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二百四十九章 真形到手

第二百四十九章 真形到手

  白衣男子從別墅區外走了回來,始終那么的平和,儒雅而飄逸。

  他雙目有神,雖然帶著書卷氣,但也有種自信,像是一切都在掌握中,想到不久后要伏殺楚風,讓他自己上門送死,嘴角不禁露出淡笑。

  楚風早已來到那棟氣派的別墅附近,提前趕來,準備伏擊!

  他很輕靈,直接一閃身進入客廳,因為門根本就沒有關,省去他不少麻煩。

  “希望可以瞞過他的神覺。”楚風自語,真要瞞不過也無妨,大不了一戰。

  他躲在門后屏住呼吸,身體繃緊,密閉毛孔,整個人徹底融入環境中,宛若一截枯木,沒有任何的生機。

  到了這個層次,他對自己身體的掌控到了驚人的地步,同時他的精神能量與肉身能量交融在一起,越發顯得虛無。

  白衣男子走路時,每一步距離都一致,如果有人在此拿尺子去量,一定會非常吃驚,步距一致,精確到分毫,他像是踩著某種特殊的節奏,跟他的呼吸相配合。

  唯有楚風這種層次的人才能感受到,這白衣人非常不簡單,甚至說有些可怕。

  他舉手投足都有莫名韻味,配合呼吸,他看著平和,但是體內蟄伏著旺盛的血氣與可怕的生機,一旦爆發開來,必然如山洪決堤。

  白衣男子走進客廳,無聲無息,腳步雖有節奏,但是落地時很輕。

  他在思索著如何設局,要自然一些,從順天到江西,牽動兩地,引楚風去平山滅寨,主動葬送己身。

  他露出笑意,很快就完善了想法。

  此時,他這樣思考其他事,走進來時根本沒有注意門后有人。

  他這么的強大,無懼任何強者,尤其是剛才他與三眼族強者呆在客廳,才離去這么片刻,從未想過有人膽大包天進來。

  并且,以他強大的神覺來說,任何風吹草動都瞞不過他,可以第一時間感知,真有人臨近,哪怕是絕世強者,也逃不過他的感知!

  他沒有在意,不曾多想。

  但是,今日顯然有意外發生,楚風如今的狀態可以瞞過諸王!

  現在楚風半瞇著眼睛,怕自己的眼神太亮引起對方警覺,在他左手攥著一件兵器,高高揚起。

  這是紫金雷電錘,并不大,算上柄能有一尺長,非常精致,不知道這種紫色的金屬是什么成分。

  不激發時,它略顯暗淡,并且可以看出它飽經歲月洗禮,帶著時間的沉淀感。

  猛然間,他手持紫金錘,用力朝著白衣男子的后腦打去。

  他雖然用力剛猛,但是并未催發這件法兵,不將能量灌入進去的話,并不會爆發雷電,只是一件冷兵器。

  甚至,楚風懷疑,這柄精致的小錘以前可能收藏于博物館中,保養的這么好,平常人得到也催動不出閃電。

  顯然,他這樣一動,白衣男子警覺了,身為頂級高手,將形意十二真形全部練成,這絕對是天賦驚世。

  要知道,許多老拳師練一輩子拳,也只能勉強修成一個真形,練成兩三個真形的都罕見。

  據聞,形意拳如果修成六個真形,就稱得上罕有的奇才!

  而這個白衣男子這么年輕,卻將形意拳十二真形全部修煉成功,驚才絕艷!

  現在身后燒有異動,他第一時間生出感應,哪怕在走神,想其他事,也剎那繃緊身體,手捏拳印,就要回擊。

  他的反應太快了,脊背弓起如大龍,施展龍形,腰腹發力,同時手捏虎印,隨時要打出,這是虎形,并且他一腳踩著地,施展的是形意拳中的雞形,金雞獨立,接著他向前彎腰,躲避敵襲,另一條腿則猛力向后抽去,柔韌而霸道,施展的是蛇形,要撕裂身后的對手!

  這簡直是反應神速!

  就這么一瞬間,他身體內爆響,骨骼在動,如同炒豆子般,非常驚人。

  就是楚風也不得不嘆,這個人反應遠超其他王者,應變太快了,一剎那間,居然就施展出龍形、虎形、雞形、蛇形四大形意真形!

  這實在駭人聽聞,一般的人別說同一時間爆發施展出四大真形,哪怕準備充足,能完好的打出一形就很了不起。

  這個人絕對恐怖!

  不過,楚風更快,蟄伏在此,就在等待這么一個機會。

  一個有準備的襲擊,另一個沒有防備,兩相對比,優劣明顯。

  況且,楚風早就預備好了殺招。

  他并非常人那樣偷襲,他出手時很詭異,如一頭蛟龍撲擊,躍起來,向下俯沖,直接就避開了白衣男子那向后而來的那條腿,躲開凌厲的蛇形一擊。

  楚風身體個各部位都可以攻擊,糅合牛魔拳與蛟魔拳,腰背如蛟龍身,在半空猛力擺動,向前撲擊時快到不不可思議,腳如莽牛蹄,足以蹬碎山川,雙手更是如角,能撕裂一切。

  砰!

  楚風身在半空中,腿腳、肘、右手等都在攻擊,并快速伏在了白衣男子前傾的背上,而左手更是持著紫金錘用力砸落。

  兩人身體接觸的同時,楚風的腿腳、肘等就在落在對方的身上,并且紫金錘成功砸在白衣男子的后腦。

  力量非常重,足以砸塌一座山頭!

  這一瞬間,白衣男子哪怕非常恐怖,一下子施展出形意拳四大真形,也注定遭遇挫敗。

  因為,這個敵人不按常理來,不是貼著地面沖過來偷襲,沒有挨上他那一腳,而是躍起,落在他的后背上。

  他遭遇重擊,咚的一聲,他的后腦那里發光,在動用神秘能量硬抗,但依舊擋不住這么近距離的一擊轟殺。

  同時,他的后背劇痛,遭受楚風肘部與膝蓋的重創,讓他當場咳血。

  現在的楚魔王強大的可怕,敢跟任何人爭鋒,就是再遇上東征軍中的老獅子,他都敢去搏殺一番!

  轟!

  白衣男子遭受這樣的攻擊,承受的力量何其可怕,身上的白衣都炸開了,破破爛爛。

  他身體搖晃,后腦那里劇痛,讓他眼前發黑,就將栽倒下去,但是他強提精神,想保持清醒,并要反擊。

  可是一步落后,失去先機,那就是步步落后,現在他太被動了,頭腦昏沉,反應遲鈍很多。

  “咄!”

  楚風一聲爆喝,動用牛魔音與蛟魔音,融匯在一起,發出可怕如同雷霆般的音波,蘊含著精神攻擊。

  這一擊,直接震散白衣男子強行提聚的精神能量,在他耳畔炸響,讓他雙耳轟鳴,眼前出現重影,更加的昏沉。

  咚!

  并且在這個過程中,楚風手持紫金錘,第二次砸落,依舊是他的后腦海。

  白衣男子承受不住,感覺頭顱炸裂了,眼前什么都看不到。

  而當楚風第三錘落下時,他雙眼徹底發黑,昏厥過去,一頭栽倒在地上。

  嗖的一聲,楚風從他的后背輕飄飄地落在地上。

  他低頭看著白衣男子,確信他昏厥過去,暗嘆這個人果然厲害,多半已經掙斷六道枷鎖,這讓他心驚,人類中何時多了這樣一個絕世高手?以前根本不知!

  楚風凝視,看這個人的樣子最多二十七八歲,比他大不了幾歲。

  一個隱藏的絕頂強者,此前一直默默無聞,這個人還真是能忍!

  “精通形意拳,看其火候,完全稱得上一位宗師,一個年輕的宗師也真是夠嚇人!”

  楚風并不覺得自己這次過于冒險,因為剛才真要下殺手的話,直接催動法兵襲擊,讓紫金錘爆發雷電,對方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再快能快的過閃電嗎?更有效!

  很快,楚風雙眼發光,這可是一位形意宗師,他一直在眼饞這種拳法,委托陸通幫他尋找拳譜,到現在也只練了幾個真形而已,因為根本湊不齊。

  “他身上有沒有拳譜?”楚風帶著希冀之色,不過,又覺得不靠譜,誰還隨身攜帶拳譜在懷中啊。

  他搜了一遍,果然沒有,一聲嘆氣。

  楚風提著他,走進寬敞的客廳,來到沙發這里坐了下來,發現茶幾已爆碎,并化成灰燼。

  “嗯,這是?!”

  他吃驚,在沙發上有一本發黃的拳譜,吸引了他的目光,讓他激靈靈打了個哆嗦,瞬間精神十足。

  砰的一聲,楚風一松手,白衣男子直接墜落在地上。

  楚風快速撿起拳譜,翻了一遍,這是形意拳的古法,與現在的流傳的形意拳有些不同,更復雜,更玄奧!

  “有一個夾層!”他發現拳譜封面那里有個夾層,直接從里面取出一張很薄的獸皮,而后頓時激動起來。

  獸皮上刻著十二真形圖,一個都沒有少,那些人物栩栩如生!

  楚風震驚,而后他想大笑,這真是太意外了,居然在這里發現形意拳古法還有十二真形圖!

  “形意門年輕的宗師。”楚風低頭看著白衣男子,這個人竟隨身攜帶拳譜,出乎他的意料。

  事實上,白衣男子才修成十二真形沒多久,也是近期撕裂第六道枷鎖的,他在鞏固,依舊在參悟十二真形,所以拳譜不離手,從未想過有人能從他身上搶走,這是他的自信。

  可是今天楚風心血來潮,發現他跟海族人走一起,心中來氣,直接將他撂倒。

  “老兄對不住。”此時楚風多少有些愧疚,畢竟對方也是人族,雖然跟海族走的很近,不像是良善之輩。

  但是,他畢竟沒有什么證據,也沒有看到人家作惡,這樣偷襲,還是很不自在的。

  當然,如果讓他知道,白衣男子正謀劃他父母,想逼他自己來送死,估計楚風吃了他的心都有了。

  “形意拳古法,還有十二真形圖到手,真是意外之喜!”楚風翻看拳譜,觀看十二真形,越發覺得非凡。

  他心中難以平靜,非常激動,對于一個走上進化路的人來說,這種古拳法值得練,畢竟這可是人族的拳譜。

  “嗯?!”

  他有些吃驚,才稍微參悟,就發現形意十二真形連貫起來后,仿佛隱藏著一樁神秘呼吸法。

  “好!”他雙目璀璨,如同兩輪小太陽般,他知道這呼吸法非同小可。

  現在他自身的呼吸法,每日不需要運轉太長時間,超時去練也無用,除非對敵與療傷時不限時間。

  真正自己修煉,想要藉它進化時,每日只需早晚各一次,有效時間很短。

  多上一種呼吸法,就意味多了一種進化的手段,可以藉它促進體質蛻變,有效時間變長!

  楚風越是揣摩,越是發覺,獸皮上的十二真形隱藏著的呼吸法非同小可,真的非常不簡單!

  “我的進化之路更加寬闊了!”楚風充滿收獲的喜悅感。

  他低頭看了一眼白衣男子,暗道老兄對不住,誰叫你跟海族走的那么近,那些人多為我的敵手。

  他直接將拳譜與十二真形圖揣進自己的懷中,暫時不準備還了,等參悟透徹再說。

  顯然,這個地方不能久留。

  楚風在這里一番尋找,發現化成灰燼的茶幾旁,還有很小一片殘紙,寫著一個名字,畫著紅叉。

  “這是一個殺戮名單?”楚風吃驚,這殘片帶著殺意。

  上面提及的名字為吳起峰,他并不知道是誰。

  “跟海族在一起,還要殺人族,怎么看都有陰謀,有危險。”

  只是楚風實在不知道誰叫吳起峰,同時他也沒有其他證據,真不好再對白衣男子下手。

  一切都是猜測,沒什么證據,萬一殺錯人,那可真是濫殺無辜,尤其這可是一位年輕的形意拳宗師,會成為人類中一位絕頂強者。

  “算了,取走拳譜就有些對不住人家了。”楚風轉身向外走。

  可是走到門口后,他又皺眉,憑著直覺他總覺得這個白衣男子不對頭,哪怕再儒雅與俊朗都不像是善類。

  他真不知道,也無法預料到,這白衣男子其實是一位大敵,正在算計他。

  他只是有種本能直覺在發作,覺得此人不善。

  楚風轉身,又回到別墅中,將白衣男子提了出來,拎著他向外走,當看到一個巨大的垃圾桶后,直接將他扔了進去,而后哐當一聲蓋上蓋子。

  “不管了,真是對手又如何,以后正面一戰,給你機會!”楚風不確信,沒有任何證據,就這樣離開。

  他毫不在乎,自信不懼任何敵手,大步走出別墅區。

  很快,他聯系到陸通,跟他通話。

  “老頭,我到江西了,最近做了一些事,心有感觸,總覺得背后的黑手防不勝防。我在想,如今我遠在江西,背后順天不會出事吧?你給我注意點,保護好我父母。”

  陸通一聽直嘬牙花子,他覺得這小子肯定沒干好事!不然的話,怎么會說做了一些事后,心有感觸,擔心背后有黑手,難以防范之類的呢。

  憑老頭子陸通對楚風的了解,越發覺得這小子肯定沒干好事!

  “你是不是良心不安了,說吧,干什么沒底線的缺德事了?”陸通問道。

  “胡說八道,我一向正大光明,從不干缺德事!”楚風臉不紅心不跳,摸了摸懷中的形意拳譜與獸皮真形圖,又回頭看了一眼別墅區中那個大垃圾桶。

  他嗖的一聲,跑沒影了!

  “放心,現在江西那么亂,我就知道你肯定是個惹禍精,保不準就會捅破天,早已將你父母轉移,放在更加安全的地方,嗯,碧游宮之主也在那里。另外,一對異人夫婦暫時住你們家去了。”

  “多謝!”楚風掛斷通訊器,徹底安心。

  同時,他再次回頭看了一眼,好像……不怎么愧疚了。

  大家還有月票嗎?請投給圣墟吧,再次求下月票啦。

  感謝。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