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三百七十二章 暴力美學

第三百七十二章 暴力美學

  黑冥鵬王被踩在地上,口鼻都是殷紅的血跡,很慘,周身劇痛,面孔剛才不斷中拳,近乎變形。

  尤其是現在,他被楚風踏在身上,被俯視著,這對高傲的鵬族來說是一種恥辱。

  他穿越星空而來,對曾經輝煌無匹、而今卻徹底沒落的地球充滿期待,因為他知道這片大地之下有驚動星海東西。

  可他從來沒有想到過,剛一降臨就被胖揍,而且這不是其他星域的人,只是一個土著,將他踩在地上,居高臨下的俯視,一頓狂毆。

  他早已了解透徹,這顆星球上那群強大的族群都被斬殺干凈,甚至血脈都斷了,只剩下血統斑駁不純的后裔。

  在他看來,這顆星球徹底廢了,干枯這么多年,根本不可能有強大的進化者,可是眼下他卻在被人暴打。

  這對他來說難以接受,他是一個年輕的天才,不遠億萬里而來,就是為了挨一個當地土人的毆打?這太可笑!

  砰!

  一只腳落下,踩的他胸口劇痛,骨頭嘎吱嘎吱作響,直接折斷兩根。

  可以想象,對方的這一腳力量有多大,要知道它可是鵬鳥,血統稀珍,肉身強大之極,一般的進化者根本打不動他。

  “說話呀,蠻荒戰技如何?我自認為簡單而直接,比你那花里胡哨的雜耍強多了。”楚風說道。

  黑冥鵬王怒視,猛力一掙,從他腳下擺脫,就要沖天而去。

  然而,等待他的是一拳,楚風顯然是故意的,放他起來,等他凌空時,一拳貫沖而來,轟在他的身上。

  砰的一聲,黑冥鵬王再次橫飛出去,七竅流血。

  同時,楚風以七倍音速跟進,于半空中再次轟擊,簡直要將他打爆。

  這時,黑冥鵬王突然嚎叫,近乎發瘋,聲音刺耳,讓楚風都感覺頭疼欲裂!

  一剎那,整片天地都是黑色漣漪,那是恐怖的音波,這是一種非常可怕的戰技!

  眼看要被擊殺,黑冥鵬王發狂,無所不用,如鬼哭狼嚎般,這是鵬嘯長空之術,肆虐嵩山之巔。

  瞬息間,空氣大爆炸,天地模糊,這片空間都不穩定。

  如果是一般的人在這里的話絕對要爆碎,會被撕裂成碎片,因為這種音波功太過可怕。

  可以看到,數萬斤的巨石還有那崖壁全都崩開,直接化作齏粉。

  就是黑冥鵬王身后,那座千年古剎地基中有場域符號,現在也炸開,成為飛灰,這片山巔一片狼藉,各種建筑盡毀。

  虛空中的黑色音波能量漣漪如同劍光般掃來,讓楚風的肌膚都劇痛,有血跡滲出,如果不是他運轉能量防御,身體真的要被撕開。

  一聲蛟龍吟發出,楚風動用蛟魔音波功,跟對方對抗,同時凝結拳印,向前轟去。

  一瞬間,龍吟鵬嘯,兩道聲音糾纏著,兩種漣漪碰撞,虛空轟鳴,空氣炸開后,有灰霧般的物質散開。

  轟!

  黑冥鵬王沖來,想搏殺掉楚風。

  楚風冷漠,口中有龍吟般的聲音,眼中激射兩道金光,在噗噗聲中,刺穿鵬王的軀體。

  但是,詭異的事情發生,黑冥鵬王的血液濺起后,沒有落地,而是凝聚成一條一條鎖鏈,向著楚風纏繞。

  “縛龍術!”

  在哧哧聲中,黑冥鵬王特有的黑色血液成為烏金般的神鏈,鎖住楚風,要將他禁錮。

  此時,兩人都停止音波功。

  “土著,我還是想說,你的技法太粗糙,實在差遠了!”黑冥鵬王冷笑。

  同時,他浮現出自己真正的翅膀,烏黑光亮,遮擋在身前,爆發能量,對抗楚風雙目中射出的金光。

  “死!”

  他一聲斷喝,那血液構建而成的鎖鏈突然勒緊,想要將楚風活活截斷。

  “什么技法,太脆弱了!”楚風輕叱,猛力掙動間,他身上的鎖鏈全部炸開,徹底崩斷在那里。

  與此同時,他舒展四肢,一拳就轟在黑冥鵬王的臉膛上,喀嚓一聲,顯然有骨頭斷裂。

  咚!

  楚風一腳飛起,將他踢的橫飛,接著撲殺過去,連下重手。

  就這么片刻間,黑冥鵬王險些被打懵,那可是他用能量與少許真血構建的鎖鏈,居然就這么被扯斷?

  要知道,那當中可是蘊含著絲絲真鵬之血,是他體內血液的精華所在!

  當世的鵬如果血脈返祖,那毫無疑問可以跟神獸并列,是一種原始神禽,一頭而已就足以覆滅一顆星球。

  不過,真正的純血鵬放眼宇宙也難以見到幾只。

  黑冥鵬王自然也只是祖鵬后裔,連羽毛都是黑色的,可見血液不純凈,但不管怎樣說,它都早已進化出一些鵬血。

  然而,這種真血混著能量沒有能困住楚風!

  “嗷!”

  尖銳的長鳴,他怒嚎,直接化出本體,瞬間體形磅礴的駭人,足以碾壓山峰!

  楚風毫不懼怕,張嘴就噴出庚金劍氣,剎那而已,在這頭龐然大物身上開出數十條可怕的血痕。

  其中一道雪白的庚金劍氣險些就劈斷它的脖子。

  嗖!

  黑冥鵬王的體形急驟縮小,直接化成一丈長,展翅并探爪,撲殺楚風,這是它的本體,能施展出天賦能力。

  那對爪子的確駭人,鋒利的可怕。

  汪汪汪……

  楚風祭出飛劍,削那對爪子,簡直像是在放狗咬飛禽。

  轟隆!

  黑冥鵬王的一對翅膀劈來,比天刀還可怕,鋒銳的駭人,烏光暴漲。

  砰!

  結果,楚風一拳就給擋住了。

  噗!

  楚風張嘴,噴薄雪白的庚金劍氣,在它身上刺出幾個血洞,頓時讓它鮮血淋淋。

  “啊……”黑冥鵬王長嚎,劇痛難忍,同時又想動用音波功。

  只是這一次楚風沒有給他機會,兩者間現在距離這么近,他直接狂暴出手,牛魔拳、蛟魔拳的真形凝結在一起,轟向鵬王的嘴巴。

  砰砰砰……

  接下來,楚風跟它近距離接觸,這簡直是暴打,一拳接著一拳轟在它的身上,這片地帶羽毛漫天飛舞。

  接著,骨頭斷裂的聲音傳來,噼啪作響。

  楚風現在是狂暴的,不給它一點機會,恨不得立刻就格殺。

  不過,這頭鵬鳥肉身的確很強,骨頭斷裂很多根,雙翅都耷拉下去了,兩只爪子亦因骨折而扭曲變形,但是它依舊散發著強大的能量。

  當然,它能活著也是因為楚風留情的結果,雖然想格殺,但也想從它嘴里套出一些有價值的東西。

  比如對能量的運用,這是楚風很想得到的技法。

  砰砰砰……

  楚風拎著它,一頓暴打,讓鵬鳥胸口塌陷,接著雙翅骨折成數段。

  喀嚓一聲,它的鳥喙都被楚風噴薄的庚金劍氣給削掉一截!

  “啊……”黑冥鵬王慘叫,實在太疼了,這簡直是一種非人的折磨,它從來沒有想到會被人這樣暴打。

  砰!

  楚風最后幾拳落下,黑冥鵬王周身上下最起碼數十處骨折,徹底癱在地上不能動了。

  “怎么樣,我的技法如何?這是蠻荒暴力美學!”楚風奚落它。

  他很不爽這頭鵬鳥,太傲慢,早先俯視著他,還一口一個土著與土人的叫,說得它自己好像高高在上為神祇般。

  “活該,你再得瑟啊?!”蛤蟆屁顛屁顛的沖了過來,一聲大叫道:“亢龍有悔!”

  砰的一聲,它直接給黑冥鵬王來了一記蛤蟆掌,打的它橫飛出去,滿地翻滾。

  黑冥鵬王躺在遠處,氣的險些昏厥過去,它看到了什么?一只蛤蟆,居然也敢對它動手。

  楚風瞪它,道:“你小心點,它都被我打殘了,你再這么折騰,一會兒肉質都壞了,太爛的肉沒法吃!”

  “爛掉的肉可以煮粥!”蛤蟆兇殘的叫道。

  地上,黑冥鵬王聽聞都要氣吐血了,一頭惡心的爬蟲而已,還想吃它?

  蛤蟆昂著頭,看了它一眼,道:“看什么看,爺是神獸,血統比你高貴,你這樣的雜血禽鳥,在我面前什么都不是。”

  “噗!”

  黑冥禽王直接大口咳血,這是被氣的,它覺得這可真是鵬落平陽被蛤欺,媽的,一只蛤蟆都敢跟它這么說話,它實在接受不了。

  “別瞪眼,你還真不如這只蛤蟆。”楚風也說道。

  “噗!”黑冥鵬王實在受不了這種刺激,干脆噴出一口血后,直接昏死過去。

  “醒一醒。”不知道過了多久,黑冥鵬王耳畔傳來呼喚聲,它睜開眼睛的剎那,頓時一聲怒吼。

  因為,它身上的羽毛消失大半,渾身劇痛,一只蛤蟆正在那里費力的拔毛呢。

  “你……”它感覺眼前發黑,差點又氣死過去,高傲的鵬鳥居然被一只蛤蟆這么處理,它真想一頭撞死算了。

  同時,它看到楚風還有老猿,以及那些被它關押的人,都被從后山放了出來。

  “爸,媽,你們先去洗漱一下,稍作休息壓壓驚,回頭我們吃大餐。”楚風正在開口跟他父母說話。

  老猿神色復雜,無比感慨,他怎么也沒有想到,楚風這么逆天,將黑冥鵬王給打的半廢,這簡直不敢想象!

  楚致遠、王靜蓬頭垢面,被關押這么長時間,如果不是異人的話,還真危險了。

  看到楚風后,他們哪怕受過苦,現在也滿是笑,自己的兒子這么厲害,擊敗外星生物,將他們救出,兩人高興而又欣慰。

  “說吧,你知道我想從你嘴里得到什么。”楚風逼問鵬王。

  “呸,你什么也別想得到,我死也不會說。”黑冥鵬王到現在依舊桀驁不馴,橫著眼睛,一點也不配合。

  “那沒什么可說的。”楚風轉頭,對一些小猿猴開口,道:“一口鐵鍋燉不下,再準備兩個燒烤架。”

  “你敢!”黑冥鵬王大怒。

  接著,它又慘叫,因為蛤蟆拔毛越發兇狂,嗖嗖將它全身的黑色羽毛都給弄干凈了。

  “這真是鵬鳥嗎?我怎么看像只沒毛的大公雞。”蛤蟆狐疑。

  “轟!”

  鵬鳥怒吼,它顯現出真身,頓時擠滿山頭,它將近八百米長,體形太龐大,惹的一群猿猴雞飛狗跳。

  “這么大個,吃不完啊。”蛤蟆咋舌。

  不遠處,鐵鍋燒水,兩個燒烤架子也被抬來。

  楚風道:“嗯,這是我捉到的第一個外星人,還是一頭鵬鳥,如果讓它臣服,追隨在我的身邊,收為小弟也不錯,外星人都認我當大哥,這是多么好的兆頭啊。”他的惡趣味上來了。

  “你癡心妄想!”鵬鳥冷聲斥道。

  楚風的臉色頓時垮了,叫道:“給我烤了,孜然味的,麻辣味的,我都要!”

  “其實,燉熟的更好吃!”蛤蟆說道。

  太兇殘了,一群猿猴看的直嘬牙花子,這可是一頭鵬啊,曾經鎮壓嵩山,擒下他們所有人,可是眼下卻要成為楚魔王的食物。

  “不臣服,那你就死吧,慢慢吃掉你!”楚風說道,向黑冥鵬王下最后的通牒。

  山下,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待,誰都不知道嵩山上究竟怎樣了。

  早先也曾聽到動靜,但不是多么的清晰,若隱若無,因為山上有場域,將一切都給隔絕了。

  “不用多想,楚風活不了,想去激戰一頭鵬?估計他被虐殺了。”

  “嗯,就算僥幸未死,估計也是那頭魔禽為了折磨他而故意留他一命。”

  此時,來自各國的進化者,都在等到消息。

  甚至,全球各地大批的人都在看直播,可惜山上那些拍攝器材也無法捕捉到場域內的情況。

  “呵,還用多說嗎,楚風自不量力,死定了,除卻我們元磁仙窟還有誰能救他?偏偏他不識好歹,不愿加入我們。”

  來自北極的生靈,有人搖頭說道,帶著淡漠的笑容。

  “琳公主,你跟他打賭沒有任何意義,那只是一個死人。”也有人這么說道。

  這時,觀看直播的人突然驚呼,因為鏡頭前林地中出現一道身影,有人從場域中走出!

  同時,有膽子大的人登山,現在很吃驚,因為聞到難以言表的香氣,濃郁的化不開,肉質香味撲鼻,令人饞涎欲滴。

  天啊!有人心中生出古怪的念頭,難道那個人真的……

  “不可能,我猜,肯定是楚風反被那頭鵬王給烤熟了!”

  隨后,就是半山腰甚至山腳下都能聞到濃郁的香氣。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