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八十七章 精神離體

第八十七章 精神離體

  “這是什么?”王靜非常驚訝,看著楚風手中那些晶瑩的小顆粒,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這不會是異果吧?”相對來說,楚致遠較為鎮定,雖然從來沒有接觸過,但第一時間想到了。

  “對,這就是異果!”楚風坦言。

  “什么?!”

  當聽到他肯定的回應,無論是王靜還是楚致遠,都露出驚容,再也無法保持平靜,心中震撼不已。

  他們深知,這東西到底有多貴。

  順天是北方的中心,也是全國最大的城市之一,個別頂級名店中有少量異果出售,價格昂貴的嚇死人。

  據聞,最差的異果都要八百萬地球幣,換算成九州幣就是四千萬起!

  現在,他們的兒子楚風居然帶回來這種東西,怎會不讓他們心驚肉跳?!

  “小風……這是哪里來的?”王靜的聲音都不自然了。

  “我從太行山帶回來的。”楚風平靜地說道,他攤開手掌,讓兩人看的仔細一些。

  在他的手心里,共有十二顆松子,每一顆都紫瑩瑩,像是鉆石一般,熠熠生輝,并彌漫清香。

  僅是看著就覺得不一般,不像是堅果,它晶瑩燦爛,像是藝術品,非常吸引人的心神。

  “紫金色的松子,該不會是太行山那株小樹上的種子吧?”楚致遠很快回過神來,做出精準判斷。

  “沒錯,就是那株松樹上結出的果實!”楚風告知他們。

  “天啊,我可聽說了,那條白蛇一直守在那里,很多異人去爭奪,死了也不知道多少,你……竟帶回來一些。”

  王靜非常震驚,越是了解越是害怕,趕緊拉住楚風,看他身上是不是有舊傷等。

  都快過去一個月了,太行山的大戰還在被人時常提到,那一役死了數千異人,震驚世界各地。

  “媽,你放心,我很好,身上一點傷都沒有!”楚風安慰。

  “這果實可不一般,價值沒有辦法衡量。”楚致遠說道,他很清楚這究竟代表著什么。

  草類結出的果實都已經是天價,最少也得從四千萬九州幣起跳。

  奇異松樹結出的種子,那根本不可想象,沒有人會賣,隨便放出風聲都會引發轟動,這東西無價!

  因為,它可以造就出高手。

  “這不是完整的松果,僅是一部分松子,但足夠爸媽你們用了。”楚風說道。

  金剛等人所發現的小樹結出的是單一的果實,而太行山的松樹則出產大量松子,可以讓多人進化。

  這樣分散后的松子,雖然可以造就多位高手,但卻比不上金剛等人。

  一般人服食四五粒松子就足夠了,再多也不會進一步提升體質。

  沒有辦法,紫金松子就是具有這種效果,似乎傾向于讓一個族群進化,而非針對個人沖向頂峰。

  可即便如此,數粒松子合在一起,也遠勝那些草類結出的神秘果實。

  “小風,在你身上一定發生了很多事,告訴我,你現在是不是比一般的異人厲害?”楚致遠想到很多,問自己的兒子。

  “是!”楚風作出肯定的回答,讓父母安心,哪怕現在外面非常危險,他也足以行走天下!

  “那我就放心了,今天我在回來的路上,被那個人猛力撞了一下,我也覺得他是故意的,這里面可能有事。但我怕你沖動,魯莽行事,所以剛才瞞著你。”楚致遠說道。

  上一次就曾出現異人,要對他們動手,而這次他又覺察到了不對,心有隱憂。

  現在,楚致遠稍微放下心。

  “爸,媽,這件事你們不要管了,更不用怕,我會解決。”楚風讓他們寬心。

  可是,他心中卻有一股怒焰騰起,這根本不是什么意外,被父親證實了,有人故意下死手。

  楚風心中憤懣,這不是第一次了,接二連三有人想對他父母下手,這不可饒恕,他一定要將那些人連根拔起!

  都那么危險了,他父親還在隱瞞,怕他莽撞,擔心他發生意外。

  這讓楚風心中有些不好受,更有愧疚,那些人原本是沖著他來的。

  “那個人太可惡了!”王靜很生氣。

  “小風你自己還需要這種松子來提升體質嗎?”楚致遠問道。

  “我已經不需要。”楚風告知他們。

  “那好,我們吃下這些松子。”楚致遠點頭。

  楚風壓下心中的怒焰,在父母面前他始終很平和,不讓他們擔心,并且還打趣道:“爸,你不是說異人更適合叫妖人嗎,我感覺你和媽都有點排斥啊,現在怎么突然積極了?”

  “那時我們不是沒有機會得到異果嗎,那是自我寬心。”楚致遠笑著說道,絲毫不覺得臉紅,這一點父子兩人很相近。

  “這個世道,以后必然要出大亂子,想很好的活著,必須得有足夠的實力自保。”楚致遠很認真,道:“哪里有什么選擇,即便服食下異果,真的長出犄角,生出鱗片來,也得吃!”

  “真會長犄角?”王靜臉色發白,說到底她是女人,哪怕青春逝去,也很在意個人的形象。

  “別擔心,我不嫌棄你。”楚致遠笑道。

  “我嫌棄你!”王靜瞪她。

  兩人感情很好,一直都是這么過來的。

  楚風嘿嘿直笑,用力捏開十二粒紫鉆般的松子,讓他們趕緊吃下去。

  楚致遠沒猶豫,撿起六顆,直接就放進嘴里,說著:“味道真不錯!”

  他很果斷,很快就咽了下去,這點跟楚風相似,決定后就立刻付諸行動。

  “媽,吃吧,沒事!”楚風催促。

  王靜一咬牙,將六顆松子放進嘴里,閉著眼睛,跟赴刑場似的,她真怕吃完就后長出犄角。

  “真香!”

  她忽然說出這兩個字,因為紫金色的種子的確味道絕美,遠超那些普通松子。

  “咦,沒變得怪模怪樣?”王靜等了很長時間,都沒覺得自己有什么變化。

  “蛻變需要一定的時間,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反應,這個過程有疼痛的,有嗜睡的,也有發熱的,但不用擔心,都沒問題。”楚風提醒。

  其實,他也很期待,想看一看父母有什么變化,身體中到底蘊含著怎樣的神秘因子。

  半個小時過去了,兩人沒有任何不適的癥狀。

  “我估計睡一宿覺,明天起來時一切都將完全不同。”楚風說道,很輕松。

  “叮咚!”

  忽然,有人按門鈴。

  楚風眼中露出精芒,他示意母親去開門,他則站起,暫時走向自己的房間。

  “怎么了小風?”

  “不用擔心,正常應付就好。”楚風說道,他有所覺察,外面的人氣息很怪。

  “通天快遞!”門被打開后,一個年輕人遞上一個包裹。

  “哦,是我網購的衣服。”王靜輕出一口氣。

  然而,送快遞的人竟然直接走進來,順手關上了門。

  “你……想干什么?!”王靜警惕,快速倒退。

  “沒什么,聽說你們家有人摔傷了腰,過來看一看。”通天快遞的派送人員笑著走進楚致遠休息的臥室。

  他很自然,其實是很囂張,將這里當成自己的地盤,根本就沒有在意王靜與楚致遠的感受。

  他大模大樣的坐下來,道:“傷的怎么樣,我看你的腰應該沒斷吧?”

  王靜非常氣憤,這個人太可惡了。

  楚致遠示意,讓她不要說什么。

  “你是什么人,為什么知道我受傷了,來我們家想干什么?”楚致遠問道。

  他知道,這應該也是楚風想了解的情況。

  王靜雖然很生氣,但卻不說話。

  這名快遞員長相很普通,沒有異人特征,唯獨一雙眼睛顯得很妖異,流淌藍光,甚是嚇人。

  “看來你傷的不重,我原本預計你應該被車碾壓一下,雙腿斷掉,多處骨折,但不至于死,真是遺憾,沒有達到效果。”

  這個人帶著惋惜的口吻,做出這種惡事,卻說的很隨意。

  “你這人怎么這樣歹毒,差點害死我們家老楚,卻還敢上門來,你到底是誰,究竟想干什么?”王靜質問他,非常憤懣,這個人太惡毒了,干出這種事還敢上門挑釁,實在可恨。

  但她克制了,想探他的口風,到底是什么人。

  “不對,那個人比你高,也比你壯,跟你不是一個人。”王靜蹙眉,發覺不對。

  “都是我,只不過換了個皮囊而已。”這個人坐在那里,翹起腿,相當悠閑,并且自顧倒了一杯茶水在那里喝。

  “你什么意思?”楚致遠皺眉。

  “空有一身驚天動地的本領,卻總是行走在黑暗中,實在讓我心中很不舒服,這樣行事,等于錦衣夜行。”他搖頭嘆氣。

  “就你這樣的人,也配說什么驚天動地有本事,我根本瞧不起你!”王靜不屑。

  “哼!”

  這個人冷哼了一聲,顯然很不滿意,他有非凡本領,但外人不知,像是有種傾訴欲。

  “我對你們來說就是神!”他說道,眼中藍光流淌。

  隨后,一團朦朧的藍光離體而出,懸在房間內,能有拳頭那么大。

  “我這是在哪里?”那個快遞員迷糊的睜開眼睛。

  嗖!

  但很快,他又閉上了嘴巴,因為藍光返回那具身體。

  “你……”王靜嚇了一大跳。

  “你是一團精神,可以占據別人的身體?”楚致遠很吃驚。

  “不錯,猜對了,我擁有強大的精神磁場,可以離開自己的軀體,控制其他人,這是我服食異果后獲得的獨一無二的可怕能力。”

  這個人懶洋洋的說道,坐在那里,好整以暇,根本就不將王靜與楚致遠放在心上。

  “你們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請我出手,不會留下任何痕跡,你們總是會因意外而出事。”他漫不經心的說道。

  “比如,今天你即便被車碾斷雙腿,一輩子坐在輪椅上,也不會有人能查出什么。因為,被我控制的人早已被深度催眠,事情過后,他只會覺得是他自己不小心將人撞倒在那輛正駛來的轎車前。”

  這個人微笑著說話。

  “你怎么這樣惡毒?”王靜對這個人又恨又怕。

  “惡毒嗎?說早了。我今天晚上來,是想看一看該讓你們怎么發生意外。唔,可以這樣,燃氣泄漏,引發爆炸與火災,導致你們重傷。或者,你們中的一人不小心在浴室滑到,摔成骨折。你們自己選吧。”

  他很輕松,帶著笑,為兩人選擇重傷的方法。

  另一間房內,楚風眼神冰冷,他閉住身體氣機,冷漠的聽著,這個人真的太惡毒了,恨不得立刻殺了他。

  “你不殺我們,只是這樣折磨,就不怕走漏風聲嗎?”王靜問道。

  “我會對你們深度催眠,現在這些你們會忘掉的,一切都是意外。唉,都是我做的,但卻偏要抹除痕跡,當真是不舒服,我也只能在動手前傾訴一下了。”他有些不滿意。

  看得出,正是因為實力強大,但卻見不得光,他才有這種傾訴欲。

  “究竟是誰讓你來這樣針對我們?”楚致遠問道。

  “好吧,滿足你們。其實,原本我也會告訴你們的,這是我的風格,但最終又會讓你們遺忘。是南寧城一個女人讓我這么做的,你們根本惹不起!好了,選擇怎么受重傷吧。”

  他站起身來,雙眼中藍光閃耀。

  “哦,忘了告訴你們,她的主要是目標是你們的兒子,他會死!”他補充道。

  一團藍光離體,那團精神體飄出,就要動手了。

  轟!

  突然,房間中像是有一道悶雷爆響,那團藍光凄慘大叫,直接就炸開一半。

  楚風走來,他動用牛魔吼,攻擊那團精神體。

  在太行山大戰時,穆手下的十幾名異人服食特殊藥劑,精神波動劇烈,曾在楚風的一吼之下,全部斃命。

  可以想象,牛魔吼多么恐怖!

  最近,楚風迅猛進化,實力大進,自然更可怕了。

  這一擊,他有選擇性的針對那團藍光,非常有效。

  “啊……”藍光湮滅一半后,沖進那名快遞員的體內,發瘋一般逃走。

  “小風!”王靜叫道,有些害怕。

  “媽,爸,你們不要擔心,我很快就會回來。”楚風跟在那人后面,出了家門,他其實還是很吃驚的。

  這個人居然可以精神離體,著實詭異,而且其精神確實非常強大,在那么恐怖的牛魔吼之下,在如此近距離內,沒有肉身加持與庇護的情況下,也只是被震碎一半而已,可見此人實力之強。

  不過,看他需要借助肉身開門,不能穿墻逃遁,楚風放心了,不怕他逃。

  楚風不緊不慢,跟在后面,要去殺其本體!

  可以料想,精神離開自身軀體也是有一定風險的,那個人的本體應該就在附近。

  嗖!

  果然,才離開楚風家不遠,一團暗淡的藍光就沖出快遞員的軀體,極速逃向遠處。

  楚風冷笑,暗中跟了下去,要去解決那個人的本體。

  不遠處有一個公園,林木很多,藍光極速沖去,逃向樹林深處。

  在那里有一個人坐著,一動不動,藍光瞬息沒入他的頭顱中。

  楚風的速度何其快,當提升到極盡時,每秒鐘可以奔行二百六十米左右,相當恐怖。

  所以,藍光才回到那具身體,楚風便突然提速,直接殺到了。

  砰!

  他一腳提出,這個人身體頓時發出喀嚓一聲輕響,脊柱斷裂,翻飛了出去。

  接著,他又是兩腳,那個人的雙腿發出喀嚓之聲,也已折斷。

  楚風一腳踏在他的嘴上,警告道:“別喊,不然你更慘!”而后,他才松開腳。

  這個人在地上哀嚎,壓著聲音,沒敢大叫,臉色雪白,汗水直接浸透衣服。

  “傷了我爸的腰,還想讓汽車碾斷他的雙腿,你自己先感受一下吧!”楚風站在近前,俯視著他。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