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百一十一章 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第四百一十一章 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啊……”

  附近,那些騎士很慘,有的頭顱直接消融,有的則身體炸開,這里到處都是人形的火炬,如同地獄的火光在跳動。

  大齊皇子周圍是成片的經卷,一篇又一篇發光,映照出漫天星斗般的文字,很炫目,那是圣文,不具備驚世能量,但卻可以化危機為祥和,要保住他的性命。

  然而,他的雙足依舊被火光吞沒,沿著小腿向上蔓延,形勢糟糕之極,齊宇口誦真經,加持圣文。

  同一時間,他在運轉控器領域中的無上秘篇,想奪能量塔!

  所有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石火間,快到任何旁觀者都反應不過來,便發生這種劇變。

  瞬間而已,猶若火山爆發,成片的強大進化者被焚成黑灰。

  騎士楊恒像是一只受傷的野獸,雙目猩紅,充滿血絲,臉上青筋畢露,在看到驚變后立時向前撲殺。

  穆青姣好的面龐上原本帶著笑容,可是,一剎便是天堂與地獄之別,她的面部表情凝固,接著如同發瘋,尖叫著向前沖去。

  楚風臉上的表情非常精彩,變了又變,從開始時的驚怒與傷感,再到愕然,最后是震驚與喜悅。

  這種驚變著實讓他那顆強大的心臟有點受不住,因為,他的那只舉在半空中的手都已經發力,直接就要揮落下去。

  若非他掌握有究極呼呼吸法,他的精神與肉身融合,形神合一,從而反應遠超其他進化者,他險些就下了殺伐令。

  最后關頭,他硬生生定住自己的手掌,沒有落下去,并對遠方擺了擺手,差點就導致核彈洗地。

  呼!

  這一刻,他不加掩飾,全面爆發,周身毛孔在噴能量精氣,像是一架人形的宇宙戰艦,橫渡長空,迅疾而猛烈。

  他怕林諾依出事,發狂而行,同時全身能量聚集,遠程進攻!

  哧啦一聲,在他的左手心一枚雷霆符號閃耀,凝聚成一桿閃電長矛,被他第一時間擲出。

  半空中,雷霆呼嘯,炫目的光束要刺瞎人的雙眼,閃電長矛橫空而至,砰的一聲擊中楊恒。

  他雖然反應很快,側身躲避,但依舊被洞穿左肩,帶起大片的血花,爆出一個血洞。

  不過他的身體也只是稍微受阻,依舊在向前撲殺,恨不得立刻撕碎林諾依,現在他的眼中沒有其他敵人,只想除掉這個白衣女子。

  哪怕她絕代傾城,可楊恒依舊視她為魔女,他的心都在滴血,那是一群潛力無邊的精銳騎士,是大齊皇子成圣的班底所在,結果一息間近乎全滅。

  禍亂的根源就是這個女人,那出塵的身姿,平和的氣質,宛若謫仙子,可是她一念間而已,大齊皇朝的人馬就灰飛煙滅。

  哧!

  一道雪白的劍光飛來,那是楚風肺部蘊養的庚金氣,化作煌煌劍光,極速斬至,阻擋楊恒。

  楚風心中焦急,距離有些遠,現在只能遠程攻擊。

  同時,他祭出鮮紅的飛劍,像是一條來自巖漿中的赤色蛟龍,盤旋而上,俯沖過去,立劈穆青。

  楊恒與穆青兩人針對林諾依,發瘋般進攻,想立刻撲殺掉她的性命。

  “你們這群土著都該死!”

  楊恒手持一口銀刀,光華四射,硬撼楚風的庚金劍氣,在那里劃出白芒芒的刀氣,剖開山地,毀掉森林。

  穆青也披頭散發,尖叫著對抗飛劍,逼近林諾依。

  在此過程中,楚風手持金剛琢,風馳電掣,終于接近。

  林諾依并未慌亂,保持著鎮靜,并已經看到他,一身白衣在成片的火光中分外醒目,不染焰火,清新脫俗。

  此刻,她有一種驚人的美,做出這樣的大事,一個人覆滅一條“星路”上的進化皇朝人馬,舉手投足都有一種空明的美。

  齊宇在奪的她的能量塔,想控制在手扭轉敗局。

  只是他失望了,那能量塔才被他攝過去一段距離,便迅速轉動,脫離那片范圍,向著林諾依而去。

  “超星能量塔!”他大叫,臉上寫滿震撼,心都在抽搐,在滴血,他有無邊的失落,這比他們預料的還要驚人。

  可是,他失之交臂,就這么錯過。

  超星能量塔啊,只要他能奪到手中,給他足夠長的時間,便能比開創出一個比大齊還輝煌的進化皇朝。

  一切都晚了,那個看起來美麗出眾,神態祥和與寧靜的女人,彈指間便讓他輸掉一切,所有人馬都將葬送在這里。

  “啊……”齊宇大叫,這是他第一次失態,哪怕在星路上經歷那么多險死還生的事,他都沒有如此。

  已經來到地球,進入他的祖輩曾經征伐過的星辰,甚至窺到成圣的希望,結果卻在最后的關頭大敗。

  他心中滴血,身體痙攣,神魂都在顫抖,太不甘心了,他的班底被毀,倒在道路的盡頭,只差一步啊,前方就是光明,就是成功的所在。

  呼!

  古樸塔身能量翻涌,恢宏而蒼遠的氣息像是從遠古傳遞而來,剎那降落,將林諾依籠罩在里面。

  同一時間,楚風呵斥,一頭發絲都被大風吹的向后飛舞,他擲出金剛琢。

  這樣的霸道一擊,他原本是想留給大齊皇子的,可是看到楊恒那雪亮的長刀劈向林諾依,他唯有果斷擲出。

  不過,他也用了巧勁,沒有竭盡全力的砸出,并且附著一股精神力,隨時可以引導,以操控雪亮的手環。

  砰!

  騎士楊恒手中的銀刀炸開,被砸的四分五裂,同時一團黑色的火焰蔓延而出,在他身前爆發。

  那是太陰火精,是一種非常高級的能量。

  噗!

  楊恒的胸前、腹部等地被黑色光焰觸及,被太陰火精燒的千瘡百孔,身體顫動,踉蹌倒退,這種火光他根本受不了。

  “一群失敗者的后裔,你們都給我去死!”他痛苦嚎叫,將手中斷刀猛力擲向林諾依。

  這一刻,楚風阻止不了,但是卻沒有悲劇發生,那寒光閃爍的斷刀砸到能量塔上后直接被震落,攻不進去。

  楚風那提起來的心終于放下去,所謂的超星能量塔很神秘。

  同時,他以那縷附著的精神催動金剛琢,因為這一次沒有全力砸出,擊中銀刀后,傾瀉太陽火精之際,速度就已經放緩。

  他沒有全面駕馭,而只是以精神力輕輕一撥,改變方位,擦著瘋狂進攻過來的穆青而去。

  “啊……”

  穆青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上一次就是被太陰火精燒成重傷,也是因此而導致楚風襲殺成功,將她廢掉。

  現在再次見到這種黑色的火焰,她本能的畏懼,甚至熄滅心中想要報復林諾依的怒火與沖動,快速倒退。

  砰!

  楚風用精神力震動金剛琢,讓它噴薄太陰之火,頓時有些烏光濺落在穆青身上,讓她驚懼而叫。

  轟!

  事實上,楚風的目標根本不是她,只是摟草打兔子順帶為之,他真正想主攻與滅殺的是大齊皇子。

  楚風的精神力猛然爆發,最后轟在金剛琢上后,就果斷離開。

  金剛琢內剩余的太陰火精全面噴薄而出,撞入前方那片地帶。

  那里,虛空中浮著一張又一張枯黃的紙,可是它們都在發光,接著燃燒,像是一輪又一輪驕陽!

  所有紙張上都有文字,映照出來,烙印虛空中。

  那是圣文,是真正的圣人所寫的文字,可是在帶來之前就磨滅了恐怖的能量,只留下莫名的祥和。

  因為,域外生靈進入地球時發動越強的攻擊,那么遭受場域的反擊之力越可怕,所以真要是具備圣人能量,進行對抗,那么這里直接會化作人間地獄,萬物都要毀滅。

  即便如此,只有祥和,沒有圣人能量,大齊皇子被保護的同時,雙足卻也被點燃,難以全面護住自身。

  他想要堅持,希望能夠熬過那短暫片刻間,一旦成功闖過死關的話,那是就真龍歸滄海,朱雀騰九天。

  到時候,地球上的土著哪個能擋他?什么超星能量塔,全都是他囊中之物,那清麗絕世的女人要受到他最可怕的懲罰!

  可是,現在金剛琢飛來了,帶著濃郁的太陰火精,傾瀉而下,這是一場災難。

  在這片地帶,大齊皇子周圍盡是經卷,懸浮空中,不僅保住了他,而且還在庇護近前的人。

  事實上,也只有他身邊的人還活著,其他都在第一時間形神俱滅。

  因為,那群人太強,現階段地球意志不允許他們踏足這片古地,都是被擊殺的重要目標。

  太陰火精傾瀉,烏光騰騰,打破平衡,很多經卷原本就在磨滅,在燃燒,現在火上澆油,毀壞更迅速。

  一息間,那被庇護的人都慘叫出聲,他們周圍的圣文炸開,不斷消失。

  “救我!”

  有騎士滿面痛苦,在哀嚎,銀色甲胄熔化,令血肉“哧啦”作響,冒出一陣陣煙火,接著馬上砰的一聲四分五裂。

  “天譴啊!”一名中年男子實力很強,但現在卻滿臉的絕望與惶恐,向折疊空間爬去,可他被光焰燒的四肢消失,成為灰燼,剩下的軀干也如焦炭般,最后的回光返照,他顫抖著,嘴巴與喉嚨都被燒穿,發不出聲音,而精神思感卻傳出:“昔年,我們的大齊皇朝的主力作為進攻小隊之一,接受排名第十二的星辰道統的統馭與安排,和其他隊伍一起從嶗山這條‘星路’殺進這顆星辰,結果遭遇滅頂之災,留下尸骨無數,現在……又遭天譴!”

  他以肉眼可看到的速度干枯,而后在風中灰飛煙滅,那最后的恐懼心念聲音像是一個鬼魂的反思與懺悔。

  還有人至死強硬,嚎叫著:“皇子要為我們報仇啊,殺光這顆星球上的土著。”

  林諾依再次有所行動,身在能量塔中,直接騰空,撞向大齊皇子那里。

  砰!

  被太陰火精沖擊的圣文,原本就在毀滅,而現在又被能量塔撞擊,更加迅速地瓦解,全面崩潰。

  楚風啞然,他原以為這次林諾依冒失了,終于第一次這么的沖動,比他還熱血,結果現在看來,一切還在她的掌握中。

  不過,這也讓人驚嘆,他亦欣賞。

  她心中有底,一切都在預料中。

  “啊……”

  大齊皇子長嚎,披頭散發,道:“土著,失敗者的后裔,你們早晚會被滅族!”

  他知道大勢已去,無法堅持,果斷轉身,想要沖進折疊空間中,沒有圣文保護的話,他立刻就得死。

  鏘!

  楚風的脊椎骨發光,有濃郁的能量化作龍蛇,騰出身體,接著又像是一桿金色戰矛般,破空而去。

  噗!

  戰矛刺目,光華懾人,將齊宇的后心刺透,在那里炸開,血光崩開。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