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百二十六章 母星嫡系純血后人

第四百二十六章 母星嫡系純血后人

  月球上環形大坑隨處可見,楚風走進這片遺跡中,神色凝重,在這里他竟有心驚肉跳之感。

  絕非善地!

  或者說,此行不見得能一帆風順,危機重重,前路讓他心中無底。

  廢墟很大,曾經殿宇成片,瓊樓一座座,可而今盡化瓦礫,成為斷壁殘垣,講述著昔日的悲涼。

  月球上昔日真的有宮闕,是廣寒宮嗎?居住著進化層次非常高的生靈。

  隨著深入,建筑材料越發驚人,玉石塊隨處可見,都巨大無比,還有金屬瓦片,至今還有暗淡光澤。

  不久后,楚風看到遠處有一株大樹,很蒼勁,主干上老皮龜裂,像是龍鱗翕張,而它通體干枯,已然死去。

  相傳,月球上有廣寒宮,有嫦娥,有玉兔,更有一株月桂樹。

  楚風雖然動容,但沒有吃驚,連宮闕都看到了,見到這么一株大樹有什么可稀奇的。

  “是那株月桂樹嗎?”楚風打算臨近取一些枝杈,說不定煉藥時能用上。

  哪怕它已經死去很多年,神性流盡,也終究曾經為神樹!

  現在距離那株樹還有點遠。

  “嗯?!”在這片地方楚風強烈不安,感覺到濃重的煞氣,簡直要撕裂天地,讓他氣血翻騰,身體都要崩碎般。

  剛才還很寧靜,一片死寂,怎么臨近這片地帶后這般可怕?

  這里有銅殿,有銅塔,哪怕斷裂了,依舊比其他區域地勢更高,也更巍峨,滄桑古意中亦有種冷冽。

  當楚風繞過這片銅質建筑,肌體都要被割裂了,那種莫名的煞氣更重,越發的恐怖。

  繼續前行,逐漸臨近月桂樹,它高足有五百丈,而且,在這一刻他也終于看到這里還有什么,那煞氣的根源!

  楚風異常震撼,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皮狂跳,周身生出一層雞皮疙瘩,毛骨悚然。

  他喉嚨發干,體內有股燥氣,可是脊背卻冒出冰寒氣機,一切都是因為前方景象所致。

  在月桂樹的不遠處有一根又一根巨大的石柱子,矗立向天,很像鐵錐,粗大而鋒銳。

  一頭白色的老虎,跟一座山體似的,龐大的過分,都快比的上月桂樹那么高了,它渾身血淋淋,被許多根石柱洞穿!

  所有石柱都很高,而且尖銳,從山體般巨大的白色老虎身上貫穿而過,露在半空中,帶著猩紅的血。

  這么大一只老虎,而且是白色的,它是什么層次的生靈?!

  月球上沒有看到玉兔,卻見到一只這般恐怖的巨虎,讓人心顫。

  虎血沒有干涸,至今還鮮紅,且發出霞光,若紅色閃電交織,蘊含著強大的能量因子!

  煞氣就是這頭虎發出的,要崩壞天地般,壓制的虛空都在顫栗,很難想象它有多強!

  最為關鍵的是,楚風明顯感覺到,以那頭白色兇虎為中心包括鋒銳的石柱在內,都被神秘場域籠罩。

  甚至,能夠看到清晰的場域符號不時浮現,那里有驚天動地的場域規則,壓制白色兇虎透發出的氣機,阻擋血氣外泄。

  有絕世場域籠罩,還能透出這般煞氣,讓人心中不安,肌體要撕裂般。

  這是何等恐怖的一頭兇獸?楚風懷疑如果沒有特殊的場域籠罩那頭虎,一般的進化者來到這里后會在它的氣機下直接崩開,形神具損!

  這讓人駭然,這頭生物太強大了,不可想象!

  楚風繞著山體般巨大的兇虎觀看,站在場域外面,感受到這頭生物的極致強大之處。

  那血液至今鮮紅晶瑩,綻放神霞,蘊含著無以倫比的能量。

  “怎么可能?!”

  楚風突然心驚,他看到那頭白虎口鼻間居然還有霧絲,有微弱的呼吸,它根本就沒有徹底死去。

  這讓他毛骨發寒,多少年過去了,這最起碼也是上古年代的神秘兇虎,被四十九根粗大而尖銳的石柱釘穿身體,它還活著?!

  楚風嚇了一大跳,月球上的環形大坑中居然釘著一頭虎,血淋淋,還有生機。

  他心中滿是狐疑,是誰將這頭兇虎釘在這里?它屬于哪個陣營,是好還是壞,根本不知。

  最終,楚風折斷月桂樹一些干枯的枝杈,收了起來,但卻不敢破開場域打那頭兇虎血液的主意。

  他在此地駐足很長時間,然后再次上路,向更深處走去。

  在路上,他看到很多浮雕,記述著過往的一些事,有種族大戰,有遷徙于星空中染血,很多男女老少不斷殞落,一幕又一幕舊事,那是一曲悲歌。

  “地球當年排位第十一,極盡輝煌后,爆發大戰,而后永遠的暗淡,這是當年的戰爭!”

  楚風大受觸動,看著那些畫面,心緒波瀾起伏。

  他時而握拳,時而低吼,竟控制不住情緒,因為他看到那些畫面中有七八歲的孩子都在英勇戰斗,泣血而戰,結果很可憐,被抹殺,被收割走稚嫩的生命。

  甚至,他看到嬰兒都被來自星空的種族用長矛洞穿,高挑著甩出去,帶起大片的血。

  “這就是當年的結局嗎?來自星空的劫掠者,太冷血與可惡,都當誅!”楚風低語。

  “你在同情母星的生靈,暫時符合條件,請接受血液檢測。”突兀的聲音響起,不包含任何感情,甚至有些冰冷。

  楚風頓時驚醒,懷疑的打量四周,是誰在說話?同時他有些不解,剛才自己的情緒波動太劇烈。

  平日間,他看到那些畫面,的確會憤怒,會同情,但是不見得會這般失控。

  然后,他瞳孔收縮,看到巨石上的浮雕中竟探出一根長矛,對準了他。

  他快速倒退,躲避開去。

  “請接受血液檢測。”那不包含感情的聲音再次響起,從一座殘破的能量塔發出,帶著長矛,向著楚風刺來。

  這一刻殘破的能量塔發光,熾盛無比,鎮壓而下,竟然定住楚風,讓他一動不能動。

  而后,噗的一聲長矛刺穿他的軀體,劇痛難忍,鮮血淋淋,四濺開來。

  楚風一聲大叫,激烈掙扎,居然遭遇不測。

  能量塔來的快去的也快,帶著長矛飛起,發出柔和的光芒,像是在分析楚風的血液。

  “屬于母星的嫡系后人,血脈純凈。”那冰冷而無感情的聲音再次響起。

  事實上,它是一段精神波。

  “你是誰?”楚風捂著傷口,開啟心臟枷鎖后,他擁有強大的再生術,現在立時開始止血,傷口在愈合,修復傷體。

  “檢測者。”能量塔機械般的回應。

  接著,它又傳出精神波,道:“你是來自母星的生靈,且同情母星,符合條件,是否去嘗試接受傳承?”

  楚風聽的目瞪口呆,居然……如此!

  他不是第一次見到能量塔,早先就懷疑,它們像是黑科技,現在看來真的不止用于進化那么簡單。

  “你即便要檢測血液,也不用拿一根長矛刺穿我吧?!”楚風明白情況后悲憤的叫道,太特么的粗暴了。

  冰冷的聲音傳出,道:“沒有想到你這么弱,一般來接受檢測的生靈都肌體堅韌,需要鋒銳的戰矛用力才能刺破表皮,得到血液。”

  當聽到它這個說法,楚風簡直想打人,想將這殘破的能量塔給轟落下來!

  但是,他還真沒法跟這家伙動粗,剛才他可是被定住了,一動不能動,奈何不了它。

  楚風道:“既然符合標準,那你就把傳承給我吧!”

  “你一直向里走,如果全面契合,自然會得到。”機械的精神波從能量塔中發出。

  然后,它便要消失,沒入巨石浮雕中。

  “誒,你不就是傳承嗎?!”楚風喊道,在他的理解中能量塔代表著傳承,蘊含著各種秘籍。

  “我已殘破,只負責檢測血液。”說完這些,然后它就消失了。

  刷!

  最后離開時,一道光從浮雕上透出,照在楚風的身上,讓他的傷剎那痊愈。

  楚風露出異色,不再多說,大步向前走去。

  月球上,一片清冷。

  顯然,楚風所呆的地方是一處秘境。

  他向里走去,廢墟減少,漸漸看到一些完整的建筑,最后他進入一座宮殿中。

  它不是銅質的,也不是玉石堆砌而成,很普通,石質材料灰撲撲,暗淡沒有光澤。

  走進這里,楚風體會到一種在時光長河中萬物皆渺小的感覺,便是星體都會在歲月中成灰,這里很特別。

  楚風抬頭凝視,宮殿上方起初灰蒙蒙,現在則化作朦朧的星海,他像是來到星空中。

  “戰敗了,族群將亡……”

  楚風聽到了聲音,甚至開始看到畫面,就發生在宮殿上方這片朦朧的星空。

  而后,他看到許多婦孺,看到許多老弱病殘,看到滿身是血的強大進化者殿后,他們逃離母星,要遠走星空中。

  無疑,這是一幕悲劇,比早先看到的浮雕更真實。

  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大哭:“哥哥,你不要死啊,我要你活著,跟我在一起……”

  她伸著小手,想要抓到什么,大眼噙滿淚水,悲傷哭泣。

  遠處在大戰,負責殿后的人一個又一個的殞落,小女孩口中的哥哥年歲不大,被人以戰矛挑起,滿身是血,最后的關頭,他回首,努力看向自己的妹妹,張嘴想要說什么,但滿嘴的都是血。

  噗!

  下一刻,他更是被人一刀斬落頭顱!

  “哥哥!”那個小女孩撕心裂肺的大哭。

  這只是其中的一個縮影,背井離鄉,遠離母星的人一路逃亡,丟下一具又一具尸骸,死傷無數,太慘烈。

  “你們走,我留下!”一個老人身體早已殘缺不全,但還是在呼喝,代替青壯,迎向敵人,身體漸漸焚燒,進行最后一戰!

  祝大家端午節快樂,開開心心!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