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十九章 絕頂呼吸法

第四十九章 絕頂呼吸法

  小山般的暴龍倒在地上,滿身鱗片猙獰,軀體上有不少裂痕,鮮血從中流出,這頭龐然大物徹底斃命。

  周全心驚膽戰,走到近前,用手撫摸,覺得有些不真實,這可是一頭史前暴龍啊,就這么倒下了。

  “如果將這頭恐龍運出去,必然會引發巨大轟動!”周全說道。

  “龍筋!”黃牛寫道,它只在乎這個,圍繞著暴龍轉悠,竟比楚風還上心,想早點修復大雷音弓。

  血腥味撲鼻,向著山林中散發,但很長時間過去了,都沒有兇獸闖來,只因過去懾于暴龍的兇威,不敢踏足這片禁地。

  楚風有些出神,靜靜體會,腦中還在想著這一戰的經過,最后竟在不知不覺間動用了特別的呼吸法。

  在他的口鼻間,有一股又一股白氣彌漫,天空中,陽光穿透瘴氣,灑落下來,在他的體表形形成淡金色光澤。

  楚風覺得,身體暖洋洋,剛才被暴龍抽了一尾巴,曾劇痛無比,咳出一些血,而現在痛感竟漸漸消失。

  “還有這種奇效?”他訝然,呼吸法十分神秘,竟有這種妙處,像是巨大的寶藏,可以不斷挖掘。

  不久后,淡金色光澤沒入軀體,楚風的傷全好了,沒有任何不適。

  不遠處,周全、黃牛正在嘗試剝暴龍的皮。

  “鱗片也太堅硬了,我估計子彈都打不穿!”周全抱怨,想剝皮根本做不到。

  黃牛倒是厲害,哐哐幾蹄子下去,讓暴龍身體上的裂痕更大了,它想生生震裂這頭巨獸。

  “讓我來吧。”

  楚風從小山般的暴龍身上跳了下來,取出黑色短劍,順利劃破銀色的鱗甲,尋找它體內的龍筋。

  半個小時后,一根非常長的獸筋被剝離出來。

  “這就是龍筋?也太粗了吧!”周全有些眼暈,龍筋呈透明狀,最細的部位都有成年人手臂那么粗。

  “取其精華。”黃牛寫道,它很有經驗,在這根十幾米長的龍筋上摸索,像是在尋覓著什么。

  最終,它指向一個部位。

  楚風細看,果然有些門道,這條龍筋的中段部位,有一條淡淡的銀線,隱在最粗處的透明筋體中。

  他用黑色短劍去剝,想將它挖出來。

  龍筋果然堅韌,很不好收拾,比剝開暴龍的鱗甲難太多了,足足耗去兩個小時,他們才見到銀線真容。

  這是龍筋精粹,很細的一根線,藏在大筋中,長將近兩米,正好可以用來作弓弦。

  因為,大雷音弓有一米五那么長。

  “正好!”

  這條銀色的筋,纖細而堅韌,楚風試了試,綁在暴龍的牙齒上后,足可以將這頭龐然大物拉著走,而沒有任何斷裂的跡象。

  “好東西啊,這可真是寶貝!”即便周全對這些不太了解,也能看出,這條龍筋的珍貴之處。

  楚風總算明白了,為何古代一些傳說中的神弓都是以巨獸的筋為弓弦了,果然有道理。

  “回去問一問趙三爺,這根筋是不是還要特殊處理。”楚風道。

  黃牛直接搖頭,它像是很有經驗,寫道:“天生的弓弦,不用處理。”

  楚風沒聽它的,執意回去后再修復大雷音弓。

  “拿著,回家去嘗嘗鮮,這畢竟是龍肉啊。”楚風切下一大塊,只有上百斤重,丟給了周全。

  “必須的!”周全狂咽口水,這都什么年代了,還能有機會吃到恐龍肉,也算是件不可思議的事。

  楚風自己也砍了一大塊,足有兩百多斤,準備帶回去。

  “龍牙!”黃牛寫道。

  它告知,這是制作箭矢的最好材料,如果放棄的話,那是暴殄天物,實在浪費。

  楚風費了很大的力氣,才將那些粗大的龍牙給弄下來,用一根藤蔓捆在一起,抗在肩上。

  他們沿著原路返回,很順利,并未遇到什么異獸阻擊。

  將周全送到縣城外,楚風跟黃牛目送他進城,而后便放開了速度,一路疾馳,返回青陽鎮。

  楚風帶著大雷音弓,此外拎著數十斤重的暴龍肉,來到冷兵器作坊。

  當趙三爺看到這條銀色的龍筋時,眼睛差點瞪出來,跟活見鬼一樣,他難以置信,當今這個年代,還有龍不成?

  “小楚你是怎么得到的?”趙三爺口干舌燥,覺得像是一下子年輕了二三十歲,渾身充滿了精力。

  他真想看著大弓修復,再現神威。

  楚風一陣頭大,怎么跟趙三爺解釋?

  “一位異人送我的。”他也只能硬著頭皮,拿最近那些異變的人來說事,并讓趙三爺一定要保密。

  趙三爺點了點頭,雖然知道有蹊蹺,但也沒有追問,他看著這根獸筋,仔細研究后認為,可以直接用。

  最終,在趙三爺的指點下,楚風纏繞龍筋,將它綁在大弓上。

  嗡!

  一聲輕顫,弓弦被楚風拉開些許,竟發出可怕的獸吼聲,還有刺耳的禽鳴,最后爆發雷音,宛若一道霹靂,在院中炸響。

  趙三爺家中的玻璃,在這一聲雷音下噼里啪啦碎了一大片。

  這還是楚風僅稍微拉開一點弓弦而已,若是拉滿,估計會更嚇人。

  “神異之弓!”趙三爺激動。

  “三爺,你如果喜歡,等我用完后再還給你。”楚風說道,而今這張弓可真的成了秘寶,他并不想占趙三爺的便宜。

  “不用,說送你就送你了,你偶爾帶過來給我看一看就行。”趙三爺說道。

  楚風點頭,這自然可以,如果不遇上大戰,沒有什么緊迫的事,這張大弓長期放在趙三爺家里都沒問題。

  臨走時,楚風帶走一捆鐵箭。

  當他回到家中時,黃牛早已等的不耐煩了。

  “不能在家里試箭,去深山中!”楚風說道,剛才的動靜就很大,真要是將大弓拉滿的話,他怕出大事。

  荒山野嶺中,沒有人煙。

  楚風嘗試將大弓拉滿,并放上了一根鐵箭,一剎那而已,這個地方獸吼震天,并有禽影浮現,沖擊向天。

  最可怕的是,一道驚雷轟然爆發,隱約間,有一道電光迸射而出,隨著那支鐵箭一起飛了出去。

  在此過程中,黃牛什么也不顧,根本就不在意箭矢的威力,像是在聆聽著什么,表情無比的嚴肅。

  咚!

  遠處,煙塵沖天。

  楚風目瞪口呆,這哪里像是一根箭羽,他覺得像是一顆炮彈,將遠處一塊萬斤巨石都給射的四分五裂。

  “再射!”

  黃牛快速在地上刻字,很焦急,也很緊張,催促楚風繼續射箭。

  楚風點頭,正好可以利用這個機會練習,明日可能會派上大用場。

  第二次彎弓,雷音更驚人,震耳欲聾,周圍的一些草木都在破碎,像是有一股莫名的力量散發。

  咻!

  鐵箭飛出,伴著電弧,遠處的石崖轟的一聲炸開,墜落下很多巨大的石塊,景象駭人。

  在此過程中,黃牛依舊沒有理會那支箭羽的威力,而是將耳朵貼在弓胎上,不怕雷音貫耳,仔細傾聽。

  楚風徹底明白了,這頭死牛懷有別的目的,難怪比他還上心,催促著他去獵龍,要修復這張大弓。

  “繼續!”

  黃牛催促,耳朵貼在弓胎上,一動不動,用心在感應著什么。

  在這種情況下,楚風倒也配合,什么都沒問,一箭接著一箭的射出,這個地方頓時雷光霍霍,電弧劈舞。

  周圍,草木等都破碎了,滿地都是焦黑殘葉。

  一箭又一箭的射出去,電芒縱橫,那座低矮的山頭都被削掉了部分,景象嚇人!

  最終,楚風帶來的一百多支鐵箭全部射光,他的箭藝大進,主要是強大的感知以及超人的視覺輔助,讓他得心應手,射的無比精準。

  箭法初步練成!

  然而,黃牛很氣餒,抱著大弓,翻過來掉過去的看,非常失望。

  “你在找什么?”楚風問道。

  “絕頂呼吸法。”黃牛坦言相告,用蹄子在地上來回劃刻,眼睛則盯著大弓,有些無精打采。

  嗯?楚風吃了一驚。

  他能有現在的成就,最主要歸功于那種呼吸法,遠勝過大力牛魔拳。

  他現在的呼吸法很神秘,有奇效,而黃牛更是曾經一只蹄子指天,一只蹄子指地,以此來稱贊這種呼吸法,可想而知,應該不凡。

  現在,它居然又提到了一種絕頂呼吸法。

  “比我們現在的呼吸法還厲害?”楚風問道。

  “相仿!”黃牛寫下這兩個字。

  “既然同為絕頂呼吸法,有一種不就足夠了嗎?”楚風很高興,非常知足,總算是知道了現在這種呼吸法的地位。

  “如果能得到大雷音呼吸法,你我的體質變強的速度會加快。”

  按照黃牛所說,兩種呼吸法各有各的好處,意味著,頂級呼吸法都有自己的獨到之處。

  最重要的是,現在進行的呼吸法,每天所耗時間并不長,僅早晚進行一會兒就可以了,延長也無用。

  如果得到大雷音呼吸法,那就不同了,額外多了一種頂級呼吸法,等于多了一段增進體質的有效時間。

  “大雷音呼吸法,它的獨到之處是什么?”楚風問道。

  “霸道!”黃牛寫道。

  所謂的霸道,是指進行這呼吸法時,身體內雷音齊震,強行洗禮,改變體質的速度格外的快。

  當然,它也有缺點,那就是太霸道絕倫了,時常讓人遭受重創,甚至體內雷音齊震時,將自己活活給震死。

  按照黃牛所言,如果掌握有另外一種絕頂呼吸法,將體質鍛煉足夠堅韌,再進行大雷音呼吸法時,便可對沖那種霸道。

  楚風雙眼賊亮,他終于知道,黃牛為什么對大雷音呼吸法這么看重了!

  他也跟著研究這張大弓!

  依照黃牛所言,所謂的神弓不過是因為當年被一位掌握有大雷音呼吸法的人常年使用,跟他的呼吸節奏共鳴,大弓形成了固有的神秘脈動,所以射出的箭擁有超凡力量。

  可見,大雷音呼吸法多么的霸道,器物跟曾經的主人呼吸節奏共鳴,固化下來后,都能形成神異景象!

  “不是煉器形成的秘寶?”楚風愕然。

  黃牛直接翻白眼。

  楚風虛心請教,所謂的呼吸法,是不是就是練內力的法門,或者練氣的法門。

  黃牛聞言,直接鄙夷,懶得回答。

  楚風訕訕的,他知道,自己想多了,所謂的呼吸法,跟那些根本無關!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