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七十章 期待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黃牛底氣十足,因為得到的這塊土實在非凡。

  “趕緊拿出來!”楚風催促。

  黃牛精神十足,從身上的大布袋里取出那塊土,小心翼翼地放在院中的石桌上,頓時吸引了楚風的目光。

  果然非凡!

  它晶瑩透亮,不像是土塊,倒像是一塊玉石,非常剔透,最重要的是,它足有成年人半個拳頭那么大。

  早先時,楚風得到過幾塊異土,只有指甲蓋那么大,根本沒法跟這塊比,相差太遠。

  仔細看,它不像是土,倒像是密密麻麻的玉石顆粒黏在一起形成的,非常通透。

  這塊異土具有兩種色彩,嫩綠與紫金纏繞在一起,發出瑩瑩光澤,顏色同碧綠的小樹還有紫金松果對應。

  “比那幾株草根莖下的異土強太多了!”楚風贊嘆。

  奇異小樹下的異土,對著陽光一照,有綠紫兩種光透出,像是光焰在跳動!

  楚風吃驚,而后笑容越發的燦爛了。

  黃牛咧嘴,傻笑個不停。

  他們都很期待,覺得這一次可以成功。

  “不知道三顆種子什么情況了。”

  楚風蹲下來,小心翼翼地扒開花圃中的土,上一次他將指甲蓋大的異土埋了進去,滋養種子。

  算一算時間,又是好多天了。

  “略有變化!”

  潮濕的泥土下,那顆較為飽滿的種子露出,依舊沒有發芽,不過上面的綠意又增加了一些,帶著生命氣機。

  終究是沒有蛻變,生出根須來。

  黃牛也湊過來,跟著一起仔細觀察。

  “這一顆,其實變化也算很大了。”楚風說道。

  剛在昆侖山腳下發現時,它枯黃沒有光澤,并且十分褶皺。

  現在,很多地方不再褶皺,被綠色斑紋繚繞,綠瑩瑩,有一種難以說清、但可被感知的奇異生機。【△網WwW.】

  種子上的斑紋十分特別,竟顯得有些繁奧,鮮綠中帶著說不清的韻味。

  楚風再次挖土,讓人失望,另外兩顆種子什么變化都沒有,依舊死氣沉沉。

  一顆烏黑,且干癟,略微變形。另一顆呈紫褐色,扁圓,像是被壓扁的。得到時,它們就這個樣子,缺少生機。

  這兩顆種子想生根發芽難度太大。

  “將異土都集中在一起,供第一顆種子用。”楚風決定這么做。

  黃牛點頭,表示同意。

  有些麻煩的是,種子發芽生長需要時間。

  而白蛇在太行山,讓人忌憚。

  黃牛消失了,它去找大黑牛,再一次詢問這片區域是否還安全,因為它也不想種子生長時發生什么意外。

  它去的快,回來的也快,告訴楚風,短時間內沒什么問題。

  異獸中的王彼此最了解。

  “希望早點長出東西來!”黃牛希冀。

  因為,大黑牛告訴它,不久后將帶它一路西行,前往火焰山,它時間不多了。

  “它真是牛魔王!?”楚風發呆。

  黃牛搖頭,它不知道。

  所謂的火焰山,是毗鄰昆侖山的一片火山區域。

  黃牛一直想進昆侖,自然不會放過這次機會。

  “那株小樹怎么樣了?”楚風詢問,扎根在昆侖青銅山上的小樹,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老神棍沒有細說,只告訴我,日后可以帶我去。”黃牛寫道。

  楚風將那顆綠色斑紋漸多的飽滿種子塞進拳頭大的異土內部,而后埋進一個木桶里。

  早先的那幾塊指甲蓋大的異土也沒浪費,都放了進去。【△網WwW.】

  如果情況不對的話,他準備帶著木桶走。

  澆過水,一人一牛就坐在這,眼巴巴的望著,恨不得它立刻生根發芽。

  可以想象,他們有多么的急切與渴望。

  楚風滿懷希望,無比期待,也正是因為有這種寄托,他暫時沒有服食紫金松子。

  他覺得,這顆埋在土里的種子或許能帶給他驚喜!

  黃牛跟百爪撓心似的,走來走去,每隔一會兒都要到木桶前觀看片刻,這導致楚風都跟著鬧心了。

  忽然,楚風的通訊器響了,是他母親打過來的。

  “媽!”楚風接通。

  通訊器那一端,他的母親非常焦急,都快哭了,很急切的問他是不是還在青陽鎮。

  現在,外界都快炸開了,一片沸騰,因為太行山的動靜鬧的實在太大,在最短的時間內傳遍各地。

  一條大白蛇足有數百米長,連導彈都炸不死,橫行太行山,殺死數千名異人,震驚世界各地。

  這已不是一國一地的事,傳遍各國。

  可以說,影響太大了,這是天地異變以來發生的最嚴重的一次大事件。

  世界各地都在談論。

  “媽,我沒事,你放心好了,我馬上就會去找你們。”

  楚風不斷安慰,甚至說了善意的謊言,比如,告訴他們自己早已離開這里,在另一地的同學家中。

  很長時間后,他才結束通話。

  隨后,楚風瀏覽各種新聞報道,果然外界已經喧沸,這件事的影響實在太大了。

  白蛇的少量照片被傳到網上,那么龐大的蛇軀直接絞斷山峰,破音障,橫空而行,實在震撼人心。

  再加上親身經歷過這一役的異人口述,講解經過,舉世皆驚。

  人們憂心忡忡,白蛇的出現,源于太行山一直有它的傳說。

  而國內不卻這樣的傳說,甚至有的地區傳聞更離奇,更可怕,難道那些地方都藏著傳說中的生物?

  國外也不能安寧,因為世界各地有不少神秘傳說,真要一一成為現實的話,那簡直要嚇死人。

  楚風看了很久,直到太陽落山,他才放下通訊器。

  “楚風,出大事了,救命啊!”

  就在這時,周全驚恐大叫著,闖進楚風家的院子。

  他滿臉蒼白,一副很恐懼的樣子。

  “出了什么事?!”楚風大吃一驚,很明顯周全遭遇了什么,眼神有點散,像是被嚇壞了。

  黃牛十分警覺,直接躍上墻頭,朝著太行山方向張望,它懷疑是不是那條大白蛇出現,沖向這個方向了。

  “晴天霹靂啊,噩耗!”周全在那里嚷著。

  “你哥哥出意外了?”楚風知道,周全有一哥哥,一直在外,由于現在很多地方的道路都斷了,至今都沒有能回來。

  “不是!”周全搖頭,他顫抖著,指著他自己,道:“是我出事了。”

  什么情況至于這樣失態?楚風狐疑的看著他。

  “我的犄角又長出來了!”周全哀嚎。

  不久前,那兩根犄角斷掉,他覺得解脫了,恢復了正常。

  可是,吃完楚風送給他的兩粒松子,睡了一覺后,他發現頭皮發癢,斷角竟開始重生,又冒出一小段。

  楚風無語,這算什么大事,他其實早有預料,周全多半會恢復過來。

  黃牛很生氣,還以為白蛇殺到了呢,險些給他一蹶子。

  “不就是兩根犄角嗎,沒什么大不了!”楚風拍了怕他的肩頭安慰道。

  周全頓時淚流滿面,道:“不是兩根犄角啊,真是那樣的話,我也不會這么著急。”

  “你們看,又多了一根,現在是三根犄角了!”他掀開自己的大背頭,指著頭頂。

  果然,除了斷角重生外,在頭頂最中央那里,又出現一支新角,筆直向上,跟梳了根朝天辮似的。

  “怎么多了一根?”楚風也快無語了。

  周全仰頭,無語問蒼天,原本的兩根犄角都讓他很煩了,誰能想到現在變本加厲,又冒出第三根!

  楚風頗為同情,第三根犄角如果“太平點”也行,居然跟朝天辮似的,太另類了。

  黃牛咧著嘴在那里笑,還湊過來,摸了摸周全的第三支角。

  周全氣的想咬它,都這個時候了,這頭無恥的牛還在嘲笑。

  “哞!”

  黃牛低叫了一聲,在地上刻了一行字,這是好事,明確告訴他,以后或許可以在牛氏家族中有一席之地。

  “你,走開!”周全氣的牙疼,將摸他頭的那只蹄子撥開,帶著憤懣,跑回后面那座宅院去了。

  夜晚,楚風跟黃牛在院子中坐著,似是在賞月,其實是在盯著木桶,真恨不得立刻出現奇跡。

  “有人!”

  突然,楚風警覺。

  事實上,黃牛也早已發現,它而今實力漲了一大截,直覺更加敏銳。

  “你躲起來,不要出來!”

  楚風說道,并快速將院子和房間整理了一遍,避免有什么不該出現的東西暴露。

  明月高掛,夜晚很靜。

  楚風的家在鎮子的最東邊,挨著一片果園,大片皎潔的月輝灑落,這里一片潔白,非常安謐與寧靜。

  一個女子身材修長,踏著月色而來,她極美,在如水的月光下,身上有一層朦朧的光暈。

  林諾依,竟然是她來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