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嵩山大林寺

第二百八十三章 嵩山大林寺

  “別擔心,我們很好,來這里訪友而已。”楚致遠的聲音傳來,略有不自然。

  楚風凜然,這兩人怎么突然去大林寺訪友,而且他能感覺到自己父親聲音的不自然,這當中不會有什么事吧?

  楚風用一種與父母才能聽懂的暗語嘗試詢問,因為以前做過防備,一旦遇上這種事該怎么辦,在家里溝通過。

  “別瞎想,我們很好,來這里做客很舒坦。”王靜在那邊開口,并且似乎還在取笑楚致遠。

  什么情況?楚風狐疑。

  “我們跟大林寺的猿猴是舊識。”王靜說道。

  很快,楚風知道怎么回事,有點發呆,居然還能有這種隱情。

  當初,天地剛開始異變,楚風從太行山一路跋涉,回到順天的家中時,正是大林寺震世之際,老猿第一個立教。

  楚風還記得,那天吃飯時他的父親很有怨念,對嵩山的猿猴沒什么好感。

  在楚風看來,有些好笑,平日間他的父親儒雅而穩重,可當時卻很不淡定。

  王靜在飯桌上揭短,說他們年輕時去嵩山,曾用水果喂猿猴,結果楚風的父親好心沒好報,被一只猿猴抓破手臂,鮮血淋淋,自那后對猴子再也沒有好感。

  當時,楚風當笑話聽了。

  可現在他目瞪口呆,那只猴子是大林寺老猿的親孫子!

  那只猴子前段時間去順天,在碧游宮中意外看到楚致遠夫婦二人,一陣狐疑,而后發呆,竟認出他們。

  此時,楚風也有點目瞪口呆,這都能行?!

  “猿猴一脈在嵩山立教,成立大林寺,得到金身羅漢級別的呼吸法,也算是皈依佛教,講究因果。見到你爸和我后,稱以前種下善因,現在要結下一段善果。”王靜帶著笑聲。

  楚風無語,簡直是風中凌亂!

  難怪楚致遠的聲音不自然,楚風明白過來后很想笑。

  他徹底放下心來,告訴兩人會盡快趕過去,他也想登山五岳中的嵩山看一看,這可是名山中的名山。

  西京事了,能夠得到覆海蛟魔拳,楚風也算滿意。

  就在當日,楚風、黃牛、大黑牛各自以血精開啟傳承,終于補全蛟魔拳,烙印于心中。

  這對目前的楚風來說意義不小,能讓他戰力激增!

  “最近我們低調一些吧,我要去嵩山大林寺一趟,你們要去嗎?”楚風詢問。

  “不去!”大黑牛直接搖頭,黑著一張臉。

  黃牛偷著樂,因為知道怎么回事。

  “你跟老猿不是結拜兄弟嗎?”楚風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當初,大黑牛偷著上嵩山,想盜取金剛菩提果,結果被老猿胖揍一段,怨念甚深,現在沒事肯定不愿意去。

  黃牛道:“我們先去找個地方練拳,然后去江西,聽聞海族要大舉進攻龍虎山,我們看一看能否渾水摸魚。”

  分別時,黃牛小聲提醒楚風,看一看嵩山大林寺有沒有猴兒酒。

  “猴子真會釀酒?”楚風愕然,他一直以為這只是傳說而已。

  黃牛告訴楚風,天地異變后的猴兒酒與蜂蜜價值最不好估量,當中的一部分可能是瑰寶!

  很快,楚風就明白怎么回事,如果是以異果釀的酒,或者純以異花釀的蜜,那的確了不得。

  最終楚風跟他們分開,都沒讓金雕王當坐騎,一個人上路。

  在天地異變后,西京到嵩山的距離能有五千公里左右,對于普通人來說十分遙遠,過于漫長。

  對楚風來說,他如果能始終保持五倍音速狂奔,不足一個小時就能趕到。

  當然,目前他只能在最初的半個小時內保持極速,超過一定的時間必須要放緩速度,不然渾身滾燙,內熱容易焚傷自身。

  這個傍晚,楚風趕到嵩山腳下。

  巍巍嵩山,五岳之一,在天地劇變后,變得異常宏大,宛若與天相連,非常的壯闊。

  山上青松翠柏,紫氣氤氳。

  尤其是在晚霞中,山上殷紅一片,淡金閃耀,十分神圣。

  楚風登山,沒有動用極速,身影飄忽,無聲無息,便來到嵩山上。

  成片的廟宇在落日余暉中像是鑲嵌上金邊,祥和而又寧靜,有古老的菩提樹隨風搖動,發出禪唱聲。

  咚咚……

  暮鼓響起,這里與世隔絕,超然紅塵上,讓楚風安靜下來。

  嗖!

  一道身影出現,正是老猿,而今不是本體,化形為人,干瘦,并不高,雖然得了佛門傳承,但卻沒有剃度。

  老猿,一頭短發,根根堅硬,雙目如同金燈般,爍爍發光。

  這是一位絕世高手,也是第一個開宗立派的異類。

  楚風到來后,它第一時間生出感應,瞬息出現,足以說明老猿的強大。

  “見過前輩。”楚風開口。

  老猿微笑,沒有托大,因為他深知這個年輕人超凡,實力非常驚人,已經屹立在絕世高手之列。

  “我曾去過江西,想去救援你,了解一段善果,不曾想你自己便橫掃群王。”老猿說道。

  楚風知道,有不少獸王在江西現身,現在還沒有離開呢,包括掙斷六道枷鎖的絕世強人。

  “多謝前輩好意!”

  兩人邊走便交談,楚風見到父母,確信他們無恙,仔細了解過內情后,他真是一陣無言。

  楚風覺得,留在嵩山也不錯,這里環境優美,紫氣裊裊,生機濃郁,非常適合棲居。

  上一次,陸通將楚致遠二人從玉虛宮轉移到碧游宮,是出于安全考慮。

  如今,老猿將兩人接到這里,了一段因果,未嘗沒有這方面的想法。

  “前輩是不看好我吧。”楚風微笑,對方這樣待他父母,難道是覺得他會殞落,出什么問題。

  “不,我很看好你。”老猿笑道:“佛門講因果,老僧將兩位接到嵩山來也是應該的,就當散心吧。”

  就這樣,楚風住了下來,想蟄伏一段時間,他對這里的環境很滿意,想在這里修行,提升自己。

  清晨,鐘聲悠悠時。

  “法本法無法,無法法亦法。今付無法時,法法何曾法。”

  楚風誦佛偈,觀真經,很投入,比大林寺的一群猴子起的還要早。

  這里有千年古剎,有大量佛經,更有神圣古樹復蘇,讓人心神寧靜。

  “心地生諸種,因事復生理。果滿菩提圓,華開世界起。”

  接連數日,楚風都沒有離去,時常誦佛經,觀嵩山氣象,很是悠閑。

  這幾日間,他將蛟魔拳練成,跟牛魔拳糅合,讓他實力大增。

  暮鼓晨鐘,楚風很輕松,舒展身體,常常于清晨與傍晚練拳,實力越發強橫。

  除此之外,楚風練形意十二真形時更進一步,在他體外凝結一口大鐘時能在鐘壁上烙印下第七種真形了。

  龍、虎、鷹等圍繞他旋轉,大鐘轟鳴,防御力又提升一截,當真快萬法不侵了!

  數日前,只有六種真形圍繞他旋轉,凝結在金鐘罩上,而現在絕對更加強橫,當真要金身不壞了。

  有時候,楚風會去找老猿切磋,跟他試下身手,不過沒有激烈對決,只是稍微碰撞那么幾下,只為推演拳法。

  他了解到,老猿所掌握的金身羅漢級呼吸法竟然是易筋經。

  “前輩真是不凡,一個人攻下五岳之一。”楚風贊嘆。

  “我所占據的不過是嵩山的一小部分,真正的山體還隱在迷霧中。”老猿輕嘆,指向虛空中。

  到了此時,楚風徹底明白,所有名山都相仿,如今真正的根本所在還沒有浮現呢!

  接連數日,楚風都蟄伏在嵩山,從人們的眼中消失。

  不過,外界并沒有因為他隱去而平靜下來,現在江西境內風起云涌,海族要大舉進攻龍虎山。

  海族各路高手聯合在一起,準備瓜分那里,這一次聲勢浩大,他們想要一舉拿下。

  連孔雀王都現身了,金烏王也趕到,此外還有太行山的白蛇,武當山的老宗師等人。

  甚至,八景宮、玉虛宮、碧游宮的三大宮主也都趕去了。

  因為,人們預感到,龍虎山可能真的會被打開!

  不久后,黃牛跟楚風通話,華山的金翅大鵬王、昆侖的獒王也都過去了,此外還有更多的王駕臨。

  如今江西境內徹底亂了,群王想跟著海族一起殺上龍虎山。

  “前輩不去嗎?”楚風問老猿。

  “道教祖庭不是那么好攻克的,我就不去湊熱鬧了。”老猿很有定力。

  “楚風趕緊過來,這里有異寶要出世,難怪這群掙斷六道枷鎖的強人都跑過來了,值得一掙。”大黑牛催他動身。

  楚風提醒,神色嚴肅,道:“絕世高手親臨,你們就不要湊熱鬧了,那么多人爭鋒,別不小心將自己搭進去!”

  他的確坐不住了,怕幾人出現什么意外。

  楚風原本不想參與的,因為他去過那里,認為現階段根本打不上去,想等自身實力更進一步再說。

  “楚風,你能去接應一下宮主嗎?他們在那里遇上大麻煩。”陸通突然跟楚風通話,請求他去相助。

  “什么情況?不是海族在攻山嗎?”楚風蹙眉。

  “有異寶出世,如今落在宮主手里!”陸通秘密告知。

  楚風一嘆,只能上路,道:“這次我去還掉人情!”

  最近比較平淡,正在醞釀中,準備改變這種狀態。大家有月票的話,請鼓勵下吧。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