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坑死

第三百五十五章 坑死

  土質帶著光澤,小樹三尺高,宛如一株黃金松樹,扎根在地上,除此之外沒有其他植被,果香濃郁。

  劉武成趴在地上,眼冒金星,雙耳嗡嗡作響,口鼻噴血,小樹近在咫尺,但對他來說卻好像很遙遠。

  他心中憤怒,一個被他擄來“干活”的人,居然妄動他所看重的異果,并將他打傷。

  這被他視為奇恥大辱,讓他出離憤怒。

  他眼中廢掉的人,居然抽他兩個大耳刮子,清脆而響亮,臉都腫脹起來,牙齒都徹底松動,太恥辱了。

  施暴者,也就是那個早先認為斷了進化之路的人,正在大模大樣的吃異果,果香濃郁的化不開。

  “啊……”

  劉武成再次爬起,眼睛赤紅,道:“你死定了,你知道我是誰嗎?你將死無葬身之地!”

  他眼神陰冷,像是一條毒蛇般盯著楚風,從來沒有人敢這么對他,這樣扇他的耳光,當面搶他機緣。

  “你還真是嘴硬,不知死活的東西還敢威脅我?!”楚風一邊啃異果,一邊無比的陶醉的向前走去。

  這一刻,他覺得渾身毛孔舒張,通體綻放金霞,周身都是果香,這顆異果太美妙了。

  劉武成感覺不對勁,他已經大聲呼喚,但外面的人為何不進來?此地像是跟外界隔絕,無聲無息。

  楚風瞇著眼睛,身體輕飄飄。

  他覺得,從來沒有吃過這樣好吃的果實,入口滑嫩,香甜與芬芳無匹,像是百年陳釀,可以醉到人的骨子里。

  此時,他甚至忘記異果能促進進化,而只是在單純的享受這種美味。

  “哧!”

  劉武成趁楚風表情“迷離”之際,張口吐出一道庚金劍氣,從肺部沖起,從口鼻間噴出,殺傷力恐怖。

  這是一種另類的飛劍,比之有形的還要厲害!

  而且這是秘傳,一般的人根本掌握不了,沒有口訣,隨便去練的話會傷到自己的肺葉,進化之路受阻,甚至自身殘廢。

  楚風的眼睛突然亮起,抬腳就踹了過去,面對那鋒銳的肺葉庚金氣,直接硬撼。

  “蠢貨,找死!”劉武成冷笑,在他看來,任何血肉之軀,哪怕你再強大也不可能同肺葉中養出的庚金劍氣相比,注定要被斬斷。

  然而,楚風的腳底發光,能量沸騰!

  這是神足通,除卻能讓自身速度提到不可思議的境地外,還有恐怖之極的力量,能將大山踹的崩開。

  這是何等強大的能量?

  尤其是現在,楚風體內擁有小磨盤,將全身能量都凈化,品質急驟提升,從而導致他此時的神足通宛若一種神通。

  不然的話,面對那種由肺葉養出的金屬氣還真是棘手。

  砰的一聲,楚風一腳踹在劍芒上,讓那里炸開,四散的金屬氣迸濺,居然直接將土石地面等化成部分金屬。

  這是一種詭異的變化!

  同時,楚風一腳將劉武成踹飛出去,讓他胸部塌陷,骨頭斷了很多根,大口咳血。

  啪!

  接著,楚風又是一腳踢出,腳面掃在他的臉膛上,頓時讓他滿嘴牙齒飛出,整個人橫飛向遠處。

  他墜落在地,內心滿是惶恐,眼前發黑,險些直接昏厥過去,他強忍著疲倦,讓自己保持清醒。

  劉武成艱難的開口,道:“放過我,不然的話你自己也活不了,外面的人發現情況不對,肯定已經聯系我們的父輩。”

  他語氣放軟,最起碼跟此前相比他的姿態低了很多,不敢再飛揚跋扈。

  “好吃,味道太美妙了。”

  楚風的話語是這么的輕松,像是根本就沒有聽到他說什么。

  “楚風,你不要誤判,哪怕你自身其實沒有廢掉,那又能如何?你根本不是將是降臨者的對手,一旦你殺死我,我的父輩知道后必然會冷酷出手,你根本不是對手。”

  劉武成倒退,此時他面色發白,內心惶恐,看到這個姿態的楚風,讓他的心不斷下沉。

  楚風啃著果實,周身清香,感覺到體內活性急驟增強,細胞活力是那么的強勁,如潮汐在澎湃。

  “好舒服。”他舒展四肢,向前走去,砰的一聲,一腳將劉武成踢的飛出去上百丈遠的距離。

  在半空中,劉武成便骨斷筋折,滿嘴血沫子,最終他落在一塊有微弱火苗跳動的區域,當即慘叫。

  因為,那里突然騰起熾盛光焰,那是太陽火精,被引動出來,熊熊焚燒,直接將他吞沒。

  “啊……”

  劉武成慘叫,在那里翻滾,一剎那就被燒的皮開肉綻,骨消筋溶,不成樣子,慘不忍睹。

  因為,這是太陽火精,別說是他的身體,就是更強者來了一樣得死,現在地球上沒有人能擋得住這么濃郁的火精。

  “楚風,你不得好死,你敢這么對我,外面的人肯定察覺了,他們會稟告我的父親,會將你碎尸萬段!”劉武成慘嚎。

  “我真替你臉紅,口口聲聲說你父親,他算個屁!你有現在的這個下場,純屬咎由自取,飛揚跋扈,真以為地球是你們這些降臨者后裔的自留地啊?”

  楚風嗤笑,毫不在意。

  他早就想滅這幾人了,因為他們太囂張,將他擄來,給他們當免費勞工,以俯視的姿態對他,私下談論時,居然還妄想滅口。

  對于楚風來說,這種人只有一個下場,直接踹死。

  他一點也不擔心,這片場域跟外界隔絕,外面幾人怎么可能知道里面發生了什么。

  “都踹死不太好,還準備跟他們深度合作呢,畢竟他們掌握的資源與信息等都非常驚人。”

  楚風自語,今天如果不是這幾人,他肯定找不到遠古部落首領神可汗的大墓,不會采摘到金色異果。

  “只留下一個就夠了,其他的都拍死,究竟留誰呢?”楚風猶豫,但這卻是在決定那幾人的命運。

  外面,李星河、余菡芝等的有些不耐煩,露出異色。

  “劉武成怎么會這樣磨蹭,進去有段時間了,怎么還沒有出來。”余菡芝咕噥。

  “我去看一看。”李星河說道,他擔心劉武周吃獨食,原本說好要帶走金色果實去煉藥的,他們共同擁有。

  “我跟你一塊進去。”余菡芝說道。

  兩人并肩,小心而謹慎的邁步,沿著楚風所走過的路徑向里而去。

  李星河先一步進來,瞬間聞到沁人心脾的果香,正好見到楚風在那里啃果子,口鼻間盡是黃金霞光。

  他頓時就炸了,真是豈有此理,那棵樹上就兩顆果實而已,卻被楚風吃掉一顆?!

  “楚風你竟敢如此,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嗎?!”他大聲呵斥,早先的溫文爾雅全都消失,臉色鐵青。

  “你……竟敢吃我們的果實,找死!”余菡芝進來后,直接尖叫,氣急敗壞。

  “你們兩個很惡心,不就是降臨者的后代嗎,便以此為傲,自以為是,覺得什么好東西都是你們的?!”楚風看著他們。

  李星河、余菡芝面色頓時鐵青,同時間,他們發現情況不對頭,沒有見到劉武成,預感事情不妙。

  嗖嗖!

  他們迅速倒退,想先離開這里再說,回頭慢慢跟楚風算賬,他們是降臨者的后代,一聲命令而已,就會有無數人為他們效命。

  雖然他們很果斷,但是當他倒退時,頭皮發麻,已經出不去了,原先的道路走不通,場域閉合。

  “你這個土著,知道自己的身份嗎?”余菡芝喝道。

  “你這個女人最惡心,張口土著,閉口域外降臨者,說的好像你們都是外星人一樣,你們的母親不是地球人嗎?!”楚風諷刺。

  “你敢對我這樣說話?!”余菡芝尖叫,姣好的面容上滿是鐵青之色。

  楚風奚落,道:“你算什么東西,自以為是,你那么喜歡域外,那就滾出地球,別在這里生活,實在讓人厭煩。”

  余菡芝氣到不行,嬌軀都在哆嗦,還沒有人敢這么跟她說話呢,自從她走出北極仙窟,誰不對她恭謹?

  “劉武成呢?”李星河陳聲問道,他現在沒時間演戲,不再表現的平易近人,臉色陰沉的能滴出水來。

  “喏,在那里。”楚風指向百丈開外,那里有一道人形的灰燼,看起來相當的恐怖。

  “嗷,嗷,嗷,好舒服,真是受不了。”楚風居然叫了起來,因為體內細胞活性增強的有點嚇人。

  他現在感覺,隨時可以撕裂第六道枷鎖。

  “你……該死啊!”余菡芝叫道,同時她很驚悚,不由自主倒退。

  “呱呱呱……”就在這時,蛤蟆在叫,要闖進場域中,楚風接引它,改變一些磁石位置,讓它成功闖了進來。

  嗖的一聲,余菡芝沖向蛤蟆,她曾聽楚風說過,很在意這頭坐騎,不離不棄,想先下手為強,拿下一個俘虜。

  “啪!”

  結果,她萬萬沒有想到,蛤蟆進來后,看清狀況,不再隱忍,直接跳了起來,掄圓巴掌,給了她一大巴掌。

  這一擊而已,打的余菡芝橫飛,她的一條手臂幾乎折斷,這讓她駭然,這是怎樣的一頭蛤蟆?

  “我忍你多時了!”蛤蟆大叫,直立著身子,快速奔了過去,追殺余菡芝。

  “惡心的蛤蟆,你敢!”余菡芝斥道。

  “你才是蛤蟆,你們全家才是蛤蟆,本座神獸是也,我打不死你!”蛤蟆出手,迅如雷電。

  要知道,當日它跟楚風都打了很長一段時間,實力恐怖的駭人!

  余菡芝第一時間就被震的咳血,她滿是驚駭之色,她連一只蛤蟆都打不過?這還有沒有天理?!

  “咳!”

  并且,就在這時,蛤蟆張嘴,直接對余菡芝吐口水,剎那間,噴了她一臉。

  “啊……”

  余菡芝尖叫,渾身顫抖,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拼命的擦臉,她簡直要瘋了。

  “我要殺了你!”她抓狂。

  咳!噗!

  蛤蟆咳嗽,直接又開始吐口水,而且這次跟瓢潑大雨似的,噴出大量液體,將余菡芝淋成落湯雞。

  “啊啊啊……”這是一種高分貝的尖叫,余菡芝差點氣昏過去,這種經歷簡直像是地獄式的折磨。

  對于一個愛美的女子而言,這是最恐怖的酷刑,她實在接受不了,哆嗦著向后退,而后在那里干嘔,膽汁都要吐出來了。

  砰!

  蛤蟆一巴掌拍出,名副其實的蛤蟆掌,將余菡芝打飛,跌落在地上,七竅流血,眼看是要不行了。

  最后,它效仿楚風,將余菡芝給扔進太陽火精中,燒了個干凈。

  李星河親眼目睹這一切,哪怕這里溫度很高,他也嚇的手腳冰涼,渾身都在冒寒氣,一只跟他們同行而來的備受歧視的蛤蟆,楚風的坐騎,竟然這么的變態,輕易解決掉強大的余菡芝,這還有天理嗎?!

  李星河眼前發黑,差點暈過去,他知道完蛋了,性命將要不保。

  “你怎么會這樣強?”他看向蛤蟆,又盯著楚風。

  事已至此,他還有什么不明白的,楚風絕對沒有廢,這是在坑人,針對降臨者的后裔都敢下死手,這……肯定要殺他滅口啊。

  “不要動手,我有話說。楚兄……”李星河想跟楚風交談。

  結果,砰的一聲,他便翻著跟頭被打進太陽火精中,發出凄慘的叫聲。

  “啊……”

  他的下場可以預料。

  就在這時,那頭禽王彩英來了,在場域外張望,想要進來。

  楚風自然不會阻攔,讓她成功進來。

  “你們……”她駭然失色。

  “扁毛畜生,一路上你都在冷嘲熱諷,到了這里后更是肆無忌憚,建議先弄死我,現在我烤了你!”蛤蟆寒聲道,接著又哈哈大笑。

  “砰砰砰……”

  簡單交戰,蛤蟆將禽王彩英打出原形,并擊斃在當場。

  就這么片刻間,李星河等人幾乎全滅,只剩下一個徐玫在外面,還不知道里面發生什么。

  “你運氣足夠好,就留你繼續深度合作吧。”楚風看向外面。

  “人都殺了,你還怎么合作?”蛤蟆斜著眼睛看他。

  “我警告你,不準對我斜眼。”楚風瞪它,而后又道:“誰說人是我殺的,分明是此地兇險,他們誤入太陽火精坑中,被意外燒死。”

  “什么火精坑,分明是你坑死的!”蛤蟆斜著眼睛說道。

  “再敢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污蔑我,立刻烤了你!”

  “靠,還有沒有天理啊!?”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