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再臨昆侖

第一百八十五章 再臨昆侖

  從新疆的盆地出來后,楚風開始謹慎,萬一要跟東征軍遭遇那就麻煩大了,他一個人在外,兇多吉少!

  沙漠中胡楊樹一株又一株,很耐旱,生命力頑強,樹干蒼勁,葉子有的碧綠,有的金黃,組合在一起,有生命的蓬勃朝氣,也有盛年過后的滄桑。

  楚風背著一大袋紅色晶石走在大漠中,他想到很多,當初第一次來西部地帶時曾看到過藍色的彼岸花,剎那開放,剎那消失,極其妖異。

  他一直在想,當時鋪天蓋地的藍色花瓣到底對他是否產生了影響?

  他曾問過黃牛,這種花綻放后其花粉能否促進人體進化,黃牛當時皺眉稱這是一種非常詭異的花,遭遇后吉兇難料。

  黃牛推測,藍色花海看似鋪天蓋地,其實只有一株古花,它的根莖埋在那片大漠的地下深處,天地異變,它初步復蘇,造成的詭異景象被楚風看到了。

  那種花非常神秘,也異常可怕,讓黃牛都很忌憚,坦言即便是它也不知道這東西的真正“根腳”!

  依照它所說,藍色彼岸花很可能跟某位圣人有關,需要回到它所在的那個世界仔細查閱古籍才能洞悉。

  烈日炎炎,沙漠火熱的如同烤爐。

  楚風施展神足通,雖然沒有刻意提速,但依舊非常快,每一次邁步都從原地消失,在很遠的地方出現。

  終于,離開大漠,漸漸進入山區,這讓楚風長出一口氣,在山林中行走不容易被發現。

  他開始長途跋涉,在路上,他一直踅摸,想要降服一頭猛禽,不然的話山嶺起伏,大岳橫亙,哪怕他速度再快也放不開。

  楚風很倒霉,一路上別說猛禽,就是一般的異類都較少發現。

  他從一頭野狼的口中了解到,東征大軍過境,曾征調一些較強的異類跟隨,敢不從者都被殺了。

  沿途,諸多異類聽到消息后全部逃了。

  楚風惱恨不已,想找一頭猛禽載著他飛回昆侖都不行,只能靠他自己狂奔。

  “早知道我留下灰鷹王或者禿鷲王的性命就好了,當作坐騎。”

  最后,他衣衫襤褸,蓬頭垢面,靠自己的一雙腿狂奔到昆侖山,這一通折騰下來讓他腹誹不已。

  “就當是鞏固境界了!”

  路上,他不斷以極限速度飛奔,如同超音速飛行器般,一路轟炸過來,踩碎矮山的山頭,蹬裂山谷,景象恐怖。

  楚風拼盡全力,每一次熬到血液沸騰,周身滾燙,實在受不了時他才會放緩。

  所以這一路上也算修行了,哪怕夜里他都沒怎么休息。

  “終于回來了!”

  在數十里外他發現東征軍,很警覺的避開,繞道走進昆侖山中。

  “站住!”

  而今是非常時期,戒備森嚴,昆侖山內的強者在輪流值崗,哪怕是山口這里都有王級生物坐鎮。

  情況不對的話一聲長嘯,諸王會一起殺到!

  一些異類化形,手持各種兵器,寒光閃爍,虎視眈眈,這儼然成為一片妖族圣地。

  “你是誰?”

  連坐鎮在此的王級生物都被驚動,親自趕到。

  那是一個中年人,頭上長著碩大的犄角,目光射出電芒,盯著山口這里。

  楚風一看到他就樂了,這不是藏羚羊王嗎?被他削掉的犄角這么快就長出來了。

  “是我!”

  楚風現在的樣子的實在太狼狽,衣不蔽體,化成爛布條,蓬頭垢面,滿身塵土。

  他的臉上汗水混著塵土,形成大片污跡,不細看還真認不出。

  “你……”

  藏羚羊王盯著他,整個人蹬蹬蹬向后退了幾步,嚇了一大跳,萬萬沒有想到會是他,這個魔王不是死了嗎?

  “你不是……”

  “噓!”楚風向他示意,而后他大步流星的走了過去。

  藏羚王對他有心理陰影,上一次被折騰慘了,養了好多天才恢復,現在看到這個楚魔王死而復生,他心情復雜。

  “守好山口,有事立刻發出警報!”藏羚羊呵斥那些異類。

  他親自領著楚風向山中走去,心中惴惴,小聲詢問楚風什么情況,外界都是傳他死在梵蒂岡了。

  “這事回頭再說。”楚風告訴他,不要走漏風聲,先去牛王宮,他想先見到來兩頭牛。

  “準沒干好事!”藏羚羊王腹誹,同時,一瞬間而已,他就想到很多,這魔王消失很久太不正常了,依照他的性格在梵蒂岡吃了那么大的虧,不可能不反擊。

  當想到這里,藏羚羊王眸子大睜,打了個冷顫,暗自震驚,不會吧?難道說最近歐洲那邊的大動靜都是這家伙鬧騰出來的?

  他寒毛倒豎,決定以后再也不能對這個魔王心有敵意,這家伙太可怕了,簡直就是個“人魔”啊。

  一座磅礴的大山上矗立著恢宏的宮殿,這里就是牛王宮。

  山上靈氣濃郁,清泉汩汩,一些些樹上葉片綠的晶瑩剔透,掛著通紅的果實,芬芳撲鼻。

  “啊,兄弟你回來了,怎么不通知我們!”大黑牛一聲怪叫,沖了過來。

  “楚風!”黃牛也跑來。

  他們都化成人形,熱情而激動,這段日子稱得上生離死別,兩頭牛曾經以為他死了,愧疚很長時間。

  “哈哈,回來就好,不過你怎么這個樣子,也太狼狽了吧?”大黑牛笑道。

  “你不分白天黑夜的跑兩三萬里試試看。”楚風沒好氣地說道,關鍵是還經常跑偏方向,需要糾正。

  兩頭牛這里有客人,這個人也跟了過來,當看到是楚風后,嘴巴張的很大,一副活見鬼的樣子,正是黑熊王。

  當初,楚風來昆侖時就是這頭黑熊親自陪著,用一頭銀色巨禽送過來的。

  黑熊王震驚,看著死而復生的楚風,二話沒說,轉身就走,跑到一邊去跟人通話。

  楚風無語,以為這頭老熊要跟他表示親熱,上來套近乎呢,沒有想到居然是這個反應。

  黑熊王心中不安,直接撥通他孫子熊坤的通訊器,劈頭蓋臉,吼道:“熊崽子,你這次沒坑爹,坑爺爺吧?”

  遠在順天的熊坤發懵,這老頭發什么瘋?不分青皂白就吼他,耳膜都快被震裂了。

  “爺爺發生什么事了?”熊坤小心翼翼地問道。

  黑熊王壓低聲音,道:“你最近沒有在外邊罵楚魔王吧?”

  遠處,楚風現在的耳力格外強悍,直接就聽到了,頓時無語,很想說一句,狗熊你大爺的,原來是心虛。

  順天,熊坤覺得莫名其妙,早先他雖然很想罵楚風,讓自己心里痛快一下,因為當初鎮壓慘了。

  可是,最后他又猶豫了,受胡生影響,他也有點神神叨叨,沒敢大肆詛咒,同時也是怕昆侖山上的兩頭牛找他爺爺麻煩。

  “沒有,這次我沒說什么,怎么了?他不是死了嗎?”熊坤說道。

  “沒有最好,閉上你的嘴巴,以后不準說楚王的壞話!”老熊王警告,嚴厲無比,而后直接掛斷。

  順天,熊坤直接石化。

  他的一群狐朋狗友都不解,詢問他什么情況。

  “有點不對勁!”熊坤虎背熊腰,看著是一個壯漢,但也不傻,他琢磨自己爺爺的那些話,激靈靈打了個冷顫,產生懷疑。

  當胡生、陸晴等人了解到怎么回事后,一個個都發毛,彼此面面相覷,有些不敢相信,他們都被嚇傻了。

  當日,順天城內一則小道消息在流傳,稱楚魔王可能沒有死。

  “這是哪里的來的消息,真是可笑,梵蒂岡那邊都已經證實,他已經死去,怎么還會有人說他活著?”

  孔雀一脈、蒼狼族等都在嘲笑,根本不相信。

  “他還活著?”姜洛神吃驚,睜大眼睛。

  “不可能吧,早有確切消息說他死在西方,現在又活了?肯定是謠言,不可信。”夏千語搖頭。

  各大勢力聽到這則消息后也持懷疑態度,因為這根本沒有什么根據。

  昆侖,黑熊王跟自己的孫子熊坤通話后,頓時放下心,底氣足了,一張大黑臉笑開花,沖向楚風,來了個熊抱,不斷說各種吉利話。

  “大難不死,必有后福,楚兄弟注定要成圣作祖,以后全靠兄弟你提攜了!”黑熊王熱情到肉麻。

  他正式進入昆侖山,成為這里的一員。也算是沒有辦法,因為他距離這里太近,被征調過來,不敢不從,以后這里有他的一座山頭。

  如今他算是綁在昆侖這輛戰車上,大勝他好處多多,敗了的話他會跟著很慘。

  楚風活著回來,驚動諸王,時間不長一群王者就闖到牛王宮,親眼看到他后,一個個都非常震驚。

  馬王是一個光頭大漢,高足有一丈,哈哈大笑道:“我就知道楚兄弟不是早夭之人,福大命大造化大,是我女兒的良配。”

  居然又提到他女兒,一群人哄笑,楚風無奈。

  “楚兄弟,到底是什么情況,給我們講一講。”一個滿頭綠發的宮裝麗人裊裊娜娜而來,膚若凝脂,大眼水靈靈,正是盤絲洞的盤王。

  昆侖山的一群王者詢問,楚風不可能瞞著,他簡單說了一下經過。

  半晌之后,這里依舊一片寂靜,所有人都震驚,倒吸冷氣,這段日子他們一直拍手稱快,稱贊那個禍亂西方的猛人,沒有想到居然是楚風!

  一樁樁驚天大事件,實在挑戰眾人神經的堅韌程度。

  “各位,暫時不要泄露我兄弟的情況,先穩住!”大黑牛告誡。

  這是他跟黃牛、楚風商量后的決定,因為大戰在即,如果直接爆出楚風就是大鬧西方世界的神秘人,必然會引發巨大風暴。

  到時候,老獅子、黑龍王、老吸血鬼瓦王等一群掙斷六道枷鎖的恐怖強者估計會眼紅,都會盯上他,必然要想辦法先殺之。

  “等我們除掉那幾頭老怪物就不怕了!”黃牛說道。

  “好!”獒王點頭,他是掙斷六道枷鎖的絕世強者,在昆侖山的話語權非常大。

  當眾王散去,楚風立刻讓黃牛幫他查看,境界是否穩固,有沒有問題。

  “很穩!”黃牛驚奇,只能歸為楚風在西方經歷諸多大戰,鞏固了進化成果。

  “好,那我就放心了!”楚風大喜,準備栽種那顆種子,讓自己再次進化。

  晚間,一則消息震動天下,據傳老獅子、老吸血在昆侖山附近觀察地形,這是在為大決戰做準備!

  同時,另有消息傳出,印度的古瑜伽大師梵林也早已抵達昆侖,這兩日來不斷吐納,讓自己的力量攀升到最高層次。

  接著,又有一則消息讓人動容,席勒居然也動身了,即將抵達昆侖戰場!

  所有人都意識到,最后的大決戰要爆發了。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