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一百六十九章 跑路

第一百六十九章 跑路

  當危險來臨時,楚風、黃牛、大黑牛全都從沉眠中驚醒,肌體不由自主的繃緊,身上發寒,起了一層小疙瘩。

  “走!”

  楚風徒手撕開機艙,拉著大黑牛跳了下去,黃牛緊跟在后面。

  “我沒長翅膀啊……”大黑牛慘叫,他不會飛行,剛一張嘴就遇上大風,被灌滿了冷冽的空氣。

  轟!

  他們跳下去后,頭頂上方傳來劇烈的大爆炸聲,整座大型客機直接解體,化成一團巨大的火球。

  哪怕在地面上望去,也都能看到那團刺目的火光!

  這是人為的空難,一枚導彈飛來,直接擊中客機的油箱,讓它在瞬間爆開,化成一片火海,熾熱的溫度駭人。

  飛機解體后,居然直接熔化掉了。

  因為,以那里為中心綻放一朵團蘑菇云,恐怖無邊,駭人之極,整片天穹都扭曲了。

  熾盛的光芒,驚人的蘑菇云在這里騰起,橫卷四方!

  楚風他們提前警覺,第一時間撕裂機艙逃走,可還是被波及了,頭頂上方那恐怖的沖擊如同海嘯般的拍擊而來。

  他們三個同時發出悶哼聲,險些被那熾盛的光芒吞噬,那枚導彈上居然攜帶了核彈頭,這是為滅殺王級生物而專門準備的。

  狂風呼嘯,楚風三人墜落下大地,他們感覺天旋地轉。

  雖然遠離爆炸中心,但依舊被核爆波及了,三人各自咳血,身體被灼傷。

  “差點就死掉!”黃牛心悸,回頭望向高空,那里熾盛光芒翻騰,蘑菇云還在肆虐呢!

  “我暈船,暈機,暈天空,不會飛啊!”大黑牛在那里慘叫,胡言亂語,因為他真慌神了,彪悍如他,從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也必死無疑,會直接化成一堆爛泥。

  楚風搖了搖頭,終于清醒過來,他剛才被沖擊的不輕,有些發懵。

  因為,他將那個碩大的包裹抱在胸前,耗去不少神秘能量保護,擔心它破爛,導致紅色晶石漫天灑落。

  還好,這是盤山老祖的黃皮子,獸王級的材質自然堅韌,沒有損壞。

  這是楚風來西方前特意準備的“乾坤袋”,準備裝好東西用。

  他徹底回過神來,開始動用精神武功,橫移自己的身體,再一次抓住大黑牛。

  同時,他看向黃牛,道:“你行嗎?”

  “馬馬虎虎,還能控制住自身。”黃牛答道。

  楚風到了昆侖后,曾將赤紅飛劍借給黃牛,讓它也參悟了里面的御劍術。

  黃牛很有天分,精神力非常強,最終也得到傳承。

  不過,按照黃牛所說,只要將特別的呼吸法修煉到一定境界,同樣可以御劍!

  因為呼吸法不僅針對肉身,還可以讓精神進行呼吸,妙用無窮,現在他們還只是初始階段而已!

  大黑牛的精神力一般,但肉身強度驚人,不適合學精神武功,他走肉身成圣之路,所以現在最害怕。

  “不用擔心,我們死不了。”楚風笑了,難得看到大黑牛緊張成這個樣子,抓住他手臂死不放手。

  他們的速度在下降,不像剛才那般耳畔風聲呼呼。

  想讓楚風與黃牛飛天,那難度太大了,但是控制自身懸在空中還是沒問題的。

  終于,臨近下方的山地時,他們的速度越發的緩慢了,這讓大黑牛長出一口氣,他發誓以后再也不坐飛機了!

  因為,這種關頭生死完全不在自己的掌控中。

  最后他們平安降落在地,這塊地域已經臨海,在意大利的東南部,如果橫渡過海峽就能到希臘了。

  想回東方必須要走希臘的那條捷徑,那里可以直達新疆塔里木盆地。

  可是現在他們被擊落下來。

  “怎么回事,我又犯困了,很想立刻躺在地上呼呼大睡一覺。”大黑牛狐疑,難道剛才的核爆對他們產生了影響?

  按理說王級生物無懼那些輻射,只要不經受核爆中心的恐怖溫度,邊緣外的射線等難以殺死他們。

  “我也嗜睡!”楚風說道。

  這跟登機時一樣,到了飛機上他們就熟睡了,不然的話也不至于快被導彈擊中時才驚覺危險臨近。

  “那色彩斑斕的小樹有問題,我們吸收的花粉有極強的副作用。”黃牛神色嚴肅。

  眼下,他們真的支撐不住了,除非不斷刺激自己的精神,不然的話很快就要昏睡過去了。

  同時,他們感覺身體發燙,血液滾熱,在身體中激蕩。

  “有點不妙,這是血藥的可怕副作用。”黃牛的神色越來越難看了。

  隨后,它像是想起了什么,叫道:“我大意了,天啊,錯過了好東西,那是萬靈血藥!”

  “什么情況?我都要睡著了!”大黑牛雙目無神。

  “快走,找個山洞或者地窟,我們想藏起來,別暴露。”楚風說道。

  連核導彈都打過來了,可以想象梵蒂岡的席勒能量有多么大,很難說后面還會有什么手段!

  一路上,黃牛懊悔不已,嘆道:“我們應該把那株小樹斬斷,帶回來!”

  按照他所說,花蕾的確不凡,可卻沒有那株小樹藥效佳,那才是真正的精粹所在,吸收了各種靈血。

  “書中記載了很多催熟異樹果實的辦法,不少都是用靈血澆灌,很殘忍與邪惡,我一一想到了,唯獨遺漏了萬靈血藥,席勒一定掌握有這種秘法。”

  他們服食的花蕾有副作用,嗜睡、疲憊等這算是較輕的了,嚴重的話甚至能威脅到性命。

  “席勒好狠,這幾枚花蕾的確可以讓王級生物進化,但也讓人短期內虛弱,承受血藥的反噬,我估計這是他為黑龍王、北極王準備的。”黃牛說道。

  一旦那兩大強者陷入到這種糟糕的狀態,席勒可以輕易擊斃!

  “我們的身體會出問題嗎?”楚風皺眉。

  “只要熬過去,好處很多,能實現超級進化,甚至體質比用其他花蕾提升的更猛烈,如果熬不過去那就只能枉死了。”黃牛說道。

  萬靈血藥的花蕾、果實等,凝聚了最霸道的物質,等于在凈化小樹,只要花蕾與果實脫落,小樹就正中平和了,自然完美無瑕。

  “媽的,我們吃掉了糟粕?”大黑牛怒了。

  “不是糟粕,只是效果過于霸道。還好這只是花蕾,它才開始生長就被我們采摘了,我們能熬過去,而且初始階段,它凝聚的主要是生機,對我們好處多多。”隨后,黃牛幸災樂禍,道:“五枚花蕾脫落后就無法為小樹凈化了,到時候那萬靈血藥一定有可怕的副作用,不知道席勒敢不敢服用,動輒就要送死啊。”

  “不行了,我撐不住了。”大黑牛剛說完就噗通一聲摔倒在地上,鼾聲如雷。

  接著,黃牛也受不了,躺在了草地上。

  楚風相對好一些,因為他只用了一朵花蕾,他拖著兩人快速奔跑。

  最終,他跑到海邊,用沙子將兩人給埋了起來,只留口鼻在外。

  接著,他自己也鉆進沙子中,睡了個昏天暗地。

  如果能接著趕路,他們絕不會在這里沉眠,只是那花蕾的副作用太大了,實在抵不住困意。

  當然,好處也不小,真正熬到結束的話,身體必然要蛻變,更加強大起來。

  楚風睡的很安穩,不知道過去多久突然被驚醒,他感覺到危險在臨近,可是兩頭牛還在睡。

  危機降臨,他們都沒有復蘇,可以想象服食兩朵花蕾對他們的負作用有多大!

  “醒來!”

  楚風將他們推醒,因為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烈了。

  兩頭牛睡眼朦朧,很迷糊。

  “走,下海,躲起來!”楚風提著他們直接沖進海中。

  海洋很危險,因為生物太多了,但現在楚風管不了那么多,需要入海躲避危機。

  當腥咸的海水進入口鼻中后,兩頭牛頓時清醒了,險些咳嗽出來。

  “噓,不要出聲,附近很危險!”楚風提醒,在他的示意下,三人全都沉到了海底,在水下潛行。

  到了他們這個層次,自然可以閉氣很久。

  “轟!”

  就在他們離開不久,那片地帶騰起熾盛的火光,遭遇轟擊,雖然不是核彈,但是也足以殺死王級生物,那是超級導彈,威力太大了。

  整片海岸線上涌起滔天大浪!

  不僅剛才的地方,就是附近的一些山地等,都有火光飛過,景象恐怖。

  “什么情況,世界大戰爆發了嗎?他們瘋了嗎?”大黑牛瞪眼,徹底清醒了。

  “席勒故意瘋了,北極王與黑龍王應該真是氣瘋了。”楚風道。

  梵蒂岡,圣藥園。

  黑龍王、北極王爆發雷霆之怒,簡直要瘋狂了,費盡力氣,不惜要與各族為敵,殺了大量王級生物,最后竟然一場空?

  花蕾被盜,被人半路摘了桃子,那是他們的造化,居然什么都沒有剩下。

  “老家伙,不是你獨吞了吧?!”北極王憤怒。

  “花蕾還沒有綻放,我有那么蠢嗎,會提前采摘?!”席勒臉色陰晴不定。

  他又補充,道:“再說,赤鱗等人都在這里守著,他們知道是誰干的。”

  “是這樣嗎?”黑龍王問道。

  “很有可能是被楚風盜走的。”赤鱗回答。

  “一個人類小子,他也敢動我的寶藥,我要撕碎了他!”黑龍王憤怒。

  “奧古斯都命人打下十幾架飛機,現在正在確認究竟都有哪些人逃走。”席勒說道。

  并且,他告知如果能追上盜走花蕾的人,立刻吞掉他的血肉,還能有效,時間太晚的話,花蕾就該被他煉化了。

  “奧古斯都確認,應該是來自東方的楚風逃走了,在機場找到了他們留下的痕跡。”

  事實上,在有人向梵蒂岡稟報時,奧古斯都已經動用自己的能量,施加影響,讓歐洲發射出一批導彈。

  他是西方人類中的王級強者,能量極大。

  所以也就有了楚風他們在那片海岸遭遇導彈襲擊的結果。

  “可惜,我受傷了,沒有辦法趕過去!”北極王聲音冰寒,他為了殺那位掙斷六道枷鎖的絕世高手,被對方臨死反撲,付出不小的代價。

  黑龍王也是如此,一條翅膀差點斷落下來,不能遠距離飛行了,而且他沒有能將不死鳳王的頭顱帶回來,這讓他心情更加惡劣。

  席勒道:“奧維德等人已動身,想來即便殺不死楚風,也可以一路追擊,尋到他的線索,我等可以暫時修養,派更多的人去找楚風。”

  整個夜晚,楚風他們都在渡海,實在困了就睡,稍微清醒就接著游。

  慶幸的是,他們沒有遇到海中的可怕生物。

  “唔,我忘記了,這算是地中海,原本就沒有什么恐怖物種。”楚風說道,這讓兩頭牛也長出一口氣。

  然而,后半夜他們突然遇到了麻煩,汪洋內一頭黑色的龐然大物瘋狂沖來,要將他們撕裂。

  “這是什么怪物?”

  一頭怪獸,根本辨別不出種族,形體像魚,但卻長著利爪。

  “轟!”

  大戰爆發,楚風他們很主動的沖了下去,搶先下手。

  這是一頭王級怪物。

  這一戰很激烈,最終怪物被降服了,哪怕水中是它的主場,它也不敵,畢竟它面對的是三大王者。

  “我是一頭海魚。”它告訴幾人,曾經在海底吃到過不少發光的植物,最后不斷發生蛻變。

  楚風幾人嘆息,這海底果然有無數寶藏,這還是地中海而已,很貧瘠,跟物產豐富的大洋根本沒法比。

  “走,帶我們去希臘!”楚風命令它。

  跟它只能用精神交流,這頭怪獸不通人語。

  轟!

  白色大浪滔天,下一刻他們乘風破浪,速度快多了,橫渡海峽,要趕往希臘。

  大黑牛與黃牛直接躺在海獸身上睡著了,楚風也迷迷糊糊,趴在上面睡覺。

  足足花去了三天,他們才橫渡海峽成功,因為現在的海峽比以前寬太多了,而且水中前行遠沒有空中快。

  直到這時,三人還是有些嗜睡呢。

  不過,終于望到了陸地!

  外界怎樣了?他們根本不知道,想必已經沸騰了,不過眼下活著回到東方最要緊。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