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三百五十八章 駙馬楚風

第三百五十八章 駙馬楚風

  這女人二十四五歲的樣子,正是一個女子人生最美麗成熟的季節,可以說是黃金時期,正在熱烈盛放。

  楚風心頭一動,這個年齡跟降臨者出現的時間不太相符!

  她的確極美,不笑時略微冷艷,讓人有些不敢親近,不忍褻瀆,空明出塵,有些飄渺與隔世,帶著絲絲不食人間煙火的味道。

  而一旦笑起來,比如現在,明眸水汪汪,紅唇無比艷麗,貝齒晶瑩,整個人異常嬌艷。天鵝般雪白的頸項,高聳的胸部,以及纖細的腰肢等,不再出塵,失去仙道氣韻,像是謫落在人間的魔女,帶著魅惑的氣韻。

  她身材絕佳,穿著復古,曲線起伏的身段很高挑,跟楚風站在一起的話都不會矮,哪怕周圍都是面容姣好的女子,也有種鶴立雞群的感覺。

  她站在一群麗人中,風姿極其出眾,那種光彩難以掩蓋,哪怕人很多,都是美女,也無法遮住她的光芒。

  “相見就是緣,自然是朋友。”楚風回應身邊的少女,同時向遠處那個琳公主點頭微笑致意。

  “我們的琳公主可不是想跟你簡單的認識,而是想成為知己,做最為親密的朋友哦。”旁邊的少女壓低聲音笑著說道。

  楚風啞然,回頭看了她一眼,見她眼中有戲虐之色,但也不像全是開玩笑,亦真亦假。

  她自我介紹,叫周蕓,長相也相當的過人,跟徐玫一個級數,也算是難得一見的美女,有些性感。

  但是,和那琳公主一比的話,無論是眼前的周蕓,還是遠處略帶嫉妒之色的徐玫,都暗淡了,難以發出光彩。

  有種女人,別人非常不適合跟她站在一起,不然的話原本美麗,也會被遮住風采。

  “走吧,琳公主想和你認識,別怯場哦。”顯然,周蕓和琳公主關系不錯,不怕被掩蓋美貌風姿,帶楚風向那邊走。

  楚風真沒什么可怯場的,相當的自然,跟著走了過去。

  周圍的人側目,都露出驚訝之色,尤其是那些財閥子弟,他們帶著目的性而來,目前成果不佳。

  現在楚風居然被那光彩最為炫目的女子邀請過去,讓他們無言,有些人很嫉妒。

  這里是山地,自然有荊棘林,也有溝壑等。

  那群特殊的年輕人站在一塊高地上,離這里有段距離,中間有谷壑,對于進化者來說自然容易過去。

  但是,目前的楚風“跌落”下王境,相對來說難度太大。

  到了這里后,周蕓輕靈的邁步,一躍數百米遠,直接凌空而起,跨過這片谷壑,帶著輕笑將楚風留在那里。

  “你要自己過來哦。”她笑著說道。

  此時,那塊高地上不少人望來,有降臨者的后人,也有財閥子弟,都神色異樣,表情各不同相同。

  有人帶著審視的目光,有人略帶嘲諷之色,有人嘿嘿直笑,也有人皺眉,全都在盯著楚風,看他的表現。

  那個琳公主倒是坦然,依舊笑容甜美,此時如同多情的魔女,沖他招手,示意他過去。

  楚風無言,什么情況,不知道他中斷了進化之路嗎,幾個意思啊?

  “笨蛋,琳公主在考驗你,你想辦法過來。”周蕓用精神傳音,提醒他。

  楚風斜睨,看向對面眾人,最近老是被蛤蟆斜著眼睛看,他都有點被傳染了。

  對面,一群年輕人都在看熱鬧,幸災樂禍。

  楚風聽到周蕓的話,二話沒說,沖遠處的蛤蟆招手,它很不情愿,磨磨蹭蹭的過來。

  高地上,降臨者的后人都笑了,就是財閥子弟也都無語,曾經的楚魔王你能再另類一點嗎?召喚來一個蛤蟆?!

  雖然已經有耳聞,但是一些人還是覺得荒謬,這也太可笑了。

  倒也有來自財閥的年輕女子輕嘆,神色復雜,哪怕她們的父輩曾經被楚風壓制,但是,那個時期他的確光彩奪目,極其耀眼,曾讓一些年輕女子關注,哪怕立場不同,也有人很欣賞他。

  現在看他這個樣子,有幾名年輕女子暗自搖頭,有可惜,有遺憾,略微輕嘆,更有釋然,心中像是放下了什么。

  “呱?!”蛤蟆偏著頭,斜眼看楚風,非常不給面子。

  砰!

  楚風踹了它一腳,道:“什么眼神啊?一點眼力見都沒有,載我過去。”

  他直接來到蛤蟆身上,讓它蹦過去。

  這一刻,終于有降臨者的后人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而財閥子弟中也有一些人不掩飾,搖頭失笑,感覺曾經光輝萬丈的楚魔王一去不返,那么驕傲的一個人,而今竟騎著蛤蟆行走,也太可悲了。

  此時,就是站在遠處,原本很平淡,跟楚風只點頭打過招呼的林諾依也是一嘆,看著這里。

  “楚兄,要不要我過去接你。”齊晟開口。

  他是先秦研究院的子弟,也是齊宏林的長孫,當初就是他在順天惹禍,挑撥海族強者白龍對付楚風,結果他爺爺不得不為他出頭抵災,送上藏有蛟魔拳的玉石塊。

  “謝謝,不用。”楚風搖頭,他相當的從容,一點都沒有覺得不好意思。

  但是,蛤蟆有點受不了,因為對面一群人都在俯視,帶著笑意,奚落之情很明顯,在嘲笑這邊。

  “有眼無珠,爺是圣獸,爺體內流淌著神血,注定要稱霸星河中,俯視萬族,你們笑個屁啊!”

  蛤蟆詛咒,當然聽在人們耳中,只是呱呱聲。

  “這位楚兄還真是另類。”又有人搖頭笑道。

  倒是對面的琳公主很平和,沒有什么異色,很感興趣,看著楚風,也在觀看蛤蟆。

  “呱!”蛤蟆大罵。

  “叫什么,吵死了,趕緊給我跳過去。”楚風說道,站在蛤蟆背上,踩了它一腳。

  嗖的一聲,蛤蟆一躍而起,跟騰云駕霧似的,沖過谷壑。

  “穩一點,別把我摔下去,我有恐高癥!”楚風在空中捶它,大聲提醒。

  “哈哈……”

  下方,有不少人大笑出聲。

  尤其是一些財閥子弟,眼睛都在發光,覺得楚風太丟人,雖然被那琳公主邀請,但現在這個樣子必然減分。

  蛤蟆翻白眼,暗自腹誹,將你從數萬丈高空扔下去也摔不死啊,可恥的裝嫩!

  但是,它不得不屈服,四肢發光,噴薄能量,落地時很輕靈,沒有劇烈震動,因為它怕楚風事后揍它。

  身為神獸,結果被它眼中最底層的種族虐到不行,實在被揍怕了,很難計量它的心理陰影面積如今有多大。

  有時候,蛤蟆都在想,自己到底是不是神獸,為何打不過那個混賬而又卑劣可恥的人族小子。

  毫無疑問,落地的蛤蟆還有楚風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不僅這塊高地上的年輕人都在看著他,就是身后那些人也都在關注。

  “不錯,有長進,不愧是圣獸。”楚風起身,下來時拍了怕蛤蟆的肩頭。

  蛤蟆簡直要淚流滿面,你大爺的,堂堂神獸做到這一點不是很容易嗎?

  這塊高地上有人嗤笑,因為實在沒忍住。

  “楚兄,它是神獸?”一位降臨者的后人微笑,哪怕他知道不應該得罪楚風,要拉攏這種場域研究者才對,可現在還是沒有忍住。

  “這可真是……罕見的神獸。”有財閥子弟跟著開口。

  蛤蟆傲然,斜著眼睛看眾人。

  一群人無語,因為這只蛤蟆的眼神也太可惡,不拿正眼看,在蔑視他們。

  你真要是一頭圣獸也就罷了,不就是只蛤蟆嗎?

  楚風相當淡定,道:“我給它起的名字叫神獸,嗯,也叫圣獸。”

  還能再無聊一些嗎?許多人很想鄙視,一頭蛤蟆也配叫這樣的名字?

  一些人發笑。

  就是周蕓都忍俊不禁,哪怕是她介紹楚風過來的,也還是想笑,雖然她覺得自己這樣的表現有些不厚道。

  只有琳公主沒有笑,竟略有欣賞,面色平和,向前走來。

  她露出異色,問道:“它叫神獸,也叫圣獸?”

  不得不說,她真的很高,婀娜挺秀,到了近前后跟楚風幾乎一般高,如一株神蓮舒展,亭亭玉立。

  蛤蟆聽聞,挺著蛤蟆肚,站起身來,背負雙手,再次露出牛氣哄哄的樣子。

  “嗯,還是叫它小蛤,或者小蟆吧,我怕它驕傲。”楚風說道,一腳將斜著眼睛看人的蛤蟆踹到一邊。

  “別這樣,它都要哭了。”琳公主勸道。

  蛤蟆真是淚眼汪汪,終于遇上一個好人,居然在為它說話,它很想過來蹭一蹭這位琳公主的大腿,以示友好。

  但是,它被一群人的目光盯著,包括楚風。

  “去,找你的天鵝去,一邊玩去。”楚風警告它。

  “你這人真有意思,跟別人不太一樣。”琳公主微笑,進行評價。

  她一笑傾城,殺傷力巨大,讓周圍一群人都怔怔出神,被她的風情所吸引,被那種媚態晃到眼睛。

  的確,她笑起來時不再空靈,不再出塵,反而像是一個魔女,帶著魅惑,連富有靈氣的大眼都水汪汪。

  這種氣質轉換非常自然。

  “我也覺得自己相當的出眾,帥破天際。”楚風大言不慚,在這里睥睨一群俊杰,嗯,確切的說是學蛤蟆斜著眼睛看眾人。

  我靠!有人想詛咒,這也太不要臉了,有這么夸自己的嗎,而且你那是什么眼神?怎么看著很熟悉?

  很快,他們明白了,跟那只蛤蟆一個德行,斜眼看眾人。

  琳公主開口,道:“你很自信,面對他們這樣的降臨者后裔,從容不迫,十分鎮定,無懼那些異樣目光。這說明,或者是你自身很強,看不上他們,或者你內心極度強大,心性超脫,這是強者的優質品性,不管基于哪一種,都讓我欣賞。”

  楚風一驚,這個琳公主不一般,這才一見面竟洞察這么多,基于他的態度捕捉到一些本質性的東西。

  這個女人不僅美貌罕有,而且十分敏銳,讓楚風心頭一跳。

  旁邊,周蕓笑道:“也對,你過去很強,可以俯視很多人,現在是場域研究者,也有自己的驕傲,所以隨性而為,不在意別人的看法。”

  琳公主聽聞,笑了笑,沒有表態。她只是示意楚風,跟她一起上路,繼續向秦嶺深處進發。

  顯然,她的風情惑人,讓那些降臨者的后代都很在意,魅力極大,引人關注。

  或許,只有遠處的林諾依能與之比肩,不同的氣質,但都是國民女神級的姿容。

  “我覺得你很特殊,嗯,我決定了,再談一次戀愛,就選你好了。”

  這時,琳公主突然側頭,看向楚風,言語間像是很認真,仔細打量楚風,看著他從容而俊朗的面孔。

  哪怕楚風很淡定,一向自信,這個時候也發呆,回頭看向她,這也太突然以及不可思議了。

  他確信沒有聽錯,這位風姿絕世的琳公主想和他談一場戀愛,他沒有驚喜,而是覺得荒謬。

  因為,這太突兀,早先兩人都不認識,根本沒有見過,更談不上什么了解,做出這種決定也太兒戲了。

  附近,那些財閥子弟都震驚,顯然他們也難以置信,一股嫉妒的情緒從心底蔓延開來,無法抑制。

  他們抱著目的性而來,就是想跟降臨者的后人打好關系,如果能夠嫁娶,關系會更進一步,那就更美妙了。

  楚風才一來就這么的戰果逆天,讓他們憤懣,很受傷。

  此時,就是林諾依都露出驚容,神色略微復雜,看向這里,她也無法理解。

  倒是一些降臨者的后人,他們當中不少人釋然,竟有些理解,表情各不相同,有人嫉妒,有人不滿,也有人露出戲虐之色。

  什么意思?楚風疑惑,因為從他們的表情看出不少東西,這些降臨者的后人中,竟有部分人在幸災樂禍?!

  “我就知道,琳公主發現新獵物,肯定要戀愛了,我猜這場戀愛會持續一天的時間就結束。”

  “說多了吧,我覺得半天時間就會落幕。”

  “這次應該很有紀念意義,應該是第九十九次了吧,很好與很吉利的一個數字。”

  “切,這能叫戀愛嗎,琳公主每次都是心血來潮,嘗試體驗那種感覺,可是,連手都沒和人牽過,完全是當場一場狩獵游戲,想體驗紅塵百態。”

  ……

  那些人低語,聲音微不可聞,只有彼此間能聽到,哪怕是財閥子弟離他們很近,都難以聽清。

  不過,楚風是個例外,他的神覺太敏銳,隱約間捕捉到他們交流的聲音,頓時露出異色。

  然后,他微笑著對琳公主開口,道:“可惜,我對你沒什么感覺,你還是找別人吧。”

  “啊?!”周蕓吃驚,像是第一次認識楚風般,居然有人能抗拒住琳公主的疑惑,直截了當的拒絕?

  其他降臨者的后人也都露出驚容,看著楚風,感覺超出預料,非常的吃驚。

  至于財閥子弟則一個個面面相覷,難以理解,男人嫉妒羨慕恨,女人則對楚風拒絕琳公主隱約間有種快意,因為她們的美貌與風采完全被她遮住了。

  “為什么?”琳公主開口詢問,她露出異色,感覺古怪,這還是第一次有人這么當面拒絕她。

  “沒感覺就是沒感覺,這不像其他東西擠一擠就能有。”楚風隨口說道。

  “流氓!”琳公主輕啐。

  “流什么,你思想真不健康。”楚風相當淡定地說道,同時瞥了一眼琳公主的胸口部位。

  一群人都覺得被他打敗了,當面調戲琳公主?

  蛤蟆則在暗罵,太無恥了,它有點明白了,它跟楚風的差距在哪里,還不夠無恥,所以每次打架都輸。

  當然,這是它一廂情愿的感悟。

  “你真不愿意嘗試與我交往?”琳公主撲閃著明眸,這般問道,姿容絕世。

  在楚風還沒有回答前,周蕓小聲傳音,道:“琳公主跟我們不一樣,她的血脈強大絕倫,潛力駭人,更為重要的是,她是真正的降臨者,你別錯過機會。”

  這倒是讓楚風大吃一驚!

  “萬一有了感覺,娶了他,不等于是娶了個外星人?”楚風沖口就說了出來,引得一群人翻白眼,因為降臨者的后裔實在不少,而且覺得他太自信與自大,你以為想娶就能娶?

  “你覺得需要什么感覺?”琳公主竟在這樣問他。

  “咱別再談論這個話題好不好?”楚風說道,因為,他知道,琳公主只是在狩獵而已,他剛才聽到了那些降臨者后人的議論聲。

  “為什么不呢?”琳公主問道。

  “這種話題太高深,而且當著我前女友的面,太尷尬,影響實在不好。”楚風攤手。

  遠處,林諾依聽到,絕美的面孔上神色略微一滯,看到楚風竟這么坦然的說出,她心緒有些復雜。

  她看的出,楚風一點也不尷尬。

  “那才更有意思!”琳公主開心地說道,大眼中綻放光彩,竟然非常感興趣,并逼問楚風究竟需要什么樣的感覺。

  “就是這樣,當你牽起我的手,我心中如果有波瀾,有異樣,有憧憬,有期待,那才算有感覺。”楚風說道,邊說便牽起琳公主纖柔且白皙如羊脂玉的手,像是在示范。

  一群人目瞪口呆,看到了什么,那家伙在牽琳公主的手?!

  蛤蟆在叫,太無恥了,分明是你牽別人的手,卻說當別人牽起你的手會如何,它進一步領悟到跟楚風的差距究竟在什么地方。

  就在這時,有人發現,目的地到了!

  哭了,又看到有人說,你有時候更新出來的章節為什么比別人的貴?答:章節是按字數計費的,所有的書都是同一個價格。我有時候為了將一個故事情節寫完,一次性更新出來,出現大長章,結果,反倒被抱怨,我暈嘞。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