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十三章 恐懼

第四十三章 恐懼

  縣城,某座豪宅。

  落地窗,陽光灑落進來,寬敞的客廳內一男一女,寂靜無聲。

  許婉清面色發白,她聽到了剛才的對話,通訊器另一端的人聲嘶力竭,稟告的消息太驚人。

  所有異人都死了,全部被殺,這是怎樣的一個結果?實在太恐怖!

  十八位異人合在一起,結果全滅,都是被一人所殺,這是何等可怕的戰績?傳出去必然要引起轟動。

  戰績太輝煌,預示著一位大高手的崛起!

  尤其是,十八位異人都服食了新型藥劑,戰力激增,在那種情況下都敗亡,就更加顯得可怕了。

  許婉清呆呆發愣,不久前,她還在彈奏輕靈而歡快的樂章,心情舒暢,可現在她除了擔憂就是驚悚。

  這個人若是來找她報仇,能防住嗎?

  十八位異人,再加上那么多的重型武器,還有武裝直升飛機轟炸,他都沒有死,還斬殺了所有人。

  “怪物!”她面色發白,吐出這樣兩個字,那的確是一個怪物,強大而恐怖,讓她不安,陣陣心悸。

  尤其是,想到剛才,通話突然中斷,實在令她不寒而栗,通訊器另一端的人,恐懼大叫,聲音戛然而止,簡直像是最后的死亡之音。

  穆沉默著,沒有聲音。

  他來到落地窗前,看著天邊,許久都沒有動,這個結果太突然。

  “為什么會這樣?”

  他霍的轉身,面孔很冷,眼底深處有讓人心悸的光芒閃過,整座寬敞的客廳都有些冷冽了。

  這個結果對于他來說,實在糟糕,讓他的心情惡劣到極點,那可是十八位異人啊,是他手中非常重要的一股力量,結果就這么全死了?

  “到底發生了什么,誰能告訴我!”穆壓抑著聲音。

  英俊的面孔沒有了笑容,也難以保持平和了,此時,他面沉如水,帶著陰冷的氣息,跟他的儒雅氣質不相符。

  許婉清也在低語:“居然會發生這種事,他究竟是誰,怎么能殺死服下新型藥劑的十幾位異人?!”

  啪嚓!

  穆將高腳酒杯重重的摔在地上,晶瑩的玻璃碎片迸濺,散落的四處都是,他忍不住發出一聲低吼。

  “該死啊!”他咆哮著。

  早先,他從容自若,臉上帶著溫和的笑,根本就沒有在意這件事,認為那個人必死無疑,結局早已注定。

  可現在,他握緊拳頭,面孔鐵青,難以掩蓋心底的憤怒,對于他來說,這是一次不可原諒的挫敗,是重大損失。

  “穆,不要生氣,趕緊想辦法,怎么解決這件事。”許婉清說道,她強自鎮定,但內心深處卻在害怕,因為這件事因她而激化。

  如果那個人要來復仇,肯定第一個找上她。

  客廳中多了一個人,是一位老者,約五十來歲的樣子,容貌清癯,站在那里,道:“穆,這不是你的錯,誰也料不到這個結果。”

  他說的有道理,十八位異人聯袂出擊,再加上新型藥劑,絕對可以橫掃一方,殺一個人太簡單了。

  這個天下,又不是每名異人都能比肩金剛!

  這么強大的陣容,伏擊落單的異人,不會有什么懸念,肯定絕殺。

  “究竟是哪里出了問題,溫伯,你讓人去查,我要知道詳細結果,我不甘心!”穆陰沉著臉,手指節都被他捏的發青了。

  “會不會真的是金剛出手,菩提生物的人馬不是有一部分在那片區域活動嗎?”許婉清說道。

  溫伯一怔,但他沒有表態,按照穆的要求,吩咐人立刻前往現場,詳細調查,了解十八位異人的死因。

  穆在蹙眉,他也在懷疑,是否為金剛,難道他已經到了?

  可是據了解,這個有擁有不壞身的異人還在路上,最快也要在今天晚間到達。

  “去查,金剛是否已經悄然到了。”穆冷漠的說道。

  溫伯點頭,他開始安排人手,調動人脈資源,去詳細了解菩提基因重要人物的動向。

  一架小型直升機起飛,快速飛向八十里外的山林,調查十八位異人的死因,以及現場的各種線索。

  這些人雖然不是高手,但勝在經驗豐富。

  當進入山林,他們感覺悚然,十八位異人啊,都被切開喉嚨,更是有十三名異人的頭顱被斬落在地。

  很明顯,他們的確死在一個人的手中,而且,被強勢斬殺,看現場的痕跡,也只有那么幾人劇烈戰斗過。

  其余的異人根本不是那個人的對手,全都在最短的時間內被斬下首級,這個結果讓他們感覺毛骨悚然。

  “難道真的是金剛來了?”有人顫聲道。

  除了金剛與另外三人,還有單人戰力達到這個程度的異人嗎?

  山林被他們仔細搜索了一遍,可是并沒有那個人留下的重要線索,他像是在事后抹除了許多痕跡。

  縣城,那座豪宅內。

  穆得到稟告,面沉似水。

  “十八位異人被利器斬掉頭顱,所有人的致命傷都一致,那個人強勢而凌厲,占據絕對優勢。”溫伯看著報告說道。

  “聽聞,金剛有兩樣兵器,其中之一是降魔杵,但一般情況下不會動用,此外還有一柄刀,曾用過幾次,鋒利無匹。”許婉清說道。

  就在這時,有人送來一分密報,溫伯接過后臉色頓時微變。

  “什么,金剛真的早已悄然到達,就在今日清晨?”許婉清接過密報,看了一眼,頓時震驚。

  “金剛他來了!?”穆憤怒了,面孔扭曲,一掌拍在桌面上,砰的一聲,將它震的爆開。

  他難以保持溫雅,現在,他忍不住生怒,金剛真的來了,意味著什么?或許也只有此人出手,才能解釋通這一切。

  不然的話,誰有那種能力?一口佛刀橫天下,絕對能斬殺十八位異人,哪怕服食新型藥劑也不行。

  損失太大!

  “據可靠消息,金剛趕到后,的確外出了,進入山林,至今未歸,只是不知道是否為那個方向。”溫伯說道。

  “金剛,我和你沒完!”穆大怒,眼角眉梢都帶著煞氣,溫文爾雅徹底遠去,他胸腔中有一股火焰在焚燒。

  “那個人呢,難道根本就沒有趕到那里?”許婉清疑惑,楚風身后的人沒有現身嗎?

  隨后,她又有些輕松了,金剛參與進來,這涉及到了菩提基因跟天神生物的爭斗,楚風死在那片區域,只能算是白死了!

  兩個龐然大物對抗,高手出擊,一個凡人從那里路過,不幸遇難,怪的了誰?只能算他倒霉。

  許婉清輕舒一口氣,覺得沒什么問題了,就是楚風身后的那位高手也不會知道真相,估計只能無奈。

  山地間,楚風一路疾行,遠遠的看到了縣城,漸漸放緩腳步。

  “那個女人太惡毒,如果直接殺了她,未免太便宜了。”他自語。

  楚風想到開車去接他的女子,那么年輕,幾粒雀斑顯得真實,很愛笑,而在他拒絕隨她上車走時,她有些不知所措。最后,她卻死的那么慘,連帶著車被轟的四分五裂。

  “喪心病狂!”楚風眼中帶著煞氣。

  他對敵人出手時,雖然無情,果斷殺伐,但心中卻也有柔軟的地方,最見不得弱小、善良的人挨欺凌。

  “痛快的結果你,太便宜你了,在此前先讓你在恐懼中度過。”楚風對那個惡毒的女人厭惡到極點。

  他取出通訊器,跟林諾依聯系。

  很快,便接通了。

  楚風簡單而直接,詢問林諾依,幾天前誰在持有她的通訊器。

  林諾依問他怎么了,可是楚風什么也沒有說,直接掛斷。

  不久后,許婉清離開那座豪宅,趕往林諾依那里。

  “婉清,你是否跟楚風聯系過?”林諾依擁有驚人的美麗,肌膚瑩白,身材修長,站在窗前,看著遠方。

  “哦,是的,當知道我不是你,我們只簡單談了幾句,就掛斷了。”許婉清心情放松,很隨意的說道。

  “是嗎,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林諾依轉過身軀,長發披散在天鵝般雪白的頸項兩側,略帶冷色的精致面孔,一對美麗而深邃的眸子,帶給許婉清不小的壓力。

  “沒有啊。”許婉清作出詫異之色。

  “憑我對楚風的了解,一定有事。”林諾依說道。

  “他已經到了嗎,對你說了什么?該不會那么小氣吧,怪我上次對他不假辭色。”許婉清漫不經心的問道,她知道,那個人永遠不會出現了。

  “他還沒有到,但是剛才通話時,我感覺到了他對你可不止有成見那么簡單。”林諾依盯著她。

  “剛才?!”許婉清嚇得手指一顫,險些將茶杯摔落在地上,但很好的掩飾了過去。

  林諾依美麗的面孔上,笑容有些淡漠,道:“說吧。”

  “真的沒有什么。”許婉清讓自己鎮定,但是內心深處卻恐懼到了極致,那個人沒有死?

  到底發生了什么,她感覺惶恐不安,楚風要到了嗎?

  這一刻,她心中在顫栗,生出各種念頭,他真的活著?這……太可怕了!

  許婉清一瞬間想到了很多,到最后,她覺得脊背都在冒寒氣,渾身冰冷,軀體都有些麻木了。

  她在害怕,她在恐慌,該怎么辦?她想要離開,可是林諾依在盯著她。

  “一會兒楚風就要到了。”林諾依說道,事實上,楚風并沒有說什么時候到,甚至不確定是否會來。

  因為,她能感覺到,楚風藏著一股怒意。

  一剎那,許婉清的后背上出現一層冷汗,楚風要來了?而她卻只能等在這里,無法逃離,這對她來說,是一種痛苦而可怕的煎熬。

  太恐懼了,她覺得,什么都藏不住了,即便有她的姐姐庇護,恐怕也要付出極大的代價。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