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百四十九章 拳腳道理

第四百四十九章 拳腳道理

  老者炸開,原地留下一灘灰燼!

  一團刺目的太陽火精散開,剛才那種可怕的溫度讓人心悸,到現在空氣還灼熱難忍,熱浪滾滾。

  楚風一招手,動用精神能量將金剛琢收回,它雪白瑩潤,光澤柔和,看起來像是一件瑰麗的藝術品。

  這片地帶很安靜,所有人都被驚呆!

  一位逍遙境的進化者就這么死掉,一擊而已,被焚燒成灰燼,稱得上形神俱滅!

  陳盛面色煞白,沒有一點血色,握緊拳頭又松開,他身體在輕微的痙攣,不知道是氣的還是嚇的。

  “你……”他盯著楚風,一臉怨憤之色,身體輕微顫抖,又恨又怒,同時心中發毛,有些恐懼。

  蓬萊島嶼走出人,一向自負,以正統自居,現在讓他情何以堪?身邊的老者就這么被當眾擊殺。

  他臉色發白過后又鐵青,這對他來說是奇恥大辱。

  “楚兄這是怎么回事?”李青開口,古代服飾,發髻中插著木簪,在許多裝著現代正裝的人中有些另類。

  他放下高腳酒杯走了過來,臉色略微有些冷淡,說好要止戈,避免發生流血沖突,結果現在直接有人死去。

  他一動頓時又有幾人臨近。

  一個青衣女子,衣袂飄舞,也是古代服飾,肌膚非常好,如同凝脂美玉,頭插金步搖等各種發飾。

  “黎琳圣女你看怎么辦?”李青對她開口。

  這竟是一位圣女!?楚風訝然。

  黎琳姿容過人,氣質出眾,她很沉穩,眸子中有神芒閃過,她現在也帶著冷淡之意,看向這里。

  “李青圣子,黎琳圣女。”楚風看向他們,這群人中以這兩人身份最高,實力最強。

  楚風不急不緩,很平靜地開口,道:“那老者要殺我,并辱我人格,無奈之下,我只能正當防御。”

  附近,很多人都無語,正當防御這種話都能說的出口,將人防御成灰燼,也算是頭一份。

  陳盛臉色陰沉,在這里發難,道:“你這個劊子手,喪心病狂,當眾殺我蓬萊仙島的人,你得有多膨脹才能這么囂張自負,你以為你是天選之子就可以這種做派嗎,太惡劣,飛揚跋扈!”

  不管怎樣說,先為楚風扣上一頂大帽子再說,哪怕是他惡意挑釁導致這種結果,且剛才的確是讓那老者殺楚風,也絕對不能承認。

  楚風露出異色,看向陳盛,而后直接走了過去,接著什么都沒有說,啪的一聲,一個打耳光就抽在他的臉膛上。

  “啊……”陳盛慘叫,那張臉根本就沒法看了,他簡直不敢相信,那個人比他潑臟水時說的還霸道。

  所有人都無言,這位真是囂張到極致嗎?

  “楚風你這是在做什么?!”李青喝道。

  黎琳也面色不愉,露出冷冽氣質,雙目神光綻放,盯著楚風。

  在他們的身邊還有幾人,有男有女,身體溢出絲絲縷縷的能量,很濃郁,品質非常高,能夠證明他們的實力。

  此外,更遠處還有一二十位逍遙境的域外生靈,都在慢慢踱步過來。

  “我在跟他講道理。”楚風開口。

  而后,他看著被他一巴掌抽飛的陳盛從草地上站起,他居高臨下,道:“蓬萊陳家的少主是吧,我這道理講的可好?”

  “你……欺人太甚!”陳盛怒了,這是當眾羞辱他,一巴掌拍落,還談什么道理?

  他是蓬萊某一脈的少主,是本土進化者中身份最高的一群人之一,以血脈高貴而自居自恃,現在卻被這樣對待。

  “李青圣子、黎琳圣女請你們主持公道,這個人囂張跋扈,一再逞兇,請各位拿下他!”

  陳盛驚怒之下,還是沒有發狂,依舊想借力,通過域外生靈鎮壓楚風。

  砰!

  下一刻,他又橫飛而起,大口咳血,滿臉震驚之色,簡直要氣炸肺,因為出擊的依舊是楚風,一腳踢在他的胸口,都聽到骨折的聲音,讓他倒飛。

  “我#@¥%……”

  此刻,陳盛爆發,再也不能忍受,在那里詛咒,他從來沒有吃過這么大的虧,被人當眾羞辱。

  “嗯,終于不裝了?”楚風好整以暇地盯著他,并補充道:“我這依舊是在跟你講道理。”

  接著,他不等別人責問與發難,直接呵斥陳盛。

  “你是不是覺得隨便搬弄是非,賣弄口舌,就可以將黑的說成白的,將死人說成活人?剛才你惡意挑釁,想讓那老家伙殺我,甚至,那老東西還拿了一根栓牲畜的鐵鏈要給我套上,這樣羞辱與針對我,想讓我反抗,好被他殺死。你們這種行徑,到了你嘴里還義正辭嚴,道理占盡,很有成就感是吧?”

  楚風說到這里,略微一頓,道:“所以,你口水四濺,講你的道理,我則拳腳相加,講我的道理。”

  “你……”陳盛面色陰沉,近乎扭曲,點指楚風。

  砰的一聲,楚風再次抬腿,一腳就蹬了出去,結果咔嚓一聲,陳盛的手指骨折,他慘叫著,手臂亂顫,踉蹌而去。

  “你用手點指我,這般羞辱我,我只能跟你講道理。”楚風說道。

  “夠了,楚風,你是不是太囂張了!”這次,李青、黎琳還未曾開口,旁邊有一個身高過丈的紅發男子喝斥,他很威猛,眼睛中光束飛出,跟探照燈似的,此時他犀利迫人。

  “其實,我不想多說什么,太無趣。各位不少都已進化到逍遙境界,神覺敏銳,剛才發生什么,應該有所感應吧。實在不行,那邊有攝像頭,有監控,去看一看怎么回事。”

  楚風噼里啪啦,相當的直接,而后便不想再多說。

  一群人發呆,還能這樣?連監控都提出來了,這里可都是進化者,真當是街頭巷尾青皮間的斗毆被抓后要看監控啊。

  “我還是覺得你囂張!”紅發男子身材高大,氣勢迫人,就那么逼近,俯視楚風。

  楚風很平靜,道:“你叫什么,來自哪個星系,我跟你不認識吧,別跟陳盛一樣上來就喜歡給別人扣帽子,這習慣真不好。”

  周圍,本土的進化者都吃驚,覺得楚風真是無所畏懼,太隨意了,面對逍遙境界的域外生靈都面不改色,還帶著質問與告誡的味道。

  不少人都曾看到,不久前這個身材懾人的紅發男子曾經跟陳盛與那名老者相談甚歡,陳盛邀請他們去蓬萊仙島作客。

  此時,紅發男子聽到楚風的話,笑容略有冷冽,道:“脾氣不小啊,記住,我叫朱成坤。”

  “朱成坤,你要干什么?!”圣子李青看向他,因為發現朱成坤要動手。

  朱成坤在笑,道:“沒什么,看天選之子風采不凡,性格很烈,十分符合我的胃口,想跟他搭把手。”

  “停下,不要動手!”圣子李青旁邊也有人開口,想阻止朱成坤。

  “唔,搭把手而已,又不是死戰,無傷大雅,我們都想看一看地球上的天選之子的風采。”旁邊有人這么說道,站在朱成坤的立場上。

  那是一個長有鱷魚尾巴的男子,闊口獠牙,簡直就像是一條人形大鱷,目光冷幽幽,這是來自鱷龍星的生靈。

  同時,還有其他幾人附和,表示想看一看楚風的手段。

  李青與黎琳相視,他們知道,哪怕早先達成共識,現階段不得針對楚風,但還是有部分人不服,懷著敵意,恨不得立刻斬掉他的頭顱去換圣人銅章,現在明顯是想發難。

  朱成坤臉上的笑意很濃,看起來不再那么冷,他身材很高,幾大步就逼到近前,要“掂量”楚風。

  即便沒有陳盛,他也會找楚風麻煩,更何況現在有現成的借口。

  因為,他是從終南山那條星路走出來的,他是朱武雀的心腹,奉命一定要宰掉土著中的天選之子楚風。

  朱武雀是誰?陰九雀非常喜歡的后人,有亞圣當年的風姿,性情冷酷而殘忍。

  最為重要的是,陰九雀曾借住亞圣金狼之力顯圣,跟后人朱武雀聯系過,吩咐他一定殺掉楚風。

  所以,朱成坤發難,沒有借口也要找事呢,心中彌漫殺意,想斬掉楚風,他是陰九雀一脈的人。

  域外一些逍遙境的生靈支持朱成坤掂量楚風,這自然讓李青也皺眉,意見不統一,他也略有猶豫。

  此時,本土進化者都看向楚風,這么緊張與關鍵時刻,楚風怎么做?

  先秦研究院的齊宏林張了張嘴,小聲道:“楚風兄弟,退一步吧。”

  姜洛神也蹙眉,用精神傳音,道:“你這樣跟他們硬著來,會吃大虧。”

  年輕的形意宗師徐清、元磁仙窟的琳公主等一大群認識楚風的人也都一起望來,有人傳音,有人露出異色。

  在他們看來,楚風遇上問題,真要再這么強硬下去,多半會有大麻煩。

  楚風笑了笑,沒有說什么,他既然敢來普陀山,就不可能退縮,如果怕的話就不來了!

  在他楚風看來,這些人可不是你想退縮就讓你退縮的,早已盯上你,最終還是要看真正的實力。

  說的好聽要止戈,避免流血沖突,可楚風相信,這群人中有部分肯定迫切想斬掉他的頭顱。

  如果他知道這是陰九雀一脈的人,特別要針對他,楚風就不用這么細思了,直接開戰就是。

  而現在他也沒有耽擱太久,道:“那就出手吧!”

  “唔,是搭把手,我怎么會跟楚兄死戰呢。”朱成坤笑道。

  但他眼底深處卻是蘊含冷淚,他就是為殺人而走來,強大的身體彌漫出懾人的陰霧與火光,逼向楚風。

  他不太擔心楚風激活普陀山的場域,因為,這片紫竹林地帶早就被來自域外的生靈清理過。

  “砰砰砰砰!”

  土石飛濺,楚風既然有所選擇了,自然不會手軟,一剎那,將四根黃銅柱子就給扔出去了,封鎖此地。

  四根鎖龍樁將他自己都圍在當中,更何況是朱成坤,直接被迷霧覆蓋。

  “嗯?!”朱成坤略怒,快速動手,朝著記憶中楚風的位置撲殺,他覺得近在咫尺,肯定能一擊命中。

  然而,四根鎖龍樁插在地上后一切都改變了,他一掌擊空。

  這可不是過去的鬼打墻,經過太上八卦爐多次祭煉,四根黃銅柱子被揭開兩層神秘面紗,目前比以前強太多了,最適合鎖困人馬。

  身為場域研究者,楚風雖然也立身在當中,但不會對他造成任何麻煩,他精通這里的場域符號,同時他還擁有火眼金睛,能看透一切,怎么可能會被困在升級版的鬼打墻內?

  楚風手中出現一桿暗紅色長矛,這是從百化圣子宇文風那支人馬手中搶來的,當時奪了數件秘寶,收獲甚豐。

  砰!

  他將暗紅色長矛當作大棍使用,輪動起來,直接砸在朱成坤的臉上,打的血肉模糊,臉膛痙攣。

  哪怕是逍遙境的進化者,被人突然用金屬大棍抽在臉上,也受不了,劇痛難忍。

  砰!

  下一刻,他的頭顱上再次挨了一棍,打的他身體踉蹌,頭骨欲裂,差點一頭栽倒在地上。

  “逍遙境的生靈真的抗揍啊!”楚風感嘆,他在鎖龍樁所展現的場域中,毫不受影響,行動自如,且雙目看的真切。

  “你敢!”朱成坤怒極,前后挨兩棍,抽在他的臉膛與頭骨上,這實在是恥辱。

  “砰!”

  下一刻,冰冷的矛鋒捅來,差點進入他的嘴里,讓他寒毛倒豎,在這場域中太古怪,神覺消失,危險臨近都不知道。

  “啊……”他大叫,快速倒退。

  砰!

  楚風再次輪動長矛,抽在他的后腦海上,用了很驚人的力氣,這一次傳出輕微的喀嚓聲,讓一頭后腦頭骨出現裂痕。

  外界,一群人瞠目結舌,同時身體略微發寒。

  “啊……”

  朱成坤大叫,朱成坤悔不當初。他被打的趴在地上,差點就昏迷過去,這讓他驚怒,感覺無比恥辱,但同時也生出一種無力感,他敗的很徹底。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