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三百三十五章 欲仙欲死

第三百三十五章 欲仙欲死

  “啊啊啊……”

  成片的強者慘叫,太上八卦爐周圍那八種不同的火光中,群王被燒的如泣如訴,滿地打滾。

  “嗷嗷嗷……”

  元磁地穴中,楚風則是欲仙欲死,為了跟他們比慘,也跟著嗷嗷叫個不應,聲音之大,傳遍此地。

  兩種不同的叫聲,兩種截然不同的結果。

  群王部分人已然應劫,化作灰燼。

  而楚風則身體舒泰,各種彩色能量因子涌來,向身體里擠。

  場域外,人們聽的一愣一愣的,到底什么情況,聽著諸王的哀嚎,那無疑是在經歷一幕人間慘劇。

  可是聽著楚風的叫聲,似乎有點不對頭。

  “嗷……”楚風的叫聲實在有點跌宕起伏,有些不對味。

  聽在一些人耳中想咬死他,比如老道士,神覺太敏銳,已經確信楚風無恙,那是裝的,恨不得跑過去一巴掌將他拍成十四瓣!

  就是老嫗哪怕被燒懵了,反應有點遲鈍,也還是一陣愕然,心中無法寧靜,這見鬼的叫聲……太妖邪。

  至于神使埃布爾則想詛咒,他都快被燒死了,臨死前聽到了什么?太污耳朵了,真是羞恥啊!

  “我受不了,楚風兄弟,你精研場域,就沒有辦法嗎,快來化解,救一救我吧!”

  一位王級強者被燒的翻滾,露出本體,是一頭大公雞,渾身火光滔滔,成為一個大火炬,半截身子燒沒了。

  “雞兄,我也擋不住災火,快被你們連累死了,肉都熟了,嗷!”楚風在哪里干嚎。

  肉的確要熟了,但不是他的,他聞到了噴香的雞肉味,暗嘆可惜,那可是掙斷六道枷鎖的雞王。

  他才不會去營救,早就告誡過眾人不要踏足這里,但凡對他帶著善意的,絕不會進來,心懷叵測者不聽勸告,現在落難純屬自找的。

  楚風心中充滿收獲感,爐外烈焰騰騰,爐內云蒸霞蔚,各種秘力流轉,讓他都要懸空而起了。

  幾件兵器,進化明顯!

  他早已摘下金剛琢,置于八卦爐心,任它沉浮,一會兒落地,一會兒離地數尺高,被彩霞包裹,被仙氣般的白霧環繞。

  雪亮的手環上,絲絲紋路真實浮現,繁復而深奧,連他都沒有看透,需要以后去慢慢研究。

  他知道,所謂的究極廢料有些古怪,遠沒有想象中的那么簡單。

  現在,它在太上寶爐中熬煉,一些神異之處體現,越發莫測。

  恍惚間,他看到金剛琢上那些紋路化作畫面,紫氣東來,云聚三萬里,而后一朝凝聚,成為雪亮手環。

  同時,在它的旁邊,鮮紅的飛劍也在變化,而且非常劇烈。

  在鏘鏘聲中,殷紅劍體在縮小,伴著火光焚燒,有些暗紅物質被剝落下來。

  這是在打磨,相當的驚人,去掉雜質,留下精華。

  隨著肉眼可看的速度,紅艷艷的劍體變小,不斷濃縮,它越發鮮紅,晶瑩欲滴。

  一些紅色物質簌簌墜落在地,像是一塊美玉被剝離出來,露出里面赤紅燦爛的玉石肉質。

  這是驚人的變化!

  這鮮紅劍體很不凡,不可能有如此多的雜質才對,這分明是進一步優化。

  楚風覺得,養兵場域做不到這一步,完全是太上八卦爐所為!

  這種自然界存在的地穴爐體,最適合養兵、煉丹,實乃造化秘境,很可惜,他身邊沒有什么異果,不然的話扔在這里,可能會直接化成一爐靈丹。

  “下次試試看,采摘異果,放在八卦爐中煉上一煉,不指望能出什么九轉金丹,能讓我進化就足夠了。”

  楚風露出異色。

  他體內的黑白磨盤在重塑,一旦徹底成型,以后他直接吞食異果、靈丹都沒事了,不必非得用花粉進化。

  黃牛說過,這種東西最超凡,可以幫助擁有者純化能量、精血等,去掉各種有害物質!

  一切都在向好的方面發展,楚風十分期待。

  體內,黑盤磨盤轉動,籠罩著霧靄,像是陰陽氣,分為兩色,越發的神秘莫測。

  “嗷……”

  楚風忍不住,又發出一聲欲仙欲死的“慘叫”,配合外面的那群人,跟他們交相呼應。

  “太可恥了!”場域外,姜洛神輕啐了一口,雖然聽起來楚風很凄慘,但她就是覺得異樣,美麗無暇的面孔上露出一些紅暈,總覺得這家伙古怪,不像是在垂死慘嚎。

  還有其他人在關注楚風,仔細聆聽,那確實是哀嚎,可是為什么如此的蕩人心魄呢?

  只有問題少女在贊嘆,道:“這聲音帶著磁性,好聽,真是性感啊。”

  場域中,那老道士咬牙切齒,道:“小妖女,你真給我丟臉,矜持一點好不好?你體內流著圣血,要想著要壓制各界天驕,讓你進紅塵走一遭是為了體悟,而不是動凡心,看你的裝扮,看你的姿態,成何體統?!”

  “切!”那十一二歲的叛逆少女撇嘴,完全不當一回事,大眼嫵媚,身段高挑而曲線起伏,甚是成熟妖嬈。

  老道士憤懣,斥責道:“你祖父我都被燒成這個樣子了,你還這么沒心沒肺?!”

  “老頭子你實力那么強,肯定沒事,頂多屁股開花,趴在床上養一段時間就好了!”問題少女拍著手笑道。

  穿著道袍的老頭子被氣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簡直要想吐血,真是沒脾氣了。

  “啊……”

  八卦爐周圍,有些地帶傳來最后的慘叫聲,不少人被燒死!

  可以看到,某些區域留下一灘又一灘灰燼,除此之外,什么都沒有剩下。

  “各位不要愣著,我們聯手救他們出來。”有些人焦急,如同熱鍋上的螞蟻,面色雪白。

  因為,他們的人馬陷落在當中。

  “快,一起出手毀壞此地,瓦解這片場域,救群王脫困,這是大功德,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有人響應。

  顯然,相當一部分勢力都有強者闖進場域中。

  而且,進去的都是頭領,是強大一時的風云人物,如果殞落在里面,影響太大了。

  然而,當他們動手時,被席卷了,有火光蔓延出來,名副其實的引火燒身。

  地上出現一道又一道紋路,發出光輝,縱橫交織,沖出火焰之地,將部分救援者籠罩在內。

  “啊,不!”有人慘叫。

  這一刻,他們體會到了場域中那些人的苦難,有禽王想要沖天,飛向高空都不行,被一股力量牢牢的鎖在地面。

  他們如陷泥沼,根本動不了,被火光吞噬。

  “救命啊!”

  太慘了,剛才出手的強者直接就有十幾人被八卦火焰覆蓋,步早先那些人的后塵。

  山地中有大量的進化者,現在一個個都心驚肉跳,看著場中諸王的慘狀,聽著他們的聲音,全部膽寒。

  這到底怎么回事,場域竟有這么可怕?

  許多人望向場內,比如玉虛宮之主,比如財閥頭子等,一個個心情沉重,此地顛覆了他們的認知。

  “大型場域竟這么可怕?構建它的人藉山川地勢,一念間就可大殺特殺,太過恐怖!”有人嘆道。

  “難道是楚風所為?”玉虛宮之主說道。

  “應該不是,他自己也遇險了,被困在那里,能否活著出來還很難說。”先秦研究院的齊宏林目光爍爍。

  他提及一些舊事,當初他們曾經來過這片地域,去挖地下的一座神話大墓,結果險些全軍覆沒。

  人們聽聞,都沉默了。

  “那應該是古代場域研究者所為,刻寫下各種神秘符號,在這一世還能顯威。”

  原本在他們看來,精通場域的人雖然是人才,但也只是為進化者服務的,如引動地火天精來溫養兵器等。

  可現在他們驚悚,這種人有些逆天!

  “地球上只有楚風精通場域,可他自己也被困住了,誰還能救他們?”

  這一刻,各方人馬都絕望了。

  “二太子,你挺住啊!”海族的人大叫,他們來自南海。

  有人護主心切,再次拼命,可卻是徒勞的,猶若飛蛾撲火,也被燒的嚎叫,慘死當場,解決不了問題。

  “我恨啊!”黑螭大叫,他被燒的露出本體,結果更慘了,目標太大,數百米長的黑色蛟蛇軀體翻滾。

  火光繚繞,庚金氣激射,它被斬成數十段,到最后一動不動了。

  呼!

  烈焰騰天而上,黑螭被燒的骨頭都斷掉了,血肉消失,徹底斃命。

  “神啊,去你媽的!誰能救我,誰就是我的神!楚風快來行行好吧,我只是奉命行事,要擄你去西方,根本不管我的事啊!”

  神使埃布爾慘叫,此時他也不行了。

  咔嚓!

  他手中的燈籠解體,里面的太陰之火潰散,跟太陽火精相遇,引發大爆炸。

  神使埃布爾慘叫,大半截身子直接就沒有了,只剩下胸部以上,他眼看就要死了,進氣少出氣多。

  “神啊,你這卑劣的混蛋,為你做事的人都沒有好下場,先有席勒,后有亞曼,現在輪到我了。啊,你這該死的神!”

  這是埃布爾最后的怨念,而后化成骷髏,被燒死了,死狀太慘,帶著詛咒離世而去。

  “楚風,快想一想辦法,老身給你賠禮了,不該想著強行帶你走,救一救我吧。”老嫗身體數次發光,但就是沒有死,讓人驚嘆。

  她手中抓著一截青藤,像是可以替死,先后三次發光,將淹沒她的火光引走,聚集到青藤上。

  “老人家,嗷,我也要死了,快被煉成人肉丹藥了,你沒聽到肉香味嗎?啊,你老人家你來救救我吧,我肯定要跟你進神山啊。”

  楚風的嚎叫,聽在老嫗的耳中太刺耳了,什么嗷,什么進神山,簡直是赤裸裸的諷刺,她還有什么資格帶走楚風,自己都要完了。

  砰!

  終于,那青藤被燒的斷掉,老嫗干枯的軀體再也承受不住,身子熊熊燃燒,發出鬼哭狼嚎的聲音。

  “什么味道?”楚風鼻子翕動,最后一聲慘叫,他看著自己,竟然真的聞到丹藥味,甚至有肉香。

  他手忙腳亂,恨不得立刻撲滅爐火,真要將自己烤熟了?

  “唉呀媽呀,真要熟了,我靠!”他氣的大罵,詛咒起來,幾乎要把自己搭進來了。

  此際,他感覺眼睛生疼,簡直要裂開了。

  接著,他雙目跟針扎似的,疼的難以忍受,且迸發金光。

  楚風慘叫,滿地打滾,讓外界眾人吃驚,發現他多半真要完蛋了,因為他身上也有些許火光。

  就在楚風要斷掉火源時,他的眼睛開始清涼,居然又不疼了,接著雙目中冒出兩道金色光束。

  “嗯?!”他發呆,什么情況,視覺怎么這么強了?

  “火眼金睛?!”楚風懷疑,這太上八卦爐將自己的眼睛煉的有些特殊了。

  當他向外看去,目光落在人群中時,神色古怪,怎么隔著衣服能看到肉身啊?!

  “咦,那是……姜洛神!”他看到姜洛神,身段修長,胸部一片白晃晃,瑩白而高聳。

  “真是……雄渾,壯闊啊。”楚風感覺有些刺眼睛,贊嘆的同時,他很心虛,覺得自己不該亂瞄。

  不過,他不小心瞄了又瞄。

  “嗷……”他一聲嚎叫,真怕自己長針眼。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 余额宝靠什么赚钱的软件 拼多多分享赚钱连接怎么没有了 中国最赚钱的三大职业 卖保健按摩器材赚钱吗 灰色赚钱路子的网址 dnf90版合什么赚钱 管钱的赚钱的图片大全 身份证注册app赚钱 猫盘挖矿机可以赚钱 租格子铺能抓赚钱吗 厂房排水赚钱吗 香港赚钱的排行榜前十名 种植樱花赚钱 制造火纸赚钱吧 迅雷 赚钱宝 3代使用说明书 努力赚钱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