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十四章 相見

第四十四章 相見

  “婉清,你不舒服嗎?臉色有些白。”林諾依問道,這應該是關心的話語,可是缺少幾許暖意。

  許婉清心中“咯噔”一下,她知道,林諾依對她不滿,在通過一種“冷漠的溫暖”敲打她。

  “是的,沒有休息好,而且夜里受寒了。”許婉清虛弱的笑了笑,摸了摸自己蒼白的臉,站起身來,想表示歉意,從而告辭。

  然而,林諾依沒等她說出口,便取出一瓶藍色藥劑,讓她服用,并讓她在這里休息,沒打算放她離開。

  許婉清的心臟差點跳出來,因為,她看到那個拇指大的水晶瓶,裝著藍色的液體,跟穆手中的相仿。

  不久前,十八位異人曾服食過!

  這是什么意思?許婉清心中緊張,不斷打鼓,她越不安。

  “這是新型特效藥,可增強免疫力與人體精力,服下的話很快就會見效。”林諾依平和地說道。

  許婉清有些受驚,接到手中,看了又看,應該不是同一種藥劑,這種顏色略淺,但還是讓她格外的緊張。

  “婉清,你究竟做了什么,不要瞞我,你知道我的性格。”林諾依凝視著她。

  許婉清在笑,但心中卻涼,想到各種可能后,她略有顫栗,即便林諾依根本不可能跟楚風在一起,可也不愿他生意外。

  楚風如果死了也就罷了,反正有菩提生物以及金剛頂著,正好抹去一切痕跡,然而讓她恐懼的是,這個人還活著。

  “上次通話,我跟楚風拌嘴,爭吵了幾句,說他配不上你,我想他肯定非常恨我。”許婉清聲音很輕,瞟了一眼林諾依,道:“我覺得,他跟你不合適,你們是兩個世界的人。”

  她以部分謊言遮掩,盡量拖延時間,哪怕楚風來了,她也要藉此爭辯,不承認做過的那些事。

  “你很讓我失望!”林諾依平淡的說出這句話,看不出她內心的真實想法。

  許婉清忐忑,她覺得有些不妙,因為林諾依太聰敏,哪怕還沒有得到消息,也無證據,但可能有所猜測了。

  就在這時,林諾依的通訊器響了。

  “你派來開車接我的小姑娘在半路上被火箭彈轟殺了,她很可憐。”這是楚風的話。

  林諾依雖然有所猜測,但是,卻沒有想到這么嚴重,她霍的轉身,看向許婉清,美眸中的光束如同實質般。

  許婉清啊了一聲,因為那目光如針刺來,讓她雙目有些疼,心中慌。

  同時,她剛才也聽到了楚風的話,心中大亂,那個人真的沒有死,得到證實。

  怎么會如此,他當時沒有在車里?這讓許婉清懼怕的同時,也有些怨憤,為什么沒有死,如果楚風消失,一切便都抹除干凈了。

  有些人總是如此,從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穆,一定會救我的!”許婉清心中禱告,她為了幫穆才做這些的。

  “錢叔,將她帶下去,別忘了她是異人,用上最新型的合金材料枷鎖。”林諾依平靜地說道。

  許婉清頓時呆住了,刷的一聲,臉色煞白,一點血色都沒有了,她驚恐而害怕,感覺雙耳嗡嗡作響。

  她知道,只有犯了不可寬恕大罪的異人才會被這么對待,以稀有金屬合成的枷鎖,一旦加在身上,就別想逃了,最后都會被嚴懲。

  一個微胖的老者走了進來,慈眉善目,平日很和藹,但是現在卻有些嚴肅,忠誠的執行林諾依的命令。

  “諾依,你怎么能這樣對我?!”許婉清大叫出聲。

  “你是我的助手,我信任你,在短時間內沒有辦法同外界溝通的情況下,讓你幫我處理各種事,而你卻觸碰了我的底線!”林諾依神色冷漠。

  她身材高挑,極其美麗,讓許婉清都嫉妒,可是林諾依一旦生氣,便有了一種拒人千里的冷冽,格外冷艷。

  許婉清雖然很漂亮,但卻被壓的自慚形穢,她非常害怕,現在被林諾依氣勢所壓,竟一句話都說不出。

  林諾依一揮手,讓錢叔將她帶走。

  “楚風你在哪里?我去接你。”林諾依跟他通話。

  “已經到縣城。”

  “原本想讓你請我吃當地的特色風味,現在看來,我請你吧。”林諾依說道。

  楚風知道,她意有所指,像是在表達歉意。

  他報了一個地址,不久后,林若儀駕駛一輛紅色的轎車停在路邊,道:“上車。”

  楚風打量,道:“紅色?跟你的冷艷不太相符啊,我以為你的車會是藍色的。”

  “跟過去一樣,貧嘴。”林諾依露出淡淡的笑,并未穿長裙,隨意的熱褲、體恤,跟奢華、品牌不相干。

  很快,他們來到一家餐廳。

  這里很安寧,放著舒緩的音樂,水晶吊燈,大理石地面,跟大城市的沒法比,但在縣城已算是環境很好的餐廳了。

  這里主要是雅潔、干凈。

  從車中出來,兩人并肩而行,進入餐廳,楚風自然注意到她那種熱褲、體恤的簡單穿著。

  但是,這種隨意卻也突顯了她的身材,身高一百七十公分,一雙筆直勻稱的長腿,白生生,很是晃眼。

  “怎么了?”林諾依側頭看向他。

  “很久不見,被你晃到眼了,仔細看看。”楚風笑著說道。

  林諾依對他最沒辦的就是,每次他都可以將無良說的那么理直氣壯,可以說他是坦誠,還可以說他混賬。

  “你沒變。”林諾依說道,帶著笑,她并不討厭楚風的這種性格,說起來當初他們認識,也正是因為如此。

  在學校時,一般的人誰會惹她,一群追求者都小心翼翼,唯恐她不高興,甚至由于她氣質偏冷,九成的人都鼓不起勇氣上前。

  只有這個楚風,初見時,就那么的混賬,搶她的座位,還將她的紙張疊成飛機,當著她的面輕輕吹一口氣,放飛到窗外。

  當時,這個人實在可惡,但是卻又讓她無法較真生氣,最后竟也因此而熟識了。

  “來,讓我看一看你變了沒有。”楚風微笑,更加肆無忌憚,上下打量,從她美麗的面孔到雪白的頸項,再一路向下。

  “臭貧,坐下!”即便林諾依氣質偏冷,平日難見笑顏,現在也不得不嘴角微翹,收起冷艷。

  “這樣笑一笑多好看,賞心悅目!”楚風說著,幫她拉開靠椅,并按住她的雙肩,讓她坐下。

  不遠處,錢叔看到后,微胖的臉上,眉毛挑了挑,但最后裝作什么都沒看到,悠閑的望向窗外。

  “對不起!”當坐下后,林諾依輕聲說道。

  “別這樣,我不是沒事嘛,好好的,只是可惜了那個小姑娘。”楚風搖了搖頭。

  “是,我會補償她的家人。”林諾依好看的眉毛微蹙,她平日間雖然笑顏較少,但心卻并不冷。

  楚風點頭。

  “這幾天,你還遇到過什么危險?”林諾依問道。

  “一個掌心可以長出藤蔓的女人,一只蝙蝠,一只蜘蛛,四個渾身是鱗片的怪物,還有一群持槍的人,都曾去找過我。”楚風漫不經心的說道。

  林諾依坐直身體,眼中光束燦燦,有如實質,她看向不遠處的錢叔,道:“將許婉清看緊,誰都不得接近!”

  “好!”錢叔轉身出去吩咐。

  “我會給你一個交代的。”林諾依認真地看向楚風。

  “你打算怎么處置她?”楚風問道。

  林諾依攏了攏秀,露出瑩白的額頭,美麗的雙眸帶著一點冷冽,道:“她太過分了,先廢掉她的異人資格。”

  楚風訝然,異人還有辦法廢掉?

  “不過,也要請你理解,隨后對她的嚴懲需要一些時間,因為我的小叔叔即將娶她的姐姐,曾叮囑我對她照顧一二,我要跟小叔叔溝通。”林諾依耐心解釋道。

  “對她最嚴厲的懲罰是什么?”楚風進一步問道,因為,他真的對那個女人非常憎惡。

  “最嚴厲的懲罰就是,她再也不會出現了。”林諾依說道。

  楚風點了點頭,道:“不過,我有點擔心,救我的那個人是個暴脾氣,我怕他先做出一些事。”

  林諾依眼中露出異色,以她這種冷艷的氣韻,難得會出現這種好奇之色,問道:“我一直想問,誰在幫你,當然,不方便的話可以不說。”

  “我父母的朋友。你知道,我們家在北邊那座巨城,我只是放假時才回到這里。現在出現了各種奇奇怪怪的人,而我父母的那位朋友也生了這種變化,他很強。兩個老人想我了,但現在路途太遠,而且危險,我爸媽請求那位朋友來找我,想把我帶到北邊那座巨城去。”楚風說道。

  他覺得,現在還是低調一些比較好,高調的異人被他一口氣殺了十八個,太慘!

  這個世道,安靜的蟄伏,變強,勝過早期時就四處炫耀。

  同時,他也沒有打算用可以戰敗異人的能力與身份吸引林諾依,嘗試挽回什么。

  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要純碎一些,而不是跟強大、身份、地位等有關。

  或許,他過于理想,但現在這就是他的追求,這就是他的觀念,不想因為自身突然變強,而藉此換取什么。

  “有這樣一個人?”林諾依點了點頭。

  “早上的時候,也是他反對我上車,我才算躲過一劫。”楚風感嘆。

  這時,林諾依的通訊器響了,上面顯示,是一個叫穆的人在找她。

  她接通,那邊傳來一個年輕男子好聽的聲音,但是,現在卻顯得有些鄭重。

  “諾依,我們可能要提前跟菩提生物對上了。”他告訴林諾依,今天上午金剛出手偷襲,將他手中一股重要的力量全滅,十八位異人服食最新藥劑后,依舊戰死。

  “我知道了。”林諾依掛斷。

  她輕輕敲打桌面,露出思忖的神色,安靜下來后,美麗的面龐越動人,瑩白而有光澤,非常細嫩。

  “怎么了,遇到為難的事了?”楚風問道。

  “站在異人金字塔頂端的一個人,名為金剛,襲殺了天神生物十八位異人,就在接你的那輛車遇襲的路上,呵,還真是巧合。”林諾依笑了笑。

  她美麗的瞳孔中流動燦燦光束,而后,抬起頭來,看向楚風,道:“你告訴我,是不是你身后的那個人殺了那十八名異人,我不怪他。”

  “金剛?這娃……太給力了!”楚風脫嘴而出,這真是在他的意料之外。

  他接著說道:“幫我的那個人沒有出手,一直跟我在一起,直到送我來縣城,路過那里才看到車輛被炸,確定有人要害我,不過他沒參與這件事。”

  “我覺得,十八位異人原本對我懷有歹意,但很不幸,他們遇上了金剛。”楚風沒有多說,但是,這么些話卻也足夠了。

  現在能避開漩渦就避開,他樂得作壁上觀,讓想殺他的那伙人去找金剛吧。

  “金剛,不是我對不起你,是那群該死的人非要怪你。不過,真的謝謝你誒!”這是楚風的心里話,真心在念叨金剛的“好”。

  林諾依看著他,沒有再提這件事,不打算深究。

  “你想吃些什么?”她微微一笑,鮮艷紅唇間,貝齒晶瑩,不常笑的人,在這剎那的絕美風情,甚是驚艷動人。

  然而,楚風的一句話就破壞了意境。

  他大聲喊道:“老板,先給我來十斤牛肉!”

  林諾依瑩白的額頭浮現幾縷黑線,覺得幸虧這里不是高檔餐廳,同時沒有人在旁,要不然的話,太丟人了。

  “你是餓死鬼啊?”她嗔怒,但最后又忍不住笑了。

  “你不知道,最近我特別特別的想吃牛肉,但是,吃不到啊,簡直饞死我了,一想到我就要流口水了!”楚風一本正經地說道。

  林諾依被氣樂了,道:“行,喜歡吃肉好辦,一會兒各個種類給點上你一桌,讓你吃個夠。”

  “不要,我只吃牛肉!”楚風嚴詞拒絕。

  看著他很正經的樣子,林諾依忍不住想笑,這家伙就是放得開,總是那么隨意,從不故作高雅,倒是偶爾搞怪。

  不過,她這一次真的誤會楚風了,他的確很想吃牛肉,這段日子,自從家中多了一個牛魔王,牛肉就跟他絕緣了。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