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二百四十八章 絕世白衣

第二百四十八章 絕世白衣

  “據聞,南海黑龍太子可能在三清山附近養傷,曾有人在山中看到宛若山嶺般的黑色大蛇。”大黑牛告知。

  “在三清山。”楚風皺眉。

  這地方可不一般,是江西境內的名山,為道教的洞天福地。算一算時間,黑螣也快養好傷了。

  至于孔雀王在哪里,兩頭牛也不知,它很神秘,難以發現蹤跡。

  黃牛出主意,別看他年齡不大,但一向腹黑,道:“別急著找他們算賬,慢慢來,反正你在暗中,一個一個的摸上門去,悄然干掉,這更好。”

  “有道理。”楚風笑道,他也是這么想的,沒有必要跳出去當靶子,就這樣持掌雷電,讓一些敵人遭雷劈,最好不過,保持神秘。

  大黑牛也告訴他,先沉住氣,不要妄動,道:“等我消息,最近東北虎跟海族的個別人打得火熱,交情不錯,我讓它去了解情況,看一看黑蛟蛇是否還在三清山。”

  同時,兩頭牛準備幫他將一些獸王、人類王者的精準消息查清楚,計劃讓有一人遭天打雷轟。

  楚風微笑,正合他意。

  “最近都在山野中,我都快成野人了。”他在山林中穿行,這樣自嘲。

  這本是一個現代社會,然而自從天地異變后,一切都改變了,原本他應該面對車水馬龍、高樓大廈,生活在現代化城市中,可現在卻于行走于大山間,跟強大的王級生物戰斗。

  楚風決定找最近的城市稍作休整,等兩頭牛的消息。

  洪都,江西境內最大的城市,距離梅嶺非常近,以楚風現在的速度來說,時間不長就能趕到。

  烏鴉王被雷劈,這則消息當真是驚掉一地眼球,人類社會的反應就不說了,它太招人恨了,許多人目瞪口呆后,拍手稱快。

  就是異類諸王也都無語,這太邪門了,是真的嗎?他們第一時間的反應是,有問題!

  然而,梅嶺傳來消息,當時的確陰云密布,云層中電閃雷鳴,但很快又消失。

  “真遭雷劈了?這烏鴉王也太作孽了吧,被天打雷轟,或許壞事真的做多了。”有異類嘆道。

  這件事有點離奇,也不是不能接受,畢竟平日間山中就常有雷火出現。

  “或許是天劫!”也有異類這么說道,神色凝重。

  到了王級層次,了解到太多的事,按照神話傳說來看,他們這種生物在古代的話那就算是大妖,而大妖每隔一段時間就有可能會被雷霆轟擊。

  顯然,也有很多人不這么看,人類中的王者,還有異類中的一些頂級高手,覺得蹊蹺,懷疑烏鴉王遭人暗算。

  三清山,景色秀麗,古松伴飛瀑,云蒸霞蔚,宛若仙家福地。

  一片山脈中,老樹稀疏,并不多,但是都很蒼勁與高大,在一片高地上一條黑色的大蛇足有數百米長,橫在那里,曬著太陽,鱗片如同烏金般,頭上長著獨角,猶如一頭黑龍蟄伏在這里。

  “楚風,你還活著嗎?我很希望你完好如初的歸來,我要慢慢的撕碎你!”黑螣在低語。

  最近幾日,它一直在這里蟄養傷,如今快好了,即將痊愈。

  他恨透楚風,堂堂南海龍族成員,掙斷六道枷鎖的絕頂強者,只因上次有傷發揮不出實力,險些被殺。

  “烏鴉被殺,別告訴是你的手筆,等我出關,必然要去殺你!”黑螣發誓,他都等不及了。

  洪都城外,金海別墅區。

  一棟別墅內,富麗堂皇,客廳中有一個白衣男子,面上帶著笑,俊朗而儒雅,有種空明而出塵的氣質。

  他坐在沙發上,很悠閑,桌上擺著形意拳譜,道:“烏鴉王死了,我想不是意外,所謂的異類渡天劫,在古代雖然有這種說法,但過于虛無縹緲,我只相信進化,或許我們的目標出現了。”

  “你是說,楚風回來了?!”在另一張沙發上坐著一個妖異而又俊美之極的男子,紫色長發披散,眉心的豎眼開闔間有神芒射出。

  “很有可能。”白衣男子點頭。

  “很好,我去殺了他,為黑螣出一口氣!”他一頭紫發長發爆發光芒,整個人都籠罩上神圣光輝,散發出很恐怖的氣息!

  此時,他的豎眼張開,有一道金色光束飛出,很嚇人,將茶幾上的一口藍色匕首直接禁錮,而后帶了回來,落在他的手中。

  “他要一刀一刀活剮了他,一個掙斷四道枷鎖的渺小人類,竟導致我的飛碟墜落在龍虎山,可恨啊,他就是有一百條命讓我來殺,也比不上那一架飛碟完好如初!”三眼男子哧的一聲將藍色匕首插入茶幾中。

  砰!

  整張茶幾炸開的同時,化成灰燼!

  每次想到那架被毀掉的飛碟,他的心都在滴血,即便在大洋深處遺跡眾多,也沒有幾個海族強者挖掘到飛碟。

  “稍安勿躁。”白衣男子很平和,微笑道:“一切都還只是猜測,也不見得真是他回來了。不過即便是他,又何需你我費心費力去尋找,讓他主動來送死豈不是更好。”

  “他會那么聽話?”三眼男子詫異,他知道白衣男子一向穩重,手段高絕,不會亂說話。

  “會,由不得他不送死。”白衣男子放下手中的拳譜,露出淡淡的笑意,道:“是人就會有弱點。”

  “說來聽聽。”三眼男子平靜了,早先的殺氣全部內斂。

  “他一向很緊張與在意他的父母,記得他的成名之戰就是因他父母而起,不計后果,殺到盤山,跟掌握有御劍術的老黃鼠狼浴血搏殺,最終平山滅寨,震動四方。”

  白衣男子娓娓道來,一點也不急。

  三眼男子才聽他說這么多,就領悟了,眼中露出光芒,臉上漾起笑容,道:“拿他的父母做文章?”

  “對,讓人在順天動手,也不一定非要殺掉,但要做出動作,真個出手,從而讓那楚風亂了分寸。”白衣男子微笑。

  “這樣他就會乖乖來送死?”三眼男子問道。

  “順天出手的人一定要失敗,被擊退,露出馬腳,泄露出是將江西這邊的人在指使這樣做。”

  “哦?”

  白衣男子接著說:“一定要自然,不能刻意,所謂水到渠成,毫無痕跡,這樣才最致命。嗯,就讓江西一個獸王作為‘主謀’吧,最好是上一次圍殺楚風的人之一,很激進,想殺他父母。”

  三眼男子問道:“這樣說來,做戲做足的話,我們豈不是要去先控制一個獸王,讓他看起來像主謀?”

  白衣男子點頭,嘴角微翹,笑容很淡,道:“不錯,在他的‘指使’下,導致楚風父母驚嚇、受傷,從而讓楚風怒發沖冠,迫不及待的來平山滅寨,大殺四方!”

  “他會嗎?”三眼男子遲疑。

  “會的,依照他的性子,那么在意他的父母,一定會這樣做,平山滅寨,從而威懾其他人,不敢再對他父母下手。尤其是,他以前也發過誓,誰敢動他父母,那么就算觸了他的逆鱗,比針對他自己還嚴重,必要遭受他的鐵血屠戮與報復!”白衣男子臉上的笑意很濃。

  “有意思!”三眼男子笑了。

  “他為了震懾其他懷著敵意的人,確保他父母的安全,一定會這么做,暴烈出手,而這就是我們的機會,等在那里,靜候他上門送死!”白衣男子的目光轉冷,收斂笑容。

  “呵,很好,我期待他自己主動上門來送死。”三眼男子點頭,而后又道:“我正要去三清山看望黑龍,要不要將這么有趣而又有意義的消息告訴他,即將獵殺楚魔王。”

  “自然要告訴他,因為他也要參與進來,到時候我們三大強者聯手,一起拿下楚風。”白衣男子說道。

  “有必要嗎?我一個人就可以輕而易舉地屠掉他。”三眼男子淡淡地說道,看不上楚風,不曾將他視作同層次的人,帶著不冷笑與輕蔑。

  “穩妥起見喊上黑龍,我做事求穩,一定要拿下他,不給他一絲一毫的機會,不然的話萬一被他逃走會很麻煩。”白衣男子堅持,目光燦燦。

  “好,依你,我去三清山,順便在路上選一頭合適的獸王當冤大頭,作那個‘主使者’,嘿嘿!”三眼男子起身,原本他就要去三清山,現在更加迫不及待了。

  自從天地異變后,城外的頂級別墅價格一落千丈,無人問津,因為缺少安全保障。

  現在城外有很多洪荒大山矗立,突兀出現,離的很遠都能聽到猿啼虎嘯聲,郊外的別墅誰還敢住。

  楚風行走在這片地帶,他準備就近休息,就不進城了,免得被人認出。

  然而,他剛才感應到到強大的能量波動,對于其他王級強者來說,這絕對稱得上恐怖!

  “掙斷六道枷鎖的強者?”他心頭一震,很吃驚。

  那股可怕的波動,正是三眼男子發怒時將藍色匕首刺碎茶幾時造成的,被楚風清晰的捕捉到。

  如今他實力大進,神覺敏銳的駭人,哪怕相距那片別墅區還有五六里地,也第一時間感應到。

  楚風如同幽靈一般,向這片區域無聲趕來,縱身一躍,進入別墅區,躲在園林中,盯著某一地。

  早先神覺捕捉到的波動就源自那棟最氣派的別墅。

  不久后,他看到一個白衣男子送一個紫發男子走出。

  “體內蟄伏著雄渾的而恐怖的血氣,這兩人都不簡單,其中一個人要走?!”楚風目光爍爍。

  隨后,他眼神一凝,因為看到那紫發男子的眉心居然有一只豎眼,絕非人類。

  可惜,他并不知道這就是那架在龍虎山追擊他的飛碟的背后主人。

  但是,楚風意識到,這白衣男子可能不是良善之輩,跟這么強大的異類走在一起,來到江西,或許也為他而來。

  吼!

  一聲咆哮,那三眼男子宛若一道紫電,極速遠去,離開別墅區,速度非常快,果然是一位絕世高手。

  楚風一直都沒有動,潛伏在此,自從將精神能量與肉身能量融合后,他擁有一種奇異的能力,仿佛與環境融為一體,其他王者的神覺對他失效。

  上一次,夜殺十王,最后關頭他之所以能逃走,也是因為如此,在路上融合精神能量于全身,沿途沒有留下絲毫氣機,那些王者追蹤不到他。

  “這白衣男子笑容溫和,還真是俊朗。”楚風訝異,這是一個難得一見的絕世美男子!

  不過,他總覺得這個人不算良善之輩,這是出于一種直覺,尤其是見到對方跟一名三眼男子走一起,更加讓他難以生出好感。

  兩頭牛曾告訴他,海族來了一些強者,有龍女,有海神虎,還有三眼族等,難道三只眼睛的紫發男子是海族人?

  “海族!”楚風目光略冷,他對海族真的沒有一點好印象。

  最早時,在順天那頭白鰻自稱為白龍,想要擊殺他,只因懷疑他身上有呼吸法,就霸道出手,但結果連帶著那只龍蝦,都被楚風反殺。

  不久前,他又遇到黑色蛟蛇,自稱南海黑龍太子,替朋友出頭,要殺他性命,結果發生一次慘烈大戰。

  也正是這一戰,讓楚風重傷,接著遭人圍攻,險些死掉。

  “管你什么身份,跟海族走的這么近,多半不是什么好東西,從背后給你一榔頭,先撂倒再說!”楚風這般決定。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