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強者品質

第三百二十六章 強者品質

  (看到有人說,我又對王姓下黑手了,嚇了我一跳,趕緊檢查下現筆誤,應該是高源!)

  高源,最近搶眼的王級強者,名聲鵲起,一路擊敗很多成名的王者,奠定了他現在頂級王者的地位。

  八極拳被他練入化境,實力驚世駭俗,如今拳印一展,已經能顯現神通。

  “高兄,還是不要妄動為好,武當的老宗師也在這里。”他身邊的一個人勸道。

  “你當我是什么,他一個廢人,我有必要去跟他動手嗎?”高源笑了笑,他自然能夠感應到,楚風體內能量稀薄。

  強大如他,現在神覺敏銳,而覺醒境界的楚風哪怕再掩飾,也瞞不過高源。

  “八極門少主來了!”

  附近的人現高源后,都露出異色。

  因為,八極門的這位年輕宗師風頭正勁,現在是明星級強者,他曾經說過,楚風被廢,讓他很遺憾,原本還想領教一番呢。

  現在這兩位真個相遇,高源會怎樣?周圍的人側目,都在密切關注。

  高源來到楚風的近前,打量著這個昔日威名赫赫、而今廢掉的年輕人,比他年歲還要小,讓他露出異色。

  “你就是楚風?大名鼎鼎,如雷貫耳,只是可惜啊,再也不可能跟我一戰了。”

  高源相當的直接,不知道是真性情,還是言語帶刺而咄咄逼人。

  附近,有不少人都在留意,這可是楚風時隔三個月后第一次亮相,這樣被一位新崛起的絕頂王者找上門,他該如何應對?

  哪怕楚風廢掉了,他依舊引人矚目,會被人關注。

  現在,這塊區域略顯安靜,近前的人都側目,看向這里。

  楚風十分淡定,道:“打打殺殺最沒意思,我如今戒了。”

  這些話語一出口,人們愕然。

  在場的進化者都張口結舌,目光異樣,他居然……這么說,實在讓人無言。

  在過去時,誰不知道他的名號?一路殺伐過來,威名赫赫,被敵人稱作楚魔王,最是兇殘,居然說殺伐沒意思,戒了。

  噗嗤一聲,旁邊有人忍不住笑出聲,這個回答也太隨意了吧,這東西是戒的嗎?分明是你自己廢掉了好不好。

  但是,沒人敢諷刺,現在還忌憚于他的威勢呢,而且這主一向不按常理出牌,他早先就放出過風聲,說自己身體不行了,結果卻死皮賴臉進行了好幾次“最后一戰”。

  高源詫異,顯然也沒有料到楚風這么輕飄飄的回應,像是打太極般,直接給他來了個四兩撥千斤。

  這時,武當山老宗師跟一位熟人打過招呼,重新來到這邊,看了一樣高源,道:“你師祖還好吧?”

  “見過前輩,八極門的祖師很好,身體硬朗,精神矍鑠,一直想和你切磋一番呢。”高源帶著笑意說道。

  人們聽聞,全都吃了一驚,那可意味著兩位老宗師之戰,若論拳法,當世恐怕無人可以比肩,造詣之身不可想象。

  別人實力高深,那是因為藉異果等進化,趕上了天地異變的好時機,而那樣的百歲老人在正常的年代時就已是拳法宗師。

  楚風開口,道:“這話我不愛聽,你祖師那么厲害,當初我身體無恙時,怎么不見他來找我切磋?”

  他這是“攬活”呢,將那可能存在的挑戰向自己身上攬,跟高源剛才的話差不多,像是真性情流露,又像是強勢逼人。

  周圍有不少人都露出異色,一些曾經的對手更是難掩眼底的興奮,這楚魔王還跟以前一樣,又要惹事了!

  在眾人看來,現在的他應該廢掉了,還怎么迎戰?真要惹惱八極門,吃不了兜著走。那些昔日的對手,自然希望楚風吃癟,暗自高興,期待著一些事情生。

  高源淡笑,道:“楚風,你昔日的確不凡,不過那時我們八極門運氣不好,沒有找到足夠多的異果來進化。在你成名之前我未顯,在我成名之后你頹敗,沒能真正一戰,我確有遺憾。”

  所有人眼中都精光閃動,這個八極門的少門主果然是不服昔日的楚風,不認可他當初的地位。

  高源嘴角噙著一縷笑意,道:“我看你能動用覺醒境界的能量,要不,咱們簡單過兩手,彼此掂量一下,我也不欺你,也只動用覺醒境界的能量。”

  這一刻,曾經的對頭們都興奮了,看向楚風,又看向高源,非常期待。

  就是白衣徐清都意動,想看一看這兩人較量的結果。

  “算了,沒意思。”楚風搖頭。

  “你不敢,怕失敗后讓得來不易的威名受損?”高源淡笑。

  一時間很多目光投向楚風那里,能來這里的都不是易與之輩。

  “我是覺得,那樣做是欺負你,贏的毫無懸念,太沒有意思了。”楚風說道,這話一出,盡顯自負,讓一群人嘩然。

  “這還真是他的風格,面對什么敵手都這么的……有氣魄。”有人咕噥道。

  當然,有氣魄三個字也可以換成自負、自大狂,但是那人沒敢這么諷刺,對他始終有些顧忌。

  其實,很多人都無語,這個對頭如今都廢了,還是這么的本性難改,一副唯我獨尊的態勢,讓一些人不爽。

  當然,這里也有不少對楚風有好感的人,現在輕嘆,覺得這或許就是楚風昔日能夠所向披靡的原因所在,心態實在太好了,現在落到這步田地了,還是如此的自信,有我無敵,這是強者的堅韌品質!

  高源很不爽,自己崛起后,一路橫掃對手,成為當今最為璀璨的王者之一,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這個楚風廢掉了,如今還敢這么張揚。

  不過,他看了一眼楚風,倒也沒有怒,平淡的開口道:“那么,就讓我看一看,你能怎么欺負我。”

  這時,忽然有人趕到,對高源開口,道:“高兄這邊請,玉虛宮之主等前輩已經在另一座島嶼上等你,請你過去。”

  眾人聞言,都露出羨慕之色,因為玄武湖中的島嶼不止一座,而另一座島嶼上多為前輩高手聚集,都是頂級王者,一般人踏足不了。

  高源這么年輕,已經如日中天,實力驚世,如今被玉虛宮之主等人看重,都親自邀請了,這足以說明問題。

  “好吧,我馬上去。”高源點頭,而后又看向楚風,道:“我們稍后再見,我真想看一看你怎么欺負我。”

  楚風相當的淡定,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你就先去吧,回頭再過來領拳頭吃。”

  “哼!”

  高源可不是一個好脾氣的人,他一直在克制,讓自己表現的看起來很寬和,現在冷哼了一聲,轉身離去。

  一群人愕然,都面面相覷,嚴重懷疑,楚風是否真的廢了,到現在居然都依舊這么的隨意,一點也不擔憂自己。

  如果是別人,自身淪為普通人后,多半早已黯然神傷,找個無人之地去舔舐傷口了,哪還敢再跟以前那般帶著鋒芒。

  “你們懂什么,這就是強者,即便身體出了問題,心態依舊無敵!”就在這時,有人開口說道,反正高源已經離去,說什么都不怕。

  “不愧是楚魔王,唉,這位小叔爺太牛叉了。”遠處,熊坤附和著嘆道,他跟胡生等人也來了,看的真切,都有些無語。

  當然,也有人撇嘴。

  就在此時,有人來請武當山的老宗師,請他去另一座島嶼,商議一些事,他這等身份的人到來后,想不讓人知曉都不行。

  老宗師一嘆,看向楚風,玉虛宮之主等人難道不知道楚風也來了嗎,請走了高源,都沒有來請楚風?

  “老宗師這邊請,海族的人也來了,這次各方相商,要定個章程,您一定得過去。”來人客氣相邀。

  楚風見狀,知道老宗師的心意,想帶他一起過去,但他搖頭,不想去那邊。

  “好吧,你自己在這邊小心。”老宗師離去,他其實并不擔心,楚風身上有一些古怪的磁石塊,他已經領教過了,確信楚風足以自保。

  同時,老宗師不相信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去對楚風下殺手,頂破天也就是言語上針鋒相對到邊了。

  真敢明目張膽的動手,那等于在為自己招禍,畢竟楚風在龍虎山救下不少猛人,這都是護身符!

  白衣徐清很低調,也沒有在被邀請之列,他很平和,一直跟著楚風,聊的很融洽。

  這時,熊坤、胡生、6晴幾人都跑過來了,再次相見依舊熱情,并未因為楚風廢掉而表現冷淡。

  楚風露出笑容,手持紅酒杯,跟他們聊的很高興。

  熊坤小聲道:“小叔爺,你還真是藝高人膽大,現在外面不斷有級王者崛起,許多新生王者都想挑戰你昔日的地位,來證明自己,像高源這樣的明星級王者還有一些,甚至更強,你這樣來赴盛會,總讓人覺得不放心。”

  “無妨,都是土雞瓦狗。”楚風相當淡定地說道。

  “我暈!”胡生雙眼狹長,直接縮了縮脖子,比熊坤謹慎多了,覺得這位真是什么都敢說啊。

  熊坤即便再大咧咧,現在也是無語了,這位小叔爺還當自己可以俯視天下?自負的有些過頭了。

  “太自大了吧?”遠處有人小人說道。

  “小叔爺,咱說話悠著點吧,別被人忌恨上。”熊坤小聲說道。

  楚風點頭,道:“嗯,風流歲月,俱往矣,那些打打殺殺的爛事就不說了,實在沒什么意思,我討厭暴力。”

  昔日的一些對頭,可是有不少在現場呢,聞言都想哭,當初誰有你暴力?現在聽到這種話都想捶他!

  “楚風?!”姜洛神臨近,她可是深感意外,居然在這里見到他,還敢出現。

  她身材修長,一雙長腿邁開,婀娜而來,明眸善睞,號稱國民女神,容貌與風姿的確無可挑刺。

  “才多久沒見,就不認識了,這么稀奇的看著我干嗎?”楚風說道。

  姜洛神笑的很甜,十分動人,道:“你來江寧,唔,我想一想,該不會是來見你的初戀情人林諾依吧,這可是她的地盤。”

  顯然,她跟林諾依一直在較勁呢,什么時候都不忘記拉她下水。

  “你想多了。”楚風淡然回應,而后又瞥了她一眼,道:“咱倆之間關系不是更親密嗎?”

  眾人都驚詫了,聽到了什么?楚風這是親口證實他跟姜洛神間有舊情嗎?關于他們的緋聞可是曾經有不少,不過后來都漸漸被澄清了。

  “別鬧。”姜洛神趕緊轉移話題,她還真擔心楚風在這里各種爆料,想到兩人曾睡到過一張床上,白皙與晶瑩的俏臉都快紅了,她忙攏了攏長來掩飾尷尬。

  “你究竟為什么而來,我可知道你這家伙的性情!”姜洛神覺得,楚風來這里絕對有事。

  “想念這里的各位,來看一看大家。”楚風臉皮很厚地說道。

  以前的一群對頭、有敵意的人,全都斜睨,很想詛咒與破口大罵。

  而對楚風有好感的那批人則略有傷感,覺得他是因為自身廢掉,而被遺忘在角落,現在來相見,頓時讓他們心情復雜。

  “其實,我來這里是想幫助老朋友們制作武器,嗯,最近以來我夜觀天象,心有所感,一時間得悟大道,想饋贈給各位。”楚風大言不慚,毫不臉紅。

  “這就是強者的品質,自負無敵,兼且厚臉皮嗎?!”有人嘀咕道。

  姜洛神催促,道:“趕緊說,你到底為什么而來,要是想找林諾依,我幫你去喊她。”

  楚風收起笑容,一臉鄭重之色,道:“實話說吧,我現在正在鉆研鑄造有靈性的武器。實不相瞞,如今我可以提升一些兵器的品級,甚至能煉制飛劍,這次來想跟大家合作。”

  一群人還真被驚住了,有些狐疑,不太相信。

  事實上,這太突然,很多人都覺得他在說笑,當不得真。

  “我以人格擔保,并非虛言。”楚風收斂笑意,一臉正色。

  人們很吃驚,這是真的假的?

  “呵呵,這不是當初叱咤風云的楚魔王嗎,如今,嘖嘖嘖……”

  就在這時,一個紫年輕男子走來,俊美無比,有種妖異的氣質,面帶嘲諷之色,肆無忌憚,針對楚風,一點也不怵。

  在他身邊,還跟著一些人,有異類也有人類這邊的人。

  楚風神色微動,笑道:“孔盛,你居然還活著,當年射了你幾箭,其中有一箭我記得射在你屁股上,血花朵朵綻,居然還能恢復。”

  這個人是孔盛!

  當時楚風還不是王級強者,跟孔雀族還有盤山一脈的黃鼠狼有過激烈沖突,這個年輕人當時是敵手中的主導者。

  孔盛當時帶著黃小仙等一批異類年輕人,在順天時氣勢很盛,人族這邊各種勢力都對他們極盡拉攏。

  當日,楚風連殺孔雀族、黃鼠狼族的準王,唯獨孔盛重傷逃脫,想不到他今天又出現了。

  現在的孔盛,早已成為王級強者,而且很強,實力驚人。

  事實上,以他當初的實力,身為孔雀王看重的后人,哪怕天地沒有繼續猛烈進化,他也肯定早已成王多時了。

  現在他出現了,對楚風自然帶著刻骨銘心的仇恨,眼神冷冽。

  孔盛斂去雙目中的寒光,笑了起來,道:“怎么,堂堂楚魔王改行當鐵匠了,你以前的無敵氣魄呢?現在真是可悲啊。”

  “你懂個屁,覺得自己掙斷五道枷鎖,可以來我面前張揚了?過去殺你如屠狗,追的你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現在在我眼里你依舊什么都不是。”楚風的話語,相當的不客氣,讓孔盛直接面色變了。

  楚風輕蔑,對敵人他從來不會給予好顏色。

  一時間,這里安靜了,所有人都注視,人們預感到要有劇烈的沖突。

  “武當宗師等諸王庇護你,我不殺你,但是教訓你一頓還是可以的!”孔盛寒聲道。

  他揮了揮手,身邊有一些人跟著上前,有異類也有人類,過去都跟楚風有過沖突,跟著他一起圍了過來。

  “你們這算什么本事,楚風身體沒出問題時,你們敢出現嗎?現在來逞兇,只是無能的表現!”有人說道。

  “你們休得無禮!”熊坤、胡生等人也斥道,擋在前方。

  孔盛好整以暇,向前踱步,道:“他自己不行了,怪的了別人嗎?如今他實力不濟,還敢跟我等囂張,真以為他還是昔日的楚魔王嗎?這是不知死活的體現,都給我讓開!”

  “你……”胡生等人驚怒,同時很擔心。

  “孔盛,算了吧。”姜洛神也勸阻。

  “你們都退后。”就在這時,楚風說話,讓所有人都退到后面去,他很從容,道:“原本那高源想過來領拳頭,我還詫異呢,覺得一會兒他肯定第一個哭爹喊娘,沒有想到你們比他還心急,都過來吧。”

  一群人聽的懵,他還真敢說話,真當自己還在巔峰啊?

  同時,也有人同情高源,又中槍了,被楚魔王鄙夷。

  “你這個人真是不知死活,自以為是慣了,那就成全你!”孔盛俊美的面孔上帶著戲虐的笑,帶人逼近。

  然而,這個時候,楚風輕踢腳下一塊磁石,改變了方位,而后附近草地中多塊磁石都跟著亮了起來,這片地帶頓時不同了。

  “這個也給你們。”楚風將手中一塊刻著符號的磁石扔向前方的地面。

  結果,眾人現了驚人的一幕,孔盛等人東倒西歪,像是失魂般,一個個都搖搖欲墜,要倒在地上。

  “我最討厭暴力了,打打殺殺很沒意思,但你們總是讓我迫不得已為之。”楚風說著,走了過去,嘴上說討厭殺伐,不喜暴力,結果他上去就直接給了孔盛幾個大耳光子,打的噼啪作響,讓孔盛直接癱軟在地上。

  眾人震驚,全都目瞪口呆!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