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八十九章 父母異變

第八十九章 父母異變

  清晨,朝霞灑落進房間中,照在身上暖洋洋,楚風睜開眼睛,這一覺睡的很香。

  昨夜的血還有負面情緒早已被他拋開,他是一個樂觀的人,懂得時時為自己減壓,新的一天開始了,他精神奕奕。

  楚風沒有進行特別的呼吸法,起床后直接跑到父母那里敲門,他很期待,想看一看一夜過去后兩人怎樣了。

  顯然,這兩人服食紫金松子后,身體確實在蛻變,睡的比平日時間要長,不然的話這個時間點早起來了。

  “啊!”

  楚風聽到尖叫聲,頓時嚇了一跳,連忙拍門,喊道:“媽,別想不開,長犄角怎么了,大不了咱去美容,把犄角鋸掉。”

  他還真擔心,怕王靜一時想不開。

  “這是……”

  很快,他又聽到楚致遠的聲音,也像是因為心驚而在張口結舌,只吐出兩個字就沒有聲音了。

  “爸,你要是長犄角,那不不用鋸掉,多威風啊,快開門!”楚風趕緊喊道,在門外催促。

  “臭小子,有你這么說話的嗎?”王靜來開門,聽聲音居然不再恐懼,還竟略帶笑意。

  “啊?”門被打開后,楚風也叫了一聲,相當的驚訝。

  因為,王靜不僅沒有長出犄角,而且氣色非常好,感覺一下子年輕了很多歲,眼角的皺紋都消失了。

  “這是誰啊,我什么時候多了一個姐啊?”楚風夸張的叫著。

  王靜聽到這句話,頓時更開心了,但嘴上卻說著:“沒大沒小,怎么說話呢!”

  看得出,她連眼睛都帶著笑,特別的高興。早先的擔憂早已無影無蹤,因為這種變化讓她非常滿意。

  “媽,你變年輕了,再感覺一下還有什么變化。”楚風催促。

  他也非常高興,自己的母親將近五十歲了,歲月不饒人,她終究不再年輕,眼角早就有魚尾紋了。

  現在皺紋消失后,氣色特別好,頓時精神煥發,整個人真的年輕了十幾歲。

  王靜現在看起來像是三十七八歲,這讓她特別的喜悅與激動。

  沒有一個女人不愛美,尤其是青春不再、歲月逝去的人。

  “這是……真的嗎?”都很長時間了,王靜還在鏡子前出神呢,怎么都有點不敢相信。

  至于楚致遠,早已跟楚風在客廳了,父子兩人心情都很好,正在交談。

  楚致遠的變化也十分明顯,兩鬢微白的發絲都不見了,現在滿頭黑發,精神頭十足。

  明顯年輕了不少,他看起來像四十歲的樣子,臉膛紅潤,以前的黑眼袋都不見了。

  “我感覺精神充沛,身上像是有用不完的力量,比年輕時的感覺還要好!”楚致遠在說自己的感受。

  “爸,仔細看一下,有沒有多長出來什么。”楚風笑著提醒。

  “你這小子,還真盼著你爸媽長出鱗片,生出犄角啊?”楚致遠瞪眼,說著他自己也笑了。

  “真的太好了,沒有變的怪模怪樣,還年輕了很多!”王靜的情緒終于穩定,滿臉是笑,走了過來。

  “你們父子倆想吃什么,我去早市買些菜。”王靜說道,那意思是想做一桌子大餐,慶祝一下。

  “早餐沒那么多講究,把小風帶回來的那些肉都紅燜掉吧,如果再能買只老鴨燉熟也不錯,另外看一看有沒有羊肉,對了,雞蛋和牛奶別忘了。”楚致遠說道。

  王靜頓時瞪他,道:“這就是你說的沒那么多講究,你要吃多少?”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特別餓。”楚致遠老臉微紅。

  這時,王靜也感覺饑腸轆轆,饑餓感非常強烈,特別想吃東西。

  “這很正常。”楚風笑著告訴他們,體質進化后,最初時會胃口大開。

  “我沒感覺到其他特別之處,就是覺得自身精氣神很足,力量變大許多。”

  吃早飯時,楚致遠很詳盡地說著自己的感受。

  王靜點頭,她確信自己也是這樣,沒有獲得什么神秘的手段。

  楚風皺眉,這有些不太對,服食異果后不是會擁有一些近乎神通般的本領嗎?父母居然都沒有。

  他試了試自己父親的力量,非常大,比幾個壯小伙加在一起都要強,但這算不得什么神秘能力。

  旁邊,王靜不在意,已經很滿足,能夠變年輕一些,對她來說這就是上天最好的恩賜。

  楚風打開通訊器,短暫猶豫,向林諾依發了一些文字消息,問她是否只要吃下異果就會發生異變。

  天神生物在這方面了解的很深,在天地劇變之前,就已經知道很多秘密。

  很快,林諾依就給了回復,告訴他,并不是這樣,有些人體內缺少神秘因子,服食異果也不會異變。

  楚風發呆。

  由于他和林諾依的關系,天神生物曾有人拿他的發絲去檢驗,早已得出結論,他不能異變。

  不過,他自己并不知道。

  “為什么會這樣?”楚風再次發了一條消息。

  林諾依告訴他,這很復雜,但也不能確定是壞事,需要時間去檢驗。

  自始至終,楚風都沒有提自己是否異變,林諾依也沒有問。

  “小風你不用皺眉,順其自然就好,那些如同神通般的本領,就是給了我們,也用不上啊。”楚致遠說道。

  “是啊,你還指望我和你爸去打打殺殺?還是算了吧,都老胳膊老腿了,哪里經受的了那些驚嚇。”王靜也說道。

  “我和你媽都想太平點,你想啊,我們這個年齡段,難道還要跑到荒野中去跟怪物廝殺?”楚致遠寬慰。

  楚風點了點頭,的確是這樣,哪怕父母獲得神秘能力,他也不可能讓他們去那樣做。

  他只是想讓父母有些自保的能力。

  但現在看來,情況很復雜,不同族姓的人體內的神秘因子不同,這種事現在還難以弄透徹。

  很快,楚風釋然,道:“有我在,自然不需要爸媽你們去經歷危險。”

  他覺得只要自己足夠強,便能震懾其他人,不敢再針對自己的父母,他要變得更強!

  楚風思忖,如果有必要,他可以向一些人露出鋒芒了,甚至“獠牙”。

  忽然,他又想到,他身上還有呼吸法!

  “爸,媽,還有一條路,不知道你們想不想試。”

  早先不行,因為這兩人沒有接觸過神異的花粉,現在吃了異果,應該可以試試了。

  “黃牛,你是怎么傳我呼吸法的,就是那種秘傳之法,趕緊告訴我。”楚風聯系黃牛,想讓它告知。

  呼吸法分為“形”與“神”,“形”可以模仿,跟著學就是了,楚風當初學的很快。

  但想要真正掌握,還得需要得到“神”,當初黃牛秘傳,以奇異的力量讓楚風心魄共鳴,這才真正徹底得到。

  那種手段猶如“灌頂”。

  而大雷音呼吸法,楚風跟黃牛都模仿下來了,但效果卻不理想,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沒辦法得到“神”,無人幫“灌頂”。

  遠方,黃牛大怒,立刻回復楚風,告訴他,想都別想,傳他已經算是破例,絕不能再外傳!

  “你別這么嚴肅好不好?”楚風厚著臉皮,向它求取。

  “哞!”

  黃牛狂戳通訊器,告訴楚風,這不是玩笑,它絕不會再傳,掌握這種呼吸法,說不定將來它和楚風都會有殺身大禍。

  楚風看它急眼,不好再索要,趕緊詢問具體情況。

  黃牛告訴他,這種呼吸法來頭太大,號稱絕頂,跟完整的大雷音呼吸法媲美,都是無上不傳之秘。

  它告誡,有幸得到后,最好低調,千萬不能外泄,否則有一天必有殺身大禍!

  除非有一天,成圣作祖,才能抵消那種恐怖壓力,這是黃牛的告誡,無比嚴肅。

  楚風嚇了一大跳,他所掌握的特別呼吸法,來頭貌似大的過分,有種要壓迫蒼天的感覺!

  黃牛又補充了一句,它還好說,算是半光明正大得到的,但楚風就不同了。

  楚風一陣頭大,好半天都沒有出聲,此事關乎甚大啊。

  不過,他也不擔心,黃牛曾說過,這片天地異變后,將會非常驚人,在這里呆一年的收獲頂的上其他地方十年、百年。

  “成圣作祖,我拼了!”

  這本是黃牛的目標,現在被楚風給借用,他也要做到才行。

  隨后,他又問道,沒有神,只傳形是否可以。

  黃牛表示沒問題,就如同那大雷音呼吸法般,外界也有“形”在流傳,算不得絕密。

  趁著陽光還不盛烈,楚風開始教自己父母特別的呼吸法,這種法很適合在清晨時進行。

  “咳……”

  果然,兩人進行這種呼吸法時,也有楚風當初的問題,險些嗆到自己。

  雖然只是“形”,只能算殘缺的呼吸法,但想要精通,也要花費一番工夫。

  楚風暫時沒有教他們大雷音呼吸法的打算,因為,它太霸道了,極其容易傷到己身,如同雷霆震骨,沖擊血肉。

  兩人漸漸掌握,楚致遠長出一口氣,感覺很不可思議。

  “小風,你別為我們忙了,這種呼吸法用來養生倒也不錯,我們根本就沒想成為高手。其實,我們更在意的是你,這段日子你究竟經歷了什么?”

  平靜下來后,楚致遠終于開始詢問。

  楚風想了想,決定告訴他們,當然一些特別驚險的事,他一兩句就帶過去了,不想他們擔心。

  夫妻兩人震驚,當聽完楚風講完近期的經歷后,久久沒有說話,這太不可思議了。

  “小風,你沒傷到哪里吧?”王靜非常后怕。

  “我沒事,現在算是一位絕頂高手。”楚風笑著說道,想讓他們寬心。

  “穆家還有那個姓許的女子,都是不小的麻煩。”楚致遠沉聲道。

  “是啊。”王靜也露出憂色,她也在很短的時間內想到很多,道:“這次,小風出手將十三名異人連根拔起,那個女人肯定會瞬間驚醒,知道有大問題。”

  楚風點頭,十三名異人高手消失,肯定會讓那個女人震驚,心痛,同時也會意識到他有大問題。

  不過,他沒得選擇,只能這么做,怎么可能會放過他們。

  “你是不是已經有什么打算?”楚致遠問道。

  “是!”楚風點頭,既然可能要暴露了,自然要早作打算。

  “讓我想一想。”楚致遠沉思,這關系到兒子的安危,他要幫著謀劃,確保一家人都安全。

  “你現在很強,他們短時間不見得能奈何你,但是,人心叵測,鬼蜮伎倆太多了,防不勝防,而且多半還會以我和你媽來要針對你。”楚致遠說道。

  “其實,我自己倒不怕,就是擔心你們。”這是楚風的軟肋。

  “你很強,可人單勢孤,應該有所選擇了。”楚致遠說道。

  楚風點頭,這正是他的打算。

  “菩提基因足以對抗天神生物,還有先秦研究院、地外文明所、通古聯盟……這些勢力都很強大。”楚致遠篩選。

  最近,一些大財閥與大勢力都漸漸浮出水面,血戰嵩山,爭奪金剛菩提圣樹,雖然失敗,但依舊讓人心驚。

  “其實,還有一家更厲害,值得加入。”楚致遠忽然笑道。

  “哪一家?”王靜問道。

  “老大嘛,肯定是國家。”楚風開口,但也在皺眉,道:“被人管著的話,我怕有些受不住。”

  “不一定,現在國家招募異人,實力足夠強的話,有充分的自由,甚至根本不會限制你,只是關鍵時刻你肯出力就行”楚致遠說道。

  “那還等什么,趕緊向你那個老同學打聽啊。”王靜催促。

  父親有一個老同學在部隊,楚風還曾見到過一次,但卻沒有了解過,只知道父親和他關系還算不錯。

  他露出古怪的神色,難道那是一個軍銜不小的人?

  “不是你想象的那樣,他只是在后勤部門。”楚致遠笑了,知道楚風多想了。

  “不過,他了解軍隊那些事,知道的比較多,我找他問一下。”楚致遠轉身,去和那位老同學聯系。

  很長時間后,他才從臥室回到客廳,說出一些重要消息。

  “我了解到,白虎就是他們的人,平日很自由,沒有任何限制,只需在關鍵時刻幫忙。”

  這意味著,要有金剛、火靈、白虎王那個級數的實力,就可以不受限制,有足夠的自由。

  “這沒問題!”楚風直接點頭,關于實力的定位,他絲毫不怵。

  “真要加入的話,據說也有很多好處,比如古武秘笈,各種最新消息,家人的保護等,都包括在內。”楚致遠告知。

  楚風當即就心動了,不僅可以保護家人,還有古武秘笈可以觀閱?條件太好!

  在這片土地上,還有誰掌握的秘本比國家多嗎?肯定沒有!

  “不是白給你看,需要看貢獻,付出的越多得到的也越多,如果什么力都不出,那就什么也沒有。包括對家人的保護力度也是根據貢獻大小來斟酌待遇的。”楚致遠告知。

  這些話肯定不會在外面傳,也只有內部能講。

  “危險嗎?”王靜問道,這才是她最關心的問題,怕楚風發生意外。

  “就看自己的選擇了,有些貢獻是不好完成的,比如現在正有大動作呢。”楚致遠鄭重地說道。

  “什么大動作?”楚風問道。

  “知道云貴高原的蒼狼王為什么瘋狂嗎,還有蜀地的獸潮,以及很多異獸攻向順天,都是因為想讓國家分心。”

  “嗯?”王靜不解。

  “現在都在爭名山大川,國家也肯定要出手,最起碼也要掌握兩處以上的名山才行,現在打的無比激烈。甚至,那兩三處如果實在得不到,可能就會動用大殺器,直接毀掉。”楚致遠說道。

  這么激烈?楚風吃驚。

  “其中有一處,必須要得到,而且不計代價,無論如何也得掌握在手!”楚致遠說道。

  “哪個地方?”楚風問道。

  “歷朝歷代都要去的封禪之地!”

  而今那里血流成河,最為慘烈,山體雖然在發光,無比神異,但卻也伏尸無數,各方都殺到膽寒了。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