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六十九章 分贓異果

第六十九章 分贓異果

  楚風回來時,一路上很小心,封鎖自身氣機,動用本能神覺,確信沒有人跟蹤。

  這個人誰?他屏住呼吸,仔細觀察。

  那道身影背對楚風,穿著古怪,一身亞麻粗布,將全身都包裹。

  先是對太行山一拜,而后便蹲下身軀在那里掘土,在尋找著什么。

  楚風臉色變了,那是花圃位置,他從昆侖山帶回的三粒種子都埋在那里,怎么能容這種事發生。

  他沖出房間,動用牛魔拳,發出風雷音,向前轟去。

  砰!

  那道身影反應迅速,轉身就是一拳,跟楚風的拳印撞在一起,剎那間飛沙走石,發出爆鳴聲。

  楚風甩了甩發麻的拳頭,盯著這道身影。

  怪人瞪圓眼睛,而后一把扯下亞麻布,露出真身,竟然是黃牛!

  “你怎么沒死?”黃牛快速在地上刻字,一臉活見鬼的樣子。

  楚風氣的牙根癢癢,這死牛居然詛咒他,很想再去買幾串過期的羊肉串喂給它。

  黃牛哞哞叫了幾聲,在地上開始刻字,告訴楚風真相。

  大黑牛不敢跟白蛇動手,但是逃命本事卻是一絕,帶著黃牛風馳電掣,一路沖出太行山,成功逃離。

  事后,大黑牛告訴黃牛,如果不是有它這個累贅,非要跟白蛇一決高下不可。

  黃牛半信半疑,當即讓它去救楚風。

  大黑牛痛快答應,轉身就走,簡直是義薄云天。

  不久后,大黑牛回歸,告訴黃牛,它去晚了一步,楚風已經死了。它憤怒之下跟白蛇大戰,將整片山嶺夷為平地,但還是殺不死白蛇,最終只得無奈退走。

  它讓黃牛節哀,反正也沒認識幾天,就不要掛念了。

  楚風聽的目瞪口呆,最后忍不住罵道:“這個老神棍,大忽悠,它怎么不去死,什么跟白蛇大戰,它壓根就沒露面!”

  黃牛聞言,張口結舌。

  它覺得羞愧,大黑牛比它臉皮還厚,什么都沒做,居然還邀功,一副豪邁雄壯的樣子。

  “家門不幸,出了個敗類。”它在地上寫下幾個字。

  “你也不咋地,回來就盜我的種子,連哭都沒有哭一聲。”楚風瞪著它。

  黃牛不服,表示已經對著太行山那個方向拜了一拜,算是給他送行了。

  “別扯這些沒用的,紫金松果呢,趕緊分贓!”楚風相當直接,打量黃牛,他可知道大黑牛跟黃牛收獲巨大。

  “沒有了,都進了老神棍的肚子!”黃牛刻字后,果斷倒退,警惕的看著楚風。

  一看它這個樣子,楚風就知道,這家伙身上肯定藏著不少松子,直接就撲了上去,跟它爭奪。

  最后,黃牛妥協,同意分贓。

  倒不是它大方,因為覺得自己或許用不了這么多松子。

  那顆松果足有成年人拳頭那么大,里面共有一百二十多粒松子,它跟大黑牛剝落下來最起碼有一半。

  逃離太行山安穩后,大黑牛跟牛嚼牡丹似的,一口就吞下三十粒,最后砸吧砸吧嘴,覺得吃下那么多,量已經足夠。

  隨后,它便去找地沉睡了,看能否再次進化。

  而黃牛則跑回來了,準備將三顆昆侖山的種子帶走。

  “你沒告訴那頭大黑牛吧?”楚風可真擔心那個大忽悠,要是被它知道,估計三顆種子保不住。

  不可能告訴那條神棍!

  黃牛拍著胸脯,讓他放心。

  接下來開始分贓,黃牛的身上共有三十六粒松子,都比尋常的大,飽滿而晶瑩,流動紫光。

  這些松子很通透,像是紫瑪瑙般,光是看著就讓人覺得是非凡之物。

  特有的清香彌漫,沁人心脾,讓人精神跟著寧靜。

  “我吃下去后,會不會長出一條尾巴,或者多出兩根犄角?”楚風遲疑。

  他很想試,但又非常糾結。

  這種神秘果實蘊含著不可思議的力量,一旦服食就可能讓人激烈變化,并擁有某種非凡的能力。

  黃牛在旁點頭,這一次很認真,告知楚風,其實最好的選擇是花粉,而非果實。

  楚風發現,它前所未有的嚴肅,這是很少有的情況,他認真詢問。

  黃牛也不明白其中的內情,但在它來的那個地方,有些不朽的圣地非常講究,要求弟子必須以花粉進化。

  至于果實,盡量少碰。

  它猜測,到了后期可能有什么弊端。

  當然,黃牛也補充,也有個別絕頂傳承沒這個忌諱,似乎有化解之法。

  楚風想了解的更多,但黃牛似乎不愿意多說那個世界的事。

  這讓他為難了,紫金松子就擺在眼前,絕對是好東西,可是他十分有猶豫,究竟是否服食?

  “咯嘣!”

  黃牛在吃松子,居然連皮一起嚼碎,整體咽下去,它一口就吃下五粒,仔細感應體內變化。

  楚風發現后,覺得自己被騙了,這家伙怎么不擔心?直接在啃松子啊,就這么吃了!

  “牛魔王!”他叫道。

  黃牛暈暈乎乎,這松子居然藥效奇大無匹,讓它渾身冒熱氣,眼睛都有點發直。

  楚風見狀,覺得正好可以問出實話,這家伙有點發懵呢。

  “你這么吃下去就不擔心嗎,以后弊端顯露怎么辦?”

  黃牛哪怕反應變慢了,也顯得有些傲然,在地上刻字,告訴楚風,它是與眾不同的,沒看連犄角與皮毛都是金色的嗎?

  “什么亂七八糟的!”楚風想給它一巴掌。

  “總有些生靈受上天眷顧。”黃牛寫下這么一行字,便閉嘴,什么都不說了。

  到了最后,它一共吞下十二粒松子,便不再繼續了。

  事實上,黃牛在吞到第十粒松子時,就感覺到自己體內無變化了,神秘藥效不再增加。

  楚風糾結,到底要不要吃?

  同時,他想到了白蛇,如果屠城的話,會否從附近開始,應該馬上撤離才對。

  “不要緊。”黃牛刻字,告訴楚風,那條白蛇說話算話,說屠城肯定不會屠鎮。

  “你怎么知道?”

  它坦言,是大黑牛告訴它的,不然的話,也不會放它回青陽鎮。

  楚風蹙眉,或許只有異獸中的王彼此才更了解吧,只是那樣的話實在恐怖,白蛇真要屠掉兩座城嗎?

  “周全逃出來了嗎?”他趕緊聯系。

  通訊器響了幾聲,最后竟然接通了,周全還活著,并且回到縣城。

  不過,他負傷了,在跟楚風通話時,竟像是有些解脫,經歷那么可怕的事,他都沒有落下什么陰影。

  楚風疑惑,詢問之下才知道,周全兩根犄角都斷了,一根是萬斤巨石砸的,另一根是被白蛇的軀體擦中后折斷的。

  他能活下來,也算是有很大的運氣。

  “嚇死我了,這世間居然有這么大的蛇,我再也不亂跑了!”周全在那里慶幸,同時美滋滋,終于解決那兩根犄角了。

  “趕緊離開縣城,說不定白蛇屠城會從那里開始!”楚風告誡。

  “我知道!”周全正發愁呢,問楚風這邊是否安全,他們一家正準備逃亡呢,因為他親身經歷過太行山的事,知道白蛇曾說過,必屠兩城,祭奠死去的那些異獸。

  “行,你來吧!”楚風痛快的答應。

  周全開車來的,簡直快將那輛車開散架了,一路沿著破敗的道路猛闖,不得不如此,怕遇上白蛇屠城。

  果然,他的兩根犄角斷了,整個人都有點萎靡不振,負傷不輕,身體上有很多血跡。

  “這是我的父母。”周全介紹,從車上扶下兩個老人,老兩口面色略微發白,有驚嚇的原因,還有就是車速太快,他們在路上都吐過幾次了。

  “伯父好,伯母好。”楚風問候。

  看得出,兩個老人病懨懨,實在沒精神。

  楚風趕緊安排,他家的后面有一處空著的院子,那戶人家早已搬走,現在非常時期沒什么客氣的。

  他直接開鎖,將周全他們一家安排了進去。

  畢竟,他家里有頭黃牛,再加上有可能會出現的大黑牛,如果一不小心嚇到周全的父母就不好了,現在兩個老人精神萎靡,不宜受驚嚇。

  “你的傷不輕,骨頭都斷了。”楚風吃驚,周全也夠能忍的,肋骨都斷了兩根,硬是沒吭聲,都沒告訴他父母。

  楚風想了想,將兩顆紫瑩瑩的松子遞了過去。

  “這……”周全震驚,他頓時猜出是什么。

  “什么都別說,趕緊吃下去!”楚風轉身就走。

  回來時,他發現黃牛蘇醒了,眼中射出兩道驚人的金色光束,散發出的能量波動,強了一大截!

  “金剛呢,離開太行山了嗎?我想他了!”黃牛實力大增,居然第一個想到金剛。

  啥意思?楚風不解。

  黃牛一臉傲然之色,它想試一試,這一次能否哐哐幾蹄子下去將金剛打暈。

  楚風無語,這么深的執念,也太不厚道了,原本就是偷襲別人下黑手在先,就因為沒敲暈,還念念不忘呢!

  黃牛果然非凡,它的外表并沒后變化,不曾多了鱗片、羽翅等,還跟以前一樣。

  同時,它告訴楚風,松樹本就不是算一般的樹種,青松常翠,無懼冬雪,這種樹木變異后,所結出的果實十分非凡。

  楚風感覺到了,一顆紫金松果結出這么多松子,可以讓數人服用,能造就幾位高手!

  “松樹下是否有奇異的土?”楚風很關心這個問題。

  黃牛點頭,一臉自信之色,告訴楚風這次絕對可以讓昆侖山的三枚種子生根發芽!

  “好!”

  楚風大喜!

  求推薦票啦,新的一周開始了,新書需要大家支援,呼喚所有兄弟姐妹。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