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三百零七章 夢寐以求的瑰寶

第三百零七章 夢寐以求的瑰寶

  天氣非常惡劣,大雪紛飛,有些地方動輒就零下數十度,嚴寒刺骨,但異人的出行等并未受到影響。

  玉虛宮門前很熱鬧,不時有人來拜訪,都希望能跟楚風一見,他們并不知道楚風的狀態。

  陸通出面,委婉告知楚風正在參悟一門古拳譜,已經到了關鍵時刻,實在不易中斷來會客。

  “無妨,我們可以等,冒昧打擾還請見諒。”一位白發白須的老妖很客氣的拱手,笑容滿面,然后離去。

  “我沒看錯吧?那是長白山的老怪,他也來了,這可是東北王啊,早已掙斷六道枷鎖,很少走出東北地界。”

  有人低語,認出那名老者的身份,竟然是一位絕世高手,罕有人知道他的本體的什么,只知道他道行高深。

  玉虛宮前有不少人,多數都是想來拜訪楚風的,他們深感意外,連長白老怪都來了。

  天寒地凍,普通人很難出門,但是這兩日玉虛宮前卻車水馬龍,十分熱鬧。

  天下各地,很多妖王前來,而一些財閥得悉楚風在精研拳法,直接送來拳法有成的前人的手札與心得等,絕對珍貴!

  楚風站在窗前一聲嘆息,當眾人知道他如今的狀態后是否會變臉將那些拳譜筆記等收回去?

  他深知人情冷暖世態炎涼,現在人們看重的是他的一身戰力,如果他失去這些,那些人又有什么理由來拜會呢?

  他早已經跟黃牛通過話,兩頭牛都非常焦急。

  黃牛讓他不要急,事情或許還有轉機,這兩日它都在昆侖山收集各種王級血液,很快就會趕到順天用某種秘法為他洗禮肉身,凈化精神。

  楚風真的非常不甘心,他再次運轉呼吸法,精神能量融于血液中,從心臟出發,擴散向全身各處,

  到了最后血液竟化成黑色,最為嚴重的是一顆心臟都烏光閃閃,不再鮮紅晶瑩。

  “心都黑了。”楚風自嘲,這還真是諷刺。

  陸通來了,告訴楚風,已經聯系好國內最頂級的人體潛能實驗室,將為他全面檢查,看一看是否有辦法根除黑色物質。

  玉虛宮之主也在,讓楚風放心,他也會跟著,幫助實驗室的人為他診治。

  楚風皺眉,不是他不相信科學,而是現在這個世道各種生物都在進化,而醫療診斷等沒有能跟上進化的步伐。

  不過,最終他還是去了,不想辜負陸通的一番好意。

  他們秘密啟程,來到一座負有盛名的實驗室,早先的王級血肉等有部分就是交給這里來化驗,進行研究的。

  楚風躺在那里,各種先進的儀器亮起,近乎科幻,對他全身掃描,他感覺自己像是一個物品,被由內到外的審視。

  他被數次抽血,不斷探測體內的黑色物質。

  當各種數據出來后,實驗室的人都吃驚而又皺眉,楚風的身體素質太好了,根本不像是人類,簡直是神魔!

  這若是傳出去,必定要引發巨大轟動。

  但是,他們對黑色物質沒有辦法,萃取不出來,想從血液中提煉,但是還沒有提煉完呢,黑色物質就揮發了,化成一縷幽霧,重新沒入楚風的體內。

  最后,楚風被送進一個密封的圓球儀器中,在這里被自動掃描,采集血液。不久后實驗室的人又將異果淬煉成的藥劑注入他的體內,提高他的身體活性,進行檢測。

  結果,藥劑無效,被他的毛孔直接排出,他的體質擁有驚人的抗性,逆進化之力。

  很多次檢驗后,實驗室的第一負責人滿頭大汗,他告訴陸通還有玉虛宮之主,那黑色物質逆反進化,對異類還有異人簡直是致命的。

  最起碼,憑借他們目前的手段根本對付不了。

  陸通坐在那里一動不動,面色雪白,低著頭一語不發。

  就在這時,玉虛宮之主接到八景宮之主的消息,對黑色物質有了進一步了解。

  這兩日三大宮主吩咐人翻閱各種典籍,從道藏到佛門高僧留下的秘本手札,再到各種古代孤本文獻等。

  “來自宇宙深處的稀有物質,妖圣煉化所致,價值連城,以道教的秘典去交換都不見得能求取到。”

  玉虛宮之主大吃一驚,雖然聽楚風簡單提及黑色物質對金身羅漢、神騎士這個級數的進化者有妙用,但是卻沒有想到這么珍貴。

  很快,八景宮之主又告知他一些消息,都是從古代文獻中整理出來的,將各種蛛絲馬跡拼湊起來,直指這黑色物質乃是進化者夢寐以求的瑰寶!

  當下誰的收藏最豐?自然是國家。

  八景宮、玉虛宮、碧游宮是國內三大異人組織,相關的古代文獻、稀珍道家典籍等全都對他們開放。

  就這么兩天而已,很多人奉命翻閱各種孤本,查閱諸多秘典,竟然真的找到各種線索。

  甚至,在整理古代典籍時,還找到了古代某位天師進化者的手札,當中有這位大能對黑色物質的推崇。

  那位天師曾言,一錢黑暗物質一葫蘆龍虎金丹都不換!

  古代一斤為十六兩,而一錢只是一兩的十分之一,量非常少。

  而龍虎金丹乃是古代最負盛名的神丹,號稱瑰寶級的神藥,龍虎山的鼻祖張道陵正是因成功煉出一爐龍虎金丹,從而進化到最巔峰狀態。

  其他年代的天師,都很難煉出龍虎金丹。

  古代進化者中的大能,一位天師都這么推崇,稱一葫蘆龍虎金丹都換不來一錢黑色物質,這實在驚世。

  八景宮之主、玉虛宮之主,他們從那位天師留下的手札中窺探到這等驚人的消息,都被震動了。

  當然,他們也了解到,黑暗物質在對進化者的要求非常高,一定要達到某一層次才行,不然的話就是毒藥。

  “按照古代道教秘本中的記載,楚風廢了,已經被逆轉進化之路,沒什么希望了。”八景宮之主也來了。

  玉虛宮之主吩咐實驗室的人,一定要想辦法萃取出黑色物質,不管用什么辦法,不惜代價,越要成功。

  “這有些難辦,我們已經抽取很多血液樣本,可是來不及分離,黑色物質就流失了,直接回歸病人體內。”

  實驗室負責人解釋,哪怕密封在容器中也不行,那黑色物質及其古怪,能夠穿透玻璃器皿、鋼罐等所有物質。

  “取一些血液,注入別的生物體內,看一看能否留住黑色物質。”玉虛宮之主說道。

  “那可是楚風,這樣取血好嗎?”實驗室的負責人額頭冒汗,這可不是普通實驗體,真敢這么做,楚風情愿嗎?

  “這關乎著進化路上的一樁大秘,楚風得悉的話,我想他不會反對,我們這邊缺少絕世高手,需要他付出一些。”玉虛宮之主說道。

  一天后,楚風惱了,這個實驗室將他當成了什么,小白鼠嗎?短短的二十幾個小時抽取不知道多少血液了。

  砰的一聲,他一腳踢碎試驗儀器,打碎鋼板,從密閉的實驗室中走出,臉色難看之極。

  陸通接到消息后,第一時間出現,了解情況后非常憤怒,一腳踹飛實驗室的負責人,指著他的鼻子大罵:“老李,我以前為你送來那么多王級生物血液樣本,大力支持你,可你是不是實驗上癮,六親不認,徹底忘本了,敢這么針對楚風?!”

  實驗室負責人覺得理虧,站在那里,張嘴想說什么,但最終也只告知,他現在解決不了這種黑色物質。

  “老李,你是不是覺得楚風這病沒法治,好不起來了,才敢恣意妄為?”陸通一頓臭罵,并且努力去平息楚風的怒火。

  玉虛宮之主來了,看了一眼后什么都沒有說,轉身離去。

  “你應該知道,借老李十個膽子也不敢這么對我。”楚風平淡的說道。

  陸通沉默,最后嘆道:“宮主應該沒有惡意,只是有些激進,想要破解進化之路上的大秘。”

  楚風什么都沒有說,跟著陸通回到玉虛宮。

  不久之后,玉虛宮之主出現,對楚風表示歉意,道:“天地環境惡劣,我們這邊缺少絕頂高手,我有些焦急,想尋找一些辦法,只是……過激了,對不起,你不要介意。”

  隨后,他詢問楚風,是否跟昆侖山聯系了,楚風點頭稱是。

  玉虛宮之主告知,道:“情況不妙,外界已經在流傳你發生意外,就此失去進化的機會,甚至會一路衰弱下去,成為普通人。”

  楚風很平靜,道:“該來的終究回來,瞞不住什么。”

  玉虛宮之主點頭,拍了怕他的肩頭,而后遠去。

  楚風蹙眉,看著玉虛宮之主離去的背影,他不太相信黃牛會那么大意,這件事理應不會從昆侖走漏風聲才對。

  不久后,黃牛聯系楚風,告訴他不要急,耐心等待,它正在找老喇嘛,這個佛教的老僧的血液非常金貴,蘊含佛性,對凈化血肉有奇效。

  不過,老喇嘛為進大雪山的古剎,正在藏區游蕩,想尋找藏地傳說中的一些佛門兵器。

  現在,黃牛已經將昆侖山各路大妖王的血液都采集遍了,它能做到這一步也是煞費苦心,不然的話誰會愿意泄露自己血液秘密,現在了解的越多,進化者對這些越在意。

  “絕不是昆侖這邊走漏的風聲,我看是從玉虛宮傳出的,我讓老黑他們先上路去照應你,現在你自己一定小心。”黃牛警覺,提醒楚風。

  結束通話后,楚風想了想,找來陸通,告訴他將送上拜帖的人都請來,他要宴請眾人。

  “你是擔心這里會成為囚籠?絕不會如此!”陸通輕嘆,但還是轉身離去,依照楚風說的去做。

  楚風一個人自語,道:“既然有人泄密,那我就主動徹底公開吧,并宴請所有人,或許能形成一種新的平衡。”

  這一天,一則傳聞影響很大,造成轟動,楚風的進化之路到了盡頭,消息不脛而走!

  各方矚目,天下嘩然,起初誰都不相信,認為這是天大的笑話。

  但是,也有部分人相信,這可能并非虛言,因為昨天就開始流傳,只是在小范圍內傳播。

  不久后,消息被證實,一切都是真的,因為楚風正在宴請各路人馬,公開承認自身出了問題。

  玉虛宮前車水馬龍,來了很多人,有各地的妖王,也有一些財閥的高層,全都很正式的登門拜訪。

  宴會的氣氛很古怪,誰都沒有想到如日中天的楚風居然當眾坦然承認他可能會淪為一個普通人。

  “楚兄弟不要多說,我欣賞你這個人,不管你是否出了問題,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長白山來的白發白須的老妖站起來,敬了楚風一杯酒,一口干下去。

  這是一位掙斷六道枷鎖的絕世高手,在東北地帶赫赫有名,一些人認識他,都露出驚容。

  “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沒什么大不了,我相信楚兄能夠熬過去。”另一位大妖王起身說道。

  接著,一些財閥的高層也紛紛送上一些珍貴的禮物,對楚風安慰,說沒有邁不過去的坎。

  不管是真心也好假意也罷,最起碼宴會上沒有眼皮淺的人出現,都很客氣,無人冒犯楚風。

  最終,一群人告辭,留下一大堆珍貴的禮物。

  不過自這一日后,變化還是有的。

  外界不必說了,驚掉一地眼球,所有人都難以置信,但卻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如彗星般迅猛般崛起的楚風,戰績輝煌懾人,竟然在最巔峰時發生意外,此后將暗淡無光,徹底退出進化之路。

  泯然眾人矣!這是人們對他的嘆息聲。

  事實上,玉虛宮中的變化也是可見的,楚風能真實感受到。

  有些人遠遠的望著他,露出異色。

  而其中有幾個機靈的少男少女,這兩天很殷勤,不斷跑來,幫楚風做各種事。

  他們都在十五六歲的樣子,兩個男孩很俊秀,三個女孩則格外的漂亮,聰敏而機靈,年歲都不大,但都是實力不弱的異人。

  “楚大哥,我想請您收我為徒。”最后,一個漂亮的女孩子撲閃著大眼這樣說道。

  其他人或者靦腆,或者大膽渴望,都在表示,想請楚風教他們拳法。

  楚風嘆息,這幾個孩子是自己機靈跑了過來,還是有人指使?學拳法次要,多半是想讓他傳呼吸法。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