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三百一十章 最后一戰

第三百一十章 最后一戰

  銀色物質是個變數,誰都無法預料它的未來,曾發生過圣殞的可怕事件,而它也能讓菩薩進一步進化,實在不可預測。

  主要是它涉及的層次太高,當中有十分恐怖的秘辛,相關的人不敢泄露,不然必會被滅族,甚至滅掉一個星辰世界。

  須知,現在的傳聞,關于銀色物質的傳說,只有在最強大的十個世界中有記載,有流傳,外人很難得悉。

  最強大的十個世界,自古恒定!

  可以說,楚風體內出現銀色物質,這是意外,更是一樁不可泄露的危機與緣分,一個弄不好,會引發最強大的十個世界關注。

  那個時候,后果無法想象!

  “老大,你真是邪乎啊,外界都說你廢了,可是談笑間,你便讓人滅掉兩位掙斷六道枷鎖的強者,這可真是嚇壞了很多人。”

  千里眼杜懷瑾第一時間聯系楚風,此時夜已深,非常激動。

  接著,大黑牛跟他通話,哈哈大笑,非常痛快。

  “兄弟,痛快啊,截殺我們的人被你一句話而已就請動絕世高手給解決了,哈哈,舒暢啊。”

  “那鯉魚精的味道不錯,我們特意跑到黃河邊去嘗了嘗它的味道。”

  東北虎、驢王、金雕王都滿足了,原本很憋屈,居然被人半路截殺,被高手突然偷襲,險些死掉。

  結果,沒有過去多長時間,他們的兄弟讓人出手,大仇就得報了,效率太高了!

  外界早已沸騰,這件事影響太大。

  此時,不論是東方,還是西方的進化者都已經知道,楚風發怒,請動天下名山中的絕世強者一起出手,滅殺“兇徒”,引發軒然大波。

  一個被認為廢掉的人卻有這么大的能量,實在嚇壞不少人。

  比如一些財閥,當初被楚風震懾,付出慘重代價,原以為報仇的機會來了,可現在卻看到了楚風更為恐怖的一面。

  這一役都不用他出頭,結果就滅殺黃河鯉魚精,實在駭人聽聞,不少人都被驚的面色蒼白。

  他們只能慶幸,自己足夠沉著,沒有妄動,哪怕所謂的鳳凰落毛不如雞,也只是特定場合的局限性。

  這個夜晚,天下四方不能安靜,各方勢力都在認真評估這一事件。

  楚風結束和熟人的通話,再次開始專心揣摩銀色物質,這東西沒有定性,不斷轉換,實在讓他詫異不已。

  他曾經再次跟黃牛通話,問它銀色物質是否能隨意轉化。

  結果,黃牛目瞪口呆,它明確告訴楚風,銀色物質古來罕有,不會再次變化,像楚風這種特例還沒有聽說過。

  無論是黑色物質,還是銀色物質,都極其稀珍,尤其是后者涉及到圣殞,以及菩薩寂滅的問題,更為恐怖。

  黃牛告訴他,還從來沒有聽說這種物質具有兩面性,一般變異后就徹底穩定,不會在兩種狀態不斷顯化。

  “我覺得,或許有撕裂第六道枷鎖的機會。”當銀色物質沸騰,伴著楚風肌體發光,連他的發絲都變成銀色時,他自信滿滿。

  但是,這種持續的時間不夠穩定,也不夠長,他難以繼續下去。

  因為,想靠自己巔峰的力量撕裂枷鎖,不是一個時辰,兩個時辰的問題,多則可能持續一夜,甚至一兩天。

  現在太不穩固,當黑色物質侵蝕時,他會衰弱到最低點,可能都要跌落下王級境界了。

  “最強時我能無敵,最弱時我會很慘。”楚風蹙眉,他琢磨了一夜,研究了一夜,摸索出這種物質的特性。

  他真的不知道這種物質為何會如此,在他身上有兩面性。

  天亮時,楚風接到黃牛的通訊,它很嚴肅也很認真,道:“楚風,我發現這個問題很可怕,那銀色物質多半曾導致圣殞,流落到此界,也就意味著,它在銀色物質基礎上再次變異!”

  當楚風聽聞后,目瞪口呆。

  說實話,他對于物質兩個字都有點過敏了,黑色,銀色,然后再次異變,這要嚇死人嗎,還給不給人活路?

  銀色物質上再次異變?

  外人不知道這些,他也只能與黃牛交流。

  未來會怎樣,他不知道,楚風隱約間覺得,這種物質將會改變他的人生軌跡。

  “楚風,他還想活?什么調遣絕世高手,憑他也配,一個廢人而已,命不久矣!”

  在外界議論,各方無法寧靜時,一則消息引爆各地。

  有人開口,針對楚風,已經來殺他。

  這出乎所有人的預料,昨夜,華山掌教的金翅大鵬王、蜀山劍宮的兩頭白鶴,崆峒掌教山龜,這些人才剛剛出手,霸氣的滅殺黃河鯉魚精以及海族強者海象,結果這個清晨就又有人站出來了?

  事實上,這則消息剛發出,大戰就爆發了,快的讓人反應不過來,甚至玉虛宮都沒有任何準備呢。

  大雪紛飛,天地昏暗,連續多日不見太陽,這個清晨,在雪霧飄揚時,金烏王強勢來襲,駕臨順天,闖入玉虛宮。

  “楚風滾出來,別人怕你,我要殺你!”

  金烏王帶著烈焰,伴著刺目的光火,焚燒天地,讓大雪化成水汽,讓漫天的銀白化作霧茫茫。

  他強勢殺到,要擊殺楚風。

  他與楚風的恩怨現在不是什么秘密,因孔雀王而起,金烏王上一次和九命貓王一路南下去殺楚風,結果卻被反擊,損失慘重。

  現在,楚風“廢掉”,他直接來襲。

  這個影響很不好,這是楚風調集絕世高手圍剿黃河鯉魚精后緊接著發生的事,這個節骨眼選的有些妙。

  金烏王這是想告訴世人,楚風所謂的關系網,并不能護他周全,他金烏王可以在第一時間殺來,取他性命,針對他出手。

  如果成功,自然很好,如果失敗,也等同于一個榜樣作用,告訴外界,所謂的有絕世高手保駕護航,算不得了什么,那是虛的,一切還是要靠自身。

  轟!

  玉虛宮成片的宮殿化成火海,被燒成灰燼,一擊而已,天地赤紅,焚天滅地,景象駭人。

  “你敢來此猖狂!”

  玉虛宮之主喝道,沖天而起,跟那頭金色的大鳥廝殺,激烈交手,天空中頓時離火滔滔,光芒四濺。

  “你能護的了他一時,能護的他一世嗎?”金烏王冷幽幽地說道,拍打著金色的翅膀,透發滔天神威。

  砰!

  天空中,一頭金色神禽俯沖,跟玉虛宮之主碰撞,火光四溢,如同天穹炸裂。

  “何人敢來攪鬧!?”獨臂的八景宮之主出現,站在遠處的一座建筑物上。

  很快,五色神光耀眼,孔雀王來了,這個號稱東方十大高手之一的禽王,帶著光華,擊散風雪,橫空而立。

  他現在英俊無比,面孔完美無暇,比許多女子都要美麗,很鎮定,紫色長發隨風披散,傲立天地間。

  “本王在此,誰敢放肆!”孔雀王冷聲說道。

  無聲無息,碧游宮之主出現,強大氣息彌漫,但是,另一個方向,有一尊神秘的強者走來,震動天地,讓風雪倒卷,他恐怖無邊,逼向玉虛宮。

  一時間,八景宮之主、碧游宮之主都被抵住,無法前行。

  “我要殺楚風,誰人能阻!?”金烏王喝道,太陽火精噴薄,照亮天地,多日不見的太陽宛若橫空而出,照亮整座順天城。

  他張揚而霸道,三位大妖王要來順天,闖入一國都城,想要直接擊殺楚風,可謂無法無天。

  楚風站在雪地中,靜靜的看著高空,一語不發。

  因為他,竟引出這么大的動靜。

  天空中,激烈搏殺,金烏王釋放太陽火精后,就是強大的玉虛宮主都只能避其鋒芒,不敢攖鋒。

  事實上,當日楚風跟金烏王大戰時,也對太陽火精無奈,選擇躲避,這東西可焚燒地球上的任何生靈。

  其余兩大宮主被孔雀王還有另一位王者阻擋,無法向前邁步。

  “我想說,一個廢掉的楚風,不值得你們三大宮主守護,已經仁至義盡,莫要強行出頭,將自己搭進來,須知,我們今天可不止三位王者!”金烏王冷喝道。

  “在玉虛宮內,誰都不得傷楚風。”玉虛宮之主喝道。

  人們聞言,無不點頭,暗自稱贊,玉虛宮之主有情義。

  “可惜,宮主沒有絕世呼吸法,不然的話,金烏王等人何以敢如此放肆!”

  “楚大哥要是將他的呼吸法教給宮主他們就好了,這樣的話,我們依舊可以屹立絕巔,無懼異類諸王。”

  幾名少男少女小聲說道,目光瞟向楚風。

  正是早先時請楚風教他們拳法的幾個少年男女。

  “今日,我們來殺楚風,說到做到,玉虛宮之主你們阻止不了!”

  就在這時,第四位王者出現,也是一名異類,是一頭穿山甲王,通體锃亮,雪白而銀光閃閃,橫空而至。

  顯然,他跟金烏王、孔雀王站在一起,要滅殺楚風,強勢逼迫而來。

  玉虛宮這里,沒有第四位王者,情況頓時危急。

  “楚大哥,呼吸法能傳給宮主他們嗎,不然我們危矣!”一位少年慌亂的驚呼。

  “楚大哥,我覺得現在應該滅異類的威風才好,不容他們放肆!”另一名少女也說道,撲閃著大眼睛,露出希冀的目光,看著楚風。

  楚風沉默,他心情復雜,最后關頭了,幾名少年還在提呼吸法,他只能一聲輕嘆。

  原本,他想動用鎖龍樁,封鎖一片區域,但現在他不想動用了。

  玉虛宮內,許多人望來,順天城內不少進化者聽到大戰聲,也都跑來,都在關注此地。

  “你們覺得我已衰敗,可欺是嗎?那我就陪你們進行最后一戰。”

  楚風開口,仰望蒼穹。

  所有人都愕然,他不是身體出了大問題嗎,還能一戰?就是楚風近前的幾個少年男女都驚異不已。

  “此戰過后,我離開玉虛宮,喂馬,劈柴,周游天下各地名山,就此成為自由身。”

  楚風說道,聲音不高,但是卻傳出去很遠。

  人們吃驚,尤其是玉虛宮的一些人更是側目,紛紛看向他。

  “轟!”

  下一刻,楚風周身噴薄銀光,燦爛奪目,主動迎上穿山甲王。

  刺啦!

  一息間,兩者稍微接觸而已,楚風像是撕裂稻草人般,將穿山甲王扯裂,成為兩片,鮮血淋淋,灑落天地間。

  轟!

  下一刻,他騰空而起,滿身都是銀光,連發絲都是銀白色的,縱上高天三四里地,向金烏王出手。

  砰砰砰……

  猛烈碰撞,離火滔滔,火光耀眼。

  “你怎么可能!?”金烏王震驚。

  “最后的力量,揮霍完我就歸隱!”楚風說道,他抓住金烏王,噗的一聲,一只金色的翅膀被銀光席卷,被扯裂下來。

  “什么,他……還有余力殺金烏王?!”玉虛宮內,一群人震撼。

  楚風絕世強大,撕裂金烏王的翅膀,伴著血雨,跟它激烈搏殺,最后金烏王想逃都不行,被他黏上。

  噗!

  楚風撕開金烏王的身體,使之化作兩半,沐浴金烏王的血液,他不靠玉虛宮,不用外人守護,只身殺來犯的強敵。

  這一刻,天地間一片寂靜!

  呼喚一聲,月初,大家把月票投給圣墟吧。

  感謝!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