它又在地上劃刻,出現一行字跡,寫著:“再過一年半載,我宰了它!”

  雖然只剩下了兩條后腿,但是也足有數百斤,楚風扛起,一路奔行而去,快速回到家中。

  一番簡單的收拾,剝去皮,他用黑色短劍將獸腿分解,全部塞進了兩個大冰柜中。

  “可以很多天不用出去了。”楚風長出一口氣。

  黃牛搖頭,鄭重的告訴他,要天天去。

  楚風張了張嘴,但最后點了點頭,他知道去那里磨礪,的確收獲巨大,應對各種危險,對他來說,將會因此而蛻變。

  比如現在,跟沒進山前相比,肯定強了一大截,那是從心性、勇氣、經驗上的全面提升。

  楚風知道,如今天地異變,不斷加劇,他現在進行小部分野性回歸的蛻變,是非常有必要的。

  不然的話,留待將來,被動等待殘酷與惡劣的大環境出現,到時候可能需要他用血與生命去換取經驗,失去的會更多。

  接下來的幾日,楚風每天都進山,磨礪自己,在那里練拳。

  他的拳印力道越來越大了,前八式的體悟更深了,竟有了全新的理解,讓牛魔拳威力激增。

  隨后,大力牛魔拳第九式,他也練成了,是在跟一頭十幾米長的兇禽搏殺時,被逼出來的,揮動出更強大的力量。

  釋迦擲象!

  在楚風看來,那并不是神話,而是肉身強到某一階段的真實情況,他想親身去體驗!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