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五十章 天下何人不識君

第五十章 天下何人不識君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大弓通體暗淡,沒什么光澤,長能有一米五左右,弓胎呈褐色,跟巖石差不多,略顯粗糙,給人年代非常久遠的感覺。

  楚風研究了很長時間,也沒什么發現。

  黃牛不甘心,讓楚風繼續射箭,不過,箭羽都已經射光了,全部沒入對面的小山頭。

  為此,楚風還特意跑上小山尋找,想回收利用,讓他吃驚的是,鐵箭或是折斷了,或者炸開了,就沒有完整的。

  略微一想,他自然明白,那么大的力道,將萬斤巨石都能射的四分五裂,鐵箭自身又怎么能完好的保存下來。

  黃牛哼哼唧唧,一再要求,讓楚風再去取鐵箭,它像是百爪撓心一般,想確定能否得到那種絕頂呼吸法。

  楚風也很不甘心,自從知道怎么回事后,他也想得到大雷音呼吸法。

  一人一牛速度很快,時間不長,便取箭回來了,并且還帶來了兩根雪白的暴龍獠牙,像是闊刀般。

  不久后,這里再次電弧飛舞,雷聲震耳,黃牛將耳朵貼在聽大弓上聽它的脈動,楚風也在感應,連射箭時都不去瞄準了。

  他們仔細傾聽,不斷琢磨,略有覺察!

  “有門道,換龍牙箭!”黃牛讓楚風打磨,現場換上龍牙箭頭,取代鐵箭。

  “有必要嗎?”楚風覺得浪費,龍牙可不是很多。

  黃牛鄭重點頭,并簡單刻寫出一些字,進行解釋。

  它認為,好箭才配的上好弓,只有二者相近,才容易引發共鳴,射出的箭羽的威力方能達到最強。

  當楚風換上龍牙箭頭后,果然有些不同了,喀嚓一聲,電弧四射,伴著電芒,骨箭飛了出去。

  楚風跟黃牛都在關注弓胎,哪還管什么龍牙箭的威力如何,只想聆聽到那種神秘的脈動。

  “聽到了,很有規律!”

  楚風大喜,就跟以前窺探黃牛的呼吸節奏似的,他也算是熟門熟路了,仔細銘記。

  黃牛同樣支棱著耳朵,眼神璀璨。

  很長時間后,他們才離開弓胎。

  “可惜!”黃牛寫下這兩個字。

  這種呼吸節奏,可得其形,但難得其神。

  “再來!”黃牛催促。

  就這樣,楚風將帶來的兩根碩大的龍牙,都制作成了骨箭,全都射了出去。

  到了最后,他們徹底摸清了它的脈動,那種共鳴的節奏很復雜,但有規律,他們都一一記下了。

  黃牛輕嘆,雖有所獲,但還是很遺憾。

  “的確可惜。”楚風也這樣說道。

  這呼吸法,需要秘傳才行,就像當初他可以跟著黃牛的呼吸節奏,學到其形,但最后還是靠黃牛使用秘法,進行精神傳承,才得到根本要義。

  一人一牛都很安靜,默默體會。

  時間不長,一陣雷鳴自他們的身體響起,身體不斷顫動,像是有一柄雷霆之錘在敲打骨骼、臟腑。

  楚風吃了一驚,如果不是掌握有另外一種呼吸法,體質早已大幅度進化,就這么一次沖擊而已,非得咳血不可。

  大雷音呼吸法,果然霸道絕倫!

  “呼!”

  當最后吐出一口氣時,像是有雷電沖洗過血肉,進行了一邊梳理,酥麻、疼痛過后,全身異常舒泰。

  楚風感覺,這種呼吸法太非凡了。

  這簡直是立竿見影,有奇效!

  難怪說它霸道,促進體質進化神速,果真如此。

  這還是只得其形的結果,僅持續了短暫的片刻,如果擁有完整的大雷音呼吸法,那效果會怎樣?

  楚風眼神火熱,這種呼吸法太強了,他很想得到。

  黃牛站在那里,體內雷音停止后,也帶著驚容,同時也無比遺憾,因為,無法得到絕頂呼吸法的終極要義。

  “黃牛,有辦法得到完整的大雷音呼吸法嗎?”楚風很熱切的看著它。

  黃牛聞言很無奈,它搖了搖頭,寫了一些字:永遠不可能得到。

  楚風聞言,趕忙追問。

  “來頭太大!”黃牛解釋。

  大雷音呼吸法,乃是終究之法,一般來說,根本不可能得到,它看到這張大弓,也只是存著僥幸的念頭而已。

  事實上果然如此,那種絕頂呼吸法不可能這么落在外界。

  黃牛很快就調整好了自己的情緒,直立其身子,拍了拍楚風的肩頭,讓他不用多想了,直接向回走。

  “小山短了一截?!”楚風發呆,將打磨好的所有龍牙箭都耗掉后,他看到了遠處那座光禿禿、矮了不少的小山。

  他剛才雖然在射箭,但是精神卻集中在大雷音弓上,跟黃牛一起傾聽它的脈動,其他的都被忽略了。

  楚風趕過去,發現龍牙箭果然堅固,還可以回收。

  回到家中后,他打磨其他龍牙,制作箭羽,大多都只是磨一個龍牙箭頭,箭桿用別的材質。

  直到最后,他才用心制造出十二支全骨箭,整體都是龍牙制成的,太耗費時間了,極其難打磨。

  強如現在楚風的體質,也耗去了數個小時,廢掉很多電動砂輪,因為它太堅硬了。

  楚風完工后,看了一眼黃牛,這貨早就忘了大雷音呼吸法的事,現在情緒高漲,正在興高采烈的戳通訊器呢。

  “黃牛,你又沒干好事吧?”他隨口一問。

  黃牛聞言,頓時警覺,跟做賊似的,將通訊器給保護了起來,防備著楚風。

  楚風一看,立即明白了,這家伙真的沒干好事!

  “讓我看一看!”他跑了過去。

  “哞!”黃牛低吼,發出警告。

  ……

  縣城,周全吃過晚飯,覺得渾身都舒服,因為暴龍的肉質太鮮美了,回味無窮,蘊含著某種精華。

  他的家人也都在夸贊,說這種肉異常的鮮嫩、美味,根本吃不夠。

  周全哼著小曲,回到自己的房間,全身放松,拿起通訊器,開始聯網,粗略的瀏覽各種報道。

  他心情愉悅,十分放松。

  “這張圖,看側影的話,頗有我的幾分風采,這貨誰啊?居然上新聞了,還跟我這么像。”周全看到一張新聞配圖,露出意外之色,而后又馬上撇嘴,道:“小編真沒眼光,拿這貨當配圖,要選也應該來選我啊!”

  他在那里搖頭,一副很看不上的樣子。

  “等一等!”

  他一聲驚呼,因為點進去后,仔細一看,有點傻眼。

  “媽的,這……不就是我嗎?!”

  連服飾都一樣,此外,還有一張正面圖,梳著個夸張的大背頭。

  周全目瞪口呆,徹底發傻,他怎么上新聞了?

  他預感不妙,沒看正文,趕緊翻出來標題。

  仔細一看,他的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

  “表情帝,重出江湖!”這么一行字,驚的周全直接坐了起來,而后,他預感到了什么。

  “牛魔王!”片刻后,周全的房間中傳出一聲大叫,震動了樓上樓下,幾戶鄰居,家中的狗都嗷嗷直叫,像是在回應著他的挑釁。

  周全顫抖著看完報道,果然,又是黃牛干的好事。

  糗事曬圖網,繼他上次的各種糗圖外,又多了幾張,就更新在上次那幾張圖的后面,引發眾人圍觀。

  而且,管理員不僅置頂,還加了閃光,成為最火熱的圖文,那恐怖的點擊量,讓周全看了一眼就差點暈倒。

  他都沒有數清,那串數字到底是多少位數。

  這幾張圖正是今天被黃牛抓怕的,角度刁鉆,要多糗有多糗,跟上次的那組風格相近,可謂一脈相承,形成了很好的補充。

  “有了這幾張圖,這組表情才算完滿,成為一個系列,膜拜黃牛達人!”

  “這次的大背頭,還燙了卷發,哈哈……表情帝。”

  “我都收集全了,感謝黃牛大人!”

  ……

  一群人鬧哄哄,在下面膜拜發圖者的帳號——黃牛大人。

  “啊啊啊……”周全大叫,有一股沖動,想立刻殺到青陽鎮去,逮住黃牛,咬住它不松嘴,太可恨了。

  這一些列圖經過上一次的發酵,早已火爆,這一次有新圖更新出來后,有部分媒體直接當新聞報道了。

  “黃牛我要殺了你!”

  周全搜索了一遍,發現不少媒體都給予了報道,這下想不出名都難。

  他直接撥打黃牛的通訊器,結果,黃牛果斷掛斷,根本不接。

  這讓周全氣到要爆炸,體內都快憋出淤血來了,直接發送文字消息,詛咒黃牛,大罵臭罵。

  “黃牛你大爺的,以后讓我怎么做人?!”他質問。

  終于,黃牛有了回應,發過來一行文字:莫愁前路無知己。

  周全眼睛有點發直,這可恥的牛魔王還懂得詩詞了?學的真快,但是,這更氣人!

  “知己你姥爺!”他非常憤怒。

  黃牛不搭理他了,直到最后,看他不斷“騷擾”,才最后回復了一條消息,進行結尾:天下何人不識君。

  周全先是發呆,而后簡直要氣瘋了。

  的確,天下皆知,可是,這是好事嗎?真是氣的他暴跳如雷,肝火大動,不自覺間口鼻就開始噴火了。

  這嚇了他一大跳,急匆匆沖出家門,跑到縣城外去,一頓長嚎,火焰噴射,將一塊林地都給燒成了灰燼。

  “啊啊啊……”

  ……

  青陽鎮,楚風知道了什么情況,一陣無語,這頭牛果然沒干好事!

  黃牛很淡定,慢吞吞的瀏覽報道,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不慌不忙。

  砰砰砰!

  院外傳來敲門聲。

  “楚風,開門,說好今天給我送糧食的,你怎么沒送?!”大門外,傳來喊聲。

  “誰呀?”楚風發懵,一時間沒有想起來。

  “烤羊肉串的!”大門外,傳來烤串小哥不滿的聲音,再次用力捶了幾下門。

  當聽到這話,老神在在、一副悠然自在樣子的黃牛,當即就不淡定了,氣的直接跳了起來,鼻孔冒白煙,再也不能鎮定,就要沖出去拼命。

  楚風直接撲了過去,硬攔住了它,在那里小聲安撫,道:“淡定,穩住,從容!”

  從容個毛線!黃牛急眼,知道是誰上門后,還淡定什么啊,直尥蹶子,它力大無窮,一副非要出去拼命的樣子。

  楚風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唾沫都要說干了,才把它給勸住。

  黃牛氣哼哼,坐在那里,不理他了。

  楚風用短劍,割了數十斤獸肉,拎了出去,直接遞給烤串小哥,告訴他糧食沒有了,拿肉相抵。

  烤串小哥很不滿,一副十分懷疑的樣子,道:“你這肉沒問題吧,吃了的話,不會也要拉肚子吧?”

  房間內,黃牛一聽這話,又急了,差點沖出去。

  “趕緊走!”楚風把烤串小哥給推了出去,哐當一聲,關上了大門。

  回房間后,楚風不得不再次安撫。

  “別惹事,明天一大早我們就得進太行山,去爭奪神秘果實,現在……淡定!”

  院門外。

  “誒,我說楚風,你確信這肉沒事,吃了真不會拉肚子?”烤串小哥不放心,站在院墻外,再一次喊道。

  “哞……”黃牛大怒,尥著蹶子,沖到了院中。

  “什么聲音?”烤串小哥問道,臨走前,他還拍了拍大門,道:“真要拉肚子,我跟你沒完!”

  “走!”楚風使勁按著黃牛,沖外面喊道。

  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