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一百六十章 梵蒂岡染王血

第一百六十章 梵蒂岡染王血

  這架飛機配置非常高,既有大型客機的寬闊空間,帶著洗浴間、會議室等,也有戰斗機的霸道,掛著各式導彈!

  機艙中幾位隨行人員都懂漢語,一口流利的普通話比很多東方人都要標準。

  “楚王,按照您的要求,我讓軍部發來了赤鱗王的資料。”那名金發中年人說道。

  他是一名軍官,親自隨行,像是送瘟神般,準備將楚風護送到梵蒂岡。

  楚風從他手中接過一摞資料,里面詳細記述著赤鱗的一些戰績,尤其提到它目前的進化層次。

  “它已經掙斷四道枷鎖?!”連大黑牛都吃了一驚,盯著桌子上的絕密文件,這超出他們的預料。

  要知道,大黑牛而今才掙斷三道枷鎖而已。

  “赤鱗掙斷四道枷鎖沒多久,近期內很難再做突破!”楚風盯著資料認真研讀。

  “難怪赤鱗那么自負,每次提及楚風都很輕蔑,的確非常可怕。”黃牛嚴肅地說道。

  他大眼清澈,皺著挺翹的鼻子,如同洋娃娃一般,小臉繃的很緊,坐在那里用手指頭敲打桌面。

  赤鱗絕對是一個狠角色,讓人忌憚,絕非普通獸王可比!

  不久后楚風離開希臘并前往梵蒂岡的消息泄露,傳到外界。

  消息一出,西方世界劇震。

  無數人感覺心臟跳動加快,竟有一種要窒息的緊張感。

  一場大風暴要來了!

  人們意識到,楚風即將在梵蒂岡與赤鱗獸王相遇,必然會有一場生死大戰。

  一時間,舉世矚目!

  無論是西方還是東方,所有人都在關注,等待大戰到來!

  昔日,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從希臘抵達梵蒂岡,但現在出現大量折疊空間,足足花費了一天一夜的時間。

  在距離梵蒂岡還有數百里遠時這架大型戰機便降落了,不敢接近,怕被突然橫空而至的禽王撕裂機身。

  如今那里是一片血染的魔土,死了太多的人類與異獸,當中包括數頭王級生物!

  楚風、大黑牛、黃牛走下戰機,徒步穿行數百里,向著目的地進發!

  這片地帶跟過去完全不一樣了,不少人類棲居地都被茂密的原始山林包圍,這片地域的折疊空間密集。

  要知道,昔日這里是歐洲非常繁華的地帶!

  越是臨近梵蒂岡,原始森林越多,像是換了一個世界。

  數百里對三人來說不算什么,很快就趕到了。

  原本的梵蒂岡很小,不足一平方公里!

  但它地位極高,是一處宗教圣地,是世界六分之一的人口的信仰中心!

  梵蒂岡雖小,但教堂成片。

  不過這些現代建筑如今都倒塌了,化作廢墟。

  這里徹底大變樣!

  它由不足一平方公里也不知道擴張到多么大,一眼望不到盡頭。

  同時,在這片地帶,在現代建筑廢墟的周圍,一座又一座更為高大與古老的建筑群橫空出世!

  這很突兀,也很詭異。

  梵蒂岡像是同一片神秘的小世界貫通了!

  帶著斑駁歲月氣息的古堡,恢宏的教堂,連綿成片,不知道是何年代修建,有歷史的滄桑感。

  它們取代原先的教堂,這些無比古老的建筑物積淀著時光的力量,彌漫著圣輝。

  楚風、大黑牛、黃牛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現在的梵蒂岡完全不同了,根本不認識了。

  像是來到無數年前的神話時代,這里的建筑宏大與莊嚴,所有的磚瓦都有暗金光澤,散發著神圣光輝!

  古建筑群中有虔誠的禱告聲,更有圣歌傳出,并不時沖起璀璨光柱,擊穿云朵,像是古代的祭祀大典再現。

  楚風三人面面相覷,心頭震撼。

  這哪里還是曾經的梵蒂岡,儼然被替換了,化作一座古老的神城!

  它占地廣闊,所有布局都與古代宗教有關,是上千載歲月前的風格。

  “一座恢宏的古城拔地而起,取代原本的梵蒂岡!”楚風嘆道。

  楚風、黃牛他們找到一處高地,向這座古城中眺望,看到一片發光的地帶,那里生命精氣噴涌,如同甘泉般,濃郁之極。

  “圣藥園!”

  他們暗自點頭,梵蒂岡的圣藥園就在古城的中心,那里像是有一片結界,保護著當中的凈土與各種古樹。

  想接近圣藥園,必然先要進入這座神圣古城。

  城中,一座宏偉的古堡內,一個英氣懾人的男子端坐在雕刻著神祇圖案的古老石椅上,眼睛開闔間射出一道道神芒。

  他就是赤鱗,由一頭火蜥進化變成西方龍,這是質的蛻變,稱得上極境突破,實現生命層次的大躍遷!

  赤鱗負傷了,跳動著火焰的長發染著血,從肩頭到腹部那里有一條可怖的傷口,有光發出,阻止傷口愈合,鮮血淌落。

  “教廷的圣劍果然恐怖,殺傷力竟然這么大!”赤鱗自語,眸子中神芒熾盛。

  “王上,疑似楚魔王到了。”有人進入古堡,小心翼翼地稟報。

  “來的真不是時候,我如今負傷,而且古城中的圣藥園隨時會開啟。”赤鱗說道,面孔雪白晶瑩,紅色長發披散,非常英俊。

  “哪里需要您出手,有些獸王為了向您示好,肯定會搶先出手教訓楚風。”古堡中有一名異類說道。

  ……

  古城,有異類把守。

  不是誰都能進去,梵蒂岡的這座古城中來了也不知道多少位王級生物,各自占據一些古堡、殿堂。

  現在早已定下規矩,一般的人沒資格進入,除非實力足夠強橫。

  楚風走來,想要走進這座古城。

  “站住,你是什么人?”古城前,一頭黑狼開口,它蹲坐在那里,體形龐大,足有數米高,露出一嘴雪白的獠牙,很嚇人。

  它以英語呵斥,很是張揚,雖然不是獸王,但卻可以在這里狐假虎威。

  “楚風!”

  楚風站在城前自報姓名,雖然英語很蹩腳,但是交流起來也沒什么大問題。

  “什么,你就是楚魔王?”黑狼發毛,騰的一聲站了起來,再也不能淡定了,渾身的毛根根倒豎著。

  顯然,它受到驚嚇,轉身就跑。

  時間不長,古城中走出兩個人,身后更是跟著不少異類,但顯然以他們兩個為尊,兩人是王級強者。

  “唔,來自東方的楚王,你終于到了,我很欽佩你的勇氣與執著,不遠萬里來到我們西方大地,了不起。”

  這是一個還算年輕的男子,擁有一頭金色長發,他膚色白皙,眼睛碧藍,看起來是典型的西方人種。

  但楚風知道,他其實不是,這是一名異類,散發著強大的氣息,絕對是一頭獸王。

  “親愛的楚,這邊請,我們為你安排了住處,不管你與赤鱗王究竟有什么恩怨,以后再說,先安頓下來吧。”

  這名金發年輕男子笑道,做出一個請的手勢,并且自我介紹,他叫安德烈,始終帶著很溫和的笑容。

  在安德烈的身邊還有一個人,跟他并肩而立,那個男子略帶冷傲,淡金色短發根根堅硬,沖著楚風他們點了點頭,顯然也是一位獸王,他叫胡曼。

  “這邊請。”安德烈微笑,熱情而燦爛。

  楚風表示謝意,跟他進城,沿著刻下了歲月滄桑感的青石鋪成的街道前行,沿途都是千年以前的恢宏建筑。

  其中不少古堡、殿宇等都在發光,散發著神圣的力量。

  最后,他們在一座非常高大的教堂前停了下來,這里灑落圣輝,彌漫著凝聚千年而不散的祥和氣息。

  安德烈笑著說道:“親愛的楚,歡迎你來到神城,我想這座恢宏的殿宇足以匹配你的身份,先行在這里休息吧,晚間我們會為你準備盛大的歡迎儀式,到時候會有一些王者出場。”

  而后,他跟楚風來了個擁抱,便領著人離開了。

  “真是熱情,不過鬧了半天,我也不知道他們是哪一族的王。”大黑牛咕噥,眼中精光閃耀,盯著他的安德烈與胡曼的背影。

  遠離那里后,安德烈收斂了燦爛的笑,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齒,道“三個蠢貨,憑你們也想在神城立足?!”

  他與胡曼的身后還跟著一群異類,都大笑了起來,在那里恭維,稱他略施手段,就送楚魔王下地獄了。

  “所謂的楚王不過如此,即將葬送在不死鳳王的腹中,真是讓我失望。”胡曼也在冷笑,淡金短發堅硬,越發顯出他的冷酷。

  他提到不死鳳王后,這些人都打了個冷顫,有些恐懼,因為那是一頭掙斷六道枷鎖的禽王,號稱絕世高手。

  現階段只有極少數生物掙斷六道枷鎖,達到這一領域就可以俯視諸王,戰力驚世。

  不死鳳王喜歡以強者為食物,它定下規矩,只要踏足它的領地中,就會被獵殺。

  此時,安德烈一頭金色長發披散,早先的溫和笑容徹底沒有了,只有冷意,道:“唔,原本我還想親自出手殺他呢,不過掙斷一道枷鎖而已,也敢來神城?只是沒有想到他這么蠢,只是玩玩他而已,他就那么輕易上當去送死了,無趣。”

  他帶著嘲諷之色,根本不把楚風三人的死活放在心上,在這里搖頭,盡情奚落。

  “的確缺少樂趣,還不如直接動手呢。”胡曼也搖頭,他自負強大,掙斷三道枷鎖后,想殺楚風那個級數的人還不容易嗎?

  在他們兩個身后,一群異類頻頻附和,嘲笑楚風他們三人,才來西方而已,就這樣簡單的丟掉了性命。

  “難道東方的王級生物都這么弱嗎,我覺得梵蒂岡事情了結之后,我們可以去征戰東方。”安德烈哈哈笑道。

  “唔,是個不錯的注意。”胡曼點頭。

  就在這時,街道拐角處走出三人,正是楚風他們。

  “你們兩個自說自話,很開心嗎?”楚風臉上帶著冷淡的笑。

  安德烈與胡曼的笑容凝固了,一剎那間散發出恐怖的強者威壓,他們露出森森殺機,不再掩飾。

  “還不算蠢,沒有進去送死,既然這樣我們親自出手,憑你一個掙斷一道枷鎖的低級王者也敢來西方撒野?!”安德烈冷笑道。

  楚風雖然面色平淡,但心中卻有一股怒焰,對面的金發男子竟敢戲耍他們,雖然早就識破了,但是感覺到對方的險惡用心,以及傲慢自負的心態,他還是生出怒意。

  “你們兩個不是覺得東方的王者弱嗎,今日就殺給你等看一看!”楚風說道。

  大黑牛、黃牛站在一旁,隨時準備出手,防止這兩個王者逃脫。

  “低級王者而已,以弱擊強?來吧!”胡曼說道,滿臉冷酷與殘忍之色,殺意澎湃。

  不過,他很謹慎,催動體內的所有神秘能量,沒有大意,準備擊殺楚風,賣赤鱗王一個人情。

  至于安德烈,滿頭金色長發飄舞了起來,更是做好大戰的準備,他主動出擊,向著楚風狂奔而來,臉上露出猙獰的笑。

  “懶得與你們耗費時間,上路吧!”

  楚風一聲斷喝,而后猛地將早已將摘在手中金剛琢擲了出去,轟然一聲,超音速飛行,撕裂空氣,發出九天落雷般的爆鳴聲。

  金剛琢現在足有數萬斤重,又以這種速度打出去,實在太恐怖了!

  噗!

  安德烈的身子直接被擊斷,鮮血長流,他上半身墜落在地上,慘叫著:“啊……”

  他的聲音充滿痛苦,震動整座神城。

  同一時間,金剛琢穿透他的軀體后,趨勢不見,轟然一聲打中胡曼,讓他的胸膛炸開,鮮血迸濺出來。

  “啊……”胡曼凄厲慘叫,響徹梵蒂岡。(未完待續。)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