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二百零二章 重要秘聞

第二百零二章 重要秘聞

  楚風看了一眼周圍,發現所有人都在盯著他,一個個嘴角抽搐,目光游歷,這分明是在強忍著笑意!

  昆侖山的這群人的確是在硬憋著,暫時沒有笑出聲,堂堂楚魔王,在昆侖山腳下屠龍的狠角色,被他媽一頓亂吼,居然一點脾氣都沒有。

  這些人憋著笑,是因為怕王靜聽到而不好意思再繼續訓斥楚風,他們還想接著聽呢,這群人很無良。

  “臭小子,你怎么不說話?限你三天內馬上回家!什么楚魔王,難聽死了,你小時候……”王靜一頓數落,最后更是提到楚風年少無知時的糗事。

  楚風的臉都綠了,趕緊岔開話題,并迅速而果斷的結束通話,他可不想身邊這群人聽到那些“陳年舊事”。

  “楚兄弟,你小時候怎么了?關鍵時刻怎么能掛斷,我們也想聽一聽,是上房揭瓦了,還是偷看鄰居家姐姐洗澡的?”

  果然,這群人特壞,看他笑話。

  “楚兄弟,你父母不是逼你回家成親嗎,這太好辦了,本王的女兒生的花容月貌,傾城傾國,你真的可以考慮考慮。”

  馬王身高一丈,跟個巨人似的,偏偏還留著個锃亮的大光頭,在那里舊事重提,一臉的期待。

  楚風真是眼暈,這么大的光頭,這樣的身高,料想他女兒也得兩五米以上吧?他不寒而栗。

  大黑牛也湊熱鬧,捅了捅楚風的腰,道:“兄弟,你沒見到過馬王的女兒,的確姿色無雙,本王都動心了,她號稱昆侖一支雪蓮花,可謂冰肌玉骨,沉魚落雁,非常漂亮。”

  “一邊呆著去!”楚風想捶他,同時斜睨與腹誹,你是一頭牛,跟老馬結親當然不算什么,也算是近親了。

  旁邊,馬王摸了一把大光頭,騰的站起身來,怒道:“老黑,你敢打我女兒的主意?本座跟你拼了,這事沒完!”

  眾人啼笑皆非。

  盤王一身宮裝,綠發光滑柔順,膚若凝脂,尖下頜,大眼水靈靈,道:“楚小弟,何必舍近求遠,你看姐姐怎么樣,跟你回家,應付你的父母足夠了吧?”

  楚風沒敢吭聲,這要是帶回家去,他父母問是哪里人,她張嘴就說來自盤絲洞,還不嚇壞老兩口?!

  這地方沒法呆了,楚風想立刻跑路。

  最后,終于再次提到正事,昆侖山諸王也想去喜馬拉雅山,畢竟離這里不算非常遠,對那座古剎很感興趣。

  尤其是馬王的師傅,那位深不可測的老喇嘛都動了凡心,平日他跟廟宇中的塑像般沉默寡語,可現在卻露出激動之色。

  此時,老喇嘛不在這里,沒跟眾人聚會,他平日不喜好這些。

  “我師傅正在馴那頭獅子呢,想帶上它一起去。我總是有點擔憂,那老頭老獅子太恐怖了,一個弄不好就會反噬。”馬王說道。

  可老喇嘛告訴他,無需擔心。

  最近這幾日,老喇嘛每天都對著那頭獅子誦經,據說是要將它度化。

  “你別盲目先動,等老喇嘛動身時可以跟過去看一看。”楚風跟黃牛說道,他始終擔心,畢竟連孔雀王與金烏王都差點死在那里。

  “放心,我不會莽撞行事。”黃牛點頭,他化成小男孩的樣子,在諸王中也算是另類,柔弱而美麗。

  楚風在昆侖徘徊兩日,跟很多妖王都喝過酒,全都認識了,如今這群家伙真跟傳說中的大妖似的,呼嘯山林間,馭風而行。

  每一個妖王都在昆侖占據著一個山頭,手下都有一群小妖,平日互相宴請,推杯換盞,當真是很逍遙。

  楚風很眼熱,決定以后沒事就來這里跟他們廝混一段時間。

  “怎么沒看到獒王?”楚風問道。

  “閉關呢,他想撕裂第七道枷鎖談何容易,如今天地剛復蘇,很難支撐那些最強者再次進化。”有人告知。

  同時,楚風了解到,亞曼果然來過昆侖,但是獒王沒怎么理他,只談了片刻就讓人送客。

  希曼離去時臉上依舊帶著笑,并未生氣,而后開始東行,顯然他還要去見其他撕裂六道枷鎖的王者。

  “這家伙要搞事!”楚風皺眉。

  昆侖山上的王級生物都很精明,琢磨出味道。

  “他如果跟所有絕世高手都相談一番,哪怕沒人答應他,也會起到可怕效果,因為天下盡知,他身后疑似有一個神。”

  “就是各大財閥都要忌憚,這樣的話哪怕有人發現席勒在哪里,也不敢輕易泄露消息。而席勒身為絕世高手,他即便現身被人看到,只要無人去告知絕世高手,他也會安然無恙,其他人奈何不了他。”

  人們意識到,亞曼在造勢。

  昆侖山有些王者也在擔心亞曼身后的那個神,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強。

  “不用理會,等那個神出來時,我們也早已進化到更高層次,他其實并不是多可怕。”一位老獸王開口。

  在楚風離開前,大黑牛鄭重無比,跟他說了一則重要消息。

  “崆峒掌教山龜、太行山的白蛇等幾個活的得歲月最為悠遠的絕世王者最近出現非常一致感覺。”大黑牛很嚴肅。

  按照幾位絕世王者的猜測,這天地有又要變了!

  因為,它們都活過很漫長的歲月,白蛇、山龜等都最少都經歷千載時光了。

  這么長的時間,它們很敏感,因為經歷不止一次異變,對天地這種特殊的“味道”最警覺不過,不然也活不到現在。

  “后文明時代,曾發生數起神秘變故,其實每次都是異變!”大黑牛告知。

  不僅是二十一年前,就是更早期的那幾次變故也屬天地異變。

  楚風倒吸一口涼氣,老獅子、老喇嘛等都不是在而今這次異變中崛起的,在二十一年前就成王了。

  楚風在懷疑,更早的幾次變故是否也有人進化?

  “我們一直懷疑在那幾次異變所對應的年代有人覺醒,但一直沒有證據。目前來說,我們所知曉的最強生物只掙斷六道枷鎖。”大黑牛說道。

  白蛇、山龜雖然活的久遠,但是機緣都不強,都是后期才發現異果,還沒有老獅子先成王。

  “據山龜說,或許要不了多久,天地會復蘇到驚世駭俗的地步,同時也可能伴著災禍!”大黑牛小聲道。

  作為一個活化石,山龜經歷了各個時代,每一次天地異變它都感受過,奈何早期它沒有得到什么機緣。

  但是,它的那種感覺絕不會有錯。

  楚風神色凝重,如果天地再次劇烈變化的話,那意味著又一輪激烈的競逐開始了。

  目前,各方勢力格局形成,暫時改變不了,因為大家都進化到相應的層次,誰都很難再做突破。

  想要打破現在的平衡局勢,唯有天地再次異變,諸多生物實現彎道超車,追趕上來,超越以前的老牌強者。

  “所以說,這次萬一天地再次劇變,你要抓住機會,不僅不能掉隊,而且還要更進一步崛起才行!”大黑牛告知。

  黃牛在旁點頭,他雖然了解很多事,但這種對于天地異常的感應,卻遠不如山龜這種活化石。

  “崆峒掌教山龜為何會將這樣重要的秘聞講出?”楚風問道。

  “因為過段時間它會暫居昆侖山,等待萬神之鄉開啟。”大黑牛說道。

  如今,封禪之地、昆侖是兩個非常特殊的神山,許多人都盯著這兩地,因為都覺得有更大的機緣。

  “這是非常重要的消息,目前昆侖山上只有山龜、獒王、老喇嘛以及幾位掙斷五道枷鎖的強者知道,不能走漏風聲。”大黑牛叮囑。

  楚風點頭,同時他覺得多半瞞不住,黑龍王、席勒、老獅子等人東渡,率領東征軍進攻昆侖山,多半就有這方面的考量。

  楚風心情沉重,第二輪進化競逐就要開始了,誰要是落后,可不僅僅意味著會從神壇上跌落下去,還可能會死!

  他意識到,危機來了。

  “有危險,也有大機緣,生死可能將在一線間!”楚風嘆道。

  大黑牛道:“所以,在家娶完媳婦,趕緊來昆侖山,真要是新的競爭展開,這里肯定會比其他地方更容易進化,萬神之鄉可不是說說而已!”

  楚風懷著復雜的心情離開昆侖山,他仿佛也聞到了天地劇變的味道彌漫出一些,這次不能落后!

  并且,他還想更進一步,勇猛崛起!

  臨行前,黑熊王跑來,拉著楚風的手,磨嘰個沒完沒了,這頭老熊的臉皮太厚了,說他的孫兒在順天,楚風身為小叔爺,一定替他照顧一番。

  楚風:“……”

  他猜測,估計那頭黑熊精熊坤在順天又沒干好事,甚至可能背地里罵他了,老熊王這是在打預防針呢,怕他回去六親不認開殺戒。

  在路上,楚風去了西部的一座城市,跟周全聚了兩日。

  當初,在楚風與黃牛、大黑牛去梵蒂岡前,就曾許諾周全,他們回來后就可以讓他回家去探親。

  兩頭牛信守承諾,給他放了一個長假,這段日子周全都在西部區域的這個家中,跟父母還有哥哥團聚。

  “過段時間我們在昆侖相聚。”

  楚風告別時,周全在后面喊道,他頭上有四根牛犄角,依舊是大背頭,如今實力很強大了。

  兩日后,楚風乘坐飛機回到順天。

  這個時候,外界關于他的消息滿天飛。

  自從他“復活”后,許多人都在猜測,他“死去”的那段時間在哪里,究竟在做什么。

  不聯想不知道,一旦仔細思忖,所有人都嚇了一大跳。

  因為,在他消失的那段時間,正有一系列驚天大事件發生,比如梵蒂岡被人用核導彈給生猛的推平了,比如東征軍戰力排行榜硬生生被某位猛人變成美食排行……

  關于那段日子,實在恐怖,任何一件揭露真相的話,足以震驚世界各地。

  偏偏就是在那幾天,楚風不見蹤影,在裝死!

  這怎么可能不會讓人多想?

  所以,現在各國都在研究他,許多人堅信,那些事都是他做的!

  “楚神回來了嗎?”

  “我真想知道,那些事情到底是不是他做的,太驚人了!”

  ……

  外界,無數人在猜測與議論。

  事實上,各大勢力更想得到證據。

  現在許多大財閥都在等他回來,想第一個伸出橄欖枝。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