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太有靈性了

第三百四十五章 太有靈性了

  楚風自己都在吃驚,體表暖洋洋,所謂的黑狗血成為一種靈性光輝,要從毛孔滲入他的身體中。』E小┡說Ww┡

  而且,隨著時間悄然流逝,這種氣機漸盛,越滾燙,而后如洪爐般炙烤。

  他起初沒有阻止,任黑色烏光流轉,進入身體中部分,感覺很舒暢,靈性光輝普照。

  然而,就在這時,他體內的黑白小磨盤開始轉動,并不快,可以說緩慢,而且是在云霧包裹的情況下動起來的。

  一剎那,黑色靈性光輝潰散,全部被逼出體外,直接都就給碾壓出來,黑白小磨盤霸道無比。

  “嗯?!”楚風露出異色,這是怎么回事,他剎那間謹慎起來。

  因為,這黑白小磨盤碾壓糟粕,留下精粹,稱得上神妙,按照黃牛所說,這種東西以后是至關重要的器物,關乎自身道果。

  可是,它排斥黑色光輝,看不上它,直接驅散了。

  楚風雖然沒有轉頭,但是以神覺關注老道士,卻現這老家伙臉上有戲虐之色一閃而過,像是在看戲。

  楚風啞然,這老混蛋果然沒憋好主意,這是忽悠人啊,這所謂的誕生于奇石中黑色血液不見得是好東西。

  就在這時,老道士身上有開始出烏光,點點光雨,讓他看起來仙風道骨,宛若要騰仙而去。

  老家伙賣相實在太好了!

  “哎呦,輪到我了!”老道士怪叫,快取出一根古樸的小木棍,他全身璀璨,將那烏光向著小木棍逼去。

  楚風一看,就知道壞了,這老貨果然不是東西,這才是真正的用法,居然在騙他,誤導他用身體吸收烏光。

  不過,他此時并不慌,因為有黑白小磨盤在體內,根本就不怕。

  老道士沖著問題少女喊道:“孫女,傻愣著干嗎,趕緊動手!這種黑血是有靈性的神物,混合自身的血氣后可以用來溫養兵器,使之通靈,甚至養出神祇,別浪費掉!”

  這個黑心眼的老道!

  這一刻別說楚風,就是其他人也都想踹他,太缺德了,分明是養兵器用的,他卻誤導所有人。

  “啊,祖父你太壞了,你這么能這樣坑人?楚風帥鍋鍋會出事嗎,他將烏光吸收進體內了!”叛逆少女倒還有良心,數落與埋怨自己的爺爺。

  “沒事,這東西進入體內也無妨,可以將他的某些部位溫養出兵器特性!”老頭子嘿嘿笑道。

  他邊說邊將烏光全部注入他的那支木棍兵器中,讓它靈性光輝大盛,宛若有了生命。

  此時,問題少女的身體也開始光,烏芒點點,在她體表浮現,混合著血氣,沾染上她的氣機。

  按照老道士所說,現在正是好時候。

  “快點,你該不會真想祭煉自己的身體為兵器吧,這東西雖好,但有些后遺癥!”老道士焦急催促。

  “老牛鼻子!”楚風詛咒,這死老道忒不是東西,居然害他。

  “小子,你曾經在紫金山放火焚燒道爺,這是給你一個教訓。”老道士怪笑。

  這時,趕緊再次催促自己孫女,道:“快點,再晚一步的話,這烏光若是凝練在你身上,以后會出問題,比如出現狗叫聲!”

  坑爹啊!

  這一刻,所還有人都被嚇住了,一個個臉色白,現場頓時雞飛狗跳,所有人的在慌忙尋找兵器。

  因為,想一想那下場太可怕了,以后身體內出犬吠,那場面真是不敢想象。

  問題少女平日天不怕地步,但現在卻嚇的花容失色,小臉煞白,快取出一個銀白鈴鐺,將黑血之光逼進去。

  一群人都想罵娘,手忙腳亂,這是機緣,但是慢一步的話會引恐怖后果。

  有些人偷眼看楚風,有同情的,更有不少幸災樂禍的。

  “沒事,別怕。”這時,老道士安慰眾人,道:“男人不用擔心,這東西能讓你們的體魄堅韌如兵器,有靈性光輝,強大到一定層次,可以身為兵。體內出現一點噪音也無所謂。”

  “混蛋老道啊!”

  這時,有人大叫,因為他身上沒有兵器,烏光真要凝結在肉身上,以后體內有狗叫聲,那可真是悲慘。

  即便林諾依平日那么冷艷,現在也在快行動,不能淡定了。

  楚風很從容,因為他知道這是什么東西了,各路財閥曾經送給他一些關于場域的殘篇,其中有幾張枯黃的紙提及過,這是一種秘液,誕生于石頭中,并不是老道士所說什么的血液,更不可能是黑狗血!

  這是天材地寶中的一種,擁有強大的靈性,能讓兵器通靈,甚至孕育出兵器內部的神祇,誕生自主意識。

  因為這種液體就是如此,神秘莫測,自身就養育著驚人的靈性。

  在石頭中誕生一萬載以上的秘液,就會有各種動物的叫聲,而過十萬載,靈性則恐怖無邊,能傳出龍叫聲、凰鳴音等!

  當然,也不是年代越久越好,因為過一定的年限,那神秘液體就會干枯,徹底流逝精華。

  楚風再次忍不住想詛咒,真是坑人啊!

  這東西混入身體中,跟混入兵器中沒區別,使那部分血肉養出兵器靈性。

  場域研究者涉獵的東西太廣了,其中搜索地下、名山中的奇珍,就是他們的本職工作之一。

  所以,場域研究手札中會提及這些奇異物質。

  楚風有黑白小磨盤在,這東西入侵不了,他慢吞吞動作著,將烏光全部注入到那口赤紅飛劍中。

  他沒展露王級能量,如今他只是個“覺醒者”。

  黑色秘液雖好,但是他沒有考慮注入金剛琢內,他覺得還不足以匹配它,因為黑白小磨盤看不上。

  想來溫養飛劍倒是足夠了。

  “如果有傳出龍叫聲的秘液,倒是可以考慮金剛琢。”楚風自語。

  此時,所有人都很忙亂,連老道士也不例外,正在用烏光祭煉他那根“燒火棍”。

  楚風瞥了老道士一眼,他快刻寫符號,動用磁石等,悄然間將自身周圍布下養兵場域。

  這塊場域將破碗還有落在地上的黑色液體等都籠罩在內。

  此際,所有人都集中精神,根本顧不上其他,就是老道士也如此,溫養與祭煉自己的兵器,非常專注。

  因為,這關乎甚大,他不敢分心,有靈性的兵器對進化者來說太重要了!

  楚風放低姿態,來到老道士近前進行溫和的騷擾,言辭誠懇,說自己以前不對,請他一定要幫忙去掉烏光隱患。

  老道士忙壞了,不想被他干擾,隨口應付,道:“沒事,你又不是女人,身上偶爾出噪音,算不了什么,相反會讓你實力增進。道爺雖然心眼不大,但本性不壞,不會坑你。”

  “死老道,這還不坑人?!”這是楚風心里的話,但是表面上卻磨磨嘰嘰,沒完沒了,故意騷擾。

  最后,他更是進一步放緩語氣,一副很恭維的樣子,硬拉著老道士來到破碗那里。

  “道爺這邊請,地上還有黑血,給您這根燒火棍增加靈性,您慢慢祭煉,爭取讓它成為金箍棒。”

  “這是打龍棍好不好,一邊去!”老道士很急迫,敷衍他,挪動腳步后,揮手讓他走開,并告訴他回頭幫他想辦法。

  楚風很“識相”,退出去一段距離,圍繞著老道士轉悠,在那里繞圈,一副想接近欲言又止的樣子。

  事實上,他不太放心,暗中不斷放磁石,刻寫符號,置于周圍亂石間。

  現在,這塊區域的養兵場域被他布下八重!

  因為,他依據場域手札殘篇的記載,知道它能養兵器,也能養人,他現在就是在“養老道”呢。

  “再來點催化符文吧!”楚風咕噥。

  他怕養兵效果太慢,給它提升效率,迅“養老道”。

  隨后,這塊區域安靜了,眾人都在專心溫養兵器,沒有人敢分神。

  楚風也平靜下來,不緊不慢的擺弄紅色飛劍,一身烏光都注入進去了,身體上沒有留下一點。

  至于進入體內的,都被小磨盤趕出來了!

  接著,他走到足夠遠處,又開始布置養兵場域,直接是十重,然后,他將飛劍扔了進去。

  半個時辰后,飛劍靈性暴漲,赤紅而燦爛。

  楚風訝異,所謂的黑血等并未改變其顏色,都被吸收了。

  隱約間,飛劍自己在輕輕顫動,要飛起來。

  他知道,祭煉完成了,走過去撿起。

  楚風沒有動用御劍術,畢竟他給人的印象是廢掉了,跌落下王境,成為一個覺醒者。

  他用手指捏著微型小劍揮動時,它出奇異變化,劍體赤光大盛,而且傳來陣陣狗叫聲。

  楚風目瞪口呆,道:“以后可以叫飛狗了。”

  “哈哈……”

  就在這時,老道士也在大笑,手持那個木棍,手舞足蹈,很高興,因為大功告成。

  “汪!汪!汪!”

  當他輪動木棍時,除卻壓的虛空顫抖外,那木棍自身居然在叫,出犬吠。

  “太有靈性了,溫養上幾年,這木棍說不定就會誕生出專屬于它的神祇!”

  “道爺,即便出神祇,也是只狗,不太好吧?”楚風麻痹他,跟他開口,不想他走出那塊區域。

  “你懂什么,這東西可以進化,能不斷蛻變,先是狗神,以后說不定會成為龍神等。嗯,如果找到十萬年以上的的金色秘液,再次讓我的兵器進化,那肯定就是龍叫聲了。”

  老道士沾沾自喜,同時又自語道:“這么快就成功了,效果好的出奇!”

  楚風撇嘴,暗自腹誹,都給你布下八重養兵場域了,連你一塊都給養了,效果能不好嗎?

  這時,楚風沒話找話說,麻痹老道士。

  “哎呦,該死,這是怎么回事?!”老道士大叫,他不再祭煉兵器,心收回來后,神覺敏銳,感覺自身不對頭。

  “我2#R$a#……”老道士詛咒。

  因為,他身上有烏光,而且很有規律,化作條紋等。

  所謂養兵場域,潤物細無聲,將地上的黑血烙印在他身上,進行養兵。

  老道士大驚失色,慌忙集中精神,運轉自身的能量,要阻止這一切。

  “氣煞我也!”他怒吼。

  因為,這有一定的時效性,這東西沾染到身上后,需要在一定時間內逼出去,不然的話就很難除掉。

  老道士氣急敗壞,他很難去掉這種烏光。

  他動用秘法,想方設法的緩解,拼盡力量去驅除。

  最終,有些效果,很多條紋暗淡,甚至潰散,但某些部位還是浮現,留下烙印。

  比如,到了后來,他那被燒太陰與太陽火精焚燒過的屁股,就是重災區。

  “道爺,您渾身很多地方散烏光,真是太有靈性了!”楚風開口,幸災樂禍。

  老道士急了,想盡辦法,最后屁股猛然爆光芒,并且傳來狗叫聲。

  “慘了!”他臉都綠了,這塊地方的“靈性”肯定去不掉了!

  “厲害,將要害煉成兵器,不對啊,那里皮糙肉厚才對。”楚風說道。

  “無量天尊,氣煞本道!”老道士快狂了,最后他盤坐下來,想動用禁忌秘法等進行嘗試。

  但是,他知道希望不大了,有些部位注定要烙印上靈性光輝!

  “趕緊走!”楚風對老宗師低語。

  老宗師一直很淡定,因為壓根就沒搶過那種黑色液體。

  “離開封禪之地?”老宗師問道。

  “趁此機會,看一看能不能抓走那頭神獸幼崽。”楚風說道。

  同時,他準備跑路,因為老道士一旦接受現實安靜下來后,多半會現周圍的養兵場域,估計會跟他拼命。

  楚風趁道士盤坐閉關,撒丫子狂奔,進入光的荊棘林地后,他祭出飛劍試了試。

  “汪,汪,汪……”

  狗叫聲很大,那口鮮紅飛劍,在半空中風馳電掣,跟要咬人似的!

  楚風目瞪口呆,這劍體威能暴漲,絕對很恐怖!但是,太他媽的怪了,跟只狗崽子要撲人狂咬似的!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