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一百零四章 魔神

第一百零四章 魔神

  楚風主動出擊,手持長刀,踏著山地,極沖了過去,劈斬蒼狼王。

  這時,他將力量催動到極限,刀身雪亮,流動著冷冽的寒光,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

  當當當……

  蒼狼咆哮,揮動前肢阻擊,這一刻它竟然沒有再敢觸碰刀鋒,而是不斷擊打在長刀的側面,化解威脅。

  響聲震耳,火星四濺!

  楚風手中的長刀像是化了一道光,白茫茫,縱橫飛舞,刀光激蕩,籠罩蒼狼。

  山石崩開,巨樹折斷,雪亮長刀所過之處,各種障礙物全被劈碎,懾人心魄。

  轟隆!

  地表被劈開,出現巨大的溝壑,堅硬的山壁更是如豆腐一般被斬開,而后爆碎,土石漫天。

  一人一狼殺的非常激烈,在他們所路過的地方,什么都毀掉了。

  “吼!”

  蒼狼長嘯,渾身皮毛炸立,它的體表浮現一層神秘能量,力量暴漲,獸王之力彌漫。

  當!

  它開始狂,將長刀險些震飛出去。

  此時,楚風不光是虎口,所有手指間都有裂口,流淌出殷紅的血,這是被巨大的力量震的。

  楚風竭盡所能,提升到亞音,每一次騰挪與揮刀都非常可怕!

  可以看到,雪亮長刀更恐怖了,跟蒼狼碰撞時,讓它越的忌憚。

  因為,當度這么驚人后,哪怕是一張紙都可以割裂血肉,更遑論是一柄稀有金屬鑄成的長刀,殺傷力暴漲!

  尤其是楚風將力量也揮到極限,刀光數十重,一刀又一刀的向前劈去,讓蒼狼瞳孔都收縮了。

  當當當……

  蒼狼一雙有力的前肢,不斷砸在長刀側面,阻擋刀鋒,化解危局。

  楚風提,近乎瘋狂。

  噗噗噗……

  接連數聲輕響,長刀劃破蒼狼的皮毛,斬出一條又一條血痕,王血迸濺。

  一時間,蒼狼王的前肢鮮血淋淋!

  觀看直播的人,心頭震撼莫名,那可是蒼狼王啊,居然被人斬傷!

  這頭兇狂的老狼曾經獨自縱橫云貴高原,只身屠城,導致七十多萬人慘死,恐怖無邊。

  可現在它負傷了,許多人激動無比,情緒起伏劇烈。

  “殺了它,為死難者報仇,宰了這頭蒼狼!”

  “殺啊!”

  ……

  一些人大喊大叫,握緊雙拳,恨不得親身沖進那片戰場去跟著廝殺,無比的激動!

  戰場中,楚風皺眉,這頭蒼狼太可怕了。

  要知道,他將度提升到極盡,每秒高達二百六十多米,保持在亞音,這是一種巨大的消耗。

  長時間下去,他會疲累不堪,承受不住。

  平日時,他曾測試過,這種極只能保持有限的片刻,沒有辦法長時間高頻率揮刀。

  這么可怕的攻擊力,居然也只是突破蒼狼的阻擋,將它的前肢割裂而已,但卻沒有斬落下來。

  前方,狼毛根根炸立,蒼狼的皮毛密布著一股神秘的力量,阻擋刀鋒進一步斬進去,這頭獸王太悚人,很難擊殺。

  再這么下去的話,楚風必然力竭,那個時候蒼狼就該瘋狂反攻了。

  “嗷……”

  蒼狼長嘯,眼眸森森,前肢受創,鮮血流淌,讓它覺得受到侮辱,堂堂獸王,俯視所有異人,現在居然吃了這么大的虧。

  它的血盆大口張開,恨不得一口將楚風吞下去。

  當當當!

  它雖然失去獠牙,但是斷齒依舊閃動雪白寒光,數次咬向長刀,想毀掉這件兵器。

  “狼王后勁十足,情況不妙,這番猛攻如果殺不死它的話,那個人會有危險!”

  觀戰的人中有高手,做出這番判斷。

  “是誰在直播大戰,趕緊換個方向,露出那個人的正面啊,大多時間都背對著我們。”

  有人不滿,在直播視頻下面留言,因為鏡頭大多都是正對著獸王,那個人留下的背影的時候更多。

  “拍攝距離太遠,能不能再近一些?”也有人這樣留言。

  不過,大多數人表示理解,拍攝者也是在冒死進行,肯定是在那個高手的后面,不敢出現在獸王的背后。

  轟!

  楚風氣勢更盛,長刀如匹練般,他縱身而起,身在半空中向著蒼狼接連劈去,頗有不留退路,要決一死戰之勢!

  “殺啊!”

  看到這一幕的人,很多都在大叫,情緒非常激動。

  但是,就在這一刻,視訊中斷,突然沒了影像。

  一剎那,所有人都安靜了。

  但很快,網絡上一片嘈雜,

  “天啊,關鍵時刻怎么中斷了?”

  “出了什么問題,趕緊直播,結果到底如何了?”

  “天殺的拍攝者你是故意的吧,剛才只是說了你幾句而已,結果你干脆撂挑子不干了?!”

  到了這么緊要的關頭,突然就這么斷開,實在讓人覺得憤懣。

  就像是要登天的那一刻,突然眼前一黑,墜落下萬丈深淵。

  “太可惡了,怎么能在心弦繃的最緊的那一瞬間中斷視頻,我要瘋了。”

  “大哥,我們錯了,不罵你了,趕緊直播吧,距離遠點也沒什么,總是拍那個人的背影也無所謂,快繼續吧!”

  ……

  網絡上無法寧靜,掀起軒然大波。

  最后,有人分析出問原因所在,或許不是那個人故意中斷大戰過程。

  “很明顯,這場戰斗生在洪荒大山中,那里的信號并不是很好,能夠保持這么長時間的順利直播,已經算是很驚人。”

  人們恍然,但依舊感覺像是百爪撓心,紛紛在祈禱,趕緊正常,可以再次直播。

  原始山林深處千里眼歐陽青焦頭爛額,的確如外界猜測的那般,現在信號突然沒了,所以直播中斷。

  “剛才的位置很好,信號滿格,你要是不動的話,根本不會有問題!”千里眼杜懷瑾說道。

  “他們早已經脫離那片戰場,我得跟進,不然拍不到。”歐陽青說道。

  就像是在玉虛宮時6通所說的那般,在洪荒大山中,信號很差,時有時無。

  “拍不到就終止吧,準備出手,楚風有危險了!”葉輕柔美麗的瞳孔射出燦燦光束,她拍動一對潔白的羽翼,沖上高空,肩頭扛著熱武器,瞄準前方,隨時準備轟出去。

  “真是急死人了,我們根本幫不上忙!”杜懷瑾焦躁。

  別說他與歐陽青,就是陳洛言也頗為無奈,那個級數的大戰就是他與葉輕柔上去也效果不大,只能干擾一下。

  陳洛言在前進,準備阻擊蒼狼。

  轟!

  煙塵沖天,葉輕柔與陳洛言都在動用熱武器,轟炸蒼狼王,想阻擋它,消減它的兇焰。

  可惜,效果不大!

  兩人開始接近,想在關鍵時刻協助楚風,跟著上去拼殺。

  “退開,不要讓我分心!”楚風聲音低沉,嘴角有血,嗓子都有種灼熱感,火辣辣的疼。

  他身體受創不輕,剛才被蒼狼撞中身體,橫飛了出去,簡直像是一堵山砸在身上,那種力量太霸道了。

  葉輕柔與陳洛言無奈,最終聽從勸告,迅退走。他們知道,楚風所言不假,兩人上去的話多半只能枉死。

  “啊,有信號了,直播畫面又出來了!”

  網絡前,人們驚喜,全都盯著屏幕,非常激動。

  “糟糕,蒼狼瘋了,那個人有危險!”

  人們看到,蒼狼暴怒后,攻擊像是大海中的浪濤一般,一重接著一重,洶涌澎湃,太過可怖了。

  蒼狼不斷向前撲殺,而那個人則迅倒退。

  一路上,巨石爆碎,古樹崩開,亂葉紛飛,那片山林被夷為平地,簡直可以說是摧枯拉朽,沒有什么能阻擋蒼狼。

  它張著血盆大口,撕咬劈來的長刀,一雙前肢拍擊,地表都崩開了,林地中黑色的大裂縫蔓延。

  可以想象,那是多么驚人的力量,很大的一片原始山林被毀了個干凈,地表粗大的裂縫縱橫交織,更有許多巨坑。

  “砰!”

  蒼狼越兇狂,它的前肢拍落,擦中楚風的頭盔,那里頓時出龜裂聲。

  他身上的防核服早已破爛,只有最堅硬的防核頭盔還在,可現在也突然間破損了。

  “啊……”

  許多人驚呼,感覺那個人危險了,很有可能會殞落。

  喀嚓!

  頭盔炸開!

  這一刻,許多人睜大眼睛,早先那個人帶著防核頭盔,看不清真容。

  現在人們既有期待,也有恐懼,期待看到他什么樣子,但也恐懼他在這一擊下遭受重創。

  突然,視訊中斷!

  沒有信號了。

  “天啊,怎么又中斷了,他到底如何了,真讓人揪心,千萬不要戰死!”

  “蒼狼為什么這樣難殺,屠戮那么多的人類,還這么的瘋狂無匹,可恨啊!”

  ……

  很多人焦慮,好不容易出了這樣一個大高手,敢只身去殺蒼狼王,這般的血勇,激勵與振奮了不少人,如果他戰死,那就太可惜了。

  砰的一聲,頭盔炸開后,楚風也跟著摔了出去,但是手中的長刀卻抓的更緊,他落地后極倒退。

  蒼狼的瞳孔冷的刺骨,它近乎飛行一般,撲了過來,快的駭人,一縱就是上百米遠,根本不像是殘體。

  吼!

  狼嘯震耳,音波威懾偌大的原始山林。

  它知道,這個人類多半不行了,早先他度那么快,消耗巨大,而今該它出手了。

  “你去死吧,獸王不可辱!”蒼狼話語冰冷,眨眼就撲殺到近前。

  果然,那個人類很疲憊,力量與度都下降了,再這樣下去,馬上就要死了。

  蒼狼很冷酷,無情出手。

  “殺!”

  突然,楚風大吼。

  一剎那,他的呼吸節奏變了,口鼻間白霧騰騰,他在進行特別的呼吸法,瞬間再次將力量與度提升。

  最虛弱時,他突然爆,打了蒼狼一個措手不及,怒吼連連。

  楚風目光冷冽,手中的刀光像是銀瀑般,傾瀉而出,瘋狂向前劈去,一刀接著一刀。

  同時,他的再次達到亞音,身體力量暴漲。

  “終于又有信號了,我感覺自己在跟著直播信號而生滅。”有人感嘆。

  “天啊,生了什么,那個人突然勇猛無匹,殺的蒼狼倒退,不斷出血!”

  人們驚呼,看到那道背影,如同戰神般,一路向前推進,手中長刀化成匹練,殺的蒼狼怒嘯連連。

  此時,蒼狼的頭上、前肢上都是血,有不少傷口,皮毛被割裂,甚至嘴巴上都有很大的血口子。

  楚風狂,一刀比一刀猛烈,他知道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殺死蒼狼,不然的話機會真的要失去了。

  噗!

  蒼狼的頭部中刀,它沒有擋住,刀鋒嵌入頭骨中,痛的它凄厲長嚎,鮮血迸濺。

  如果不是體內神秘能量彌漫,它就被劈開腦袋,死在這里了。

  那是獸王之力,近乎神通的本領。

  吼!

  蒼狼拼命,獨眼光芒大盛,它不計代價,再次開啟那種恐怖越術法般的本領。

  一剎那,它口鼻噴吐烈焰,煙霧彌漫,要焚死楚風。

  不過,這對它來說消耗過巨,有些承受不住,如今的傷體不足以支撐它施展,不然也不至于早先施展過一次就快停下。

  這么消耗,一戰過后它可能會半廢。

  瞬間,此地被煙霧還有黑火淹沒,只能看到模糊的兩道身影,在那里廝殺。

  楚風進行特別的呼吸法,身體被一股神秘力量包裹,阻擋黑火的侵襲。

  他竭盡所能,劈出長刀,恨不得一刀斬掉對方的頭顱,將戰力推升到極盡。

  “當當當……”

  蒼狼的身體再次受創,它瞳孔收縮,現焰火對楚風效果不大。

  尤其是,它的神覺失效了,這意味著對方跟它接近,勢均力敵,兩人達到同一個層次。

  它驚悚,不是對方變強了,而是它虛弱了,被逼動用如同神通的本領,消耗過巨導致的。

  “數十萬人都屠戮了,我不信還殺不了你一個!”蒼狼咆哮,它拼命,施展最強本領,技近乎道。

  它口鼻中的焰火消失,但大地崩開了,土石翻滾,如同浪濤一般向著楚風拍擊而去。

  這才是它的最強手段,當初屠城時,就是動用這種驚世駭俗的力量,掌控大地之力,毀掉所有建筑,殺死七十多萬人。

  楚風站立不穩,不斷踏在翻騰的山石上、土浪上,跟蒼狼搏殺。

  煙塵滔天,山地像是駭浪,有些林地沖向高天,有些地方凹陷下去,數十上百道土石大浪翻騰著。

  “死!”蒼狼動用最強手段,土石淹沒楚風,它撲了過去。

  喀嚓!

  它將雪亮長刀震碎,此時,它不光有神通般的本領,連肉身都變得無比堅韌,崩斷楚風手中的武器。

  它猙獰無比,張開血盆大口,就要將楚風吞進去。

  外界,所有人都膽寒,雖然看不真切,但是模糊的可以看到蒼狼將楚風撲在下面,要一口吞食。

  鏘!

  這一刻,楚風掙脫土石,手中突然亮起一道烏光,鋒銳無匹,極揮動而出。

  蒼狼的頸項被劃開了,鮮血狂涌。

  這一刻,它感覺生命力流逝,變虛弱了。

  蒼狼怒嘯,動用體內的神秘能量阻止傷口噴血,極后退,避開那道烏光。

  楚風跟進,他剛才一直在等待機會,在長刀破碎的剎那,蒼狼最為大意的時刻,突然動用黑色短劍,收到奇效。

  現在占據優勢,他怎能不猛攻!

  烏黑短劍堅韌無比,不斷剖開蒼狼的皮毛,將它重創!

  蒼狼第一次生出懼意,它覺得生命力流逝太快,主要是剛才動用近乎神通的本領,掀翻大地,消耗過巨。

  噗!

  下一刻,楚風一劍險些徹底斬落它的頭顱,將脖子那里的傷口擴大很多。

  “生了什么?”

  人們震撼,因為在滔天的煙塵中,土石大浪停下,那個人在壓制蒼狼,不斷進攻,向前殺去。

  蒼狼怒吼,動用此時最強大的力量,將短劍震飛。

  “死!”它嘶吼著,張開猙獰的血盆大口,向前撲去。

  楚風失去短劍后,并不慌,相反更冷靜了,他雙拳密布著神秘能量,動用特別呼吸法,催動大力牛魔拳。

  砰砰砰……

  他的雙拳像是牛魔的犄角般,無堅不摧,堪比刀鋒,砸在蒼狼身上,爆出很多血花。

  人們震撼,被那可怕景象所驚,那個人反過來壓制蒼狼,他像是魔神般,大步向前,不斷轟出拳印,狂暴無匹!

  “嗷……”蒼狼恐懼了,因為它明顯感覺到,自己后繼無力,支撐不住了,剛才消耗太多。

  “噗!”

  楚風躍起,拳印剛猛,霸道無匹,右拳仿佛化成鋒銳的牛魔角,砸進蒼狼的獨眼中。

  “嗷……”蒼狼沒能避開,凄厲大叫,震動附近的原始森林,無數樹葉簌簌墜落,百獸匍匐,顫栗著。

  它的獨眼被打爆了,生命力迅下降,眼看不行了!

  “天啊,他殺掉了蒼狼王?!”

  “簡直如同魔神啊!”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