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十七章 大雷音弓

第四十七章 大雷音弓

  這個夜晚,楚風睡的格外香甜,躺上床后就睡著了,一夜無夢。

  至于黃牛,面色難看,這一宿接連跑出去三四趟,氣的磨牙,直哼哼,簡直想立刻闖進楚風的房間去,給他幾蹄子。

  但是,它又怕驚動那家伙,被笑話!

  當跑出去五趟后,黃牛實在受不了,臉都綠了,這還是因為它體格足夠強壯,換作一個人,估計要在外面蹲上一宿,都不用來回跑了。

  在月光下,它跟做賊似的,溜進儲物間,翻箱倒柜,總算又找到了一個一模一樣的小瓶子。

  它打開后,氣哼哼的一口氣吞下去小半瓶藥片,效果立竿見影,總算不用跑出去了,它四仰八叉的躺回床上,呼呼大睡了起來。

  清晨,楚風跟黃牛幾乎是同時起來,站在院中,面向東方,進行特別的呼吸法。

  楚風覺得,呼吸法的效果無比顯著,尤其是迎著暖洋洋的朝霞時,渾身舒泰,像是有一股又一股暖流在彌漫。

  到了最后,他像是置身大火爐中,身體滾燙,毛孔舒張,像是在被凈化,得到了某種蛻變。

  果然,睜開眼時,他又看到了那種奇景,身體上像是披著一層淡金色的輕紗,很真實,隨著呼吸法結束,收斂于血肉中。

  不遠處,黃牛正在羨慕,這種特別的呼吸法,在楚風身上體得到了最強體現,這才多長時間?就改變了他的體質。

  這是一種進化,呼吸法產生極大的效果,梳理他的血肉,調整他的各項生命數值,讓他的體質不斷增強。

  黃牛越發堅信,楚風得到的花瓣不一般,那是頂級觸媒,起到了非常關鍵性的作用。

  不過算一算時間,其效果也快過去了,因為任何物質都有一定的時效性。

  想到花粉,觸媒,黃牛心頭火熱,跑到花圃邊上看了又看,可惜三顆種子依舊沒有動靜,還是沒有長出來。

  不過,它心中懷著希望,畢竟是從昆侖山帶回來的,按照它所知道的一些情況,那地方很不一般。

  “哞!”

  黃牛一聲低吼,毫無征兆的沖向楚風,開始進攻,要報昨天晚上的瀉肚之仇。

  “死牛,你來真的!”

  楚風嚇了一跳,急忙躍起,躲過莽牛沖撞,還給它第一式拳印,進行反擊。

  最終,楚風逃了,好漢不吃眼前虧,他覺察到了,這頭牛正憋著一股悶氣呢,恨不得將剩下的羊肉串都塞進他的嘴里。

  他來到趙三爺的冷兵器作坊,這一次,他想要一些利刃,因為他發現,現在力量超強,抖手一甩,黑色短劍飛出去,比弩箭效果還驚人。

  楚風大概說了說想要的效果,趙三爺表示沒問題,可以給他打磨一批飛刀。

  “小楚,你很喜歡這些東西?”趙三爺問道,他身材頗為高大,一頭短發根根直立著,連帶著整個人都看起來很硬氣,有一股精氣神。

  “一直比較喜歡,以前覺得弩箭不錯,但現在看,還沒有飛刀甩出去凌厲、直接呢。”楚風說道。

  “那你就錯了,真正的弓箭威力巨大,只不過現在有些東西失傳了。”趙三爺感慨。

  “時代發展,這是沒辦法的事,而且,弓箭再強也不如槍炮。”楚風說道。

  “不見得。”趙三爺搖了搖頭。

  楚風詫異,他知道,趙三爺是祖傳的手藝,他這間冷兵器作坊非常有名,各地許多人都慕名而來。

  據聞,他的祖上在古代時曾制出過神兵利器。

  只是,不知道跟現在的工藝相比,那些古兵器還是否足夠堅硬鋒銳。

  “在古代時,有些兵器很妖,比如弓,射出的不僅是箭羽,還有某種神秘力量,殺傷力巨大。”趙三爺說道,家族的古冊中有這方面的記載。

  楚風驚訝。

  “那種弓很神異,不過一般的人用不了,據聞,都是那些百歲以上的老道士,還有和尚,能勉強拉開。”

  “這么玄乎,年歲越老越適合拉弓?”楚風不解。

  “說的有些遠了,近乎神話了。不過,聽聞在古代時,有那么個別的老道士、高僧,死后肉身不腐,清香滿室。只因,他們肉身不一般,活著的時候力大無窮,算是傳說中的肉身成圣。也只有這樣的人才能拉開我祖上煉制的那張弓。”趙三爺臉上有種莫名的光彩,像是很向往那個時代可以煉制出那等神話般的弓箭。

  按照他所說,一箭射出去,能將城門射塌。

  “三爺,醒一醒,回神了。”楚風笑道,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因為趙三爺說完那些話后真走神了。

  “你這小兔崽子,還敢取笑我,你別不信,的確有那樣的弓!”趙三爺老臉有點掛不住,這般說道。

  “這都是多少年前的舊事了,以千年為單位了吧,要知道,現在可是后文明時代了。”楚風不以為然。

  即便真有,誰又能見得到呢?早不知道埋在地下什么地方去了。

  “我見到過!”趙三爺脫口而出,他脾氣很硬,算是個倔老頭,即便跟熟人說笑,有時候也是一根筋。

  “三爺,真有的話,拿出來給我看一看!”楚風眼睛當即就亮了,若是有這么一張神秘的大弓,他想借過來,帶到太行山去試試威力,管他武裝直升機,還是飛天的異人,亦或是銀翅天神,惹惱了,統統從天上射下。

  趙三爺說完那些話就后悔了,趕忙搖頭,同時擺手,連說沒有那種東西。

  “三爺我還不知道你的性子嘛,肯定有,給我看一看。”楚風眼神火辣辣。

  趙三爺向左右看了看,而后哐當一聲關上了大門,這才猶豫了一下,道:“好吧,給你看一看。”

  最終,他走進臥室,從床下吃力的拽出一個很大的石盒,很古樸,一看就不是近代的東西。

  它很沉重,趙三爺在地上拖著,都覺得很沉。

  “用石盒保存?”楚風訝然。

  “嗯,因為曾埋在地下很多年,擔心木盒爛掉,后來雖然取出來了,但我的祖上覺得還是石盒靠譜,就這么保存了。”

  楚風了然,有那么一段歲月,世道不好,確實需要防范。

  打開石盒后,露出一張大弓,將近一米五長,呈褐色,通體暗淡,沒什么光澤,給人一種年代非常久遠的感覺。

  整張弓透著古樸、滄桑之意,有歲月的沉淀,一看就不是普通的物件。

  楚風嘗試拿起,頓時驚異,這張弓材質很特殊,非常沉重,一般的人多半拿不起來,因為最起碼有一百斤以上。

  即便是金屬,也不至于這么沉重才對。

  不過,對他來說,這不算什么。

  “小楚,別亂動,它太沉了。”趙三爺提醒。

  然而,楚風輕松持在手中,就那么單手拿著,作出射箭狀。

  趙三爺愕然,這么重的弓,他居然能輕易拿起來,而且這么輕松。

  “小楚,你的力量夠大的!”

  “怎么沒有弓弦?”

  趙三爺長嘆,弓弦早就毀了,這張大弓也只剩下弓胎。

  “綁上一根弓弦不就行了。”楚風詫異,甚是不解。

  “你不了解,原來的弓弦據傳了不得,是龍筋,一般的弓弦配不上這張弓,根本發揮不出威力。”趙三爺說道。

  楚風明顯不信,怎么可能有什么龍筋。

  趙三爺也點頭,道:“應該是某種怪獸的筋。”

  “三爺,借我用幾天,我回頭幫你找一條合適的獸筋,把這張弓的風采再現出來。”楚風眼神火熱的說道。

  “這張弓放我這里,確實沒什么意義了,送你也無妨,但是,你根本不可能拉動。”趙三爺說道。

  然而,接下來他吃驚的睜大了眼睛,楚風雙手攥住大弓的兩端,使勁用力,竟讓它漸漸彎曲了一些。

  什么情況?趙三爺震驚,因為,他知道這張弓有多么驚人,過去七八名壯小伙合力都沒壓彎它。

  然而,楚風更震驚。

  隨著他用力,這張弓傳出了虎豹之音,莽牛之吼,巨禽之鳴,很妖邪,最后更是發出雷鳴聲,動靜不小,甚是驚人。

  “小楚,你……是怪物啊!”趙三爺震撼無比,他暈暈乎乎,拉著楚風說了很多話,到最后自己都快不知道說什么了。

  很久后,楚風告別趙三爺,回到家中。

  “黃牛,打住,我們停戰。你看,我帶回來了什么?一件秘寶!”楚風趕忙阻止黃牛,不想跟它干仗了。

  黃牛的眼睛有些發直,盯著這張弓看個不停。

  當它也嘗試,壓彎大弓,果然再現各種獸吼、禽鳴聲,最后爆發雷音。

  “這弓的名字?”它在地上刻字,進行詢問。

  “趙三爺說,這是大雷音弓,但弓弦早就意外損毀了,據說,當年的弓弦是龍筋煉制的。”楚風說道。

  “去獵龍!”黃牛果斷寫出這三個字,拉著他,就要進洪荒大山,顯然它對這張弓特別在意,神情古怪。

  “周全,快來,帶你去獵龍!”楚風撥通了周全的通訊器,叫上他,準備順道再磨礪他一番。

  “別去了,我聽說山中那枚神秘果實多半會在明天成熟,現在趕緊養精蓄銳吧。”周全說道。

  “別廢話,趕緊來!”楚風喊道,真要明天有大戰的話,正好趁現在將大弓重新接上弦,讓它再煥發出風采。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