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二百六十七章 禽獸不如

第二百六十七章 禽獸不如

  真的算是鵝毛大雪,漫天都是,傾瀉下來,整座普陀山都白茫茫,千年古剎與紫竹林盡被大雪覆蓋。

  頃刻間,從盛夏到冰雪封山,這種變故千年未有,太過離奇。

  楚風站在山巔,仰望天穹,又觀看四野,注意觀察是否有其他異變發生。

  千迦站在他的身側,老僧神色凝重,他也沒有預料到天地再次異變的時間點這么突然就到來了。

  姜洛神一身白衣,也在這里,她有些忐忑,不知道這次劇變后這個世界會怎樣,是否還是她熟悉的地球。

  上一次天地異變后萬物進化,從飛禽到猛獸全都產生智慧,許多族類簡直可以跟人類平起平坐,這一次呢?

  沒有人知道會發生什么!

  “只有方圓數十里被冰雪覆蓋,遠方沒有。”楚風開口。

  “施主神覺敏銳,老僧自愧不如。”千迦嘆氣,同是掙斷五道枷鎖的強者,他卻不及。

  姜洛神趕忙離開,去取通訊器,要仔細查詢。

  最近這幾天她調素琴,閱金經,與外界隔絕,連通訊器都沒有帶在身邊,在經歷一種修行。

  楚風低頭,看著手中那片染血的金色菩提葉,他向后山望去,遙遙凝視,想看一看天地異變后那座山是否再次浮現。

  隱約間,他聽到一些聲音,像是人又像是獸在嘶吼,從半空中傳來,正是那座消失的大山方位。

  “大師!”

  這時,菩提基因的幾位高層成員匆匆趕來,很是焦急,尋到千迦,詢問異變是否算開始了。

  接著,他們又望向楚風,有人開口,道:“楚先生。”

  幾個老頭子想請楚風留在這里,坐鎮普陀山,天地突然開始異變,他們心中沒底。

  他們是高層,勉強算是核心成員,已經跟菩提基因總部的決策者通過話,一致覺的,異變詭異,前路難測。而楚風身在普陀山,如果將他留下,請他鎮守,一定會穩妥不少。

  楚風面色平靜,沒說什么,他憑什么留在這里,幫他們守普陀山?

  “異變后,這里所有造化都可與楚先生共享。”一位老者說道。

  “可惜,不見得是造化。”楚風指向那株水缸粗細的菩提樹,也是目前這座山上唯一在生長發芽的神圣古樹。

  它那舒展開的葉子在縮小,不僅停止正常生長,失去光澤,葉片居然還逆生長,縮小為嫩芽,且頗為暗淡。

  幾名老者面色變了,無比難看,吩咐人將兩個植物學家請來,顯然自從占據這里后他們很上心,帶來一些相關的專業人士。

  “逆生長,這種植物不可理解。”兩位植物學家都頭大,根本摸不著頭緒。

  姜洛神回來,道:“目前,封禪之地降雪,龍虎山銀裝素裹,昆侖白茫茫一片,終南山積雪兩尺厚。”

  不是大范圍降雪,只有一些特殊的名山出現暴雪,被冰封了。

  天色黑了下來,天氣越發的冷冽,空中的雪花還在下,普陀山地上積雪都有半人高了。

  很快,菩提基因本部傳來各種詳細消息。

  “只有名山大川中飄雪,其他地方沒有。”

  晚間,幾名老者想宴請楚風,但被他婉拒,不想與他們有過多瓜葛。

  楚風倒是主動請了千迦,可惜,請他吃蛟蛇肉火鍋時,老僧臉色微黑,果斷拒絕。

  “大師,酒肉穿腸過,佛祖心頭坐,你要看肉不是肉,看酒不是酒才對,何必執于表象。”楚風微笑。

  “老僧看肉還是肉,看酒還是酒,這是本質。”千迦雙手合十,慢慢退出他的房間。

  銅火鍋內,蛟蛇肉翻騰,特有的濃香撲鼻,此外還有綿羊王的腿肉被切成薄片,如珊瑚般晶瑩剔透,更有斑鳩王的翅根肉。

  嚴寒來襲,鵝毛大雪飄舞,這樣吃火鍋,對于一個吃貨來說算是一種難言的享受。

  菩提基因的幾個老者命人為他送來一瓶好酒,讓楚風吃的更盡興。

  姜洛神來到門前,心情多少有些復雜,以前調侃楚風沒覺得什么,但現在卻有些顧忌。

  啪!

  最后,她扔下那卷佛經,推門而進,恢復自信,不再擔心什么。

  “蹭吃蹭喝來了。”她很從容,不再將楚風當成絕世高手。

  楚風抬頭,微笑道:“這次你身邊沒有那拖油瓶夏千語。”

  目前沒有任何證據顯示菩提基因曾參與圍殺他,楚風自然恢復平和,不可能以王級強者的身份霸道行事。

  氣氛頓時緩和,姜洛神落落大方,坐在這里正式開始蹭吃蹭喝,不過著實被嚇了一跳。

  “這是南海黑龍太子?!”

  姜洛神被驚的一愣一愣的,外界還不知道黑螣已死,海族還在傳黑螣擁有大殺器,會強勢鎮殺楚風等人。

  怎能料到,黑螣上了餐桌,她有幸親口品嘗鮮嫩肉質。

  姜洛神哪怕早已恢復往日風采,跟楚風之間不再別別扭扭,現在也被雷的不輕。

  這則消息要是傳出去,估計會嚇倒一片人,海族全都要傻眼,南海黑龍太子在哪里?在火鍋中!

  “這是斑鳩王,這是綿羊王,這是……”

  當聽楚風慢慢介紹時,姜洛神真是風中凌亂,一雙美目睜的大大的,那雙竹筷夾著肉,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桌面上,七八個銀盤中的食材,都是王者?

  而且,還都是出名的王級強者,有一些還曾被菩提基因重點關注過,想要拉攏,結果卻都淪為楚魔王的食物,要放進火鍋中!

  看到楚風淡定的評價,介紹各種食材的口感,姜洛神也徹底豁出去了,什么王級強者,都是食物而已!

  最終,賓主盡歡,窗外冰雪席卷,而房間中卻熱氣騰騰,香氣濃郁。

  一瓶酒根本不夠喝,姜洛神又讓人送酒。

  到了后來,楚風微醺,姜洛神則差點醉倒,美眸半瞇,睫毛眨動,徹底放開,恢復過去本性,毫不忌憚。

  “你這人太壞,我陪千語去相親,初次見面你就讓我們兩個狼狽不堪,莫名上了新聞。”姜洛神想到舊事,現在還不平。

  “嗯,記得呢,現在外面還在說你養胎呢,可是,真不是我的啊!”楚風吐著酒氣說道。

  姜洛神聞言,頓時瞪大眼睛,想要拍他,跟這家伙在一起,放開以后,果然保準總是讓人氣的牙根癢癢。

  她針鋒相對,最后帶著醉態,取笑楚風,道:“堂堂楚魔王,可以跟絕世高手爭鋒,卻每次都要被逼著去相親,而且每次都被我看到,哈哈……”

  姜洛神有點醉了,瑩白而精致的面孔上紅潤無比,絕美的容顏倒也算是容光煥發,她身段完美,妖嬈之極。

  楚風黑著一張臉,感覺的確很倒霉,一次是跟夏千語相親,另一次是同不死鳳王,結果都被姜洛神給遇上。

  “什么年代了還相親,叫聲姐,以后我幫你介紹一下身邊的那些好姐妹,各個亭亭玉立,婀娜秀美。”姜洛神調侃。

  “摻什么亂,又找打屁股了吧?”楚風斜睨她,在那里奚落。

  姜洛神頓時羞惱,莫名其妙,前后總共被被家伙無禮兩次,讓她憤憤的。

  最終咕咚一聲,姜洛神徹底醉倒,很優雅的滑到坐位下面。

  楚風解決掉食物,終于吃飽,略帶醉意,這才將她從地上扶起來,直接放到沙發上,幫她蓋上厚厚的毛毯。

  “放床上的話,萬一你醒來胡思亂想,大聲尖叫怎么辦,睡沙發吧!”

  而后,他自己晃晃悠悠,進了里面的房間,倒在舒服的大床上開始睡覺。

  大半個小時后,姜洛神迷迷糊糊起夜,去洗手間,依舊在醉酒,而后回來時,直接進了主臥室,很自然的上床。

  “誒,姜洛神,走錯地方了,不要非禮我!”楚風很不厚道的提醒,他是王級強者,自然有個風吹草動都能瞬間醒來。

  然而,姜洛神昏昏沉沉,直接倒在床上便睡著了。

  楚風瞪眼,而后想了想,沒有理會,自己也開始熟睡。

  顯然,第二天清晨注定不會平靜。

  外面冰天雪地,氣溫驟降,房間中姜洛神醒來時覺得暖烘烘,但卻是在一個人的懷中。

  “啊……”她一聲尖叫。

  “別叫了,你非禮我了!”楚風趕緊發聲,雖然軟玉滿懷,對方婀娜挺拔,但真不管他什么事。

  “你……將我怎樣了?!”姜洛神一躍而起,修長的身材曲線優美,落到地上。

  楚風攤手,很無奈,道:“昨天你醉倒,我直接將你扔沙發上了。”

  姜洛神如同凝脂般白皙的面孔上寫滿憤憤,敏銳的注意到扔與沙發幾個字,這家伙也太不厚道了,讓她睡的沙發?

  “然后,你半夜摸到我房間里來,我警告過你,別非禮我,結果你還是上床了,幾次翻滾到我身邊都被我推開,又一次還不小心把你踹下床,但你鍥而不舍,我也沒有辦法,只好任你非禮,我勉強睡著。”

  姜洛神聽聞,想要捶他,這家伙太混賬了,都是什么話啊,說的她太過不堪。

  “禽獸!”她羞憤的斥道。

  楚風分辯,道:“胡說,分明是禽獸不如,你醉了,而我也倒霉的睡著了,沒做成禽獸。”

  “去死!”

  “我頂多是被動的反抗,不小摸到了一些地方,是你非要向我這里鉆!”楚風義正言辭。

  “嗖!”

  姜洛神直接跑了,遇上這樣一個人,沒法爭辯,也無法多說,不然非要把自己氣壞不可。

  楚風在普陀山觀看片刻,冰雪依舊,而后面那座神秘大山不曾出現,他決定離開。

  “老姜,你閨女立大功了,昨晚跟楚風在一起,以后說不定這小子會加入我們菩提基因。”

  一大早,一個老頭子就神秘兮兮的跟姜洛神的父親通話。

  “老陳,你個王八蛋敢坑我女兒?我跟你拼了!”通訊器那一端傳來吼聲。

  “不關我事啊!”

  ……

  兩個老頭子對著通訊器,隔空掐了起來。

  楚風離開普陀,渡海而去,這個清晨外界注定不能平靜。

  名山大川紛紛飄雪,其他地域無恙,引發軒然大波。

  此外,昨日楚風大開殺戒,殺群王、滅蒼狼族、登普陀山斃孔雀,引發巨大轟動!

  兩則消息都成為熱門新聞,引發無數人熱論。

  楚風不緊不慢地趕路,不足兩個小時,縱橫七千公里,回到江西境內。

  各地都在談論名山大川飄雪的事,所有人都在期待,又一次異變或許已經算是開始了,所有人都在等待。

  同時,人們也在評估楚風的戰力,一戰驚天下,只身殺群王,已經盡人皆知,各方都在驚嘆與震撼。

  關鍵時刻,海族有人站出,相當的自恃,說黑螣多半要出擊了。

  “南海黑龍太子養好傷后,陸地上的生靈誰能與之爭鋒?!”

  “南海龍族為黑螣送來大殺器,別說楚魔王一個人,就是再來兩三位絕世強者都難以匹敵黑螣。”

  海族許多人這樣認為,靜等觀看黑螣發威,跟如日中天的楚風了結恩怨。

  到了這時,他們還不知道黑螣早已成為楚風的食材。

  海族一些人相當淡定,靜等觀看好戲。

  然而,接下來一則消息讓他們大吃一驚。

  有人在三清山發現一條龐大的蛟蛇骨,還剩下部分血肉,但是有很多地方都被剃干凈了。

  “黑螣讓人給吃了!”這則消息一出,海族那些人目瞪口呆。

  “不可能!”來自海洋的強者不相信。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