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一百零七章 懷疑

第一百零七章 懷疑

  山林中安靜下來,蒼狼周圍再無人窺視,全都被嚇跑了,無論是那批西方人還是各大勢力的人馬。

  跟剛才的緊張廝殺氣氛相比,一時間太安寧了。

  杜懷瑾與歐陽青費了很大力氣才將兩顆雪白的狼牙從山壁中挖出來,他們心驚肉跳,這蒼狼的一對獠牙看著就可怕。

  蒼狼臨死前最后一擊,將這對獠牙射出,擊穿巨石,撞進山壁,簡直無堅不摧。

  它們足有一米多長,比手臂還粗,十分沉重。

  這還是因為蒼狼最后涅槃失敗,它也只是才成型而已,并沒有長到最大程度,不然的話更粗大。

  “我怎么感覺這當中蘊含著某種神秘能量?”歐陽青懷疑。

  楚風接過去,點頭道:“生機勃勃。”

  他猜測,這跟蒼狼的涅槃有關,蘊含著某種濃郁的生命氣機,這對獠牙可以打磨成堅硬的武器,還能制成墜飾。

  他決定給父母打磨一些串珠,佩戴在身上,肯定有好處。

  這是獸王,身上的任何一件東西都具有研究價值,別說那些財閥,就是各國都很眼紅,想要得到它。

  葉輕柔與陳洛言回來了,戰果頗豐,一路追擊,幾乎滅掉那些殘部,剩下的交給軍隊處理了,總要留些活口審訊。

  這一次戰果驚人,蒼狼王被楚風斬殺,想不引轟動都不行,已經可以料想外面必然已經引巨大波瀾。

  幾人盯著楚風,像是看怪物一般,剛才的戰斗畫面仿佛還在眼前,讓他們震撼莫名。

  “行了,什么都別說,去干幾碗獸王血!”楚風說道。

  這種話直接讓幾人都眼暈。

  楚風哈哈大笑,讓幾人去找水壺,接蒼狼王的血。

  等軍隊帶著專人趕來時,正好看到幾人在碰杯,竟要真的要痛飲王血。

  一個老者嚇的魂都要飛出來了,慌忙大叫道:“喝不得啊,不經處理的話對身體有害無益!”

  他是國內某個一流實驗室的負責人,帶著一批人快跑來,氣喘吁吁,臉色白。

  這個頭花白的老者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就沒有見過這么心大的人,直接要喝獸王血,這也太彪悍了。

  現在獸王血稀有,國內幾個一流實驗室競爭激烈,都想研究出成果,任何一滴血在他們看來都是無價的。

  這幾人倒好,直接要用那么大的水壺飲,實在是要嚇死人。

  “真不能喝?”歐陽青狐疑,放下水壺。

  事實上他們幾個也沒有真的想直接飲下去,也怕出問題,剛才不過是故意試探而已。

  “獸王血的確可以讓人進化,但是卻需要提取有效物質,并配上其他一些藥物,不然的話效果不大。”老者耐心解釋。

  他不敢怠慢,這幾人是大功臣,而且上面早已話,獸王血中的有效成分提煉出來后要第一時間給這幾人用。

  楚風坐在遠處,重新穿上防核服,并帶上頭盔,這是葉輕柔幫他找來的,楚風也不想被人圍觀。

  事實上,一群人都在向他那里偷瞄,太好奇了,那個人獨自斬殺蒼狼,這種戰績簡直要嚇死人。

  軍隊的異人都很激動,如果不是要嚴守紀律,早跑過去了,迫切想跟他說上幾句話,對他無比敬服。

  就是那些科研人員也都十分熱切,尤其是那個一流實驗室的老者,直接奔著楚風就去了,眼神火熱的嚇人。

  “老頭,你別過來,什么都別說!”楚風警告他,因為他看到那種熾熱的目光,直接就就猜測到了什么。

  一群人都無語,也猜到老者想干什么。

  果然,老者在那里結巴了,他心中的確火熱,希望楚風能提供自身的血液,讓他帶走去化驗。

  可是,他沒法強求!

  “想都不要想!”楚風再次警告那老頭。

  一群人都忍不住笑了。

  老者訕訕的,張口結舌,要知道平日可沒人敢拂逆他,有求必應,但現在那人既然這么說了,他也沒轍。

  一大群科研人員圍繞著蒼狼,迅處理,帶來了專業設備,收集正在流淌的血液,保持活性。

  而后,趕忙運裝,不敢有任何的耽擱。

  “老先生,好好研究,早點提煉出精華物質,我還等著服食王血進化呢。”歐陽青殷切叮囑。

  “等一下!”楚風開口,看他們運裝狼尸,他想留下一條狼腿。

  科研人員不解,帶著疑惑看向他,當了解到他想在這烤一條狼腿吃時,全都嚇得臉都綠了,一起擋在那里,不讓他靠近,并連呼暴殄天物。

  最后,還是那個老者有辦法,告訴楚風,狼王被核武攻擊后,通體都污染的厲害,吃它的肉跟跟吃砒霜差不多。

  楚風看向自己的同伴,結果千里眼、順風耳、葉輕柔、陳洛言拼命搖頭,死也不肯吃。

  “那算了吧!”

  最后,他兩顆狼牙扛走了。

  實驗室的的人心疼的要死,恨不得要哭給他看,結果還是沒能攔住,眼睜睜地看著他帶走兩顆碩大的獠牙。

  這些人太幽怨了,很長時間都在那里注視他離去的背影。

  當日,楚風秘密乘坐一架飛機前往北方的順天,而葉輕柔、陳洛言四人暫時留下,跟軍隊的人接洽,告知戰斗經過與詳情。

  外界,沸騰。

  蒼狼被斬殺,影響巨大。

  事后,無數人觀看轉播,都震撼莫名,那是一個人類,獨自一人跟獸王決戰,最后斬落它的頭顱。

  可以說,這相當的鼓舞人心!

  “他是誰?!”

  這是所有人都想知道的問題,奈何當時那個人帶著頭盔,看不真切。

  而頭盔被蒼狼打碎后,那里又土石翻滾,煙塵滔天,很難看清他的真容。

  姜洛神一遍又一遍的觀看轉播,盯著屏幕,反復看戰斗畫面。

  同樣,江寧城內,林諾依也看了數遍。

  很快,消息傳到國外,各國都眼紅了,那又是一頭獸王啊,具有不可估量的科研價值,他們恨不得搶走。

  當日,軍部有人出面,跟歐洲那邊聯系,將楚風殺死的那幾個頭領的照片傳了過去,索要懸賞。

  因為,這是歐洲通緝多年的罪犯。

  那邊的人接到消息后,一陣無語,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你們得到獸王了,還在乎這么點懸賞嗎?!

  飛機上,楚風身體噼啪作響,他在動用大雷音呼吸法,調理自身肌體。

  效果明顯,他的身體在跟著共鳴,臟腑晶瑩,骨頭顫動,像是在被雷霆敲擊,千錘百煉,排出微不可見的雜質。

  雙手的虎口周圍有淤血溢出,而后傷口流動光澤,迅愈合。

  兩種呼吸法,他每天都要運轉。

  不久后,他的通訊器響了,黃牛主動聯系他,跟他視頻。

  “哞!”黃牛眼神怪怪的,盯著他,顯然它也看到那段戰斗畫面了。

  同時,大黑牛也湊到屏幕前,盯著楚風道:“小子,你可以啊,居然把那條土狗給干掉了,馬馬虎虎有了我年輕時的一絲風采!”

  “黑老大,你年輕時,是幾百年前,還是上千年前啊?”楚風接機詢問它的真實年歲。

  “媽的,小兔崽子你等著,我回順天后非滅了你不可,屢教不改,本座牛魔王,不是黑老大,也不是大老黑!”大黑牛惱火。

  楚風干笑,那種稱呼太順溜了,每次都不由自主就喊出去了,他解釋道:“牛魔王老大,我沒別的意思,就是想知道你是什么年代的前輩。”

  “你不知道年歲對我輩來說意味著什么嗎,那是秘密!”大黑牛不告訴他,同時它嘿嘿笑道:“告訴你一則好消息。”

  楚風聞言,頓時來了精神,讓它快說。

  “我聽到一些小道消息,有獸王放話了,會宰了你!”

  楚風的臉色當即就垮了,道:“哪頭老王八蛋惦記上我了?”他的確心驚,預感不妙。

  “嚇一嚇你而已,免得你飄飄然,不過你真得當心,出頭的椽子先爛,自己留意吧。”大黑牛告誡。

  楚風鄭重點頭。

  “你們在昆侖山怎么樣,我也想殺過去了!”

  “你過來吧,這邊肯定有獸王盼著你來呢。”大黑牛不懷好意。

  “楚風,快來啊,昆侖山跟以前完全不同了,遠遠看著,疑似西王母殿若隱若現,可是攻不上去!”周全叫道,他特別希望有個人跟他去作伴,平日見到的都是妖怪,太懷念人類社會了。

  ……

  他們談了很長時間,直至楚風的通訊器耗盡電量。

  第二日,天還沒有亮楚風就回到順天,一路順利到家,他沒有休息,迎著朝霞進行特別的呼吸法。

  戰斗時,他可以不斷動用這種法。

  但真正促進體質進化時,每日卻只有早晚兩個短暫的時間段有效。

  濃郁的金色朝霞將他包裹,蓬勃生命氣機彌漫,等他停下來時,雙手虎口上的傷已經痊愈,疤痕都沒有留下。

  這非常驚人,楚風進一步意識到,這種呼吸法太過凡!

  終于,王靜與楚致遠現他回來了,將他堵在房間中。

  “臭小子,你躲在外面不敢回來,是不是真的怎么著人家小姑娘了?”王靜揪住他耳朵。

  現在的楚風跟戰斗時完全不一樣了,呲牙咧嘴,在他媽面前什么脾氣都沒有,被殘酷鎮壓在那里。

  “媽,絕對沒有你騙你,那姑娘眼光太高,看不上我。”楚風辯解,讓她松手。

  “胡說,她姑姑告訴我,昨天晚上那姑娘還和你聯系呢,結果你不理會,我覺得吧,這事還有戲呢!”王靜說道。

  “怎么可能,哦,想起來了,我的通訊器昨天白天時就沒電了。”楚風皺眉。

  清晨,夏千語正在跟姜洛神通話,帶著怨念,道:“洛神,那色狼肯定把我拉到黑名單了,昨天晚上還有今天早上都聯系不上,真是氣死我了,他居然先主動拉黑我。對了,你找他到底有什么事?”

  “我想再幫你看一看,把把關,看你們適不適合再繼續相親下去。”姜洛神答道。

  “找打吧,還要跟那色狼有來往?!”夏千語尖叫,而后她露出古怪的神色,道:“洛神,該不會是你自己吧?”

  “想什么呢,再聯系試試看!”

  楚風家中,當王靜去做早餐時,只剩下父子二人后,楚致遠的神色立刻嚴肅了起來,道:“殺掉蒼狼的人是不是你?”

  戰斗畫面中,那個人雖然穿著防核服,帶著頭盔,但經過他反復多次觀看后,懷疑是自己的兒子。

  王靜沒有向那方面聯想,一直以為楚風在玉虛宮。

  昨天,楚致遠沒敢將懷疑告訴她,怕她擔心。

  “是我!”楚風點頭,沒有想到他父親這么敏銳。

  事后,他也觀看了那些戰斗畫面,覺得熟人也認不出,防核服略有臃腫,而頭盔遮擋著面部。

  雖然最后頭盔破碎了,但是,蒼狼動用了近乎神通般的本領,導致那里土石澎湃,沙塵彌漫,一片模糊。

  “太冒險了!”楚致遠說道,他無比擔心,不過看到楚風安然歸來,他也很震驚,自己的兒子竟然這么強了?

  “沒事,如果沒有把握的話,我不會去。”楚風盡量放松,而后笑著說道:“我給你們帶來了好東西!”

  他從床底下取出兩顆碩大的狼牙,道:“回頭去打磨,做成珠串、墜飾等,你和我媽都戴上,保準養生!”

  他確信,這兩顆狼牙上有濃郁的生之氣機。

  楚致遠看兩顆狼牙這么的粗大,相當的震撼,可以想象那頭獸王多么的恐怖。

  “現在外界沸騰了,肯定有很多人都在猜測殺獸王者的身份,我能認出,估計也會有其他人懷疑。”楚致遠說道。

  “您是我爸,知道我的底細,自然可以猜出,但他們沒那眼光。”楚風笑嘻嘻。

  “你打開通訊器,看一看都誰在找你。”楚致遠說道。

  楚風點頭,充電后開啟通訊器,頓時有點眼暈,未接來電太多了。

  隨便看了一眼,他就有些頭大,林諾依、夏千語……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