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寶貝

第二百五十四章 寶貝

  “你竟然知道?!”黑螣的心都涼了,四位海將軍被殺,那四根黃銅柱也落在這個人手里?

  它的身體斷為兩截,滿身血跡,倒在山林中,劇痛難忍,面孔扭曲,仇視眼前這個人類。

  “自然知道!”楚風點頭。

  大戰過后他身上的能量還未散盡,光焰跳動,連絲都根根晶瑩,雙目內神芒如同閃電,他宛如一尊魔神,俯視這條黑色蛟蛇。

  “啊……”黑螣直接咳血,恨極這個人,滿腔的怒火與憋屈,眼睛都紅了,連身上的劇痛都被忽略了。

  身為南海黑龍太子,掙斷六道枷鎖,罕有對手,睥睨群雄,結果卻在今日遭遇慘敗。

  最讓它無法接受的是,這個人類竟然藉它磨礪礪拳法,并最后勝出,還奪走它的四根黃銅柱子。

  黑螣狂,恨不得一口咬死他。

  大戰落幕,山地一片破敗,滿目瘡痍,不要說那些參天古樹,就是山峰都被撞斷多座,山頭四分五裂。

  這時,黑螣斷掉的后半截身子突兀的化出本相,通體烏黑,閃爍冰冷的金屬光澤,橫在那里,帶著鮮紅的血水。

  “這么大的蛇身,足有數百米長,我怎么吃的完?”楚風咋舌,哪怕他非常能吃,也不可能在幾天內將一條比火車還長的蛟蛇吃光。

  黑螣眼中噴火,南海龍族竟要淪為別人的食物?這在過去根本不可想象!

  它的上半截身體此時為人形,披頭散,面孔蒼白,真的太不甘心了!

  林地中是大片的蛟蛇血,鮮紅而晶瑩,散蓬勃的生命氣息,一位掙斷六道枷鎖的生物全身都是寶。

  “楚風你今日殺我,他日必會遭南海龍族屠戮,自身也將慘死,為我陪葬!”黑螣并不求饒,因為他知道活不了,反而陰冷冷地開口。

  楚風強勢而霸道,根本無懼,道:“我等著南海龍族一脈再現,不過我這人一向不那么被動,惹怒了我,說不定我會先一步下南洋,掏了南海的龍窩!”

  “你……”

  黑螣心中一沉,想到這個人類才掙斷五道枷鎖就能擊敗他,照這樣進化下去,將來真可能會成為南海龍族的大患!

  當!

  就在這時,楚風將金剛琢打出,沒有用盡力量,但也非常可觀,砸在黑螣的獨角上。

  喀嚓一聲,那支黑色的角從根部斷裂,墜落在地,直接放大到數米長。

  哪怕俘虜了他,楚風也沒有大意,這是一頭世所罕見的蛟蛇,那支黑色的角擁有十分可怕的力量,現在斷落。

  黑螣嘶吼,眼神可怕,身體痙攣,感覺受到莫大的恥辱,象征為蛟的那只角居然斷掉,他恨欲狂。

  失去獨角后,他一身的精氣神都仿佛被抽離,因劇痛而在地上翻滾,安靜下來,他整個人病懨懨。

  黑螣面色蒼白,雙目空洞無神,他躺在那里一動不動,萬念俱灰,他心中有一股難以言喻的挫敗感。

  楚風站在原地,直動用精神能量,將黑螣上半截人身搬運起來。

  黑螣沒有絲毫抵抗,被精神能量牽引而來,到了近前。

  楚風探出手臂,就要抓到手里,然而讓他震驚的事情生,手臂呢,怎么憑空消失?他猛然大叫,渾身光,釋放恐怖氣息,就要對抗。

  “你給我進去吧!”這一刻,黑螣森寒無比,一掃病態,眸子爆射烏光,焚燒最后的能量。

  他揚起頭,披散的絲向后飛去,胸口那里有一個雪白的瓶體,并不大,只有三寸高。

  現在瓶底貼在黑螣的胸口,自心臟部位催出能量,讓雪白的瓶嘴光,將楚風探來的整條手臂都收了進去,接著是上半截身子,最后是腿腳。

  砰!

  他快堵上瓶塞,用力攥在手里,自身墜落在地上,大口的喘氣,滿身都是汗水。

  此時他重傷垂死,最后關頭用這神秘古器翻盤,當真是險而又險。

  “楚風,楚魔王,憑你也敢跟我南海一脈爭鋒,我龍族的底蘊豈是你所能相比的,海底多遺跡,你怎能知曉!”

  黑螣面部猙獰,看起來非常可怕,渾身都是煞氣,他眼神如火炬,帶著恨意還有快意,哈哈大笑。

  在他的左手中有一個瓶子,有點像神話中菩薩手里的羊脂玉凈瓶,很小,三寸高,潔白無暇,非常的精致。

  但黑螣知道這根本不是,如果真如傳說中的玉凈瓶那般,他根本就不用這么凄慘,早已鎮壓楚風。

  這東西從海底一處大墓中挖掘出來,它自身沒有什么威能,無法用來戰斗。

  瓶子看著不大,不過內部卻不小,藏著折疊空間。

  而想要用它來納物,必須接觸才行,不能隔空攝取,條件較為嚴苛。

  早在黑螣不敵時就想用這東西了,但那時楚魔王雙目如電,保持著旺盛的斗志,精神高度集中,任何小動作都瞞不過他。

  黑螣一直不敢用,隱忍到現在,想尋找一個最佳機會。

  直到楚風身上的光焰消失,徹底放松,斂去騰騰殺氣,他才意識到,或許可以冒險一試。

  楚風擊敗黑螣,最后關頭更是砸斷他的獨角,的確一下子就放松了。

  他也沒有料到,黑螣身上會有這種東西,一直覺得那四根黃銅柱子就是黑瞳的倚仗,根本不知四名海將軍還給他帶來一個古瓶。

  這東西原本也不是為了戰斗,而是留給他洗劫天下名山時用的,裝戰利品。

  黑螣最后關頭,成功用這件器物將楚風收了進去,異常的滿意,一邊咳血一邊笑。

  “跟南海龍族斗?你這是找死!”他聲音變得寒冷,絕地反擊,他成功逆轉戰局。

  只是怎么殺死楚風?他略有頭疼,這個瓶子能納物,但是卻不能磨滅人,也只能慢慢耗死對方了。

  “雖然雞肋,但這瓶子也算是神物。”黑螣感嘆。

  海底遺跡那么多,也的確挖掘出過擁有奇異能力的器物,但卻只有這一件內蘊乾坤,相當的神秘。

  一個瓶子涉及到空間領域,絕對非凡。

  為此海族有人懷疑,這會不會真是神話中的那個羊脂玉凈瓶,但是被否認了,它沒有一點攻擊力。

  南海龍族從海底出土的一些玉冊上了解到許多古代秘辛,曾仔細研究,古代的那些大能也都是進化者。

  而且,在這些古代進化者中沒有提及菩薩。

  “咚!”

  突然,黑螣手中的瓶體震動,尤其是瓶塞那里,劇烈顫抖,像是在遭遇重擊。

  “不好!”

  黑螣心驚,這個兇人太離譜了,難道還能破瓶而出?在南海時,他們曾試驗過,他曾被收進去,結果根本無法脫困。

  “壞了!”他想到了,楚風手中有金剛琢,多半正在用那東西砸瓶塞,要掙脫出來。

  他拼命的按著瓶塞,想要阻止,但是依舊不行,震動越來越劇烈,瓶塞居然在松動,要脫落下來。

  瓶子內部,楚風剛墜落進來時,恨不得給自己一個嘴巴,居然陰溝里翻船,最后時刻被人翻盤,實在太大意了。

  起初,他還真擔心這瓶子跟民間那些傳說中的器物般,沒準會將自己化成一灘膿血。

  但等了片刻,他現自己多想了,古代的傳說不能盡信,這就是一方奇異空間,高十米,底部為圓形,直徑能有三米多點,瓶體上面細的地方直徑不足一米。

  他開始猛攻,先是捏拳印砸向瓶塞,而后又動用金剛琢,悍然擊去。

  他沒有嘗試打碎瓶體,覺得太可惜,在他看來,這實在是一件難得的稀珍器物,居然能納物。

  “不好!”黑螣吃驚,猛然力將瓶體擲向遠方,而后他忍著傷痛躍起,尋到自己斷掉的半截軀體,傷口光,強行接續在一起,直接遁走。

  砰!

  終于,楚風擊開瓶塞,整個人脫困而出,舒展四肢,捏拳印,持金剛琢,進行戒備。

  然而,他現自己身在半空中,神覺散開,現黑螣在七八里地之外,剛才將他連人帶給拋棄了。

  嗖!

  楚風一把撈住瓶子還有瓶塞,向著大地墜落下去。

  砰的一聲,他將地面砸的崩開,土石沖天,這么強大的沖擊力非常驚人,但是對他來說根本沒什么,現在他哪怕從更高的地方墜落,身體也很難受傷。

  轟隆!

  空氣大爆炸,楚風直接突破五倍音,踩著深林,蹬裂大地,追了下去。

  黑螣怎么可能逃的了,斷掉半截軀體,即便強行對接在一起,也行動不便,都達不到音,根本走脫不了。

  砰!

  楚風凌空一腳,將他的踢的橫飛,身體再次斷為兩截,烏黑的下半截蛇身翻滾,壓斷很多巨樹。

  “你真能忍,最后時刻才出手,的確險些困住我。”楚風冷漠無比,這一次他的眸子如同閃電般,對方任何的小動作都逃不過他的神覺。

  黑螣萬念俱灰,感覺人生的天空都灰暗了,已經沒有任何翻盤的底牌。

  什么能忍?實在是因為那瓶子太雞肋,他無法用于戰斗。

  “給我收!”楚風喊道,催動能量,注入瓶體中,想把黑螣收進去,結果沒什么動靜,很快他就明白怎么回事,也是一陣無言。

  不過,他還是很高興,內部另有乾坤,涉及到空間,無論怎么看都是神話傳說中的器物。

  以后身邊的物品都可以收進瓶中,不用擔心在戰斗中毀掉以及太多而帶不走了。

  “走吧!”

  楚風提著黑螣,一縱就是一千五百米遠,他橫渡數里,來到那片特殊的地帶,

  他在這里繞著走了一圈,確定四根黃銅柱子埋在何處后,直接將黑螣扔了進去。

  黑螣大恨,他早先只知道四位海將軍在這片山嶺埋黃銅柱子,但并不知道確切埋在哪里,如果了解的話直接將玉凈瓶扔進來就好了。

  到頭來反倒是他自己,陷落在這里。

  楚風非常滿意,在外弄了一堆火焰,一邊燒烤蛟蛇肉,一邊研究玉凈瓶。

  瓶體潔白,外觀同神話中的羊脂玉凈瓶相仿,三寸高,像是一件精美的藝術品。

  瓶塞烏黑,看起來像是木質的,但是卻比金屬塊還沉重。

  只有催動體內的能量才能將物品放進瓶中,不然的話,這個精致的玉瓶被考古者現也只能當做一件文物,普通人用不了它。

  “很好,四根黃銅柱子有地方放了。”楚風微笑,不然的話那四根柱子挖出來也太顯眼了,誰沒事扛著四根粗大的柱子亂跑。

  很快,楚風現黑螣一點也不配合,躺在那片山地中,在那里挺尸,一動不動。

  他離開這里,捉來一些猛獸,還有飛禽,放進那片特殊的地帶中。

  “這是鬼打墻?”楚風觀察放進去幾頭猛獸還有飛禽,露出驚異的神色。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