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百四十六章 抓神獸幼崽

第四百四十六章 抓神獸幼崽

  楚風神色怪怪的,看著飛劍,他知道這東西太厲害了,遠過去,它自身便散著驚人的能量。E Ω小『說Ww』

  它有可怕的靈性,自動就能接引游離在虛空中的能量因子。

  但是,這東西太怪了,交戰時,一頓狗叫,這會要嚇到敵人,還是會引起哄笑呢?

  “以后,難道真要叫你飛狗?”楚風咕噥,然后,跟老宗師一起繼續撒丫子狂奔。

  來到金色蛋殼破碎處,他在這里停了下來,跑到被他布置過場域的地帶,仔細看了又看,沒有遭遇破壞。

  “還是先走吧,回頭再來抓圣獸幼崽。”楚風琢磨,因為怕老道士追上來跟他拼命。

  但在離去前,他又在這里一番布置,加固場域,怕疑似被困在那片神秘地帶的生物逃掉。

  “走,走,走!”

  楚風急匆匆,跟老宗師一起跑路。

  至于祭壇上的東西,他沒心思動了,因為現在真沒有辦法上去,能將那只石碗弄下來也是小磨盤的功勞。

  祭壇前,老道士閉目盤坐,渾身都在冒紫氣,實力恐怖,讓不遠處那斷了半截軀體的老嫗都心驚。

  他寶相莊嚴,如同一個老神仙,安靜無聲,肌體瑩瑩燦燦,整個人有種空明氣質。

  然而,他身上被壓制的狗叫聲,還是不時傳來,讓一些人面面相覷,神色古怪。

  最后他倏地睜眼,氣的大叫,因為根除不掉身上的靈性光輝。

  老道士起身后,黑著一張老臉,走來走去,但已經想不到辦法。

  然后,他的眼睛直了,因為看到磁石,藏在亂石間,接著他瞪大眼睛,在附近現不少。

  “小兔崽子,道爺我跟你沒完!”

  老道士當時就急眼了,哪里還有什么仙風道骨的氣韻,他開始跳腳,氣急敗壞。

  “人呢?!”

  “媽的,那小子逃了?坑你家道爺啊!”

  老道士氣到不行,手指頭都哆嗦了,原本想拾掇那小子的,結果反被謀算,讓他這種老神棍怎么接受的了?

  “孫女,走,我們去追他!”老道士抓起他孫女的手腕,可謂風馳電掣,一路狂追,同時怒沖冠。

  叛逆少女見他爺爺這副悲憤的樣子,也不好違逆,跟著一塊跑。

  然而,當老道士狂奔,運轉能量時,他屁股上犬吠聲可聞,而且隨著他度加快,能量迅猛流淌,狗叫聲變大了。

  一群人瞠目結舌,看著他遠去。

  這時,問題少女開口道:“祖父,咱別這樣跑了,總覺得在被狗追著咬,慌亂逃,心驚肉跳啊。”

  “小孽障,你想氣死我嗎?!”老道士氣的臉色黑。

  “本來就是,誰叫你先害別人的,遭報應了吧?我聽聞,這種東西跟場域研究者有關,這事你得求楚鍋鍋,用場域符文的辦法幫你解決。”

  “我求他?我非打死他不可!”老道士狂奔,屁股那里狗叫聲越來越大,氣的他想一頭撞在地上。

  看著老道士消失,眾人彼此面面相覷。

  “這老道士看著氣質出塵,但實在太混蛋,現在遭報應了,哈哈!”

  一群人都大笑,意識到,楚風多半沒中招,不然的話怎么會心虛地跑路,而且還提前算計老道士,顯然他了解這種秘液。

  他們笑過后,在這里徘徊一段時間,最終都無奈退走了,懂得場域的楚風不在,他們不敢隨便亂闖。

  現在,所有人都意識到,楚風的價值太高了,跟他合作,開啟各座名山的神秘空間,收獲絕對驚人。

  有些人在猶豫,回去后要讓沉眠的生靈也就是“底蘊”蘇醒。

  最終,泰山安靜了,他們沿著原路退出,倒也順利,沒有走錯路徑。

  一些人在不斷回頭,這地方會不會成為楚風的“自留地”?

  封禪之地祭壇上的供品太驚人,足以讓人眼紅狂,以后隨著楚風場域造詣的提升,該不會都會被他的取到手中吧?!

  一些人心中難以平靜。

  這一日,泰山上一個老道士狂奔下去,縱橫八百里,一路上狗叫聲不覺悅耳,許多人都以為他被狗追著咬呢。

  沿途,他多次停下來打探消息,想追擊到楚風。

  路上不少人都拒絕他,道:“道爺,您別過來,我怎么聽到您好像被狗追著咬呢,別過來!”

  “道爺,別連累我,奇怪,那狗呢?”

  老道士氣的想捶人,怒道:“你們會不會說話啊,都給我閉嘴,是道爺我在會殺一個混賬小子呢!”

  ……

  楚風沒走遠,還在泰山上,不過是布置了場域而已,將自身還有老宗師給藏了起來。

  很長時間后,楚風估計人都走的差不多了,他才動身,要再進那片折疊空間,去抓捕神獸幼崽。

  他沒讓老總宗師跟進那片神秘空間,因為,怕有什么變故。

  “前輩,你守在外面,那東西要是狼狽逃竄出來,你就出手截住它,如果很恐怖,氣勢洶洶的出來,你便躲起來,別冒險!”

  如果那頭神獸還年幼,不厲害,楚風一人足矣,如果真的非常恐怖,有神魔之力,哪怕加上老宗師也不行。

  迷霧四溢,一條鵝卵石小路懸在虛空中,楚風只身一人從容走了進去。

  “究竟是什么族群,一顆金色的蛋,有鱗片,也有羽毛,還真是古怪。”

  楚風狐疑,再次來到這里后,撿起蛋殼看了又看。

  倏地,楚風抬頭,因為,他感覺到附近有人,就在林地中,正好走出來。

  同時,那幾人也看到了他。

  一個年輕人帶著笑意,道:“來,你們快看一看,這是誰回來了,我們的楚風場域大師又悄然回來了。”

  他叫朱明,新投入玉虛宮的天才人物。

  他留著一頭短,穿著運動衣,很寬松,現代服飾,但手里卻提著一根冷兵器——銀色的長矛。

  顯然,朱明很意外,如同見到獵物,非常欣喜。

  楚風露出意外之色,他知道這個人,是一個新晉王者,投效玉虛宮了,因為不久前還跟玉虛宮之主走在一起。

  沒有想到,眾人從泰山退走,他與另外幾人竟留下了。

  “楚風,你膽子可真不小,一個人敢回來?”朱明帶著笑,露出戲虐之色,道:“你出自玉虛宮,不如我將你請回去吧!”

  他覺得今日可以立下大功,將楚風抓住,送回玉虛宮。

  至于外邊的傳說楚風跟玉虛宮決裂了,朱明才不會管,現在視楚風為獵物。

  “嘿,真有意思,楚風你竟一個人回來了,看來覺得這里有神物可取啊。”另外一人開口,名叫劉桐,

  他年歲不大,二十五六歲的樣子,但是眼神璀璨,帶著紫色光華,散出強橫的能量波動。

  劉桐投效八景宮,也屬于新崛起的王級強者。

  “楚風,要不你跟我去八景宮?”劉桐也是帶著淡淡笑意,認為這是難道的好機會,抓走楚風。

  不說楚風跟玉虛宮、八景宮的恩怨,單是現在他成為場域研究者,就足以讓兩大宮主希冀。

  “你們想擄走我?”楚風終于開口。

  “你如果這樣理解,未嘗不可。”劉桐懶洋洋地說道。

  “唔,在這之前,你還是想帶我們繼續尋找造化吧,是不是可以登上那祭壇啊?好好表現!”朱明也再次話,眼神燦燦,非常渴望。

  楚風啞然失笑,這些人還真當廢掉了,隨意就能壓制?

  他冷淡道:“你們口氣真是不小,敢威脅、恫嚇我。”

  朱明哈哈大笑,道:“你還真以為自己是過去的楚魔王啊,時代變了,天地再次迅猛進化,我們成為頂級強者,而你卻廢掉了。”

  “楚風,我警告你,最好站在那里別亂動,不然沒什么好下場。”劉桐威脅到。

  他們擔心楚風布下場域等,不過看他雙手空空,而周圍也沒有什么磁石,倒也不是很擔心,覺得他沒材料可用。

  此時,楚風沉下臉,道:“你們算什么東西,就是玉虛宮之主、八景宮之主來了都不敢這么跟我說話!”

  “你在說笑嗎,人貴自知,你還敢跟我們盛氣凌人,我很不高興,后果很嚴重!”朱明嘲笑,臉色略冷,向前邁步逼來。

  “哈哈……”其他幾人都大笑。

  這幾個強者,有異類也有人類,奉玉虛宮與八景宮的兩個宮主之名守在這里,看一看誰會回來。

  他們從掙斷四道枷鎖到掙斷六道枷鎖不等。

  “你很不高興,后果很嚴重?”這時,楚風哂笑,也向前邁步,迎了上去。

  嗖的一聲,朱民動了,向楚風出手,怕他在附近的場域上做手腳,準備直接擒拿,給他血的教訓。

  然而,下一刻,他臉上的冷酷笑容凝固了,因為楚風更快,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咔嚓一聲,直接扭斷。

  “啊……”他驚恐,眼中盡是駭色,倒在地上抽搐,沒有立刻死去,死死的盯著楚風。

  “什么,你……不是廢了嗎?!”劉桐感覺汗毛倒豎,一下子驚悚了,快倒退。

  其他幾人見狀,也都毛,曾經的楚魔王簡直是無敵的代稱,哪怕現在他們有人也掙斷六道枷鎖,成為頂級王者了,看看到他這種實力后,還是膽寒。

  因為,他們都曾仰視過楚風,最近才彎道車崛起。

  “咔吧!”

  一剎那,劉桐被追上,脖子被扭斷,被楚風扔在地上。

  “逃啊!”幾人大叫。

  “真是懦弱,也配稱王?!”楚風追擊。

  轟!

  一拳下去,光芒淹沒天地,前方一人爆炸,直接碎掉。

  “砰!”

  下一刻,他又出現在另外一人的近前,又是一拳,那人驚怒,全力對抗,結果雙臂被震斷,身體四分五裂,接著也爆碎了。

  拳風呼嘯,光芒絢爛,這里如同大日橫空。

  就這么幾拳而已,幾人被擊殺。

  地上,朱明、劉桐滿臉驚駭之色,脖子雖然斷了,但還沒有立刻死去,見到這一幕,險些嚇死。

  他們帶著恐懼之色,進氣少出氣多。

  “相對來說,我更喜歡動手,而不是研究場域,你們太弱了。”楚風說道。

  地上,兩人驚懼。

  砰砰!

  楚風兩腳,全部踢死,不想等他們自己慢慢咽氣了。

  最后,他來到一片地帶,開始嘗試瓦解場域。

  “嗖……”

  他聽到了動靜,里面那個生物被驚動了。

  “別害怕,我接你回家。”楚風盡量讓聲音溫和,他準備抓神獸幼崽,很好奇,究竟是什么生物。

  他覺得,或許應該是遠古神話傳說中的東西!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