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百二十章 發難

第四百二十章 發難

  楚風的確有些心虛,莫名奇妙就成為天選之子,他總覺得不靠譜,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會出問題。

  方丈仙島的人來邀請,他倒也不怯場,相當神棍,完全帶入天選之子這個角色中,跟這名使者交談。

  他想摸一摸海外仙島的底,這些遺族到底多強,有什么底蘊。

  然而,結果出乎意料的順利,方丈仙島的使者沒什么隱瞞,坦言告知,島上的確有大高手,遠超外界進化者。

  因為,他們的傳承自古就有,未曾斷絕,絕非外界這般,天地異變后才能進化。

  同時,楚風了解到,無論是喜馬拉雅山,還是方丈、瀛洲等地,地球上遺族的棲居地都屬于秘境,類似折疊空間,也是在天地異變后顯化。

  秘境內的遺族想要出來并不是那么容易,亦需要經受地球場域的考驗,一個疏忽便可能死亡。

  楚風聽聞,相當吃驚。

  “相對來說,比域外生靈走星路進入地球還是容易一些的。”使者說道。

  便是如此,楚風也驚疑不已,地球意志還有場域難道還要限制本土生靈?遺族應該算是地球上古時期的強者后裔。

  相對來說,這些生物血統更純粹一些才對。而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才以正統自居。

  最終,他只能認同使者的觀點,與血脈無關,只論空間,秘境與折疊空間都是被排斥在外的,屬于附屬地。

  因此,想要進入地球主空間,需要經歷生死考驗。

  一番交談,楚風收獲不小,與使者告別前,說處理完自身的一些事,便會考慮去海外方丈仙島。

  離開前,使者又一次稱贊島上那位小公主天生麗質,國色天香,讓楚風早點上路去方丈仙島。

  “去找其他神子、圣女嘮嗑?嗯,還是先消化一下這次所得吧。”楚風咕噥。

  他背著青銅劍器上路,邊走邊取出那本場域秘冊,粗略瀏覽。

  場域秘冊以特殊的金屬制成,每頁都是金屬片,上面刻有諸多密密麻麻的符號,像是天書一般。

  他現在有了深厚的底子,這些符號對他來說不再是天書,很多都認識,而不認識的則需要在磁石上刻寫,慢慢摸索其作用,這種推演很耗費時間。

  場域之路本就很艱難,不然的話也就不會只有少量人踏上這條路,實在是耗時耗力卻難有所成就。

  楚風在這一領域相當有天分,一路全靠自學,就生生琢磨出門道,若非如此,他早就棄之了。

  “好書!”

  他很滿足,不愧是有圣人坐鎮的家族,他們的收藏絕對了不起,這本書非常深奧,涉及很多繁復的場域符號,層次極高。

  楚風確信,真要能將這本書吃透,他在場域領域中絕對能算一方人物!

  最后,他干脆一頭扎進旁邊的山嶺中,埋頭苦讀,研究起來。

  他想提升自己的場域造詣,然后好去黃山破解迷局,去采摘異果,那里有一株怪樹,滿樹果實璀璨,實在誘人。

  他對那株怪樹惦記很久了!

  仔細研讀,認真揣摩,楚風廢寢忘食,悶頭研究足有半個月這才出關。

  “理解一個場域模型,感覺跟黃山那里有點像,可以去試試看。”楚風自語。

  楚風風馳電掣,腎氣十足,散發能量,形成一對絢爛光翼,橫空而行,很快就離開浙江,進入安徽,這種速度驚世駭俗。

  黃山就在安徽境內,楚風沒有用去多長時間就趕到。

  當初,他帶著財閥人馬還有北極元磁仙窟的人,從秦嶺出來后,先去終南山,又來黃山,在這里發現怪樹,可惜費盡手段都沒用。

  當時,死了不少人,為此財閥還有北極的人簡直視他為衰神。

  “我又來了!”

  楚風凝視前方,巍巍黃山雄峻,銀瀑垂掛,山中彌漫濃郁的能量因子。

  五岳歸來不看山,黃山歸來不看岳,這里有天下第一奇山之稱。

  原名黟山,后傳說黃帝曾在此煉丹,故改名黃山。

  楚風琢磨,或許正是因為黃山異果繁多,才有煉丹傳說。

  山上,怪石嶙峋,到處都是奇石,也算是勝景,還有古松成片,蒼翠欲滴,而云霧如海,宛若仙境。

  楚風一路觀察山勢,沿著安全路徑,登山其中一座山峰。

  上一次,光是登這座山峰就死了不少人,不過這次很順利。

  怪樹還在,它看起來像是一棵棗樹,但足有水缸那么粗,老皮開裂,扎根在懸崖峭壁上。

  翠綠的葉子很密集,發出碧霞,很燦爛,枝干分叉很多,整株樹如同一頭老龍伏在崖壁上。

  的確像是棗樹,不過果實并不多。

  十幾顆果實發光,跟一盞又一盞小燈籠似的,都有拳頭那么大,而且色澤金黃,十分璀璨。

  形狀是棗子,但是個頭過大,且顏色不同,滿身絢爛,金霞閃爍。

  楚風吃了一驚,這棗子似乎更具有靈性了,上次來時它雖然也發光,可不像這樣金霞繚繞,生機噴薄。

  “情況不太對。”

  楚風觀察良久,動手破解場域后,他發現沒想象中那么簡單,這地方的場域比他猜測的還厲害。

  因為,他已經睜開火眼金睛,看到地層下的一些情況,金光刺目,能量濃郁的駭人。

  這里不是主峰,僅是一座偏峰而已,有這樣一棵怪樹,結著果實卻采摘不了。

  “難道這地方藏著其他的東西嗎?”楚風懷疑,而后,他竭盡所能去瓦解此地的場域。

  轟!

  地下,金色能量沸騰,直接沖起,像是巖漿般噴薄,朝著楚風席卷而來。

  他轉身就逃,風馳電掣,背負光翼,眨眼就到了五里地之外,可身后依舊金光澎湃,熱流滾滾。

  嗖!

  他再次飛遁,遠去數里。

  “地下有一口井,蘊含著濃郁的太陽火精,那里有什么?”楚風懷疑,這里的太陽火精比紫金山太上八卦爐那里還多。

  他回頭去看,那棗樹還在,沒有被毀,所有太陽火精又都流轉回去了。

  “與其說是一口井,不如說是一個火爐!”楚風雙目金光一閃,再次凝視,他很吃驚。

  他不確信黃帝曾在此煉丹,但卻認為有古代進化者出沒,長期煉丹,難道這里有一口蘊含著太陽火精的爐子?

  接下來的幾日,楚風都在此地研究,不時牽引出太陽火精,若巖漿噴涌,動靜很大。

  哧!

  這一日,在他研究場域秘冊、準備再探黃山時,一股危機涌上心頭。

  嗖嗖嗖……

  接連五道身影出現,快如閃電,前一秒鐘還在四五里地之外,可現在卻直接撲到眼前,狂暴無比。

  這五人都手持秘寶,上來一句話也不說,直接鎮殺!

  既然被發現,他們也就不再掩飾,動用最強手段進攻。

  五名高手,都撕裂十道枷鎖,這是一股非常恐怖的戰力,尤其是各自的秘寶很驚人。

  其中一人手持一口長刀,輪動起來時發出刺耳的尖嘯聲,沖擊人的精神。

  鏘!

  楚風二話沒說,抽出背后的青銅劍器,直接劈了過去,跟這口魔刀撞在一起,迸發出刺目的光。

  喀嚓!

  長刀折斷,被青銅劍器劈開,并且楚風去勢不減,噗的一聲,直接將他立劈,鮮血淋淋。

  這一擊,只能說楚風戰力恐怖,劍器鋒銳,直接就劈殺一位大高手,嚇了另外四人一大跳,這實在太生猛。

  地上,淡金光澤一閃,一條麻繩如同金蛇般游動,朝著楚風極速而去,這讓他變色。

  捆靈繩,這東西最難纏,一般來說,足可以鎮壓枷鎖境的進化者。

  有這樣一條繩子在,正常情況下來說,足以拿下楚風。

  嗖!

  楚風退的剎那,雙手持劍,猛然發力,雙臂璀璨刺目,將很多能量灌注進劍體中,而后奮力一擊。

  鏘!

  楚風一劍劈中捆靈繩,發出金屬交擊的聲音,但最終這條繩子斷裂,不敵青銅劍器之鋒。

  上一次,韓文澤與黃薇月去緝拿楚風,就曾動用這樣一條捆靈繩,當時他傾瀉火精燒斷那條繩子。

  而這一次,楚風直接的多,一劍劈斷!

  楚風雙眼寒光閃爍,這群人有備而來,各個手持秘寶,一個疏忽就會他們拿下,都當誅。

  “鏘鏘鏘……”

  他揮動劍器,跟剩下的四人決戰,接連劈毀秘寶,噗的一聲,一人人頭飛起,鮮血噴涌。

  哧哧!

  一劍劃過,另一人被腰斬。

  噗!

  第三人被楚風一劍洞穿額頭,殺之斃命。

  大戰激烈,最后噗的一聲,楚風又一次揮動青銅劍器,將最后一人斬首,人頭骨碌碌的滾落在地上。

  楚風臉色陰晴不定,有人一口氣出動五位高手也就罷了,都已經掙斷十道枷鎖,最為重要的是都手持秘寶!

  要知道現在他是名義上的天選之子,各方都在拉攏,今天居然有人開始來殺他,讓他神色凝重。

  如果身上沒有蘊含火精的金剛琢,以及這口青銅劍器,那條捆靈繩就很難對付,他也許會被拿下。

  顯然,來人不知道他身上有能對付捆靈繩的秘器。

  “蓬萊仙島的人。”楚風臉色陰郁,因為從這些人身上聞出部分海風腥咸味,其實很淡,這些人也只是橫渡過東海而已,并沒有真個沾海水,這樣被海風吹過,能留下多少味道?

  一般的進化者根本聞不出,只能說楚風神覺太強!

  “是那個擁有獨角獸的陳家少主指使的嗎,你找死!”他神色冷冽。

  楚風早先還對蓬萊有所忌憚,現在得悉,他們跟在折疊空間中的域外生靈一樣,想走出秘境有一定的難度。

  目前,真正的大高手出不來,他有什么可忌憚的!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