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三百三十四章 煉群王

第三百三十四章 煉群王

  楚風這副為難的樣子落在一些人眼中,自然覺得他無奈、頭疼,認為他掌控不了局勢。

  遠處,一位老人仙風道骨,很和藹,穿著古代服飾,有種飄逸出塵的氣質,正在教育自己的小孫女。

  “看到了吧,所謂的場域研究者最沒用,看似風光,其實算不得什么,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他們很脆弱,這么多人逼宮,他能做什么?成為砧板之肉。”

  他身材頎長,帶著仙氣,一身古代穿著,讓遠處的楚風心驚,不得不多作聯想,或許也是一位域外古人?

  在老者的身邊有一個小女孩,十二三歲的樣子,漂亮的一塌糊涂,小小年紀,已經風情萬種,煙熏妝,大眼嫵媚,染著紅指甲,涂著艷麗的口紅,穿著異常成熟,妖嬈的過分。

  而且,她非常叛逆,大大的眼睛眨動,而后使勁對那老者翻白眼,道:“我不管,我就是喜歡場域研究者,你把他救下來,我要拜他為師!”

  “胡說,我們的傳承號稱無上,豈容你另投他門。”仙風道骨的老者頓時瞪眼,不再具有仙氣了。

  “那我嫁給他好了,我了解他的過去,太帥了,我就喜歡這樣的魔王。”漂亮到極點的問題少女笑嘻嘻。

  “你敢!”老者急眼,最后冷哼一聲,道:“你仔細瞧好了,當我過去威壓一現,他會成么樣子,注定要將匍匐在地,臣服在我的腳下,那個時候你還會覺得他是酷酷的楚魔王嗎?”

  白發白須老人向前邁步,露出淡淡的笑,向前邁步,也進入那片場域中,看楚風不爽,要找他麻煩。

  仔細看,他穿著道袍,竟是個道士!

  “老頭子,你小心一點,別威壓不了別人,反被人威壓!”十二三歲的少女笑容燦爛,在那里擠對他爺爺。

  她身段曲線起伏,過早的成熟,但面孔卻非常稚嫩,哪怕漂亮的過分,身材超好,也能一眼看出她年齡不大。

  楚風露出異色,算上老嫗,再加上這個穿著道袍的老人,疑似出現兩位古人了,他在踅摸,看是否還有。

  還好,沒有發現第三人。

  此時場中的人都自恃身份,相當從容,盡管彼此忌憚,但看著楚風時卻不在意,完全是俯視的姿態,吃定他了。

  老嫗一臉和藹之色,但是說出話語卻略帶威脅了,道:“年輕人,你應該明白分寸,有些選擇關乎你的一生,錯的了話,會遺憾與后悔一輩子的。”

  她笑呵呵看著楚風,此時她從西北而來,踏入古代場域的關鍵區域了。

  太上八卦爐,八個方向都有奇異能量,現在她立足的地方,地下埋藏著大墓,能牽引出雄渾的太陰之力。

  楚風暗笑,這老家伙倚老賣老,以為可以輕易的拿捏他,熟不知自身已經進入鍋中,等著被煮熟呢!

  如果不是等著其他人也都“各就各位”,順利進入場域,想要一窩端,他早就發動了。

  “楚風,我給你機會了,不要自誤,神諭難違,你要懂得珍惜。”埃布爾溫和地說道,一頭金色長發燦爛,眼窩略陷,碧眼有神,鼻梁高挺,膚色雪白,他的確很俊朗,讓遠處的女進化者都露出異色,畢竟他自報為神使,來頭驚人。

  “已經各就各位了。”楚風忽然發現,說話間這些人都走到了相關的位置。

  他輕聲咕噥,沒有幾人聽清,神覺極好的人恍惚間聽到,自然覺得古怪,怎么還要各就各位啊?

  此時,黑螣的二哥,南海二太子黑螭也到了,好整以暇,帶著諷刺的笑,完全是在蔑視楚風。

  黑螭已經看出,各方都想爭奪楚風,以那老嫗還有神使最為霸道,都不會讓步,到了最后楚風肯定沒有好下場。

  “凡人啊,你永遠不知道自己的弱小,以為掌握場域,便真的可以改天換地嗎?可笑!”黑螭不加掩飾的嘲弄,也不怕別人聽到,他也在向前走,威逼楚風。

  楚風站在原地,神色陰晴不定,在外人看來,他像是心中慌了,不知該如何取舍。

  事實上,他在物色人選呢,究竟哪個最礙眼,要重點照顧,最先教訓,而他正在挑挑揀揀呢!

  如果讓這群人知道,被他們所俯視的楚風,其實正在將他們當成貨物,用挑剔的眼光反向審視呢,估計這群人都會氣壞。

  期間,老宗師、龍女等人在暗中用精神傳音,要救楚風,但都被他暗中拒絕了,告知他們不要靠近。

  林諾依露出一縷憂容,看向楚風,又一次勸解,讓他暫且服軟,跟老嫗一起離開,也被拒絕。

  “我再說最后一遍,各位千萬別亂來,這地方很古怪,我雖然研究場域,但也看不透此地,你們還是早點退出去吧。”

  楚風最后一次好心的提醒,表現誠懇,還略顯無奈,但是看在一些人眼中,他則像是心虛,沒轍沒辦法了。

  老嫗露出一縷輕蔑之色,她不再慈祥,因為,她覺得楚風一再拒絕,不夠“乖巧”,缺少“教育”,要給予懲罰!

  神使埃布爾看著很溫和,但是輕慢與之色一閃而逝,很是不屑,他覺得楚風十分愚蠢,早已陷入危境中還不知。

  “呵呵,寶貝孫女你看到了吧,都說百無一用是書生,其實場域研究者也差不多,此時他就是砧板上的肉,就等著剁吧剁吧,扔鍋里呢。”

  那仙風道骨的老道士,手捋胡須,瞇縫著眼睛,帶著笑容,臨場教育遠處的孫女。

  楚風聽聞后,臉色發黑,他已經發動了,開始激活場域,原本他還在猶豫先拿誰試水呢,現在一眼就相中了那穿著道袍的老頭。

  那片地帶,地上浮現紋路并發光,顯示出場域之能,接著一大簇太陽火精從土層中沖起,嗖的一聲竄向老頭的屁股。

  “嗷!”

  這個穿著道袍的老者原本很自恃,帶著仙家氣韻,結果現在直接嗷的一聲大叫并蹦了起來,聲音那叫一個慘。

  老道士竄帶跳,嗷嗷大叫,此前還像是個老神仙呢,現在那種氣質一掃而光。

  “嗷……”

  簡直像是在學鬼叫,他真的受不了,屁股被點燃,那可不是別的東西,而是最為精純的太陽火精,而且量很大。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盯著他看。

  這位老神仙怎么了,屁股著火了?!

  “爺爺,死老頭,你不是要去顯化威壓,讓我師傅臣服在你的腳下嗎?你自己的屁股怎么著火了?!”

  那不良少女在后面喊道,竟然有點幸災樂禍。

  “小妖女,你爺爺在受苦,你什么態度?!”老道士氣的想打人,劇痛實在受不了,渾身發光,爆發出恐怖之極的氣息,想要滅掉太陽火光。

  這一刻,所有都駭然,這老者強的離譜,超越想象,簡直像是一頭神魔!

  不遠處,老嫗、神使都動容,異常心驚。

  他們預感不妙,想要遁走,但是卻已經晚了。

  楚風激活的場域,雖然有先后,但其實沒差多長時間,八個方位的古代場域差不多同時復蘇。

  現在這片地帶景象有些可怕,有的區域太陰之氣滾滾,黑色霧靄彌漫,遮天蔽日,陰冷的刺骨。

  而有的地方則太陽火精沸騰,地上一片金黃,滾滾熱浪澎湃,燒的虛空都扭曲了!

  ……

  所有人都靈魂顫栗,被驚呆了,而后又毛骨悚然。

  這是怎樣的一片地帶?怎么一下子突然恐怖到極點。

  許多人都想逃走,但是發現根本走脫不了,場域形成后,那是非常恐怖的,尤其是在這片地勢中就更非凡了。

  場域規則不同,效果自然也不同。

  虛空仿佛被隔斷,在這里形成一種驚人異象,八簇火光騰天,焚燒蒼宇,駭人之極。

  而在中心那里,元磁光凝聚,形成一個古樸的爐體,神圣無暇,驚的人震撼而有神魂悸動。

  這實在匪夷所思,八個方位火光滔天,化作八卦符文,為神爐提供能量,像是老君在煉丹,煉仙!

  太妖邪了!

  這分明是山地,一片地勢而已,怎么顯化出這等異象?

  “啊……”

  許多強者慘叫,但凡闖進這片地帶的生靈,不管他多么強大,現在都被困住,第一時間就遭受重創。

  八個方位八種火光,有太陰黑火寒冷刺骨,有太陽火精熾熱難擋,有庚金火焰鏗鏘作響,有紫色龍火發出龍吟聲……

  太恐怖了,也太古怪了!

  “嗷嗷……”

  其中那個仙風道骨的老頭跳的最歡,叫的最響,倒不是他要斃命了,其實他負傷最輕,還能在那里極力滅火。

  因為,他是最后一個進來的,沒進最危險的地帶。

  他處在太陰與太陽火光的縫隙間,忽冷忽熱,屁股被燒壞了,還沒撲滅呢,讓他難受而又惱羞成怒。

  他原本想現身說法,以楚風為反面教材,教育他孫女,結果自身反倒成為反面教材。

  “爺爺,老頭子,你沒事吧,屁股都傳出熟肉味了!”他那妖嬈的小孫女笑的開心,在那里奚落他。

  “你個小孽障!”老道士又急又氣,一邊罵她孫女,一邊詛咒楚風。

  “唉,我被你們連累,受困于此,估計會被煉成人丹啊!”

  楚風開口,他身在元磁窟內,現在此地化成八卦爐,神圣光輝普照,外面烈焰騰騰。

  顯然,他在佯裝,因為不知道這群人能不能都燒死,為了保險起見,他也做出被困于此、很危險的樣子。

  “唉!”楚風在嘆氣,眼睛卻是在踅摸,觀看各路人馬的狀態。

  闖進來的人那叫一個慘啊!

  老嫗被燒的披頭散發,渾身焦黑,被黑色的太陰之力淹沒,艱難的掙扎,到了后面她的頭發都被黑色太陰之火燒沒了,細嫩而紅潤的臉則干枯,失去光澤。

  “啊啊……”她在慘叫。

  另一邊,所謂的神使,一條手臂都被燒斷了,他位于太陽火精中,地面騰起陣陣金色烈焰,將他籠罩。

  他藉此想逃走,但被場域的力量逼了回來,被火光淹沒。

  一頭長發早就沒了,他滿身傷口,焦臭撲鼻。

  他手中提著一個燈籠,內部有太陰之火,原本可以守護他,讓他萬法不侵,因為這是一件驚人的法兵。

  可是現在根本無用,因為他站在太陽火精內,被至陽火光淹沒,連那燈籠都暗淡了,被沖擊的將要熄滅。

  不過,燈籠終究是有些作用的,不然的話他早就被燒成灰燼了。

  “楚風兄弟,救我,去他媽的神使,我不當了,快將我從這里帶出去啊!”神使埃布爾慘叫道。

  現在,他燒掉一條手臂后,信念崩塌,完全是崩潰了,因為他不想死,這里能救他的也只有一個場域研究者楚風了。

  “啊,我也很慘啊,被困火爐中,逃出不去。”楚風在那里跟他比慘,還不時嚎叫一聲。

  事實上,現在的楚風激動的想大叫,在他的身邊,紅色的飛劍越發的鮮紅,晶瑩欲滴,在被太上火爐祭煉。

  此外,他手腕上的金剛琢被取下,放入爐中,隨著神秘能量起伏,越發的雪白,竟浮現一些神秘紋路。

  “太上八卦爐煉金剛琢,這……簡直是天意啊!”他自己都在忍不住驚嘆。

  至于他體內,那黑白磨盤在快速旋轉,在成型,甚至又重新塑造了一遍!

  “啊啊……”

  遠處,黑螭慘叫,在地上翻滾,很不巧,他落入庚金火光中,被燒的渾身焦黑也就罷了,火中還帶著金屬氣,像是劍光般,斬的他十分慘嚎,手腳什么都被削斷了。

  其他人也都非常慘,不少強者已經化成飛灰。

  “小友,你有辦法帶我出去嗎,老身向你賠罪了。”那老嫗慘叫,實在受不了,身體都快被大墓中透發出來的太陰之力腐蝕的干枯了。

  “前輩,我還想等你來救我呢,快帶我去你們的神山吧,我跟你走!”楚風大叫,一副也被困住的樣子。

  事實上,他很舒爽,看著金剛琢锃亮,雪白發光,銘刻上紋路,他激動無比。

  同時,體內的黑白磨盤在蛻變,可為以后提供成圣的契機,一切是如此美好,他現在可不是真的凄慘。

  八個方位八種火光,這可不是楚風布下的,而是古代場域內的力量,化作八卦光焰,提供源源不絕的神秘能量,焚燒中央地帶的太上神爐。

  如果在遠處眺望,這里有奇景,山川化八卦,孕神爐,像是老君在煉丹,在熬煉真仙般。

  “小兄弟,罷手吧,老朽錯了,不該以你為反面教材,我自己才是反面教材,放我出去,將我那天下第一美人孫女嫁給你好啦!”

  那屁股燒著的老道士在嗷嗷慘叫,仙道氣韻徹底沒了,而且很沒節操,要拿他的孫女交換。

  “嗷……”這是楚風的回應,在爐中嗷的一聲,表示自己暫時脫不了困,沒法援手。

  只是,他叫的有些夸張,讓那個老頭子覺察到了,發現楚風在裝,想要大罵,這太可恥了。

  “啊,嗷……”老道士慘叫,又一次呼喚楚風,可心中卻在詛咒。

  “嗷……”楚風回應,這一次就是其他人都狐疑了,因為,他叫的實在太銷魂了。

  低潮好久了,終于要過去了,求下月票啦,嗷一聲,請求支持下。

  感謝。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