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十六章 瀉立停

第四十六章 瀉立停

  夜很黑,因為有云層遮蓋。

  一路上,不時聽到野獸的咆哮,還能看到有猛禽在山中展翅而起,在黑暗中劃過一道凌厲的身影。

  楚風抬頭,他感覺到了這些動物的躁動,他相信這當中或許有一些異變了,只是而今依舊在蟄伏。

  未來會發生什么?沒人能說的清,但是,他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不懼怕那些可能發生的危機。

  百余里路,沿途有很多大山,若是尋常人獨自行走,會有種壓抑的恐懼感。

  不過楚風不怕,鎮定而從容,在山林中邁開腳步,速度非常快。

  不久后,云層散開,天穹上灑落下柔和的光,驅散黑暗,猛獸不再躁動,讓人覺得不再那么壓抑。

  繁星點點,像是一顆顆明珠,熠熠生輝,鑲嵌在天幕中。

  “都過去這么長時間了,黃牛應該聞不出味道了吧?”楚風臨近青陽鎮,已經快到家了。

  他決定,賄賂一下黃牛!

  “老板,給我來一百五十串牛肉串!”進入鎮中,楚風一眼看到了那個烤串的攤位,大步走了過去。

  “沒有,只有羊肉串!”年輕的小哥看著他,覺得怪怪的,他從來就沒賣過牛肉串,搗亂的吧?

  “說錯了,是羊肉串,來一百五十串。”楚風心虛的向鎮東望了望,那是他家的方向。

  “不要錢,只要糧食!”烤串的小哥很堅決地說道。

  因為,現在各地都出現異象,道路不通,人們對有用的實物更重視,對于貨幣等則很不看好。

  “咱倆雖然不是很熟,但也算認識,你先給我烤吧,明天我給你送來。”楚風說道。

  烤串小哥倒也痛快,因為都是一個鎮上的,不擔心他賴賬,而且對楚風多少還是有些了解的。

  “你這東西冷凍多長時間了,沒壞吧?”楚風低聲問道。

  烤串小哥有點心虛,道:“應該沒大事。”

  “沒大事就行!”楚風拍了拍他的肩頭,一副很仗義、豁達的樣子,似乎根本不怕吃壞肚子。

  最后,一大包烤串出爐,撒上孜然、胡椒粉等,倒也噴香。

  “別吃太多,真要拉肚子我可不管!”烤串小哥有點擔心。

  “放心吧,沒事,我這肚子特堅強!”楚風滿不在乎,又看向他后面的冰柜,道:“再拿幾瓶啤酒。”

  “好嘞!”

  最終,楚風拎著兩大包東西,還沒進家門,就咕咚咕咚向嘴里灌啤酒,主要是擔心黃牛鼻子太靈。

  “黃牛,你看,我給你帶什么回來了。”一進院中,楚風就大喊。

  黃牛出現,狐疑地看著他,總覺得這家伙無事獻殷勤,而后它看到了楚風手中的一大包肉串,頓時鄙夷,昂著頭,露出不屑之色。

  “你什么意思?我好心好意給你帶回來吃的,你還在那里七個不服八個不忿的鄙視。”楚風瞪眼。

  黃牛聞言,頓時憤憤的,在地上刻字,質問楚風。

  你去見女神,吃法式大餐,給我帶回來的是什么?地攤貨,廉價、便宜的烤串,糊弄本牛!?

  接著,黃牛鼻孔開始冒白煙。

  楚風自覺理虧,不禁暗自腹誹,這頭牛越來越不好糊弄了,自從會上網后,什么事都知道了。

  但是,在這節骨眼,他只能嘴硬。

  他義正言辭,道:“你懂什么,真正的美味都在鄉野民俗中。那些所謂的高大上,都是花錢找罪受,一點也不好吃。不信,你嘗嘗!”

  說著,他祈禱著,千萬別拉肚子,而后一咬牙,閉上眼睛,在那里……開啃,并且嚷著:“真是天下第一美味啊!”

  黃牛狐疑,看他一副無比享受的樣子,頓時動心了,而且確實聞到了噴香的氣味。

  最后,它沒忍住誘惑,湊過去,用雙蹄抱起兩串,三五口吞下肚去,頓時睜大眼睛,哞的叫了一聲。

  楚風嚇了一跳,十分警惕,戒備起來。

  “都是我的!”黃牛在地上刻下這么幾個字,而后將楚風硬生生給扒拉到一邊,坐下來開始獨吞美味。

  “死牛,你太沒義氣了!”楚風數落道。

  “哞,哞,哞!”黃牛叫了幾聲,得意洋洋,在那里狂啃肉串,吃的滿嘴流油。

  事實上,烤串的味道確實不錯,那位小哥手藝很高,如果不是擔心他存放的時間太長,怕吃壞肚子,楚風還真要跟黃牛搶上一搶。

  明白底細后,他不敢以身犯險,所以,將這堆烤串統統交給了黃牛,并拍著它的肩頭,道:“看,我夠意思不?”

  黃牛伸出一只前蹄,搖了搖,在那里鄙視!

  “你這沒良心的牛!”楚風向嘴里灌脾氣。

  黃牛看著他手中的酒瓶,伸了伸蹄子,也要過去一瓶,只是才抱著喝了一口,便噗的一聲又全噴了出去。

  它瞪眼,這是啥破酒?

  “你懂什么,這是天下第一好酒,賣的最好。”楚風說道。

  黃牛咧嘴,它竟然知道拉菲、羅曼尼康帝,嘲笑楚風喝的是最廉價的酒。

  楚風滿腦門子黑線,道:“回頭將你的通訊器沒收!”

  他直嘀咕,這死牛通過通訊器,什么都摸透了,以后還怎么忽悠它。

  最終,黃牛吃了一百多串羊肉串,很滿意,四仰八叉,躺在院中的藤椅上,仰頭看著星空,一副很愜意的樣子。

  “黃牛,來,吃兩片藥。”楚風走了過來。

  黃牛回頭看向他,很是不解,露出疑惑之色。

  “瀉立停,痢疾拉肚,一吃就靈,先吃兩片防著點。”楚風心虛的說道。

  啥意思?什么情況?!黃牛一骨碌坐了起來,它瞪著一雙牛眼,死死地看著楚風。

  “保健藥,多吃點對身體有好處。”楚風大言不慚。

  “哞!”

  黃牛不傻,稍一琢磨,頓時怒了。果然是地攤貨,吃完烤串還得立刻吃藥,真是豈有此理,欺牛太甚!

  它跟楚風拼命,向前撲去。

  這里頓時雞飛狗跳,一陣大亂,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才消停下來。

  黃牛氣呼呼,跑回自己的房間。

  楚風則呲牙咧嘴,挨了好幾記牛蹄子,幸虧他現在體質超強,不然的話,估計爬不起來了。

  他向浴室走去,洗了個熱水澡,今天不斷奔波,往返于縣城與青陽鎮間,剛才又跟黃牛戰了一場,他的確有些疲累了。

  楚風進房間時,都已經迷迷糊糊了,燈都沒打開,直接砸在床上,倒頭就睡。

  “不對!”

  剎那間,他驚醒,睡意全消。

  怎么這么軟?

  并且,床上發出一聲悶哼,像是有人被砸痛了。

  刷!

  楚風寒毛倒豎,床上有人,他嗖的一聲倒退了出去,而后啪的一聲開了燈。

  什么情況?他目瞪口呆!

  床上果然有人,而且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女人,似乎被砸的痛醒了,皺著娥眉,略有迷茫的睜開眼。

  “你是什么人,夜半三更,想非禮我嗎?!”

  這是楚風的聲音,義正言辭,在那里質問。因為,他有點摸不著頭腦,想來個先聲奪人。

  他可不想聽到一個女人,尤其是一個美女,在他房間大聲尖叫。

  當仔細打量時,楚風的心咯噔一下,這女人竟不是一般的漂亮,二十歲左右的樣子,一身白衣白褲,整齊而光滑的發絲披散到雪白頸項那里,長相甜美,青春而有朝氣。

  她已經徹底醒轉,一看就不是常人,遇上這種事后很鎮定,美麗的瞳孔十分有神,仔細打量房間內的一切,很快便從容自若了。

  她覺得后腦有些痛,略微蹙眉,輕輕向后撫去,過了片刻才問楚風,道:“你將我打暈,然后帶到了這里?”

  “什么時候的事?我要是有這種心思,你還能完好無損嗎?!”楚風一口否認,這口黑鍋不能背。

  “你為什么會在這里?”年輕女子問道,雖然很平靜,其實醒來后還是有些緊張的,暗自檢查了一下自身。

  “我還想問呢,你什么時候進來的,怎么跑到了我的床上,想對我做什么?”臉皮厚是楚風的優點,他很淡定的質問。

  這個美麗的女子聞言后,雙眉微挑,自己有那么不堪嗎?竟被人這么數落,但她忍住了,沒有發作。

  “你先等一等,我去靜一靜。”

  楚風急匆匆跑到樓下,闖到黃牛的房間。

  “死牛,你做了什么?”

  黃牛正在生悶氣呢,看到他后,又差點發飆,但總算被楚風給攔阻住了。

  “我房間怎么多了一個女人,難道是你……孝敬我的?”

  黃牛果斷豎起一只蹄子,在那里鄙視。

  最終,楚風弄清到底發生了什么。

  晚間,黃牛去果園埋它的“寶藏”,回來時發現一個女子,正在這片區域轉悠,而且是一個異人。

  它覺得,可能是找楚風麻煩的。

  因為,最后那女子真的向楚風家的院子這邊走來。

  結果,它二話沒說,悄然跟近,沖到背后,上去就是兩蹄子,看著她翻著白眼,昏倒在地上。

  “你還真下得去蹄子。”楚風直嘬牙花子。

  黃牛腹誹,你還殺了一個美女呢,在吃烤串時,它已經知道楚風去縣城的經過。

  “然后,你就將她扔進了我的房間?”楚風問道。

  黃牛難得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事實上,后來它發現,還有一些異人出現,想在青陽鎮借宿,它明白多慮了,等于是平白無故打了那女人一悶棍。

  “你惹禍了,扔我床上?!”楚風瞪向它。

  人與人之間好交流!黃牛寫下這么一行字,而后一伸蹄子,指向房門那里,示意楚風可以走了,麻溜點!

  最后,楚風無奈的回到房間,看著這個美麗的不像話的女子,真的覺得很驚艷。

  此時,這個年輕的美麗女子已經完全適應了,十分平靜,正站在窗前,仰望星空。

  楚風真不知道該怎么解釋,說是一頭牛將她打暈的,誰信啊!

  他總不能真將黃牛給拽過來吧,傳出去的話,估計會大出事。

  “你這里有吃的嗎?”漂亮女子問道。

  楚風驚訝,跟他想象的不一樣,人家根本沒有興師問罪的意思,而是很從容,竟跟他要一些吃的。

  “有,在院中呢。”楚風說道,那里還有一些烤串。

  女子露出淺笑,果然非常甜美,比之前更漂亮了,道:“你不是異人?”

  “對!”楚風點頭。

  “偷襲我的是一頭異獸,最后關頭我感覺到了,它非常強,很危險。”女子的一句話讓楚風放心了,最起碼不會賴在他的頭上了。

  “你養了一頭異獸?”她輕聲問道,帶著柔和的笑,大眼彎彎,嘴角微翹,觀看他的反應。

  “沒有的事!”楚風斷然否決。

  說話間,他們已經來到院中,女子皺了皺眉,顯然很不適應吃這種街邊的東西,但似乎真的餓了,最后還是撿起一串。

  她吃的很秀氣,也很優雅,即便是吃羊肉串,也是這種舉止。楚風猜測,她肯定出身在不一般的家庭,隱約間可以看出,身上始終保持著某種規矩、禮儀。

  簡單吃過一些,女子取出通訊器,略微蹙眉,而后便開始不斷發消息。

  “好了,我該離開了,消失這么長時間,他們很著急。以后,我會來找那頭異獸算賬的!”女子說道,最后竟然騰空而起,背后浮現一對光翼,發出雪白光輝,她立身在半空中,宛若明凈的神祇般,出塵而高雅。

  垂到雪白頸項那里的發絲被風吹起,明眸有神,白衣白褲,越發顯得不染塵埃,令人產生錯覺,這名女子不是凡塵中人。

  “等一等。”楚風喊道。

  年輕女子回首,她異常美麗,現在又這樣的圣潔,微微一笑間,整個人都在半空中散發著柔和而神秘的光彩。

  “怎么了?”她輕語問道。

  “把這個給你!”楚風將一個瓶子拋向半空。

  “這是什么?”女子不解,接在手中后,漂亮的面孔上帶著疑惑,身后的雪白光翼散發神圣光輝。

  “瀉立停!”楚風告知。

  白衣年輕女子聞聽,身體略微一顫,哪怕長相非常甜美,但現在眼中也不禁露出些許兇光,她不理會楚風,拍動一對光翼,沖天而去。

  “不要扔掉,一定要拿好!”楚風在后面大聲喊道。

  半空中,那女子略微一頓,看得出她在強自克制著什么,而后轉眼消失了。

  不久后,她跟一些異人匯合。

  “謝天謝地,一直聯系不上,我們都以為天神生物的人設下埋伏,合力伏擊了您。”

  “您總算出現了!”

  一些人像是長出了一口氣。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