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三百五十九章 缺德

第三百五十九章 缺德

  目的地到了,可是,楚風還在牽著琳公主的手,沒有放開。

  “確信到了?”李蒼河問道。

  “沒錯,我上次來過這里,應該就在前方。”先秦研究院的一名中年人很肯定的回應道。

  “休整,做好準備,一會兒再出發!”李蒼河吩咐道。

  一群年輕人的心思不在秦嶺凈土,而是在盯著楚風還有琳公主,眼睛都直了,到現在楚風的手還沒松開。

  “這個楚風也忒無恥了吧,簡直是在褻瀆琳公主,真是……我輩楷模,讓人羨慕嫉妒恨!”有一人低語,沒有憤懣,相反眼神熾熱。

  一些降臨者的后人神色古怪,他們了然,因為這個青年曾被琳公主“禍害”過,當初他以為能跟戚琳比翼齊飛,結果到頭來只能遠遠的看著,黯然神傷。

  也有人惱怒,神色不善,死死地盯著前方,想要看楚風還能怎樣,會怎么收場。

  因為這個時候楚風牽著琳公主的手,還在磨嘰呢,話語就沒有停過。

  “你看,這樣牽著我的手,我依舊沒什么感覺,所以我們兩個不太合適。”楚風說道。

  一群人就這么瞪著眼睛看他,人還能這么不要臉嗎?是你牽著戚琳的手好不好?還一副自戀的樣子。

  都這么占便宜了,居然還能如此大言不慚,有人憤懣,十分惱怒,暗怪琳公主怎么不一巴掌扇飛他?!

  就是周蕓都看不下去了,冷笑提醒,道:“楚風,你牽著我們琳公主的手,還做出這種姿態,還要臉嗎?”

  “太不要臉了!”一群年輕人共鳴,都在點頭,許多人火大,因為他們任何一人都沒有牽過戚琳的手。

  “失誤,應該是這樣,你看,這才是正確姿勢。”楚風說道,將自己的手交到戚琳的手中,變成被人牽著了。

  “好丟臉,我都替他臉紅!”就在這時,蛤蟆開口,用一只爪子捂著臉,一副羞愧難當的樣子。

  要知道,在此之前它都沒有口吐人言,一直在呱呱叫,第一次在這些人面前開口就揭楚風的短。

  “連只蛤蟆都羞憤了,這么糟糕的生物都看不下去了,你說這姓楚的得有多么的可惡。”一人輕嘆,埋汰楚風。

  然而,蛤蟆炸了,叫道:“那小白臉你在說誰糟糕?吾乃圣獸,對我來說你才是低等種族。”

  你大爺!那膚色白皙的年輕人很想這么大罵,他才故作深沉那么一會兒,就惹來這只蛤蟆抨擊,實在有點丟臉。

  他直接閉嘴,因為真要跟一只蛤蟆吵起來,那就更丟人了。

  “還真是一對奇葩組合,什么樣的人騎什么樣的獸。”另外一名年輕人陰惻惻地說道。

  蛤蟆瞪著他,道:“病秧子,你的主人呢?誰騎你誰倒霉,選你這樣歪瓜裂棗的坐騎,想來你的主人品味也不高。”

  一群人瞠目結舌,這只蛤蟆的嘴巴也是絕了,太毒了,這是想把活人氣死嗎?戰斗力簡直爆表。

  那個陰柔的男子,剛才主要是在奚落楚風,順帶將蛤蟆也給帶上,結果惹來它這么強烈的反擊。

  而且,嘴巴這么的毒辣,言下之意,說那陰柔男子是頭坐騎,這太也惡劣了。

  果然,那陰柔的男子目光越發陰鷙,牙齒閃動寒光,殺氣騰騰,恨不得立刻一巴掌拍死蛤蟆。

  早先一些人雖然對楚風不滿,但還不至于如此,但現在這個陰柔男子看向蛤蟆,又看向楚風,森然氣息撲出。

  蛤蟆鼓著腮幫子,簡直像是該族中的戰斗蛤蟆,口水四濺,道:“看什么看,沒見過這么帥的神獸嗎?你這樣的下等坐騎別瞪我,你又不是天鵝,惹惱我對你沒好處!”

  一群人目瞪口呆!

  “我宰了你!”陰柔男子被激怒,他是降臨者的后人,平日走到哪里不是眾星捧月般,今天居然被一只蛤蟆咒罵、挑釁,太糟糕。

  “趙崇!”李蒼河開口,喝住了他。

  趙崇靜下心來,沒有再發作,因為跟一頭坐騎置氣,最終也會是他丟人。

  他沒看蛤蟆,只是冷冷的看向楚風。

  這時,戚琳早已將楚風的手丟開,美麗的瞳孔流動神霞,她斜睨楚風,帶著淡笑,道:“你膽子倒是不小。”

  “這是我的優點。”楚風大言不慚,一臉正色。

  琳公主無言,她還真沒見過這么臉皮厚的人,平日間她可謂群星中的明月,哪怕是在這群降臨者的后人中也是絕對的中心,說一不二,哪里被人這么輕薄過。

  “我雖然覺得你很特別,但是,你這樣不自重,敢這么輕慢我,得給你一個教訓。”

  戚琳似笑非笑,一只纖纖玉手向著楚風身體拍落。

  “啪!”

  她在楚風的肩頭拍了一下,一團異常濃烈的銀光沒入楚風的體內,剎那消失干凈。

  不遠處,一些人倒吸冷氣,但凡了解這種手段的人都心驚,很快一些人幸災樂禍。

  “這是戚家的妙術,能斬人道行,瓦解進化之路,絕對的恐怖,應該是目前地球上的第一妙術。”

  有人感慨,看著楚風,露出戲虐之色。

  遠處,李長河、老嫗等人都不沒有阻止,像是故意忽略年輕人這邊,讓他們自己解決問題。

  “還不快向琳公主賠罪,請她原諒?”周蕓說道,略有急促,瞪向楚風,讓他低頭,看得出她是好意。

  她傳音,告訴楚風這種妙術最是厲害,能讓人體質下降,進化之路倒退,生生打落境界。

  “我只是給他一個小小的懲罰,讓他跌落一個小境界,沒有大礙。”琳公主說道。

  隨后,她微笑著看向楚風,道:“感覺怎樣?我可以幫你恢復,前提是你向我道歉。”

  戚琳的確絕美,一笑傾城,秀發披散,白皙而富有彈性的臉蛋上帶著笑容,眼波流轉間,有種絕世魅惑。

  楚風神色古怪,那團銀光進入體內后,直接就被小磨盤給吸收了,碾壓成能量,補充進他的體內。

  如果非要說出一種感覺,那就是舒服,身體被銀色能量滋養。

  這一刻,他進一步體會到小磨盤的逆天之處,將一種攻擊能量轉化為自身能量,這要是傳出去必然驚世駭俗!

  許多人都在望著楚風,財閥子弟略帶笑意,但卻很好的掩飾了,他們真不希望楚風抱得美人歸。

  至于降臨者的后人都在看戲,認為楚風要倒大霉。

  “原本就廢掉了,再跌落一個境界會成什么樣子?”有些嗤笑。

  “咎由自取,琳公主的豆腐也敢吃,真是膽大包天。”另有人諷刺。

  然而,他們盯著看了又看,發現楚風沒什么表示,毫無痛苦之色。

  “你感覺怎樣?”戚琳淡笑。

  “什么感覺,你對我做什么了嗎?”楚風攤手,一副不解之色。

  “別硬撐著,我廢了你一個小境界,你向我賠禮道歉,我考慮幫你恢復。”戚琳說道。

  “就是因為剛才你牽著我的手,所以你做出這種懲罰?”楚風盯著她的美麗眼睛問道。

  “是你牽了我的手!”琳公主額頭浮現黑線。

  “好吧,其實一樣。這么說來,我如果再更進一步,牽你的手時間長一些,懲罰會更重?”楚風好奇地問道。

  “是!”琳公主不喜,傾國容顏上露出一點冷色。

  “那好,我再摸會,你再給我來幾團銀光,我覺得挺舒服。”在說話的同時,楚風已經牽起琳公主的手,而且向著手腕撫摸過去。

  這是?!

  一群人石化,眼睛都直了,這是什么情況啊?

  他們覺得太古怪,那小子真當是消費呢?!

  所有人都差點驚掉下巴,感覺難以置信。

  琳公主實在沒忍住,一張臉都紅了,就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人,同時她費解,對方真不怕死,不怕被廢嗎?

  她有點惱了,甩開楚風的手,而后對著他的身體連拍七掌,七團銀色能量注入楚風的體內,要將他削落為凡人。

  結果,楚風像是在吸食大麻般,發出慵懶的叫聲,尤其是那聲音帶著顫音,讓人覺得臉紅,容易產生其他聯想。

  “好舒服,我接著摸,你再給我來幾下。”楚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又牽上琳公主的手,向小臂上摸去。

  “砰!”

  他被琳公主一掌甩開,戚琳自身則滿臉羞憤,轉身就走,她真是有點崩潰,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事。

  她心中滿是不解,家傳妙術怎么失效了,她能看出,那家伙很舒服,根本就沒有被削落道行。

  琳公主逃了,一雙美麗的長腿邁開,如同謫仙子飄曳,靈動而美妙,衣袂展動,遁向林中。

  一群人震驚,戚琳的家傳妙術對楚風無效?這怎么可能!

  降臨者的后人、財閥子弟等都跟活見鬼般,怎么也無法想象,琳公主會吃癟,羞憤的逃走,而那楚風則跟沒事人一樣。

  “琳公主,我對你有點感覺了,你不斷給我按摩很舒服。”

  林中,戚琳瑩白額頭上浮現很多縷黑線,她真被氣的不輕。

  在她來看,游走紅塵中,體驗人生百態,許多人都是她的獵物,所謂的相親、談一場戀愛都是她的游戲而已。

  可是今日她被人調戲,這么的赤裸裸,絕對處在下風,這是生平第一遭。

  “咳!”

  連李蒼河都被驚動,走了過來,佯裝不知道,詢問怎么回事。

  “琳公主讓我摸她,然后,她給我體內注入能量,很舒服。”楚風如實回答。

  眾人聽聞,再次體會到他的無恥。

  就是蛤蟆都張大嘴巴,暗叫,忒不要臉!

  琳公主在林中羞惱,道:“誰讓你摸我?!”

  楚風收斂笑容,一本正經的解釋,道:“或許有人聽說過,我沾染過黑色物質,任何能量進入我的體內都會被它侵蝕,消卸于無形中。”

  他等于在告知眾人原因。

  “我聽說過,應該是這樣。”李蒼河點頭。

  各大財閥都知道,楚風過去天縱之資,壓的他們抬不起頭,透不過氣,但是在玉虛宮被黑色物質侵蝕,這才中斷進化之路。

  “呵呵……”有人冷笑。

  明了前因后果,降臨者的后人中有些人看向楚風的目光不一樣了,對他們來說,這個人是個巨大的寶藏!

  一旦利用完,當有一天不再需要他的場域知識,那么就可以卸磨殺驢,取走他體內的黑色物質。

  一旦到了進化者中的金身羅漢層次,這種東西將是無上大藥,是至寶,可以磨礪自身,以后可踏出圣路!

  “無論怎樣,你調戲琳公主都是不對的,我替她出手教訓你。”陰柔男子趙崇開口。

  李蒼河沉下臉,就要喝斥他。

  楚風擺手,斜著眼睛看趙崇,道:“敢同境界一戰嗎?”

  “學我干嘛?!”蛤蟆斜著眼睛看楚風。

  一群人都無語,不知道說啥好。

  趙崇嗤笑,帶著蔑視之色,道:“自以為是,你覺得自己同境界天下無敵,以為我們這樣的人也不是你的對手?只能說你是井底之蛙!我可以滿足你的愿望,壓制能量,跟你同境界一戰!”

  “你爺爺的,竟敢說井底之蛙,你怎么比喻呢?!”蛤蟆不滿。

  楚風看著趙崇,道:“很好,你倒有些膽魄。”而后,他又看向一群年輕人,接著又看向李蒼河等人,讓他們見證。

  看熱鬧的不嫌事大,一群年輕人都在叫嚷,讓他們快動手。

  “來吧!”趙崇說道。

  楚風回頭看向蛤蟆,道:“還不快去,跟他大戰一千回合!”

  趙崇:“我#@¥#……”

  蛤蟆瞪大眼睛,也是:“@#¥#T……”

  眾人先是一陣無語,而后:“#¥%¥……”

  “走,前輩,我跟你去研究那座洞府!”楚風向前走,招呼李蒼河。

  當然,在離開前,他又命令蛤蟆趕緊上前,去跟對手大戰。

  蛤蟆七個不服八個不忿,憑什么讓它動手?結果楚風一瞪眼,它沒脾氣了,怕事后挨揍。

  可是,它還是不太樂意,暗中傳音,道:“就這種貨色,我需要大戰?保證時間不長就直接拍死!”

  “你敢!”楚風也以精神傳音,警告它道:“必須大戰一千回合,然后再將他擊敗!”

  “陪他這樣玩,你想累死嗎?”蛤蟆不干。

  楚風覺得,讓一個天才跟一只蛤蟆大戰一千回合,估計天才會崩潰的,這是他對趙崇的懲罰。

  “你忒缺德了!”最終蛤蟆妥協。

  至于趙崇,眼睛都要燃燒了,敢這么玩他?!

  楚風才不管,跟李蒼河一起向前走,接近那座神秘古洞。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