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二百四十二章 悠然精進

第二百四十二章 悠然精進

  傍晚,紅日渾圓,晚霞將一層又一層的云朵染紅,并鑲嵌上一道又一道金邊,就連山地中都紅艷艷。

  楚風心情大好,再看那夕陽,不再像前兩天那樣覺得血紅刺眼而帶著暮氣,現在反而覺得鮮艷而燦爛。

  他身體在好轉,心臟的傷近乎痊愈,骨骼還差一些也長好了,哪怕現在再遇上強敵都可以出手大戰。

  晚霞中帶著金色光輝,將他的身影拉的很長,開闊的山地中,林木稀疏,也被染上赤金光彩,偶有鳥鳴,更顯幽靜。

  “采晚霞中一縷生機,對身體更益。”楚風步履輕盈,在這片寧靜而祥和的山地中邁步。

  他只知道在湖北境內,但現在卻不知具體位置,天地異變后,地勢劇變,山川地理大不相同了。

  沐浴著晚霞,吞吐紅艷艷的光,他的口鼻間都帶著淡金光輝,隨后整個人被霞霧覆蓋,朦朧而光。

  在赤紅的霞光下,迎著紅日,他很放松,悠閑的邁步,穿過稀疏的林地,吞吐日菁,整個人都暖洋洋。

  此時,他的精神融于每一寸血肉中,跟著肉身一起呼吸,實在舒暢之極。

  天地殷紅一片,淡金晚霞繚繞于體,仿佛精神在也沐浴天邊紅日的余暉,熱烘烘,陽氣蒸騰。

  “按照道家的理論,精神偏于陰,血氣偏于陽,現在我的精神被陽剛之氣滋養,更加凝練,帶著陽性氣機。”

  楚風身心愉悅,這是精神飽滿、肉身舒泰的自然表情,他覺得如今的進化的確可以跟宗教與神話等印證。

  當然那些不能盡信,比如傳說中御劍飛行,哪里及得上直接動用精神能量搬運自己。

  所謂的御劍術,只是精神武功中的一種。

  “呼……”

  楚風噴出一口濁氣,竟也帶著光,從口鼻間飛出,宛若利劍一般,砰的一聲讓空氣出爆鳴聲。

  并且,那口濁氣斬開一塊巖石。

  “嗯,我呼出的濁氣都帶著絲絲縷縷的能量,有了這種威力。”楚風很滿意。

  他覺得,哪怕自身還沒有徹底養好傷,也已實力精進,將精神能量與肉身能量交融,威能更大了。

  前幾日,他在江西境內生死大戰,從龍虎山到機場,再到山林,對手從席勒到南海黑龍太子,再到群王,生死搏殺,戰斗一場接著一場,神經始終繃緊,就沒有放松過。

  現在完全不同,他整個人都空明起來,精神奕奕,肉身光,帶著平和的氣機,悠然徜徉在山林中。

  這完全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環境,感受自然也大不相同。

  一張一弛,在進化的道路上,伴著生死,也有平凡中的祥和,路上風景不同,心境也在波瀾起伏中感受相同。

  楚風越覺得現在狀態極佳,體內骨骼生長度都變快了,斷骨接續,近乎要徹底痊愈。

  他不知道是大戰過后徹底悠然放松后導致的,還是精神能量融入肉身內促的,整個人都漸漸彌漫一層光輝。

  此時看來,宛若一道神環,籠罩在外。

  呼吸法在運轉,血肉與精神歸于平和、祥靜,蘊含在身體內的力量旺盛,自身的生機也開始蓬勃起來,越過去。

  “或許也跟經歷一次死劫有關。”楚風猜測。

  那一戰耗盡他所有能量,身體與精神都接近衰竭,整個人油盡燈枯,險些死掉。

  經歷這種劇變,他又活了過來,或許因此刺激了肉身與精神意志,經過死亡的錘煉與洗禮,越強韌。

  現在沒有外敵,他在緩慢恢復過程中,枯竭的身體被生機填滿,并跟著進一步蛻變,越以往。

  夕陽下,前方一座矮山上,一座破敗的廟宇被晚霞覆蓋,赤紅中也帶著金色光彩,竟顯得有些神圣。

  楚風登山,來到近前,這是一座早已荒廢的寺廟,很小也很殘破,院墻等都早已倒塌,在夕陽中破破爛爛。

  這里自然沒有人,廢棄多年,再加上天地異變后這種荒野更加無人到來,一切都顯得那么缺少生氣,很寂靜。

  不過,那傾塌的殿宇中,金身菩薩像卻在夕陽中帶著光澤,哪怕有塵埃,也還能反光。

  過去他對這些無感,但今天仔細凝視,且自身在運轉呼吸法,肉身與精神都在散蓬勃生機,則覺得有些不同。

  沐浴夕陽,看著殘破廟宇,金身菩薩,他竟出奇的安寧下來,心中越的空明。

  “曾經被人們所喜,所尊,所拜,自有其道理。”

  楚風輕語,從進化角度看,這應該是古代級進化者中的佼佼者,金身神圣,顯化世間,被人所記。

  隔著歲月,仿佛還能感受到這種大能的氣韻,這金身塑像或許只有一點神韻,但也足以說明問題。

  “進化到這個層次的生物應該不會很多吧。”

  楚風一陣出神,想到很多宗教典故,神話傳說,如釋迦擲象等。

  不知不覺間,楚風改用起大雷音呼吸法,雖然是殘缺的,但現在對著沐浴晚霞的金身菩薩,像是有某種心境相符,自然而然就運轉了。

  同樣的,這個時候運轉此法,他的精神能量也在與肉身能量交融,因此雷音激蕩,身體轟鳴時,精神也在在接受這種淬煉與洗禮。

  原本這幾天楚風是不準備動用這種呼吸法的,因為大雷音呼吸法太霸道,在自身負傷的情況下實在不適合,動輒就會傷到己身。

  但現在他現,心境契合時,根本沒有那種隱患,雷音鼓蕩,周身轟鳴,沒有感覺到霸道,反而覺得神音繞耳,如同黃鐘大呂在轟鳴,讓人于平和中體會到一種完全不同的心境。

  “內圣外魔?”

  楚風輕語,他從進化的角度聯想,這種呼吸法法劇烈與霸道是在外在表現,其實內部祥和?

  “或許,可以再換一個角度,從宗教佛門來闡釋。”楚風明悟。

  佛門講究慈悲心,心中祥和安寧,但也有降魔手段,真要出手時卻毫不手軟,而且很霸道,層出不窮。

  “大雷音呼吸法,要這樣契合心境來修行?”

  一剎那,楚風醒悟。

  黃牛曾說,很多人修煉流傳在外的殘缺的大雷音呼吸法,經常傷到己身,把自己活活練死。

  現在楚風明白了,這當中的講究太多。

  短時間內,他對兩種呼吸法的了解更深了,意識到看似簡答的呼吸節奏當中蘊藏著諸般的妙處與禁忌。

  而且依據黃牛所說,呼吸法的神秘之處,如今只揭開一層面紗,到了后面還會有更驚人的表現。

  轟隆隆!

  楚風體內雷音大震,五臟六腑都在轟鳴,仿佛有雷光交織,而骨骼更在震動,雪白晶瑩,激蕩神音。

  他并沒有覺得疼痛,反而很舒服,精神與肉身同時在被梳理,滌蕩,整個人如同黃鐘大呂,蓬勃之力震蕩,醒悟自身。

  當楚風停下來時,夕陽早已消失。

  他驚訝的現,自身骨骼長好,斷骨徹底恢復如初,沒有一點裂痕,而心臟上愈合的傷口最后的鮮紅紋路也消失,像是從來沒有受過傷。

  至于胸膛上的大窟窿,早先就被堵上,而今只是皮膚過于鮮紅,傷口早已愈合。

  “好快!”這種恢復度讓他驚異。

  當然,主要還是黃牛交給他的呼吸法起到大作用,大雷音呼吸法只是最后心境契合的情況下來收尾。

  不過他已經感覺到大雷音呼吸法的神妙,如果能夠得到完整的傳承,絕對可以跟黃牛傳給他的法比肩。

  事實上,黃牛也的確這么說過,兩種呼吸法都有驚天的來頭,外人想得到的話,難如登天。

  一旦被那兩個道統知道,肯定會要“收走”!

  “算一算時間,已經過去三天,不知道江西境內如何了。”楚風抬頭,遙望遠方。

  一夜殺十王,他鬧出驚天的大動靜,然后就徹底消失,可以料想外界一定引軒然大波。

  “我的身體已經恢復,可以考慮撕裂第五道枷鎖了。”

  楚風眸光燦燦,當然他沒有急于行動,這才復原,他準備再修養兩天,讓精氣神攀升到一個嶄新的高度,然后沖關。

  晚間,楚風離開山林,來到一座小城鎮中,他買了通訊器,跟家人聯系。

  現在他徹底恢復,哪怕被人現也無所畏懼!

  “媽,我很好啊,這兩天正琢磨著到底要吃哪些王級生物。之前沒聯系你們是因為通訊器壞掉了,我自己生龍活虎,壓根就沒事。現在是想問你們,想吃什么,我好去重點獵殺,回頭給你們帶回去。當然,別擔心什么國家保護動物,現在沒那么多講究。”

  楚風嬉皮笑臉,說的相當輕松,跟父母通話他報喜不報憂,沒敢說差點死在外面,怕兩人擔心。

  這一次,他真是經歷一場死劫,比以往所有的挫折都要可怕多倍。

  隨后他跟6通聯系,了解情況,而后吃驚。

  因為,他得悉海族的老妖怪、稀有種族的天驕等,相繼登岸,不少都匯聚在江西境內。

  “有一個長著三只眼睛的海族強者揚言要殺我,為黑螣報仇?他活膩了吧,本體是什么,能吃嗎?!”

  當聽到楚風這樣的叫聲,6通一陣無語。

  “什么,有可能是人形身體,讓他滾蛋,我對他沒興趣,真要來的話直接打死,扔一邊去!讓黑螣趕緊冒頭,我很想吃它!上次只斬下八十斤肉,嘗了個鮮而已,根本不解飽,味道的確好極了!”

  當聽到他這樣的話,6通險些罵娘,都什么時候了?江西境內暴風驟雨,各路強者匯聚,絕世強者都在大碰撞了,他還想著吃呢。

  “放心,過幾天我就過去,襲殺我的混賬一個都跑不了,我要連窩端。你告訴玉虛宮主跟人交手時注意點,別把偷襲我的那些人弄死,我回去一個一個燒烤,媽的,誰都別想跑!”楚風越說越氣,早先的祥和與平靜都不見了,提到復仇與吃時,眼神賊亮。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