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百一十九章 擔心遭雷劈

第四百一十九章 擔心遭雷劈

  外太空,楊宣坐不住了,在他看來,這簡直是自作孽,平白無故塑造一個冒牌天選之子,好死不死還去坑他族妹。

  這要是傳回璀璨繁盛的星海,被那群世家損友聽到,被那些王孫貴女知曉,還不被笑死?!

  他渾身燥熱,在虛空中走來走去,當想到那些人愕然而噴笑時的表情,他坐臥不寧,身上跟長刺般難受。

  這一刻,他臉色黑如鍋底,停在虛空中,他決定想方設法通知他族妹把那小子干掉!

  晴嵐看出不對勁,直接警告,道:“楊宣,你可別動歪腦筋,你我都沒有辦法干預此地,連圣人都無法在這顆星球上顯圣,畢竟曾經排名第十一啊,當年殞落多少皇朝之主、菩薩?圣血澆灌各座名山,不然的話也不會有今日之一切!”

  “不行,我得使些手段。我干涉不了這顆恐怖的星球,但是我得帶話給我那圣女族妹,不然她非被那冒牌坑貨帶到深溝里去不可,這是因為我的錯誤導致的,我得糾正。”楊宣說道。

  他面色陰晴不定,他很擔心,這位族妹一旦寄希望于這冒牌坑貨,犯下決策方面的大錯,被她師門知曉的話,會動搖其圣女地位。

  越是強大的圣地競爭越激烈,他這位族妹雖然天縱之資,才情極高,可若是在這顆沒落的星球栽個大跟頭,還是會受到嚴重沖擊的。

  哪怕他們這一族有活著的圣人,并不是非要讓后輩子弟去做另一道統的圣女,可也不希望她這樣失敗。

  “不行,我不會讓你再犯錯。”晴嵐搖頭,堅決要阻止他,不然的話被人知曉這里的事他也得吃掛落,有可能會被囚禁,原本就是被發配過來的。

  楊宣面色微變。

  晴嵐忽然開口,道:“咦,那是什么,你族妹最終選定的秘寶看著有點眼熟。”

  雁蕩山,山頂有湖,蘆葦茂密,結草為蕩,各種靈瀑、深潭更是數不勝數,史稱東南第一山,有寰中絕勝之譽。

  楊珊取出一柄青銅劍,帶著斑斑綠銹,很古樸,不是多么鋒利,而且劍體很厚,有點像鈍器——锏。

  楊宣看到后,一口老血都要飆出來了,那不是他贈給他圣女族妹的劍器嗎?

  這一刻,他簡直是百爪撓心,胸腔中跟跑進二十五只小耗子一般,心肝難受的亂顫,整個人都不好了。

  雁蕩山折疊空間內景色一樣優美,松林蒼翠,清泉石上流,再加上被圣女楊珊婀娜身段綻放的氤氳能量霞霧普照,染上一層圣潔光彩,越發靈秀。

  楊霖小跑進折疊空間,接過此青銅劍體,為楚風取來。

  入手沉甸甸,單重量的話遠超各種重型兵器,看著很古舊,楚風嘗試擦掉綠銅銹,結果失敗。

  楚風覺得,這劍有些來頭,頗為不凡。

  當灌注能量后,青銅劍體嗡嗡作響,噴吐炫目匹練,激射出去很遠,仿佛一條真龍化形,要破空遁走。

  “這柄劍談不上驚艷,但也不差,勝在堅固,經歷漫長歲月,經歷過很多場戰斗,一直沒有損毀,被走肉身成圣路線的進化者鐘愛。”

  楊珊微笑介紹,雖然帶著面紗,但笑起來時周身光彩流轉,綻放的神圣霞輝更為絢爛,覆蓋山林。

  楚風笑的開心,跟一朵小花似的,合不攏嘴,認真表達過謝意,他覺得這才是真正的圣女,出手就是大方。

  他瞄了一眼這位圣女的身段,看了一眼鼓脹的胸部,嗯,果然很有胸襟,難怪做事大氣。

  這種賊兮兮的目光被楊珊所捕捉到,她笑容不減,用手攏了攏發光的秀發,風姿越發動人。

  “為楚兄提個醒,見到域外的圣女、皇女等,眼睛不要亂瞄,有些姐姐可是很記仇的哦。”

  楚風聽聞頓時一臉正色,信誓旦旦,道:“我不是那種人,我不做那種事!”

  附近,楊霖腹誹,剛才眼睛都冒邪光了,還能這么的義正言辭,臉皮忒厚,土著中的天選之子果然是“非常人”。

  須知,他以前所見到的神子、皇朝傳人,哪個不驚才絕艷,有的溫潤如君子,有的英武氣吞山河,有的璀璨如天日,都異常出眾,立身在人海中都能被一眼發現。

  外太空,楊宣看著楚風笑的如花兒那么燦爛,眼睛還冒邪光,亂瞄他的圣女族妹,他直接咬牙切齒,道:“我拍死你!”

  晴嵐在旁懷疑,道:“我看那青銅劍器十分眼熟,你昔年好像也有這樣一把?”

  “你認錯了!”楊宣一臉正色,進行否認。

  可是,他暗中卻在擦汗,也太倒霉了,他當年珍愛的兵器竟落在那個小子手中?

  他都做了什么?無意間塑造出一個冒牌貨,坑了他族妹,還要坑走他的兵器?

  地面上,楊珊輕語,道:“很多人都研究過這柄劍器,認為它不簡單,就是我的一位堂兄都廢寢忘食的琢磨過很多年,但一無所獲,在我手中也沒發現秘密,今日送你了。”

  外太空,晴嵐一臉詭異之色,看向楊宣,那意思再明顯不過,你有什么話可說?

  楊宣不僅臉色發黑,就是頭頂都在冒黑氣,簡直是要徹底黑化,他覺得胸悶、眼花、耳鳴,差點憋出內傷。

  “我警告你,回去不許亂說!”楊宣惡狠狠地威脅晴嵐,這要是傳出去,他一世英名徹底毀了,這是典型的挖坑埋自己。

  他能想象那些貴女、那些郡主、那些大教傳人在談論這件事時的表情與笑容,在很長時間內他都會沒臉見人。

  晴嵐笑的相當舒心,故意調戲,道:“你有沒有想過,萬一他真是土著中的天選之子呢,我看很像。”

  楊宣聞言,略微一怔,但很快搖頭,按照推斷,這種沒落星球上的土著極難出現天選之子,真出現的話,那就是罕有的奇跡。

  不過,他還是看了又看,結果心頭火起。

  看那小子的笑容,真是覺得好賤啊,一邊擺弄青銅劍器,一邊還在盯著他族妹看呢,楊宣真想俯沖下去,一頭撞死他!

  “不行,即便違規,我也得想辦法為族妹糾正錯誤,一定要示警。”

  楊宣暴走,決定武斷干預,想方設法要揭露那冒牌貨。

  “不行!”晴嵐沉下臉,不想讓他亂來,說什么都得阻止。

  “嘻嘻……”就在這時,黑暗的宇宙中,傳來動人心旌的笑聲,接著一個身段凹凸起伏的女子出現,暗紅色長發,雪白肌膚,丹鳳眼斜瞟,煙視媚行,這簡直是一個妖精。

  “楊宣你要犯大錯嗎?”她的聲音聽起來讓人覺得酥酥麻麻。

  “仙女座的胡傾城,你不要亂扣帽子!”楊宣面色變了。

  胡傾城身上穿著黑金戰衣,不過雪白長腿與晶瑩的藕臂等都有部分露在外面,黑金戰衣襯托白皙的膚色,對比明顯,有種另類的氣質與魅惑。

  她一副慵懶的樣子,道:“唔,我剛才好像看到有人坑妹哦,羞惱之下還想犯規,這可會影響到別家子弟的。”

  “你……”楊宣啞火,最擔心的事情發生,直接心驚肉跳,這事可能要被所有熟人知曉了。

  雖然不在同一星系,但是他們彼此間也不時見面,比如代表各自身后的勢力參加同輩間的切磋,對抗,以及去相鄰的學府深造。

  這妖精如果大嘴巴的話,他肯定要名動很多個生命星球。

  因為,他們這個層次的進化者,身份都很驚人,都來自頂級大勢力,有的為世家子,有的為一國貴女,有的為菩薩后人。

  胡傾城舔了舔紅唇笑道:“我對這個小土著很感興趣哦,他若是能脫離這顆星辰,以后我不介意去親身接引他。”

  “你是想勾引他吧?!”楊宣不忿,針鋒相對,因為這妖精太可惡,一向都喜歡挑動人的情緒,看人笑話。

  “是又怎樣?”胡傾城毫不在意。

  最終,楊宣妥協,道:“我愿意傾家蕩產,送你們每人一只五星斗獸,如何?!”

  “成交!”

  “成交!”

  胡傾城、晴嵐兩人痛快點頭,直接答應。

  然后,楊宣準備作弊,違反規則,為他族妹傳訊,揭露那個冒牌貨。

  楚風笑的開心,跟楊珊告別,這次收獲真是太大了,跟域外的一個圣女搭上關系,想來以后合作一定相當愉快。

  分別后,他向雁蕩山外走去。

  就在這時,天空中突然垂落銀光,又奔著他而來,而且扭曲,像是要演化什么,但似乎很艱難。

  “又來了?!”他駐足,謹慎戒備。

  接著,銀光炸裂,赤霞與青光同時綻放,三色光彩糾纏,而后一起消失。

  外太空,楊宣耗盡力氣,近乎虛脫,有氣無力,沖胡傾城怒道:“你變卦!”

  “我覺得,還是大公無私比較好。”胡傾城笑容甜美。

  晴嵐糾結,最后也勸道:“算了楊宣兄,令妹天縱之資,擁有進化領域中的元光神體,無論對上誰都不會吃虧,你就不用瞎操心了,你的五星斗獸我不要了。”

  雁蕩山,楊霖看著遠處消失的異象,一臉震驚之色,喃喃道:“不愧為天選之子,果然是有大氣運的人,上次見他還是銀光騰騰,而今竟已是三色神光蔽體,下次再相遇說不定就是五色神光沖霄漢了,果然值得圣女拉攏與結交啊!”

  楊珊美目深邃,神光湛湛,凝視楚風離去的方向。

  太空中,噗的一聲,楊宣這一次真的吐血了,一半是虛脫累的,一半是氣的!他大爺的,又成全這小子了?當著他族妹的面,更進一步證實與坐實他就是天選之子?!

  還有沒有天理?他想哀嚎!

  楚風盯著天空看了半天,一陣狐疑,又嚇他?最終小聲罵道:“你妹啊!”

  外太空,晴嵐與胡傾城相視,一陣無語。

  楊宣聽到后,則氣到手指頭都在哆嗦,渾身毛孔都在冒黑氣。

  “我真想拍死他啊!”

  最終,他果斷拋下千里眼與順風耳的道果結晶體,眼不見心不煩,不然的話,他真受不了那小子。

  胡傾城笑的開心,取笑楊宣。

  楊宣生氣,道:“你現在盡管笑我,你妹妹不是在華山深處嗎?她也派人去邀請那小子面談了,你笑我,到時候他也會坑你妹!”

  胡傾城的柔媚小聲戛然而止。

  楊宣又看向晴嵐,道:“你們族中也有人來吧?”

  淡定的晴嵐張了張嘴,頓時不淡定!

  地面上,楚風心中是滿滿的喜悅,這次的雁蕩山之行收獲太大,莫名其妙有了天選之子的身份,居然可以帶來這么多好處。

  他決定,要一路冒充到底!

  既然有神子、天女相邀,為什么不去?嗯,現在可以去黃山、華山等地轉一轉,跟那些圣子、神女好好談一談,嘮嘮嗑,等著拿好處。

  他忽然覺得,人生是如此美好。

  楚風晃悠悠,走出雁蕩山,一路北上,很是悠閑,他在給自己規劃,近期內要迅速進化,并提升場域造詣,機會難得。

  還未走出浙江境內便有人來找,自稱海外仙島的使者,請他去海外赴宴。

  什么情況?楚風狐疑,蓬萊仙島的人改變態度了?

  “我不是蓬萊人,我是方丈仙島的使者。”來人糾正。

  神話傳說中,海外有三仙島,分別為:蓬萊、方丈、瀛洲。

  楚風不解,他跟方丈仙島的人沒有什么交集,為何來請他赴會?

  這名中年使者微笑,小聲道:“好事,我們方丈仙島的一位小公主選婿,有些大人聽聞你不錯,要給你一個機會。”

  楚風發呆,這還真是出乎他的預料!

  他一陣琢磨,又是天選之子的身份引起的?

  然而,這次他沒有開心,而是感覺驚悚,事情的發展越來越超出他的預料。

  他有點冒虛汗,忍不住抬頭望天,再這么下去會不會遭天打雷劈啊!?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