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百一十三章 互道珍重

第四百一十三章 互道珍重

  這一夜各地不安,有某種莫名的躁動。

  無論是城市的周圍,還是偏遠的無人區,都有莫名生物在出沒,發出瘆人的低鳴。

  繁星點點,圓月原本很明亮,但是到了深夜后竟浮現暗紅色,像是被浸染,凝出一層淡淡的血霧。

  各地越發不寧,所有生物躁動,氣氛很壓抑。

  可以看到城市周圍成片的大山間,折疊空間中有龐大的身影在走動,偶爾仰頭嚎叫,震的夜空都在顫栗。

  更有猛禽撲棱棱展翅,陰影覆蓋山峰,繚繞可怕煞氣。

  最為嚴重的自然是名山大川,這些地帶山嶺深處,那莫測的折疊空間內,有一雙又一雙眼睛在黑夜中亮起,有的很正常,有的則如同燈籠那么大,還有的睜眼剎那若閃電劃破伸手不見五指的的漆黑地帶。

  名山后,那是一條又一條星路,連接著其他星系,現在有一些生靈要闖關,要跨界過來!

  甚至,不少已經在行動中!

  有人監測到,在各地一些恢宏的山脈間,不時有光芒騰起,在激烈的綻放,如同一團又一團神火。

  漆黑的林地、神秘的沼澤等地,不斷被這種光劃破,瞬間照亮。

  這個夜晚,無論是人類還是異類都很不安,許多人注定無眠。

  因為,小部分人們知道,當太陽再次升起時,這個世界也會就不一樣了。

  許多機構、組織以及個人,都在暗中謹慎觀察各地情況,心情頗為沉重。

  當然,也有不少人無知無覺,相對來說他們是幸福的,沒有憂慮,不被那種壓抑的氣氛所影響。

  甚至很多人還在談論其他,精神愉悅的探討。

  現在對所有人來說,嶗山發生的事都很神秘,欲揭開真相。

  雖然傳出一部分消息,但是依舊有些撲朔迷離,那可是一個進化皇朝,可是說滅就滅了。

  據聞,足有數十位進化層次非常的高的生靈,一個個都無比強大,最起碼目前地球上沒有那種可怕生物。

  可是,這么多域外高手在一日間化作歷史的塵埃,光想一想就可怕。

  普通人在談,說起這些事很興奮,徹夜難眠。

  “到底發生了什么,是楚風出手還是另有其他人?”

  “有人說,一個謫仙子出世,將那個皇朝葬送,還有人說是楚風用場域這種非常規的不對稱手段坑殺一群域外生靈。”

  嶗山之事像是一個深海炸彈,爆出驚濤駭浪,沖散天際的云朵,影響太大。

  別說其他人,就是楚風的熟人千里眼、順風耳、葉輕柔他們都目瞪口呆。

  嶗山一役,皇朝人馬覆滅,這股風波席卷天下。

  如果不是楚風的通訊器早已關閉,肯定被打爆了。

  而機構、組織等也對嶗山事件格外關注,他們在監測各地名山,在觀察折疊空間,自然敏感地意識到,這可能跟嶗山驚變有關。

  大勢力了解的多,自然得出的結論也相對準確。

  大齊皇朝覆滅,導致名山所對應的那些星路上的人與獸皆躁動,故此都想盡快踏足到真正的地球上來。因為,他們也怕被阻擊,怕被人堵在折疊空間中。

  以上是一機構得出的結論。

  毫無疑問,地球上有些勢力或者個人與異類,跟那些名山中的生物與聯系,不然的話那些星路上的降臨者不可能第一時間得到消息而導致不安。

  的確,這些組織、機構猜對了,因為得到稟報,而讓一些域外的進化者生出憂慮。

  比如,三山五岳中的雁蕩山,其群山深處,折疊空間內,就有人在低語。

  “一個皇朝覆滅,只是幾人所為?我怎么覺察到某種陰謀的味道,這顆星球上有遺族,血統不凡,會是他們在暗中出手嗎?如果是這樣,我等前路一時間可能要受阻。”

  “即便如此,我們也不能立刻都去闖死關,過于強大的體質與精神,當下踏足過去的話會遭受這顆星球意志的針對,十分危險,可以讓子弟先行。”

  在其他各地也都有類似的觀點與聲音。

  清晨,許多人爬起來第一件事就是看嶗山后續報道。

  有人揭露隱情,嶗山一戰,那股皇朝人馬全軍覆滅是楚風與人聯手所致。

  也有人說,天神生物的林諾依得到莫名傳承,跟楚風聯手,坑殺那隊可怕人馬。

  還有人說,地球上遺族出現,來自喜馬拉雅山,來自海外仙島等地,被楚風引到嶗山,共滅大齊強者。

  不管怎么說,這里面都有楚風的身影,根本摘不出去,自然引發各地人們的驚憾,都非常吃驚。

  在人們看來,這已經算是揭示出部分真相。

  “這位小叔爺,他這不是要捅破天,而是要登天成神啊。”異類中的熊坤、胡生等都被驚呆。

  哪怕早有心理準備,心臟也有點經受不住,在他們看來,每隔一段時間楚風都要出來嚇一次人,動靜越來越大!

  這個清晨,大量的人在談論嶗山事件。

  然而,當接下來當各大網站、眾多新聞媒體平臺放出一則重磅消息后,人們傻眼,被轉移目光,全被驚呆。

  一條名山一條路,外星人如雨下!

  這種報道可謂石破天驚,震撼各地,在全球范圍內驚起大浪。

  事實上,各大機構、組織等已經足夠審慎與小心,監測一夜,仔細的探查與求證,他們才得出結論,域外生靈大規模跨界!

  很多普通人在昨夜已經覺察到一些野獸躁動,但是根本沒有想到,已然變天!

  網絡上大爆炸,現實中街道上人頭攢動,到處都是身影,一夜而已,地球從此要步入未知軌跡嗎?

  據一些機構初步觀察,昨夜很多生物闖關,有人形的,也有獸類、猛禽等,更有不可理解的生命形態,大批次的踏足地球。

  其中,許多生命體都被焚成耀眼的火光,永遠的消失,但還是有成功者,有熬過死劫的生靈降臨。

  外界,天翻地覆,全球大討論,很是惶恐。

  嶗山外,很遙遠的海上,卻是另一番情景。

  朝霞蓬勃,海面上是成片的碎金,十分的燦爛,楚風與林諾依泛舟,十分地悠閑。

  楚風在釣魚,直接鉤上來一只兩萬斤重的大海龜,起初這只龜還震怒,想要傾覆翠綠竹筏,可結果看到楚風后當時就蔫了。

  “魔王大人,別吃我啊,自己人,我來自東海龍宮,效命于龍女大人,上次你去海底,我還曾經去迎接。”

  楚風無言,這個世界還真小,在海中垂釣都能釣上來一只會說話的靈物,而且還認識。

  將兩萬斤重的大海龜放走后,他也沒心思釣魚了,而是看向林諾依,總覺得她有些飄渺,有些遙遠。

  這種感覺很特別,兩人分明在一起,近在咫尺,可是卻總覺得她隨時要遠去般。

  “你是不是要離開?”他終于忍不住問道。

  林諾依就在近前,在朝霞中很安靜,沐浴金輝,竟有幾許神廟**奉的神祇的氣韻,不染人間煙火。

  “是的,我要遠行。”她答道,沒有隱瞞。

  “要走多久?”

  “很久很久,也許百年,也許千年,也許一萬年,或者回不來了。”林諾依答道。

  她瓜子臉,白皙晶瑩,眉目如畫,身段修長,白衣還有長發在海風中飄起,迎著紅日,整個人都仿佛在發光。

  楚風看著她,一時間沒有說話。

  海上略微起風,在旭日下霞光于海中閃耀,遠處一頭巨鯨躍出海面,像是不甘困于水澤,要化鵬而去。

  噗通!

  鯨身落下,白浪擊天,波濤翻涌,打破寧靜。

  “要走那么久?”楚風詢問。

  “是的,要離開了。我得到一座能量塔,這個道統生根于星空的彼岸,寂滅于地球,得到它時很多事便已被我承接下來。”

  林諾依輕語,有些事沒有隱瞞,她要離開,很有可能不再回來。

  前路怎樣,她也不知道,甚至在能量塔中看到的景象匪夷所思,那片古地有可能超越百強星辰所統馭的宇宙范圍,光怪陸離,不可名狀。

  而這些只是一鱗半爪,她只看到一角而已。

  楚風醒悟,怪不得她在夜晚總是遙望星空的盡頭,他忍不住一聲輕嘆。

  他很想說,跟她一起上路,過去探險,但是他最終沒有張開口,因為這里還有他的父母,還有其他。

  很沖動的一走了之,與他相關的那些人怎么辦?

  林諾依臉色柔和,看向他,道:“你要保重。”

  是他該對她這樣說才對,聽到這樣的話語,楚風一時沖口而出,道:“我跟你一起過去。”

  “不!”林諾依搖頭。

  “將來我會踏上星空,會去找你。”楚風這樣說。

  林諾依搖頭,而后微笑,道:“離別不用這樣沉重,平平淡淡歸真,多少年后回首,我們都可以尋到一段歲月,有真摯,有感動,有些許不舍,這就足夠了,算是一段彌足珍貴的記憶,值得珍藏。”

  她很灑脫,比男子還能拿得起放得下,也許是理性,早就看到未來,也許是自控力超強。

  “我還真是一個凡人。”楚風說道。

  林諾依理了理自己飄起的晶瑩長發,又溫柔地幫楚風整理了被海風吹起的衣領,十分恬靜,道:“讓我們互道珍重。”

  楚風點頭。

  林諾依帶著笑,很平和,放下一切。

  最近林諾依被黑的不要不要的,我也被黑了,好久都沒敢冒頭,好慘。接下來,我準備醞釀一波可以讓人激動的情節,仔細想想。

  同時幫人做個廣告:一雙神奇的眼睛,一把手術刀,改變別人的未來《整形醫院小相師》。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