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三百三十六章 火眼金睛

第三百三十六章 火眼金睛

  罪過,罪過,楚風在心中連著念了兩遍,剛才一不小心就看到容易讓自己長針眼的景物,著實刺激了他的眼睛。

  可是,剛念完罪過,他又忍不住抬頭。

  這真不能怪他,他這樣安慰自己,因為他需要看一下外面什么情況。

  “哎呀,我會不會遭天打雷劈啊?!”楚風看向前方,這么自語,眼睛中金光流淌,越發燦爛。

  一群人也都在盯著他,比如說,姜洛神就在對面,有些狐疑,見他周圍盡是火光,以為他也要應劫了,可是怎么看他狀態有些不對勁?那眼神真邪門!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楚風低頭,在那里懺悔,究竟是否有誠意,鬼才知道。

  他覺得鼻子發癢,懷疑是否要流鼻血。

  還好,鼻子中噴出兩道火苗,并非殷紅的血,只是火氣而已!

  “見鬼,上火了!”

  楚風苦著臉,口誦大雷音呼吸法,專注于自身的情況,外面的世界“太污”,他想“凈化”自己。

  他能感覺到,自身還在變化中,因為附近都是火苗,繚繞著他,不時鉆進他的身體中,簡直像是在焚燒。

  慶幸的是,太上八卦爐超凡,過濾火中的戾氣,沒有對他造成致命性的傷害。

  海底石刻中提及,這樣的玄妙地勢,這樣的太上神爐,最適合養兵與煉丹,這種說法果然有道理。

  有戾氣的火光沖進來,怎么可能煉丹?藥草必然要化成灰燼。

  只是,隨著能量交織,火光越來越盛,還是讓楚風有點心虛,他都快被淹沒了。

  絲絲涼氣向著雙眼蔓延,爐火還在熬煉他,沒有結束,他眼中的金霞越來越熾盛。

  “我不會在經歷孫猴子的遭遇吧?!”

  楚風心中忐忑,他沒有吃過什么九轉金丹,這樣熬煉下去,會不會出事?

  “哎呀,糟糕,肉身的香味越來愈濃了!”他怪叫。

  有烤肉的味道,也有丹藥的味道,太詭異,越發濃烈,楚風不知道自己先被烤熟,還是先擁有藥性。

  他覺得,人體本身就是一種大藥,這樣熬煉或許有好處,能促進進化。

  比如,他的視覺大增,可能就是煉身體化作丹藥導致的。

  “我再堅持一下,實在不行就結束!”楚風給自己劃了一條警戒線,超過的話,他絕對會果斷的熄滅爐火,不去冒險。

  他的體表有些發黑,肉皮像是被燙熟了,但他發現內部晶瑩,血液流淌時伴著精純的能量。

  肉身被火光灼傷,但是卻堅韌了一些!

  同時,楚風注意到,那黑白磨盤重新塑造,凝結成型,完善的差不多了。

  突然,爐中火光大盛,一下子將他淹沒。

  外界,所有人都吃驚,不少人發出驚呼聲,覺得楚風危矣。

  就是楚風自己也嚇了一大跳,太突然了,八卦爐中光焰滔滔,來勢洶洶,將他這里覆蓋。

  他體內的黑白磨盤徹底成型,開始快速轉動,瘋狂汲取火光,吸收爐中的能量,像是無底洞般。

  “是它導致的!”

  楚風吃了一驚,黑白磨盤趨近完美,現在進行最后的熬煉,瘋狂吸收爐火,讓自身無暇。

  他有點緊張,內視體內的器物。

  楚風來這里布下這么大的陣勢,激活古代場域,焚這太上八卦爐,就是為了溫養黑白磨盤,讓它徹底成型,從而解決自身的隱患。

  現在到了最為關鍵的時刻!

  那小磨盤在體內轉動,雖然直徑只有十公分,但是此時卻有了非凡氣象,像是可以磨礪世間萬物,碾碎一切阻擋,有種恢宏磅礴的感覺。

  蒙蒙霧靄,還有燦烈的火光,以及濃郁的能量,一起將它包裹,那里一片朦朧。

  直到最后黑白磨盤晶瑩起來,徹底塑成。

  這一刻,楚風感覺神清氣爽,久違的虛弱感消失了,能量從體外涌進來,經過小磨盤碾壓,涌向他的四肢百骸。

  此時,他體內的能量品質高的嚇人,比以前強了一大截。

  他的身體充盈了,徹底恢復,因為能量回來了,恢復到巔峰,確切的說比以前還要強!

  因為,如今的能量比以前要精純,現在調動時,威能會更大!

  而且,他有一種感覺,只要他愿意,現在可以藉此撕裂后面的枷鎖,能直接突破!

  但在這種場合下,他沒有妄動,還不想暴露。

  黑白小磨盤成型并徹底完善后,便對他沒有危害了。

  事實上,現在的小磨盤為他帶來莫大的好處,瞬息間,就能接引來大量的能量因子,并且剎那提純。

  同時,他的筋骨也在輕顫,被小磨盤碰撞,像是在打磨,在敲擊,使之更堅韌。

  楚風真切體會到,黃牛所說的話語沒有錯,這種器物為成圣提供契機,體內蘊藏著它,好處太多了!

  “難怪進化者中的金身菩薩、妖圣,費盡心力也要給后人留下這種東西。”

  接下來,楚風發現黑白小磨盤轉動變慢,而且由晶瑩變得晦暗,略顯古樸了。

  他心頭一動,依照古籍記載,這是神物自晦!

  它已經成型,沒有問題了,但是卻在“自我蒙塵”,看起來越發樸實,像是經歷了千秋歲月。

  “嗯?!”

  到了后來,一層蒙蒙霧氣將它包裹,將它與外界隔絕。

  “需要如此嗎,太過非凡,所以自我隱藏?”楚風驚詫。

  很快,他發現異常,霧氣發出微光,最后化成了像是胎膜般的東西,裹著小磨盤。

  同時,他的體內能量流淌,不斷被小磨盤吸收。

  “這是怎么回事,它蟄伏起來,還在汲取外面的能量?”楚風驚疑不定。

  隨后,小磨盤掐斷了與八卦爐的聯系,藏于他的體內,只借助他的能量,像是在進行最后的熬煉。

  現在,他體內充滿能量,比以前更強。

  楚風覺得,平靜度過這段時間為好,不急于猛烈撕裂后面的枷鎖,他想等小磨盤徹底變化完畢。

  因為,他怕體內血液激蕩,太過劇烈,影響到黑白磨盤最后的蛻變。

  體內平和,趨于平衡,他回過神來,關注體外。

  爐內,火光跳動,金剛琢越發明亮,最后叮的一聲墜落在地上,上面的紋路燦燦,接著慢慢內斂,消失在內部。

  這件大殺器在八卦爐中的熬煉結束了。

  楚風撿起,感覺到一些不同,雪亮的手環跟他多了某種聯系,他覺得如果打出去的話,可憑心念尋回。

  同時,這手環的威能肯定提升了!

  具體如何還需要去實際檢驗,肯定不同了。

  他有種十分心安的感覺,手持金剛琢,似可以無懼其他任何武器。

  “持著它,竟有這種感覺,難道它厲害到了這等地步?”楚風疑惑。

  叮!

  隨后,赤紅飛劍墜地,跟以前大不相同,從將近巴掌長,濃縮到手指那么長,鮮紅欲滴!

  地上有不少紅色物質,都是它脫落下來的,明顯被太上八卦爐優化,熬煉到了一個驚人的層次。

  楚風手持它,覺得鋒銳的可怕,品質比以前提升很多!

  他相信可以一劍斬敵首,掙斷六道枷鎖的頂級王者也能直接削落頭顱,稍微催動,便紅霞艷艷,赤光噴薄,染紅此地。

  除此之外,紫金雷電錘小了很多,地上有碎屑,它此時繚繞雷光,無需細想,威力更驚人了。

  出乎意料,玉凈瓶外表沒什么變化,跟金剛琢一樣,材質不曾減少,沒有雜質脫落。

  “這瓶子不簡單!”

  至于黑劍,他沒有拿出來在此地祭煉,因為有赤紅飛劍足夠了,而且那東西屬于域外的人,他擔心以后被人認出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此時,他雙目金霞流轉,視覺更驚人了。

  “真成為了火眼金睛?”楚風狐疑。

  他沒有急著出去,又等了一段時間,覺得自身接受洗禮到頭了,視覺等沒有什么變化了。

  而且,身體丹藥香氣不再變化,再待下去只有肉香會增加。

  “好疼啊!”

  直到此時,楚風才感覺皮膚又疼又干燥,早先太過投入,忘記了這種灼傷。

  不過,相對來說,太上八卦爐化去火光與能量中的戾氣,他比那些人受的傷害小多了。

  “嗯,人呢?”楚風凝視,發現那些闖入者都被燒沒了。

  仔細凝視,只有兩個地點還有人,老嫗在被焚燒,少了半截身體,但還活著,她的心口那里一團綠光護著她。

  “好東西還真是不少。”楚風哂笑,不過他知道,現在的老嫗不足為患,已經燒殘。

  老道士很驚人,居然熄滅了屁股上的火光,正在遠處笑瞇瞇的看他呢,這老家伙有些恐怖。

  “孫女啊,這次爺爺再次給你現身說法,告訴你所謂的場域研究者終究是太脆弱,你來看我如何指點他。”

  這穿著道袍的老頭子,屁股都給燒壞了,重新換了一件紫袍,不懷好意,在那里擺譜,要收拾楚風,并且在教育他孫女呢。

  “那是什么東西?!”

  楚風露出驚容,他現在火眼金睛,視覺異常驚人,他看到那片地下有黑影浮現。

  “前輩,你還是趕緊離開吧。”楚風勸老道士。

  “小子,你剛才嗷嗷的叫,很**是吧?不理會道爺的求援。現在,道爺我跟你算筆賬,讓你明白花兒為什么這樣紅!”老道士嘿嘿的笑著。

  楚風熄滅了周圍的火焰,勸道:“前輩,你還是趕緊退走吧,那片地帶危險。”

  “呵,怕了?晚了!”老道士翻白眼,而后沖他孫女示意,道:“看好了,什么是砧板之肉,什么叫脆弱不堪。”

  他想教訓楚風,出一口惡氣。

  然而,此時地面突然裂開,土石迸濺,一直長滿黑毛的大手剎那探出,向著他抓去。

  這一刻,所有人都被驚呆了,那只手非常的恐怖,漆黑如墨,滿是黑色的長毛,帶著太陰之力,讓虛空都扭曲了。

  “哎呦!”

  老道士反應迅疾,一躍而起。

  可到頭來他還是被擦中屁股,原本就被燒傷,現在他臉都綠了,在那里嗷嗷直叫,險些罵娘。

  “老頭子,你今天出門沒看黃歷,妥妥的的一個大反派,典型的失敗者,太丟人了,我都為你臉紅。”問題少女在那里喊道。

  “媽的,道爺我今天倒了八輩子血霉,地球上還能有這種尸體?快逃。”老道士一瘸一拐,直接逃之夭夭。

  “天啊,是神話大墓中的那具尸體!”先秦研究院的齊宏林驚呼,他也轉身就跑。

  人們見狀,一起向紫金山外狂奔,都被嚇壞了。

  因為,那太陰之力太恐怖,黑云遮蔽天日,簡直像是蓋世神魔復蘇,要踏毀日月山河。

  楚風也跑了,不過沒跑多遠,他就停下來了,他看到那只黑色帶著長毛的大手又退回了地下深處。

  他嘆息,太上八卦爐不是天然形成的,這里是人為養育的地勢。

  “真正自然形成的老君神爐地勢,估計能煉仙丹,養圣器。”楚風猜測。

  最終,他不緊不慢的出山,老宗師來找他,看他平安長出一口氣。

  隨后,龍女等人也出現。

  “哎呦,我的眼睛!”楚風看到龍女后,那可真是覺得辣眼睛,身材那么好,雪白晶瑩,婀娜多姿,也太刺目了。

  此時,許多人都回來了,因為感受到那太陰之力消失。

  人們露出驚容,看向楚風,那么多高手都被燒死了,他居然能活下來?

  “肉身有丹藥香氣,天啊,楚哥哥,你不會將自己煉成了長生肉吧?”那個問題少女跑來,大眼水汪汪,看著楚風,一臉稀奇之色。

  老道士家的孩子怎么養的?楚風覺得有點刺眼睛,這身段曲線,也太凹凸起伏了,早熟的過分,他真是不忍去看,捂著可以看透一切的火眼金睛。

  各大財閥,頂級大勢力的人都回來了,看向楚風,想要向他了解詳情。

  “你捂著眼睛干什么?”有絕頂王者問道。

  “怕被天打雷劈。”楚風說道。

  一群人頓時驚疑不定。

  “心中有鬼,心虛!”姜洛神也來了,就在不遠處,這樣咕噥。

  “誰心虛啊!”楚風直接放下雙手,光明正大的看著眾人。

  但很快,他又摸了摸鼻子,擔心火氣太盛流鼻血,同時用言語掩飾,道:“姜洛神,你真是胸懷開闊啊。”

  好辣眼睛啊,前方白花花,他覺得說不準真會挨雷劈。

  姜洛神莫名所以,瞪著他,道:“你在說什么?”

  “我是說,你心胸豁達。”楚風正色說道。

  一群人都無語,什么情況啊?

  同時,楚風看到林諾依也來了,臉色頓時不自然,而且人越來越多,他感覺好無辜。

  “你眼睛怎么有金光?”有人驚異。

  “被燒傷了!”楚風答道。

  “你總是看天干嗎?”

  “我在看什么時候打雷,我準備渡劫。”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