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百三十九章 多寶道人

第四百三十九章 多寶道人

  廬山深處,各路人馬震撼!

  楚風突然鐵血起來,真個殺進折疊空間,戰果驚人,各方都如泥塑木雕般,全都僵硬在那里,不敢相信!

  剛才他還在嘻嘻哈哈,讓人覺得不夠穩重,誰能想到,轉身便氣質陡變,如神魔般雷霆出擊!

  楚風只身殺進去,讓里面血流成河,人仰馬翻,一群騎士倒在血泊中,這是怎樣輝煌的戰績?

  一位本土進化者,竟強到這一步?

  許多人都懵了,這種局面遠超所有人的預料。

  眼下,騎士在哀嚎,各方都在靜靜地看著。

  那是一幕人間慘劇,草地都被染紅,隔著很遠都能聞到血腥味刺鼻,全都是殘體,被絞殺的騎士與兇獸沒有完整的。

  場氣交織,如絲如縷,綿綿不絕,在那里割裂一頭又一頭坐騎,分解那些強大的騎士。

  宇文風低吼,滿頭長發亂舞,眼角都要瞪裂了,呼吸法運轉間,口鼻間氣息恐怖,周圍的森林爆碎。

  他忍無可忍,像是一頭受傷的野獸,在這里瘋狂出擊,營救自己的這批手下。

  太慘了,這像是地獄般的情景,斷掉的手臂,殘留著的小腿,還有骨碌碌滾出去的頭顱,都是那些騎士的。

  他們還沒有踏足地球主空間,就在這里飲恨,被楚風干掉!

  “楚風,你這個逆種,雜種土著!”宇文風咆哮,眼神駭人,他身邊的騎士不多了,他心中發狠,真想殺出去,手刃那個人。

  這時,場域暗淡,那里的光束消失,因為材料不過關,許多磁石解體,都是一次性消耗品。

  數十位騎士死去三分之二還多,到如今宇文風的身邊只有十幾人,而且都負傷,一個個血淋淋。

  至于他們的坐騎,有瘸腿的,有被斬掉尾巴的,還有身體出白骨茬的,不少癱軟在地上已然垂死。

  這一役太慘烈,宇文風一系人馬遭遇重創,一蹶不振。

  宇文風這位圣子被人打掉頭上的光環,失去應有的威嚴,被一名土著殺的灰頭土臉,手下覆滅大半,這是一場震驚四方的大敗!

  毫無疑問,這件事會以這里為中心傳到各條星路上去,他顏面受損,或許會被各方恥笑。

  一旦被人輕視,他這個圣子地位將急驟下降,甚至,在他所在的星路后方,在這一系的大本營中,以后都可能會有人蠢蠢欲動,想取而代之。

  這一戰對他來說太糟糕,影響極壞。

  “逆種!”宇文風咬牙,站在折疊空間邊緣,他一頭光可鑒人的長發都倒豎而起,像是倒流的黑色瀑布。

  從未這么痛苦過,他感覺整個人都在焚燒,一股怒焰讓他都要炸開了,這樣的慘敗讓他難以接受。

  同時,他已經明白會有怎樣的后果。

  哪怕并非他自己出手,但是他的部眾七零八落,這種戰績都會算在他的頭上。

  廬山中,各方人馬難得的安靜,因為都有點發毛,這個楚風,土著中的天選之子,太出人意料。

  楚風張望,見到折疊空間中的黃通完好無損,他相當不爽。

  獅面人身的黃通,心思相當細膩,壓根就沒有接近危險地帶,他成功逃過一劫。

  現在,他謹慎而小心,站在那些騎士的后方,相當的心虛。

  他被嚇住,楚風的手段讓他頭皮發麻,太特么的逆天,只身一人干掉一位圣子的大半人馬,不管是取巧,還是手段逆天,重要的是結果,土著中的天選之子大勝!

  這讓他發毛,脊背都在冒涼氣,總覺得惹下大麻煩,如果有選擇,他還真不想坑楚風,認為極度危險。

  楚風牙疼,盯著黃通看了半天,這王八蛋不死,讓他神色不善。

  “獅子狗你等著,回頭非找條狗鏈子栓上你不可!”楚風喊道。

  黃通暗中詛咒,但是卻沒敢吭聲。

  在楚風身邊,五色大網發光,困縛著白清,她難以動彈一下。

  “認主吧。”楚風當眾收仆人,沒理會怒斥的宇文風,不想跟那個瘋子對話。

  “呸!”白清羞憤,卻也不屑,雖然被生擒活捉,但不肯低頭。

  “認賭服輸,不想履行諾言嗎?”楚風淡笑,低頭看著她,露出些許殺意。

  這女人早已跨界成功,早先曾在山峰上起舞,而后負責接引楚風來到埋伏圈中,她原本是一個逍遙境的進化者,但為進地球主空間,自廢道行,如今在枷鎖十二段境地。

  而且,她不屬于戰斗型人員,所以不主攻,哪怕能過來,也不敢再輕履為地。

  她現在被楚風捉住,情況相當不妙。

  “想讓我屈服,不可能。”她冷笑連連,將頭偏向一邊。

  “放開她,我們來談條件!”在折疊空間中宇文風停止嘶吼,盯著楚風,這般喊聲說道。

  楚風依舊沒搭理他,而是動作嫻熟的開始搜刮,從大網中向外取秘寶,這女人身上原本好東西可不算少。

  首先是一把傘,青金為骨,不知名的獸皮為傘面,很不凡。

  很可惜,這支防御力驚人的兵器在剛才的戰斗中損壞,若非這把傘白清肯定被場域絞斷身體,死在那里。

  “你損壞了我的傘。”楚風心疼的不得了,無奈放下這件秘寶。

  周圍的人都無言,那是你的傘嗎?貌似……現在是了。

  白清,俏臉難看,這真是恥辱啊。

  至于折疊空間內,宇文風更是怒火填膺,而那十幾名熬下來、最為強大的騎士更是眼睛猩紅,恨不得吃楚風的肉。

  “這盞黃金燈也壞了,通體龜裂,我的秘寶啊。”楚風哀嚎。

  妖族圣女紀萱神色古怪,輕語道:“這家伙……”她真不知道怎么評價,這個土著在她提及讓他追隨時,他可是連她都想收。

  “你……把手拿開!”白清憤怒,楚風在她身上亂搜,不可避免的觸及一些部位,讓她又恨又怒。

  現在她是階下囚,本身就覺得很憋屈與恥辱。

  “唔,我的秘寶,終于有一件完好無損。”楚風大喜,手中拎著一條淡金色麻繩,這東西不是第一次見到,且每次他都被襲。

  這是捆靈繩,針對枷鎖的境修士異常好用,一捆一個準,敵手很難逃走。

  若非楚風當初借用金剛琢的太陽火精對抗,他第一次時就被韓文澤與黃薇月捆住了。

  “難道這是制式的?各方勢力都有,不過還真是不錯。”楚風相當滿意,收了起來。

  接著,他又收起一桿暗紅色的長矛,宛若染著血,很懾人,同時也十分沉重,這是一桿無損的重型兵器。

  到最后,他又得到三根箭羽,都是獸骨打磨而成,看起來很不凡,帶著可怕的煞氣,料想射出去的話會很驚人。

  沒有很逆天的秘寶,但楚風已經十分滿意。

  現階段過于超凡的兵器沒辦法帶過來,很難跨界。

  至于他身上的袈裟,肯定有古怪,它內蘊場域,斷斷續續,并沒有徹底貫通,需要他這個場域研究者以自身手段激活才行。

  一般的生靈根本用不了,被認定是殘次品!

  毫無疑問,現階段跨界后用到的一些兵器,有部分都在白清身上,她像是個小寶庫,唯一可惜的是,有些徹底毀掉。

  這時,楚風才抬頭,看向折疊空間中的宇文風,道:“說起來,你也前后送了我一些秘寶,真是感謝啊,散財童子。”

  而后,他又笑道:“從此以后,請叫我多寶道人。嗯,不行,這名字不吉利,請叫我多寶圣師。”

  “我@#¥……”宇文風鼻子差點氣歪,他成散財童子了?估計這名號會被有心人傳播出去,他會成為笑柄。

  “散財童子,這名字真貼切。”妖族圣女紀萱第一個點頭,帶著笑意,都不帶掩飾的,認可這種說法。

  “嘿!”神子嵇陵嘿了一聲,表示有趣。

  這讓宇文風怒火中燒,盯著那兩人,他知道今日過后,他肯定要被人取笑很長一段時間。

  琳公主盯著楚風的背影,震撼莫名,一個本土進化者,居然將一位圣子折騰的這么慘,這太超凡。

  尤其是想到楚風的場域手段,她忍不住顫抖,在這個年齡段他絕對算是天縱之資,她知道,錯過某些機會!

  她輕嘆,若是早點示好,結果完全不一樣,這是一條在快速成長的大鱷。

  下一刻,她感覺到神子嵇陵的變化,眼神火熱,盯著楚風,無論哪顆星球上,都對場域研究者很尊敬。

  尤其是這種天縱之資的人,在域外都罕見,會被名宿爭搶著收為弟子。

  同時間,妖圣嫡系后人紀萱也目露異色,盯上楚風,非常看重他的場域手段,認為只要給他時間,定然能夠成為一代宗師。

  這種人物,值得拉攏。

  要知道,宗師級別場域研究者,地位尊崇無比,各方都要拉攏,王公貴族都要禮敬,不敢得罪。

  紀萱手持玉杯,綠瑩瑩的酒漿彌漫清香,她一飲而盡,放在桌案上,接著長身而起,頓時露出修長而動人的婀娜身段,亭亭玉立,她嫣然一笑,讓此地都明媚起來。

  “楚兄,考慮一下如何,你來我孔雀一脈的圣地,為你源源不絕的提供場域書籍,可讓你前途璀璨。”

  當聽到這種話語,各方震顫。

  在人們看來,妖族圣女放下身段,在認真地拉攏土著中的天選之子。

  連有絕代妖圣的道統都這么的渴求場域天縱奇才,讓其他人都有種緊迫感。

  “唔,楚兄,來我們這一脈如何,天音神教會盡量滿足你所需,大量的場域書籍隨便閱讀。”神子嵇陵開口,帶著笑容,也在拉攏。

  琳公主心情復雜,臉她所投靠的天音神子都在拉攏楚風。

  孔雀王、九命貓王心顫,有些不安。

  宇文風臉色鐵青,難看無比,他才吃癟,丟盡顏面,那兩人就開始挖角,都不在意他的感受,在拉攏他的仇敵,真是豈有此理。

  “我很感興趣。”楚風一個都沒有拒絕,現在不想得罪任何一方,他帶著笑,如果能從各方手中取得好處再好不過。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appxsyd (按住三秒復制) 下載免費閱讀器!!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