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百四十五章 昭告天下

第四百四十五章 昭告天下

  地球外,一頭金色的巨狼咆哮,體形龐大,鮮血淋淋,懸浮在幽暗的太空中,簡直是神話再現。

  亞圣金狼失去半截軀體,發出長嚎聲,它簡直不敢相信被月球發出的一道光險些擊殺,竟遭受嚴重的創傷。

  這時陰九雀通體冰寒,它身體縮小,只剩下百丈長,從未有過的虛弱。

  它意識到,金狼負傷依舊是圣師的手段,因為當年的月球就是圣師的棲居之地,那里有不弱于地球的進攻場域。

  地球上,人們震撼,今日所有人的神經都被折磨的要斷裂了。

  亞圣金狼半截軀體也很龐大,能有四分之一地球大,懸在地外,通體金色的長毛炸立著,對月咆哮。

  那是真正的天狼嘯月!

  “走,我們快走!”陰九雀低聲到,它在顫栗,亞圣果位被人斬掉,它此生的輝煌已經走到終點。

  它知道,今日事件要震動星空,斬圣這種傳說中的事居然出現,無論如何都會在各族中引發大地震。

  它陰九雀將成為焦點人物,但卻是個失敗者。

  成圣失敗,還被斬掉亞圣果位,實在可悲,它眼神陰狠,發誓要重頭再來,早晚成圣,還要映照諸天!

  地球場域沒有再爆發,月球上也無能量光束繼續射出。

  毫無疑問,這兩顆行星偏向于防守,如今兩尊亞圣都在退后,沒有進行沖擊,他們暫時安全了。

  亞圣金狼冷漠之極,金色雙目變得幽邃,深不可測,它覺得自身太冤,躲在月球畔剛透發恐怖氣息,要去救走陰九雀,結果就遭遇轟殺。

  現在他們被重創后,亞圣能量內斂,反倒安全了。

  亞圣金狼身體縮小,半截軀體血氣彌漫,身體重新生長出來,它提著陰九雀直接遠去。

  至于為他拉車的青狼,剛才死掉了,被月球上的光束擊中,化作灰燼。

  一條金光大道浮現,金狼提著陰九雀遠去,脫離太陽系,都沒有看那些金屬戰艦一眼。

  地面上,許多人歡呼,興奮無比,人們不知道后面的事,但卻明白那頭血紅的兇禽被廢掉,有目共睹。

  那么大的一頭紅色猛禽,跟星球一個級數,在外太空太顯眼,剛才發生的事情被無數人看到。

  “這個劊子手從亞圣直接墜落,一身道行被廢,將體會到無盡的苦澀與煎熬。”楚風用力揮了一下拳頭,陰九雀被斬掉亞圣果位,這再好不過。

  太陽系邊緣,楊宣、胡傾城、晴嵐身心皆顫,竟然是這樣一個結果,兩位亞圣興師動眾而來,其中一人更險些成圣,然而,最終被逆轉,到頭來托著殘體離去。

  “斬圣,這種事竟然發生,會讓星空深處劇震。”他們感嘆,都覺得有些不真實。

  三人遙望地球那里,場域符文早已消失,圣師暗淡,化成光雨不見。

  咻!

  一道銀光飛進大氣層,而后轉眼隱去,徹底消失。

  那是銀色紙張,一頁天書!

  現在任何氣機,所有目光,都捕捉不到它,因為它本身就是場域這一領域中的無上神圣之物,刻寫有各種場域,誰能鎖定?

  哧!

  一聲輕響,龍虎山某一處地面上落下銀色紙張,插入巖石中。

  楚風心頭悸動,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這頁天書意味著什么,場域的無上傳承,連圣師都是偶爾得之,不知其來歷。

  楚風收起,不敢讓人察覺。

  域外卻不能平靜,在那頁天書消失時,太陽系外瘋狂闖來三道光影,都在俯視,皆在尋覓著什么。

  因為,他們猜測,那是圣師留下的圣物。

  “場域天書?”

  有人曾看的清楚,那紙張剖開陰九雀時,場域交織,滅其亞圣根基,絕對超凡入圣之物,恐怖無邊。

  “可惜,沒入這顆星球!”另有人嘆道。

  “我有一股沖動,投入化身,成為圣子,前去爭奪造化!”

  最終,三道光影皆消失。

  毫無疑問,他們并不是真身,乃是亞圣在顯化,相隔無盡遠在投影,也可以稱之為顯圣!

  楊宣、胡傾城、晴嵐看的真切,通體冰冷,并不止金狼、陰九雀兩尊亞圣,竟還有三尊,前后五大強者來此。

  任何一尊放眼星空都是強者,平日間幾乎看不到,而今日卻來了五大亞圣!

  “事情完了嗎?”晴嵐小聲道,仗著膽子轉身,遙望星空深處。

  “或許到此結束了吧。”楊宣低語道。

  他們知道,在陰九雀的身后有真正的圣人,甚至已經映照諸天,不然的話憑一位亞圣不可能有數枚替死神物。

  驀然間,在他們回頭的剎那,再次看到星空中有一雙巨大的眸子,足有星球那么大,慢慢睜開。

  “事情……還沒完!”胡傾城驚悚。

  那里果然有莫測的存在,睜眼的瞬間,讓他們的思維都要凝固了,令他們的神魂險些崩開,這種生靈太恐怖。

  那雙眸子浮現血色,宛若數十倍大的血月高掛黑暗的天空中,凝視地球方向。

  顫栗、發抖,而后身體癱軟,楊宣、胡傾城、晴嵐不由自主地跪伏下去,他們的思維停頓,神魂僵硬,一切都是出于本能。

  那種無上的進化者,帶來至高壓制,對于一般生靈來說不可承受,若非是世子級人物,屬于各自星球上的天縱之才,估計精神會崩散。

  最終,那雙巨大的眸子閉合,映照在星空深處的兩輪血月般的光團消失,那個生靈沒有過來,不曾進攻。

  “天啊,太可怕了,是哪位強者,想來以他的實力來論,其成名年代肯定在遠古前,真實名號傳遍宇宙。”

  他們堅信,這最起碼也是一個遠古圣人!

  “他就這么退走了?”

  “借亞圣陰九雀探地球虛實,唉,那個層次的生靈不是我們所能夠揣摩的。”

  在他們議論時,他們各自的星際通訊裝置突然響了起來,顯然有特殊的大事件發生。

  隨后,他們趕緊查閱信息,一個個目瞪口呆,接著脊背發涼。

  “當年排行第十一的星球果然深不可測,有人稱,又在宇宙邊荒地帶看到漂浮遠去的青銅棺槨!”

  這件事就在不久前被爆出來,震動星空深處,讓很多族都不安。

  “圣師真的還沒有徹底殞滅嗎?”楊宣三人心顫。

  “會不會剛才地球有他一縷烙印顯化,所以宇宙邊荒那口青銅棺槨因此而共鳴再現出來?”

  他們猜測不透,只能胡思亂想。

  接著,他們的通訊裝置再次發出響聲,又有大事件爆發。

  “亞圣陰九雀所棲居的月亮被毀!”

  這簡直石破天將,陰九雀剛攻打地球,想在這里大開殺戒,結果自己的老巢就被人端掉。

  據傳,陰九雀棲居在某一顆生命星球外的月亮上,它由陰雀進化而來,喜歡太陰氣息,那上面有它不少子孫。

  現在,一整顆月亮被一只大手扇的爆碎!

  “有人目擊,疑似是一位亞圣出手!”

  楊宣、胡傾城、晴嵐終于知道那雙眸恐怖、在星空深處俯視地球的存在為何離去,無論是宇宙邊荒的銅棺,還是覆滅陰九雀居所的神秘強者,都算是尖刺,他想拔起。

  “歷史驚人的相像!”

  “當初,排名第十一的星球衰敗很多年后,有人曾要徹底覆滅地球,結果有青銅棺浮現,有高手出世,對出手的人所在的族群攻伐。”

  今日,又發生這種事。

  “當年地球逃掉幾個高手,應該都殞落的差不多了,最多也就只剩下一兩人,在進行有針對性的報復。”

  他們猜測,不可能是圣師再現。甚至今日所傳的青銅棺槨再現,也是假的,是為震懾。

  “有人猜測,地球當年逃走的人,到現在為止,圣人皆殞,亞圣還活著一尊,很有可能是真的,有些可悲啊,曾經排第十一名的星球,徹底暗淡。”

  ……

  在三人議論時,星空深處陰九雀怒號,簡直要瘋了。

  它雖然冷血,可自家地盤覆滅,弟子門徒死個干凈,還是讓它出離憤怒,這么多年都是它殺戮別人,還從未吃過這么大的虧。

  今日,先是被人斬掉亞圣果位,而后它棲居的月亮被人一掌打滅,在它看來欺人太甚,不死不休!

  “我要回歸祖星,在那里修養!”它不敢去別處,心頭發冷的同時,脊背也冒出一股寒氣。

  “不,在離開前,我還想去地球看一眼。”陰九雀開口,請亞圣金狼送它過去。

  因為,它太不甘心了,甚至真的想踏上星路,借自身廢掉之際重新征伐那顆星球,去收割逆種,凝聚造化。

  “好吧!”亞圣金狼化作人身,徹底恢復,滿頭都是金色的小辮子,氣息迫人,他一步邁出,踏著金光大道,再次闖入太陽系。

  “道友,借我神通一用。”陰九雀請求。

  隨后,它雙目發光,猶若兩道赤霞,照耀進地球表面。

  現在地面上的人看不到它與金狼,因為體型都縮小到兩米長,不再遮天蔽日,橫在幽暗太空中。

  到了亞圣這個層次,沒有天眼通,也照樣能洞悉地面上的一切,可以看清。

  只要不進攻,地球的場域就不會反噬。

  陰九雀第一眼去遙望的地帶就是終南山,因為,他的后人所走的星路就是連接向那里,而他當年也是從此地殺出來的,在這顆星球上崛起,殺伐無數。

  它看到了,終南山的后方,一片折疊空間中,有一個赤發青年,桀驁不馴,眼神冷冽,很有他當年的風采。

  毫無疑問,那是一位圣子,在其周圍有大批的人馬,一個個都殺氣濃重。

  “朱武雀!”

  陰九雀低語,那是他最欣賞的后代之一,是它親自送上星路的,跟它當年的氣質非常像。

  它在向朱雀進化,后代自然也就有了圣禽血統,不再是陰雀,該族以朱雀自居。

  朱武雀此時心煩氣躁,因為他即便是在折疊空間中,也曾目睹陰九雀被斬的事實,現在坐臥難寧。

  此時他心有所感,霍的抬頭,看到兩道赤霞落下,心中顫栗,叫道:“老祖,你怎樣了?”

  他的直覺太敏銳,猜到是誰。

  陰九雀讓亞圣金狼相助,以赤霞在折疊空間外顯化一行小字,詢問地球上如今的狀況。

  “出了天選之子,名為楚風,曾經將我結拜大哥宇文成空的后人所率部眾擊敗,殺了很多騎士?”陰九雀意外得悉,立時上心,因為它聽聞楚風的進攻手段主要是場域。

  “掘地三尺也要尋到那個楚風,將他斬掉,獲取他身上所有的秘密!”陰九雀下了一個死命令。

  因為,它有所聯想,圣師斬它的那張銀色天書在地球上,如果最終傳承下去的話,多半會選那個場域天賦驚人的楚風。

  “天選之子,管他假子還是真子,只要是場域傳承者,寧殺過不錯過!”陰九雀森寒說道。

  接著,它的目光又轉向廬山,去看昔日星空騎士中的結拜兄弟宇文成空的后人,進一步了解情況。

  “九祖!”宇文風得悉那從天而降的兩道赤霞是陰九雀在借他人力量顯圣后,略有激動。

  所謂九祖,是跟他的祖上宇文成空結拜,排行第九的的人,都是當年星空騎士中的狠茬子!

  宇文風如實告知目前地球上的各種事。

  陰九雀從他這里再次聽到楚風的名字,且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

  他是亞圣,直覺敏銳的駭人!

  “你是說,這個楚風有古怪,讓你靜下心來后感覺到危險氣息,懷疑會成為大患?!”陰九雀顯圣,以赤霞構建文字。

  宇文風稟報:“是!他進化層次還不高,可是,當日我運轉百化呼吸法時,隱約間竟有些滯澀感。當時我還未在意,現在冷靜下來,覺得仿佛天生被他身上的呼吸法克制,越是細想越是可怕與詭異。在他身上一定有天大的秘密,我懷疑他掌握有不弱于前十星球世界的呼吸法!”

  陰九雀能夠從遠古活到現在,并最終成為亞圣,不光是狠辣無情,而是有真正的大本領,直覺超乎一般人想象的可怕。

  “這個逆種太過不凡,得誅殺!”他第一時間做出這種判斷。

  “好了嗎?”亞圣金狼在域外開口,他內心生出警兆,哪怕沒有對針對地面出手,但這樣窺視,也讓他不安。

  “稍等,在我散道前,借兄之力捕捉一縷天機!”陰九雀說道。

  亞圣散道,那會很驚人,失去果位后,在能量全面消散前會有剎那的明悟,為以后再崛起埋下種子。

  而現在他想立刻進行,不為別的,希冀借助那一縷靈光明悟時,窺探天機真相,查看吉兇禍福。

  因為,他對這個楚風很在意,由于過去在這里殺戮太深,對這顆星球上的逆種的崛起非常警惕。

  哧!

  域外,神芒綻放,陰九雀最后的亞圣光輝直接散開,消失天地間。

  “嗯?!”它顫栗。

  因為,在心中默想地面上那個名為楚風的逆種時,它很不安,心頭驚悚,這不是很好的預示,那個人可能是個禍患。

  “道友,借你之力,傳我法旨,來日定有厚報!”陰九雀嚴肅無比,請求亞圣金狼相助。

  最終,模糊的文字橫貫天宇上,昭告各條星路上的神子、圣女等,擊殺土著楚風,可收獲圣人銅章一枚!

  這所謂圣人銅章,有實物,但最重要的是它所代表的意義,圣人賜予銅章,代表可以為那人出手一次!

  這是么多大的造化與機緣,星空中還有圣人擺不平的事嗎?

  一剎那,地球各座名山震動,所有星路上的神女、圣子、皇子等都沸騰。

  又是個大長章。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