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二百二十五章 重創絕世高手

第二百二十五章 重創絕世高手

  亞曼身體劇痛,栽倒在地上后,簡直萬念俱灰,他是神靈的使者,自認為高人一等,一直以俯視的姿態面對楚風還有兩頭牛,可現在他成了什么?

  尤其是,看到楚風的眼神時,他心中悸動,那是對他**裸的看不起。

  亞曼心中翻騰,難以忍受,他早先所不屑與蔑視的人,居然給予他這樣凌厲一擊,讓他從云端栽落污泥中。

  究竟是誰俯視誰?想到這些,他身體疼痛的同時,還渾身燥,他自己反倒成為被人俯視與蔑視的對象。

  轟!

  不遠處,驚天動地的聲音傳來,絕世強者碰撞,動靜太大了!

  森林中,斑斕巨虎躍起,那只小山般的大爪子直接拍中席勒,爆出刺目光芒,像是小型核彈引爆。

  半空中的景象過于可怕,能量波動鋪天蓋地,激蕩而出。

  席勒的確大意了,被虎爪砸在后背上,他整個人橫飛,嘴里咳血,這是一次重創,打的他險些爆碎。

  若非關鍵時刻,體內光與暗兩種能量沸騰,保護住五臟六腑,沖向四肢百骸,他很有可能被擊殺了。

  東北虎為了這一擊可謂醞釀多時,很專注,最后關頭十分果斷地進行襲殺。

  森林之王、百獸之主天性就擅長狩獵,進化成為絕世強者后自然依舊具備這種出色的天賦。

  轟隆!

  幾乎同一時間,不死鳥駕馭黑色光焰,宛若一輪黑色的大日橫空,猛烈的撞擊在席勒的身上,力道太重了。

  這一次,席勒體內轉出骨裂的聲音,他遭受了更為嚴重的創傷,肋骨折斷最少三根,七竅流血。

  并且,他的身體被火光覆蓋后,哧啦作響,瞬間焦黑,被掙斷六道枷鎖的不死鳥的焰火燒傷。

  原本他可以避過這一擊的,不死鳳王的偷襲本領不如東北虎。

  然而,此時的席勒遭受重創在先,被東北虎一擊得手,身體失去平衡,重傷之下他反應慢了一步。

  所以,他遭受了更為可怕的第二次傷害。

  “你們都找死!”席勒咆哮,他沖出黑色火光地帶,胸膛劇烈起伏,身體上大片焦黑,血跡斑斑,非常的狼狽。

  昔日,在梵蒂岡時,席勒平和而從容,帶著笑,像是一個慈祥的長者,但今日他真的被激怒了。

  一向是他算計別人,在圣藥園中為了培育萬靈血藥,一戰坑殺那么多王者,而今他卻遭受伏擊。

  此時,他戰力銳減,但是斗志卻更旺盛了,在的的背后,光暗之翼浮現,一邊光華璀璨,一邊漆黑如墨。

  這是他強大的底牌,一具身體擁有西方兩種傳承,具備兩種對立屬性的能量,使他格外的可怕。

  轟!

  他撲向東北虎,怒視著它,喝道:“你這個可恥的背叛者,納命來!”

  東北虎也豁出去了,咆哮著,身體急驟縮小,只有兩三米長了,因為太龐大的軀體容易遭受攻擊。

  “席勒,當初你不過是在利用我而已,當本王傻啊,有道是棄暗投明,英明偉岸,說的就是本座。”東北虎咆哮。

  它毫無節操可言,自然不怕被人揭短,還振振有詞,一副有理的樣子,跟席勒要死磕到底。

  因為,它沒有退路,席勒不死,它就得完蛋,早晚會被這老家伙獵殺掉。

  “席勒,你也好意思說別人可恥,還有比你更陰毒與卑鄙的人嗎?!”不死鳳王輕叱,她重新化成人形,一身黑色長裙,獵獵作響,背后黑色火焰能量化成的翅膀,讓她可以御空而行,撲殺了過去。

  不死鳳王的實力格外強大,比之黑龍王還要厲害,不然的話當初受了那么重的傷怎么可能逃過必殺之局。

  轟!

  她俯沖過去,掌心間噴出一道烏光,化成利劍,劈向席勒。

  席勒面色冰冷,沒有理會后面的不死鳳王,而是全力以赴,想集中精力先殺一人,他的光暗之翼拍動,度暴漲,殺向虎王。

  “嗷,席勒你個臭不要臉的,真要拼命啊?”東北虎一邊瘋狂對抗,一邊咆哮,很不要臉的進行干擾。

  轟!

  半空中,劇烈的能量浪濤洶涌,如同巖漿海沸騰,那里一片熾盛而又恐怖。

  東北虎咳血,被席勒雙手出的璀璨光芒震的倒飛出去,它受傷不輕。

  砰!

  同時,席勒的光暗之翼劇震,險些被打散,那是不死鳳王的攻擊,凌厲而霸道,震的席勒再次咳血。

  “殺!”

  席勒冷漠無情,躲避鳳王,身體在空中橫移,展動光暗之翼,再次撲殺向虎王,似乎認準它了,想要絕殺。

  “席勒,你大爺的!”東北虎詛咒,它被盯上了,非常危險,雖然是二打一,但是它多半要第一個死掉,接下來才是席勒。

  “虎哥,他就是想逼迫你逃走,千萬不能退縮,這老家伙在跟你進行心理戰呢,他知道你可能會化成虎跑跑。”大黑牛在遠處喊道。

  “媽的,我被你們害死了!”東北虎飆,它也猜測出,席勒摸清了它的性情,專門針對它,想要瓦解它的斗志,從而驚走,然后再逐一擊殺他們兩大高手。

  “死!”

  這一刻,席勒的雙拳突然光芒大盛,讓鳳王還有東北虎都寒毛倒豎,那種力量格外霸道,難以抵擋。

  席勒右拳雪白而光芒四射,釋放著神圣的能量,他的左拳則漆黑如墨,烏光繚繞,帶著陰柔而森寒的能量。

  轟!

  他動用極盡力量,雙拳一起轟殺向東北虎。

  此時,不死鳳王一嘆,席勒真的非常強大,單獨決戰的話,就是她也不是對手,實力異常的恐怖。

  她有些心驚,擔心東北虎擋不住,會被席勒打到半廢。

  轟隆隆!

  黑色的烈焰沸騰,她駕馭火光,拼盡力量轟向席勒,希望阻擋他的可怕攻勢,幫東北虎扛下這一擊。

  東北虎皮毛炸立,它近乎瘋般咆哮。

  “真當虎爺是病貓啊!”

  這一次,它張嘴噴出一道赤霞,橫空而起,化成一面光芒絢爛的袈裟,擋住那對拳頭。

  這個場面不僅讓席勒一怔,就是后方的大黑牛與黃牛的眼睛都直了。

  這不是老喇嘛的袈裟嗎?當初這件寶貝可是硬擋住了無敵老獅子的狂暴攻擊,有非凡的防御力。

  果然,席勒面色變了,他的雙拳砸在袈裟上后,那上面的金色線條光,反震出來一股雄渾的力量。

  與此同時,不死鳳王狂暴的黑色烈焰席卷而來,將席勒淹沒。

  哧!

  席勒怒吼著,沖天而起。

  “幸虧把老喇嘛的袈裟偷來了,不然的話,虎爺多半要交代這里。”東北虎擦冷汗,在那里自語。

  這種話讓楚風都無言,這家伙果然不是啥好鳥,居然把老喇嘛的袈裟給偷盜了,不過這也是一種本領,一般的人做不到。

  席勒眼神冷冽,盯著對面的兩人。

  不死鳳王帶著光焰,身軀修長,再次動攻擊,向前殺去。

  東北虎化成人形,他心中有底氣了,直接將袈裟裹在自己身上,橫空而起,喊道:“無量天尊!席勒你個老匹夫,你納命來。”

  遠處,熊坤擦汗,道:“這位虎爺,披著袈裟念道號,這樣好嗎?”

  半空中,激烈的大戰爆,兩大強者一同出手,壓制席勒。

  幸虧他們最開始時偷襲得手,讓席勒遭受重創,不然的話就是兩人合力都不見得是席勒的對手。

  大黑牛、黃牛的神色都略有難看,從席勒的表現來看,比之無敵的老獅子有過之而不及!

  當初,若非八景宮、玉虛宮、碧游宮的三大宮主親自追殺他,席勒多半都不會負傷,這個人太強大了。

  “第一擊沒有殺死他,有點不妙。”大黑牛低語,襲殺未能全功,現在雙方這樣搏殺,席勒完全可以逃走,日后終究會是大患。

  轟!

  山林生毀滅性的災難,被夷為平地,三大高手征戰,破壞力驚人。

  楚風無聲無息,向前而去,他手持金剛琢,準備出手。

  因為,他擔心鳳王與虎王聯手也拿不下席勒。

  噗!

  破碎的山地間,席勒在大口咳血,他臉色難看,被偷襲所致,他身體傷的太重,有些力不從心。

  尤其是他想找東北虎突破,殺傷它,結果這這頭無恥的老虎裹上袈裟后,特別的抗揍,難以有效擊殺。

  “席勒,你大爺的,總是盯著虎爺打,痛死我了。”東北虎一邊拼命,一邊鬼叫。

  席勒臉色陰沉,他感覺到,這頭無恥的老虎在故意刺激他,引他不斷出手,想拖著他傷勢不斷惡化下去。

  “西伯利亞虎,咱們來日方長,我必斬你頭顱!”席勒恨聲道。

  嗖!

  他很果斷,轉身就走,不想在這里耗下去了,不然的話他多半真要生危險。

  但是,在離去前,他眼中兇光畢露,盯上楚風,對這個年輕人的恨意比對東北虎時還要濃烈。

  “螻蟻一般的東西,去死!”席勒俯沖了過去。

  楚風見狀,直接揚起手,持著金剛琢就要向外砸。

  席勒瞳孔收縮,他剛才可是目睹了銀燈破碎的場面,他心有忌憚,知道這小小的手環蘊含著絕大的威能,不能輕易觸碰。

  他直接避開,橫空出去上百米遠,然而卻現,楚風沒有砸出來,只是作勢而已。

  “席勒,你哪里走!”東北虎咆哮,追殺過來,他現在急眼了,真要讓席勒逃走,他以后沒好日子過了。

  經此一役,席勒肯定更恨他了。

  不死鳳王也追擊,張開紅唇,噴出滔天的黑色火光,籠罩席勒。

  席勒冷哼,下定決心要殺楚風,他在這片地帶躲避兩大高手,而后不斷嘗試接近楚風。

  當他再次殺來時,楚風抖手扔出一枚雪亮手環,以數倍音飛來,光芒燦烈。

  嗖!

  席勒躲避了過去,而后臉上露出冷酷的笑容,再無忌憚,俯沖過去。

  “快退,離開這里!”不死鳳王阻擋席勒,讓楚風逃離。

  東北虎看著消失在天際盡頭的銀色手環,一陣遺憾,要是打中席勒多好。

  席勒跟兩大高手碰撞,拼著挨了一掌,再次殺向楚風,嘴角掛著冷意,散滔天殺氣,俯沖而來。

  “弱小的蟲子,給我死!”他冷酷的揮動拳頭,向前砸去。

  轟!

  然而,下一刻他驚悚了,因為一片璀璨銀光如同太陽焚燒般,太盛烈了,直接撞擊向他。

  這足足達到了五六倍音,如此近距離內,很難躲避出去。

  席勒驚怒交加,剛才金剛琢不是飛走了嗎,怎么又出現一個?他滿是不解。

  當初,楚風在順天城八百里外看到一座銀礦與一株怪樹,奇異花粉導致那里的金屬化形,有了生命,他曾經從那里得到一塊奇異的銀白金屬,帶回玉虛宮,大部分被6通送進實驗室,還有一小塊被煉制成手環,送給楚風。

  事實上,楚風如今的金剛琢就是參考了早先的雪白手環才在昆侖的煉兵圣樹那里祭煉而成。

  他剛才扔出的是早先那枚手環,現在砸出的才是金剛琢。

  席勒再想躲避,已經來不及。

  噗!

  他的右手臂被打中,直接爆開,血光迸濺,整條手臂斷落下去。

  不得不說,掙斷六道枷鎖的生物極其可怕,那條臂膀居然沒有粉碎成血霧,而只是撕裂下去,鮮血狂涌。

  席勒眼前黑,劇痛讓他身體踉蹌,險些一頭栽倒在地,要知道他早先就已經是重傷之體。

  轟!

  不死鳳王殺到了,一擊打在他的身上,讓他橫飛出去。

  “嗷!”

  東北虎咆哮,也一拳砸來,打的席勒滿身是血,再次橫飛。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