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二百二十二章 神仆

第二百二十二章 神仆

  他輕靈的落在地上,有一種飄逸而由空明的氣質,異常出眾,并且他的臉上掛著溫和的笑,看向林諾依。

  一頭銀色長發披散,散發銀色光輝,將他白皙的面孔襯托的更加的晶瑩,碧藍的眼睛,高挺的鼻梁,非常有立體感的五官。

  雖然是西方人的面孔,但是十分英俊。

  亞曼!

  居然是他,那位神使。

  無論是楚風,還是黃牛與大黑牛,都第一時間認出,西征歸來時,他們曾在迷霧峽谷外曾跟此人相遇過。

  林諾依平靜無波,沒有回應他。

  “楚兄,又相見了。”亞曼微笑,他轉身看向楚風。

  楚風看到他后,真心不喜,因為不是第一次相見,深知此人遠非表面看起來那么陽光,而是內心驕傲,自負且虛偽,但他掩飾的很好。

  不過楚風還是點了點頭,跟他打招呼。

  “一別多日,牛王風采更勝往昔。”亞曼看向大黑牛,而后他也向黃牛揮了揮手,很周到。

  大黑牛沒搭理他,對他十分厭惡,因為深知他的虛偽,初見時,這個人的確看著風度翩翩,但是他眼底深處的輕蔑與自傲曾經不經意間流露過。

  幾人的反應都很平淡,亞曼卻始終很溫和,走到林諾依的近前,提及在江寧時的一些見聞,以及感謝天神生物的招待。

  林諾依很平靜,她不像大黑牛那么直接,也沒有像楚風那樣太過敷衍,她淡漠而客氣的跟他說了幾句。

  旁邊,白虎看的莫名所以,他不認識亞曼,光看其外表絕對不是平凡的人,居然有神輝彌漫在身體外。

  不過,他心思轉的不算慢,哪怕這個人溫潤如君子,但是從兩頭牛與楚風的反應來看,這人也有點復雜。

  亞曼很從容,對白虎與盧詩韻也都含笑點頭,打了招呼,面面俱到。

  楚風向前走去,他知道,林諾依來龍虎山就是為了不愿與這個所謂的神使見面,躲避了出來。

  “亞曼兄,這邊請,我們聊一聊。”楚風說道,為林諾依解圍,不愿看著她被糾纏,哪怕這個人很有禮節,始終帶著熱忱的笑。

  因為,越是這樣越覺得他虛偽。

  林諾依雙目露出柔和之色,看了楚風一眼,但很快又斂去,她其實不想讓楚風出頭,自己應對就好了。

  因為,她深知這個神使不簡單,其他背后的人大有來頭。

  “好啊,楚兄,一別多日,正想和你小聚聊一聊。”亞曼爽朗的笑著,直接邁步走了過去。

  黃牛皺眉,這個人的身上依舊帶著那盞雪白的銀燈,不過燈芯卻在跳動黑色的火焰,讓他都很忌憚。

  這是一件很可怕的兵器,也是亞曼敢行走在東方大地上的底氣所在,他自認為不怕任何挑戰。

  楚風雖然討厭他,但是也不想立刻跟他撕破臉皮,平和的交談,問及他東土之行收獲如何。

  “還不錯,東方的絕世強者中有人很明事理,對于神諭十分尊重,決定寬恕席勒,不再追究。”亞曼說道。

  “哦,哪一位強者?”楚風不信,這個人看著陽光,其實一點也不光明磊落。

  “哪個王八羔子敢冒天下之大不韙,要放過席勒?!”大黑牛瞪眼,而后他冷笑道:“我看你是胡編亂造吧?”他很直接,一點也不客氣。

  “牛王還真是霸道,言語未免太粗魯了。”亞曼平淡地說道,他雙目中有神芒閃過,那是他的鋒芒,但是沒有顯露。

  “我們是為了來看龍虎山,還要不要看了?”盧詩韻說道。

  林諾依向她走去,跟她一起圍繞著龍虎山觀察,了解此地的真實情況,白虎趕緊跟了過去,擔心他妹妹亂闖。

  “呵呵……”亞曼笑了笑,瞥了一眼楚風與兩頭牛,眼神中有自信還有神芒,不愿跟他們多語,在后不緊不慢的跟著林諾依遠去。

  “我看這個所謂的神使很不爽,裝什么大尾巴狼,不就是域外某一天才的狗腿子嗎?還神使,我去他大爺的吧!”大黑牛在后咕噥。

  當然,這是以精神傳音,波動范圍很小,只有楚風與黃牛能聽到。

  他目露兇光,道:“能不能干掉他?!”

  何止是他,就是楚風也覺得,要是能解決掉此人,盡早出手為好。

  這個亞曼是為席勒在奔走,終究是敵非友!

  黃牛輕嘆,道:“不好對付,他身上的那盞銀燈是非同一般的法兵,內蘊太陰火精,一旦祭出,漫天黑色火焰籠罩,就是掙斷六道枷鎖的生物都可能會被燒死。”

  楚風用手摩挲金剛琢,除非一擊必殺,不然的話后果很嚴重。

  “像這個級別的法兵足可以護體,除非先擊碎那盞銀燈,不然的話多半殺不了此人。”黃牛告知。

  楚風要是想動手,除非直接擊碎那盞銀色寶燈,不然的話太陰火焰一旦滔天而起,那會焚山蒸湖,毀滅一地。

  大黑牛聽聞后,眼中露出熾熱的光芒,這盞銀燈太厲害了,若是能奪得過來,那真是一件趁手的兵器。

  亞曼停下腳步,站在前方,等楚風還有兩頭牛靠近,他帶著淡淡的笑意,不再那么溫和燦爛。

  因為,此時林諾依已經走遠。

  他自己也知道,后面這三人對他沒有好感,自從上次見面時就如此,同時這一人兩牛更是缺乏敬畏之心!

  亞曼略有冷意,他自認為是神使,行走在東方這片土地上,連一個所謂的楚魔王與兩頭牛都敢對他不恭敬,著實讓他惱怒。

  事實上,他很想動用銀燈,直接屠掉三人,但是不知道為何,他總覺得這三人身上有某種威脅,沒敢輕舉妄動。

  “咦,你怎么不笑了,剛才光輝燦爛,現在怎么怎樣看著我們?”大黑牛說道。

  “我在等三位,想聊一聊。”亞曼淡淡地說道,收斂起原先的溫和,因為他覺得沒有必要了,對著三人不用掩飾。

  “你想談什么,聊一聊龍虎山嗎,還是想跟我們談神諭?”楚風無所謂的說著,很敷衍與應付。

  “龍虎山早已被神所預定,你們就不要癡心妄想了,這個地方誰也登不上去,你們……嘿!”亞曼倨傲,帶著冷笑。

  這令大黑牛想給他一蹄子,越發覺得這個神使狗腿子不順眼,居然還瞧不起他們三個。

  接著,亞曼又看向楚風,道:“聽說你和諾依小姐畢業于同一所大學,有過一些交集?”

  “你調查我?!”楚風盯著他,眼中露出冷芒。

  亞曼平淡地說道:“你還不值得我去調查,沒那資格,我只是關注林小姐時才覺察到她過去的一些事。”

  他現在徹底不掩飾了,盡顯自負。

  亞曼很傲慢,道:“同時,我警告你,憑你根本沒有資格同林小姐走在一起,還是遠離吧,不然的話下場不會很好”

  此時,就連黃牛都想削他了,這個人倚仗擁有法兵,而有恃無恐嗎?

  大黑牛更是要直接動手,看不慣這種虛偽的人,早先道貌岸然,現在終于露出真面貌。

  “你警告我?”楚風攔住大黑牛,看向亞曼,道:“憑什么呢,只因為替那個所謂的神跑腿辦事,身為他的仆從,覺得高人一等?”

  他的聲音不高,但聽在亞曼耳中,卻如鈍刀子刺來,讓他難受,居然說他是神的仆人,胸腔中有一股烈焰沸騰起來。

  他是神使,居然被人這樣小覷,眼神頓時冷冽,手持銀色燈盞,一層烏光蔓延,遮攏他的軀體。

  楚風那般諷刺,因為他想動手。

  時機到了,他感覺到不死鳳王的氣息。

  可惜,亞曼突然間飄然退后了一段距離,他不想出手了。

  亞曼很謹慎,他始終對楚風與兩頭牛有些看不透,總覺得他們身上有某種力量對自己有一定的威脅。

  這是他的不凡之處,神覺敏銳。

  “給你一個忠告吧,不要再打擾諾依小姐的寧靜,她與神與我們這一脈有緣,不是你這樣的凡夫俗子所能仰望的。”亞曼說道。

  隨后,他又笑了起來,恢復陽光之色,道:“我們不用對峙,不是敵人,說不定以后還會合作。”

  他轉身就走,但在無人之地立刻取出通訊器,跟人聯系,道:“前輩,你速來龍虎山,楚風在這里,沒有絕世高手旁,可以輕易擊殺他!”

  “什么神使,不就是一個狗腿子嗎,居然對我等輕慢,真想立刻殺了他。”大黑牛眼中冒火。

  “別急,不死鳳王已經來了,再等西伯利亞虎到了,我們就立刻動手,解決掉他,爭取完好無損的奪下銀燈。”楚風說道。

  “這家伙對我們挺仇恨的,剛才都要動手了,最后居然又退縮。”黃牛說道。

  “他難道是想……等席勒!”楚風一凜,他生出這種猜測。

  這個神使東渡而來,就是為席勒出面的,兩人同為那個神服務,這么長時間過去,想來席勒的傷應該好的差不多了吧。

  楚風沖著不遠處傳音,道:“鳳王暫且不要露面,等著襲殺席勒!”

  “希望東北虎早點到這里,正好一起伏擊席勒!”大黑牛摩拳擦掌。

  兩位掙斷六道枷鎖的強者若是一起阻擊,或許可以讓席勒飲恨!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